降了价的大疆,依然没有换来市场
Pro会员2020-04-20 14:52

降了价的大疆,依然没有换来市场

文章所属专栏 前沿技术情报所

当下,无人机产业处境已今非昔比。


先把时钟拨回2016年的春天。在全球瞩目的全球消费电子展 (Consumer Electronic Show) 里,无人机风光一时,与 VR 一样成为全球焦点所在。当年英特尔与昊翔合作设计的自动避障无人机 Typhoon H 大出风头,深圳零度与腾讯合作,发表第一台小型无人机空影,在 CES 后不久的春季,大疆也发布他们的第一台避障无人机 Phantom 4。


4年后的当下,据坊间消息指,昊翔已有 3 个月没发工资,深圳零度也停止了无人机的业务,大疆也被指悄悄裁员 50%(尽管他们一直否认)。


为什么曾经红极一时的无人机,现在无人关心?为什么曾经是国产之光的无人机产业,前景突然变得如此暗淡?我们要先从红极一时的消费级无人机开始说起。


被玩烂了的航拍市场


2016 年下半年,大疆刚推出了轻巧又便宜的消费级无人机 Mavic Pro,并把航拍无人机风潮带至极点,Mavic Pro 更是严重缺货,缺货情况直到 2017 年春季中才舒缓。但在 Mavic Pro 的热潮下,航拍活动快速普及。


目前全球绝大部份国家公园,都不能操作无人机。图片来源:Master your Drone


然后,让我们把时间回溯至 3 年。随着无人机快速普及,在 2017 年春季,四川成都双流机场,多次发生了无人机入侵机场空域的事件,引起当时极大的回响。入侵事件至今仍未水落石出之余,欧美地区后来也接踵发生各种无人机入侵机场的事故。


随着消费级无人机普及以及其惹来的麻烦,愈来愈多人担扰无人机的安全以至各种隐私问题,而消费级无人机的形像也变得愈来愈差,结果多国政府开始在各种争议中,逐渐收紧无人机的法规,而大疆也为了应付蜂涌而至的法规要求,不得不在系统里加入各种限飞区域。除了政府部们以外,不少旅游或和航拍热点,不少也被列作禁飞区。


图片来源:FAA


无人机本来就是个门槛很高的活动,但随着现今科技发展,一般消费者操作无人机的门槛已经变很低。但是,随着航拍活动限制愈来愈大,导致消费级无人机的应用场景进一步收窄,直接导致消费级无人机的使用门槛增加。根据 2020 年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FAA) 的 统计(上图),去年大部份的消费级无人机用户的用户,每月仅飞 1-2 次左右,买回来的无人机,大部份时间放在柜里吃灰。


结果我们可以见到,随着消费级无人机的普及化,使用消费级无人机的门槛,反而不降反增,导致消费者减少航拍、并对无人机的销量带来负面影响。


航拍机与价格问题


就在 Mavic Pro 推出的 2016 年,大疆的 CEO 汪滔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承认,无人机市场即将饱和。也许因为如此,大疆就在这年不断调低无人机的售价,藉此刺激产品销量:2015 年推出的 Phantom 3,售价为 1259 美元,在 2016 年推出的 Mavic Pro,售价低至 749 美元(不带遥控),2019 年推出的 Mavic Mini,售价为 399 美元,仅为 2015 年 Phantom 3 Professional 售价的 1/3 。


但尽管这几年来大疆无人机的售价下跌飞快,但根据 FAA 的最新统计,2019 年美国新注册的消费级无人机,仅与 2018 相约,那代表了美国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已经放缓。而且,去年美国新注册费级无人机,每月约为 9000 台,假设全数是大疆卖的,那美国全年销量约 10.8 万台。再根据大疆公关信息,美国市场占了总销售额 4 成,计算下来,去年大疆消费级无人机的销量,仅仅只有 27 万台左右。


大疆 Mavic (包括 Mavic Pro、Mavic Air、Mavic 2 和 Mavic Mini)在 Google 上的搜索量。

左边为全球搜索量,右边为美国搜索量。数据来源:Google Trends


当然,美国市场并不等于全球市场,但我们再果通过 Google Trends 分析用户对大疆产品的关注度,情况可能更为严重:尽管大疆 Mavic Mini 的售价再创新低,但相关产品线的关注度不升反降。


为什么无人机的售价下跌,但销量没有明显增加?我们可以根据经济学理论来分析:使用门槛较高(小众市场)的产品、或是用途较少的产品,产品的需求弹性偏低。这种产品即使降价,也不会对产品带来太大的销量增长。


让我们把手机与消费级无人机作一个简单的比较:手机用户如果操作不当,最多不就是死机,重启一下还是能用。相比之下,虽然目前消费级无人机已经很安全可靠,但用户一个不小心,仍然很容易把昂贵的无人机很撞至严重损毁、甚至飞丢,如果不幸砸到路人或财物,更可能惹上各种麻烦。


因此,尽管消费级无人机用户增长快速,但市场门槛仍然相当高,再加上 2017 年开始的产生的各种法规、禁飞以及负面形像,严重抑制了消费者对航拍无人机的购买意欲。



此外,用户贵森森的买一台手机回来,即使你不拍照,也能玩玩游戏、看看电影或刷刷微博,但消费给无人机呢?只要你因为害怕炸机而不敢飞、去旅游时怕惹上麻烦而不敢玩,几千元买回来的产品,只能放在抽屉吃灰。因此,尽管,消费级无人机公司虽然不断的降价,但仍然无法刺激用户的购买欲,也换不来太大的销量增长,反而只会大幅牺性了利润空间,导致收入不增反减(上图)。



因此,彭博 (Bloomberg) 早前就质疑大疆这种“逐底竞争”手段是否可行,他们指出大疆无休止的改善产品和降价,只会吸干他们在消费级市场上的利润率。然而,无人机产业要面对的问题,并不仅仅于此。


本文是虎嗅 《前沿技术情报所》 付费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