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徐大sao
2020-04-18 14:48

围猎徐大sao

本文来自公众号: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作者:三表猫,题图来自:徐大sao视频


李文亮医生离开我们已经70天了,他生前是一个开朗、自信的人,跟得上潮流,接得住梗,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努力而又充实的活着。


李医生爱吃炸鸡,去年10月的一个夜晚,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工作,他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炸鸡,可却有些失望,于是发了条微博:“感觉还是没有徐大sao做的香啊。”


徐大sao 是在 B站享有盛名的美食 UP 主,其貌不扬,家境普通,朴实的“吃相”让他广有人缘。


李医生也看 B站 耶。每次翻看他的微博,你总能从中发现一些生活的元素,从而深信他和我们是同频共振的年轻人。


李文亮是英雄,而徐大sao 是英雄在“吃”这方面的偶像。


我们一定会记得那个画面。徐大sao 再一次做了两大盘炸鸡,一份自己吃,一份摆在餐桌对面,那个空空的位置留给了李文亮医生。他敬英雄,也敬每一个心怀善念的人。



这期名唤《为远方的朋友做了一顿特殊的炸鸡腿》的视频,徐大sao承诺将所有产生的收益悉数捐赠给李文亮的家人。


这本是一个温暖的故事。可这世间,有的人一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有的人则一生促狭诡诈,不忘恨与抬杠。


在号称“直男大本营”的虎扑步行街,针对徐大sao的污水漫灌,平日里乐于给所有女人打分,乐于问詹姆斯和武松孰强,隔三差五分享绿帽子生活的 jrs 们合奏了一部“质疑三部曲”。


徐大sao 千万量级的视频怎么只有区区几千元的收益,鬼信啊!是不是吃了回扣?


为什么捐款承诺过去两个月了,迟迟没有进展?


借李医生做话题,整个事件是不是彻头彻尾的炒作?一直看你贼眉鼠眼,果然不是好东西!


我不知道围观“人设崩塌”是现今的网络大气候,还是虎扑独有的气质。总之「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普世价值观之光并没有照射到这里。


虎扑的网友们拿着刀叉,胸前纹着“勇”字,开始分食这一具在他们看来已经“凉凉”的肉体。


这些年轻人,绝大多数话费都是父母帮交的,“就事论事”从来不在人生的课堂里出现过,“顺杆黑”却像是胎带的本领。从徐大sao的长相、老婆的姿色、碗筷的整洁度一直黑到自媒体凭啥挣钱那么轻松。


一场大型的“网络暴力”堂而皇之的在一个知名的网络社区上演。终于,他们把“六子肚子里到底有几碗凉粉?”的戏码,推上了微博热搜,变成了公共事件。


今天,被虎扑网友接力踩在脚下的徐大sao站起来用视频回应一切。视频收益就是那些收益,捐也是如数捐了,甚至自己还掏了一份,等收益到账加上联系李医生方面的对接人,捐赠流程有延迟亦在情理之中,最终,B站方面发布声明力证徐大sao 的清白。


回应完一切后,徐大sao 表示要休息一段时间。一个勤奋到日更的UP主,居然要停摆。这不是空白的日子,而是被“恶”填满的日子,这没有画面的日子,却分明飘着字字句句对网络群氓的抗议。


做好人太难了。做坏人,只要坏就够了,做好人,需要让每一个拿着显微镜的网友满意。


我们与恶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在“比特海”中带着匿名的面具,便可以恣意妄为的臧否人物,近到把讨论的本源是交换认知变成为“恶”的层层加码。


贝佐斯说:“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近年来,很多中国科技公司也把“向善”当做企业使命之一 。如果一个平台放大用户的“恶”,日常“口嗨”,也许会赢得漂亮的数据,可那不过是与魔鬼做交易。


如果一个平台不仅没有把“恶”关进牢笼的价值观自觉,反而亲自下场“作恶”呢?


至少虎扑官方在“徐大sao事件”中做的不那么漂亮。他们用官方社媒渠道,把那些网友对徐大sao的恶意评价摘选出来,打包加以传播。


《圣经》中曾记载“迦南美地”是一块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土地。曾经的虎扑何尝不是年轻人记录、追逐篮球梦想的乐土,流淌着青春与回忆。如今,你无法准确的定义它,它不再以对体育的洞见与真挚的讨论闻名于中文互联网,人们谈论它、见到它,都是偏门的新闻,与偶像爱豆粉丝的舌战,物化女明星的大本营,散发着直男恶习的自留地,以出轨背叛题材为圭臬的步行街。


曾经在一个知名的问答类平台,有一个与我个人评价有关的话题,一个匿名网友谢邀后写到:“三表就是搜狐的一条狗啊!”他打完这几个字,一定是颅内高潮了,我没有超能力顺着网线给他一顿炮拳,我无比艰难的向平台方举报,好不容易得到了“已删除”的回复。


我这微小的遭遇和饱受网络暴力的冯大辉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你要知道,原以为做个好人很难,可更难的是,央求平台不要出现“某某是狗”这种显而易见的不友善内容。


徐大sao通过美食分享他对生活的热爱,有的人接收到了,有的人用一肚子坏水写下了腹稿,等待同道中人的摔杯为号,而他们总是能聚集到庇佑他们的平台。


真相大白之后,有些口出恶言的网友凭着未泯的良知站出来道歉了。我想告诉他们,也告诉每一位看文章的朋友,踏入“恶声”的洪流,就像把一课钉子扎入别人的心里,兀地拔出来,伤痕犹在。想起那个未成年的午后,被你伤害、冤枉的胖子,或许是童言无忌吧?可成年后,有那么一个网络社区召唤你:“来吧,以键盘为利剑,以不担责为己任,干翻所有让你不爽的人!”你又用什么消解心灵的罪恶呢?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精神家园呢?你愿意与谁同行呢?


或许一个月后,徐大sao满血回归,在这薄情的世界,依然深情地活着。而那些围猎好人的事,正被互联网忠实的记录着,谁也跑不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