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了,谁又能走得出《仙剑》
2020-04-20 14:22

15年了,谁又能走得出《仙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头图:《仙剑奇侠传》剧照


今天要说的这部剧,开播15年了。


它不仅当年是现象级,还完成了这15年来一线偶像的布局。


提起它,已经不只是一部剧,而是一代人的青春纪念册——《仙剑奇侠传》。



绝版古偶,不可能再现了。


就像你可以遇见农药,遇见吃鸡,遇见动森,却再也不可能遇见第一次打开《仙剑》游戏页面的感觉……



15年来没人能走出它,主角也不例外。


它是胡歌的处女作。4年后,胡歌又演了《仙剑3》。



△ 仙剑奇侠,惊鸿再现


《琅琊榜》还为他专门改过台词。




直到今天,CP党还在争论不休。



这部剧具有接近初代春晚的江湖地位——谁上谁红。


刘亦菲、胡歌、彭于晏、安以轩、刘品言自此后都成了独当一面的人气演员。哪像今天,剧不捧人,反倒是要嗑明星流量。


那个时候没有饭圈的彩虹屁。是因为他们领路,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仙侠世界。也是我们再难体会到的,甘愿为一部国产剧毫不保留地掏心掏肺,最后撕心裂肺地痛一回。





哪怕光环再强,Sir也要说《仙剑》无关完美,它的本性是残缺。


01


《仙剑》的诞生,其实很私人,算是一个彻底的宅男梦成品。


1993年,24岁的姚壮宪刚服完兵役。


彼时的他,已经成功做出过单机游戏《大富翁I&II》,不会social,嘴皮子功夫不行,运动废人,只会躲家玩游戏的宅男,刚得知自己暗恋的女孩有了男朋友。他心灰意冷,寄情于开发角色扮演游戏。


创作之初没有团队,他就自己来。白天编程序,晚上写剧本,半夜画图。说是搞事业,其实也夹带私货。


那是一个早就认识的女生,后来人家有了男朋友,我性格比较内向,那时候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只好把所有的情感都投射到游戏之中。


姚壮宪要写一段此生都没法达成的人生。他捏造了一个完全相反的“自己”。


在游戏制作过程中,他还给自己取了个花名:姚撞仙,简称姚仙(也是“仙剑奇侠传”的“仙)。虽出生在闭塞、邻里和睦的小山村,却向往外面的世界。油嘴滑舌,异性缘很好。天赋异禀,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此生最大梦想,就是云游四海。



以及,特帅。


△ 细看脸型和下巴还是有点像的


有男主角当然不够,还要有女主角。


于是,他下意识地输入了念专科时暗恋的隔壁桌女同学的特点:有气质,说话温柔儒雅,不食人间烟火,班上男同学都喜欢,凡人可望不可即的赵灵儿诞生。



有了文静的,不能缺活泼的。


于是,他想起了高挑漂亮,爽朗义气的女同事。



天真纯洁却被女娲后人使命困住的赵灵儿,爽朗大度的刁蛮千金林月如,潇洒不羁的李逍遥,三个人的故事就此开始。


跟所有想借想象力圆梦的你我一样,姚仙原本的构思,很复杂,很庞大。


故事包含的内容,高大全。有江湖,有政治,有家国;有历史,有武侠,有神怪。


但因为野心太多,剧情太杂,导致写不完。


在团队的帮助下,只能忍痛删减。并定下了主题,仙侠爱情。


彼时因为暗恋受挫,感情观悲凉,他给故事定下基调,宿命。


但也奇了怪了。就是这个你我生活里看似常见的宅男,讲起故事来,又准又狠。


他写林月如。一个刁蛮任性的千金大小姐,在遇见李逍遥前,不屑女儿装,活得潇洒恣意。爱上了,没什么多余的废话,就用一个小插曲,一段简单的对话。


比武招亲落败给李逍遥后,林月如喜欢上了对方,在逍遥约她坦白不想亲事作数时,她换上了这辈子唯一一次裙子。


林月如:李大哥,瞧,我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李逍遥:唔,好……好看

林月如:就这样子而已吗?!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穿一次呢



好不容易,林月如等到逍灵二人分手,自己有了机会。



却要牺牲在锁妖塔内。


△ 游戏最后圣姑用三十六只傀儡蛊,让她“不死不活”


工作人员都受不了这结局,一致反对。他不听。


该舍弃的,该了断的,舍,断。


没人肯录,他就晚上偷偷把对白输进去。因为剧情必须这么走。


事实证明,月如之死让她对李逍遥的爱,变得更刻骨铭心。


林:李大哥,我娘想见你,我带你去见她。好不好?

李:哎呦~我很累了。下次再说吧!

林:好吧……那…我自己过去了……

李:月如!等等我……


△ 月如入梦


也成为当年游戏玩家挂怀至今的隐痛,那种无论如何重来都无法改变现实的无力。


已经过去了20年,我玩了无数单机、网游,但只有林月如死的那一幕让我至今无法忘记。第一次游戏的时候,觉得林月如这个角色是个第三者,给她用最烂的装备,战斗过程中不给她吃药,死了也不救,但当剧情发展到林月如真的死亡的那一刻,我心里却非常难过,因为在游戏前期的大部分时间里陪伴李逍遥的都是林月如,我甚至删除了存档从头开始打,给林月如用最好的装备,保证每一回合不让林月如死亡,但还是改变不了林月如要死在锁妖塔的结局。


△ 截自“仙剑奇侠传”百度贴吧


玩过《仙剑》的人就会知道,游戏体验相当不友好。没有新手须知,没有过关指引,只靠对话里的关键词、关键物品提供线索,游戏里遇到的每一个npc都能够触发对话,延伸故事,几乎每一关都要玩好几遍才能进入佳境。


但哪怕被虐千百遍,在没有地图的迷宫里撞无数次墙头,抵不过我们的心甘情愿。真是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对话口语化,不啰嗦,剧情关卡新奇,不知不觉就又被带入情境。




在既定的命运里,不甘心地试,一心只想写成自己要的结果。多少尝鲜的练级派,玩着玩着,入了局,成了李逍遥。历他所历,感他所感。做了一次,够曲折却并不美满的梦,来自姚仙的梦。


悲中带希望,希望中带圆满,圆满中带遗憾。这才是人生的常态嘛。 对人生的期待不要过高,但是面对人生的勇气却要足够。这样才能避免强烈的挫败感,才能感受到更美好的东西。


姚壮宪:从李逍遥到酒剑仙【京师学人·第四期】


而这,也是《仙剑》游戏和剧版共有的基石。


02


剧版《仙剑》在游戏的基础上,删去了部分角色个性,比如游戏里明显综合赵、林特质的阿奴,摘去了她身上果敢和正义,放大她的古灵精怪。也设计了更多的人物故事和情感支线,丰富剧情。


当然,这在当时,并不讨好。甚至从物料释出开始,就受到网友的强力抵制。男女主角定妆照一出,骂声一片。


不符合游戏气质,女主刘亦菲脸太肉不够灵……



这大概是刘亦菲从业以来少有的“被记录在案”的失态:


难道要我做了削骨手术后再来扮演这个角色吗?再说真人和动画怎么样都会有一定区别的,不可能完全一样吧。……网友爱怎么说随他们去吧,但是我想请大家看完电视剧以后再说话。


游戏变真人,姚仙当然特别在意。


开拍前亲赴剧组提供剧本修改意见,还敲定了最重要主演李逍遥的人选。


当年这个角色候选人,有当红的F4成员周渝民,还接触过谢霆锋、孙协智、林志颖、张卫健,甚至是何炅。



胡歌本来因为脸长,不适合古装,上了公司古装黑名单,无缘选角。但因为是自己公司的戏,经纪人不死心,又让他试妆。在试姜明老年和少年妆时,被进化妆间的姚壮宪看到,定下了他演逍遥。


我从人堆里一眼就挑出了他,又高又帅,看人贼贼的。



就这样,李逍遥成为了12岁时疯玩的游戏里的自己。


剧播出后,VCD在大陆卖出二十多万套,而原声唱片更于两周内取得三十万张的销售纪录。


这在当时,几乎无法想象。边骂边火。



当然,《仙剑》剧版确实有改编得不给力的地方。游戏里为玩家称道的道具,缩水了。片名里的“剑”在游戏里有明显的进化过程,木剑、铁剑、太极剑、无尘剑……



装备升级的快乐在电视剧里荡然无存,自始自终李逍遥都背着两把一看就轻飘飘的大剑走完全程。


在锁妖塔里捡到蜀山前辈姜明的宝剑场面也十分平淡。



游戏里每个角色特有的法术,也在电视剧里不见踪影。


△ 林月如的弦月斩


△ 李逍遥的万剑诀


△ 阿奴的天女散花


剧里的出招几乎就这三板斧,打斗、翻跟头、御剑。



出品方出来解释认错,没办法,这剧从导演到编剧都没玩过游戏,第一次拍游戏改编,再加上……莫得钱。


即便种种,剧版《仙剑》依然难忘。因为它弥补了游戏无法丰富,无法具象的缺憾,为游戏补全了“情”字。


回看《仙剑》,有一个必提情节,十年之约。



在送灵儿回南诏国的路上,李逍遥结识了一群人,也就是星空下许愿10年后再见的7个人。他们各有牵绊。


状元徒弟阿七,聪明有学识,心地纯善但原则性强,始终暗恋表妹月如。


唐钰小宝,一根筋,跟阿七有点像,俩人刚见面就相见恨晚,一声问候能持续地久天长。



是南诏国老臣石长老铁腕教育出的乖儿子,从小到大作息规律,循规蹈矩。18岁了才在李逍遥的带领下第一次吃宵夜。


唐钰小宝的心上人,从小一起长大的阿奴,古灵精怪,是个吃货。


△ 她真的好爱蹭喜欢人的脸


甚至连剧里的反派拜月教主,也因为缺爱,坏得模糊而不自知。



他们里头情感纠葛复杂,但诠释了不同的情感。


有男女之爱,兄弟之情,父子相亲。


逍遥←阿七→月如→逍遥⇌灵儿←阿奴←唐钰小宝←石长老←拜月……


翻看15年来《仙剑》的观后感,每一个人物都有人喜欢,都有人分析。因为他们包涵的情感是残缺而心碎的,让人共鸣。


共鸣最多的,依然是爱情,特别是赵林李三人的爱情。李逍遥可怜,两段感情就让他成熟。


坎坷的初恋。


一个,是玩世不恭的乡巴佬镇草,能想到最上档次的菜是……青菜炒牛肉。从小被脾气暴躁的婶婶带大,心里的善和爱都难顺畅表达。眼界不高,有天分但依然稚气。


一个,是把燕窝当寻常汤品的民间公主,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却被肩上女娲后人的家国责任和对李逍遥的爱催熟。


都说灵儿仙,灵儿巧。


李逍遥来到桃花岛,二人成婚前,确实是的。



但爱上李逍遥的那一刻起,灵儿就不灵了。


第二集目送李逍遥离开后,灵儿再也没有蹦蹦跳跳地跑向他。


△ 桃林的滤镜格外浓重,有种入梦感


爱上一个人,无所顾忌的天真就消失了。


看到逍遥手上的茧,想到他曾经的辛苦,她心疼。


即便到生命最后一刻,她还在担心的,是他以后要受的苦。


逍遥哥哥从小就没有爹娘在身边,经常装疯卖傻,其实比谁都细心,他过的很苦。灵儿不想让他这么痛苦,灵儿要让他幸福。

我要留下来,留下来的人是最痛苦的,我不要逍遥哥哥承受这种痛苦。

我想回家。

我想回逍遥哥哥的家 ,我是逍遥哥哥的妻子,我是余杭镇的人。

我们是乡巴佬。




被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喜欢,李逍遥无疑是且骄傲且自卑着。


骄傲爱人的优秀,但也自卑自己的无为。


可以说,《仙剑》一半的虐心,都来自李逍遥的成长速度,跟不上灵儿的早熟(当然还有忘忧蛊的技术虐)


第二段感情,是林月如的陪伴。自小到大,林月如受到的感情教育来自其父,感情贵在笃定,始终如一。不幸的是,她专一的对象,是心有所属的李逍遥。


在灵儿知晓自己使命,为了不束缚李逍遥,俩人理智分手后,林月如才慢慢进入他的视线。俩人被女飞贼设计时,林月如为了救逍遥,答应女飞贼条件,自首献命。


这是她第一次心甘情愿解下铃铛。也是这一刻,林月如向对方证明了自己的爱情。


可惜,此时全剧第一次响起的bgm《一直很安静》预示着,灵儿和李逍遥缘分未断,自己仍然是这场纠葛的旁观者。



看,情字说到最后,还是躲不过姚仙给《仙剑》设的局,命。


宿命的荒凉感,在《仙剑》里一直萦绕。红色蒲公英,灵儿最喜欢的也最向往的,源自她小时候逃亡途中的一次奇观。长大后,李逍遥为了哄她开心,人工造过一次“红色蒲公英”雨。如果逍遥知道,这种红色蒲公英,是女娲后人离世时的异象,他大概永远不会让灵儿再看到这种奇观。


而再见到,就是灵儿战胜水魔兽,倒在李逍遥怀里后。(据说飘蒲公英的画面被删掉)




红色蒲公英,是灵儿的宿命,惊鸿一瞥。《仙剑》有情,更绝的是,情还有所寄。


音乐。


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的专属音乐。


林月如有《莫失莫忘》《一直很安静》。


李逍遥有《逍遥叹》《仙侠奇缘》。


赵灵儿有《桃花岛》《六月的雨》。


剧里没有歌词的配乐,尤其难忘。一首《莫失莫忘》贯穿全剧,把那种悲凉感和情义婉转,烘托到尽。它结构简单,全段只有女声哼唱。像童谣一样,适用于任何“爱”的诠释,也贯穿《仙剑》全剧。


03


15年后,借游戏实现另一种人生的“李逍遥”姚壮宪,微博头像已经换成了酒剑仙。




曾经他想做李逍遥,现在觉得酒剑仙才最潇洒。有酒万事足,不嗔不喜,看着年轻人走自己的老路。


而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等,如今已无人可替。即便是演员自己。



15年前,刚从学校毕业,只拍了一部现代戏的胡歌,被导演骂眼神没有古装范,打戏僵硬。他就边被骂边改。眼神不到位,就去租碟,看古装片学。练不好剑,就每天起床后跟着武指到大草坪上练剑。


有几套很复杂的剑法,他没用替身就自己拍完了。有一次在剪辑室看回放,一个工作人员指着一个动作问:“这个动作那么帅是谁做的替身?”胡歌马上反驳:“这是我自己做的”。这种青春少年气,也回不去了。




那个时候的眼神,再也演不出来了。


演员回不去,观众也回不去了。


曾经,我们为李逍遥爱林月如还是赵灵儿纠结感伤,置气。和剧中人同喜同悲。可再看《仙剑》,喜中见悲。


灵儿现蛇身后,辗转回到逍遥身边,终日闷闷不乐。李逍遥想让她开心,于是和月如一起造了场红色蒲公英雨。一个在吹蒲公英,一个要拿鞭子打。慢慢的,灵儿周围会布满红色飞絮。打得起劲的林月如突然呆住了,她也用手接住了一片。但下一个动作,却是回看才能发现的怅然和洒脱。她像是醒悟了一样,赶紧把手上的蒲公英吹走。



那是逍遥对灵儿的爱,于情于理,她都只能旁观,不可沾染分毫。灵儿还没有点头,他俩还没有在一起,她可以等,但不会越界。这份清醒和隐忍,我发现了。点开弹幕,无人发现。大家都在争论,谁是小三,谁是正宫。这样的言论,也贯穿《仙剑》的弹幕。



大家对于情,仿佛有了整齐划一的规格。按着所有人的头,乖乖就范。但《仙剑》从始至终说的都是情的——痴。情生怨念,情生贪婪,情生七苦。生出世间种种逾矩和毁灭的纵身一跃。


里面遇到的每一桩妖祸,查到最后,不都是为情所困,为情所误,为情成妖……


却无悔吗?




这些妖,不过是不愿被世俗人伦束缚,结果被打成异端的痴情种罢了。


《仙剑》的悲剧性,根源就在于那个容不下私情的世道。


当今天,还有那么多的人仍然热衷于用洁癖的“三观”,用绝对正确的“纲常”,去剿灭一切情感的分叉。那个谋杀罗曼蒂克的世道,何曾停止过轮转?再看《仙剑》,是一种折磨。


这也是为什么,观众总忘不了那个夜晚。它是剧里这群年轻人的毕业之夜。那晚后,他们分道扬镳,走向各自的命运。


石长老被拜月间接害死,阿奴和酒剑仙相认却被拜月蛊惑弑父,唐钰小宝为救阿奴双臂被废,林月如命丧锁妖塔,灵儿与水魔兽同归于尽。


他们从少年世界,进入了一个有选择也有代价的成人世界。这是他们的毕业之夜。


35集大结局时,抱着孩子的李逍遥问剑圣“你明白吗”?



问得人没头没脑。


他在问什么?


答案在22集。也是全剧剧情由喜入悲的转折点,彩依舍身救夫。她在吐出内丹前请求众人保密,不希望晋元知道自己已去,说过这样一句话,留下来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关于“你明白吗”的对话,发生在林月如和李逍遥之间。


——她说,往往留下来的是最痛苦的

——我不明白



同样的问题,说出口时却已经物是人非。


问题本身就是答案。说出问题的李逍遥,和曾经早就知道答案的李逍遥,已经是两个人了。


你,现在明白了吗?


就让《仙剑》封存在15年前吧。


感动从这里开始,怀念也到此为止。


2020。


看过太多的结局和尽头,我们没有那么期待万里锦绣了。


如果可以,Sir希望时光可以停留在故事将来未来的那一刻:


阿奴张开双手,只为拥抱一朵花,天真烂漫。



右手中指的一线牵还空着,给那个又帅又邋遢又厉害的老酒鬼。还没有给唐钰小宝许下要嫁他承诺。唐钰小宝还有义父管着,桌上掉了一颗饭都担心被骂。




整日练功,心里装着一个只爱吃东西的傻姑娘。


月如在林家堡做着自己的千金大小姐,任性地用自己的方式管教下人。有心事就跟表哥说,不开心了就甩鞭子发脾气。



阿七呢,围着表妹转,就盼着她有一天能喜欢自己。


胸怀抱负,要和自己的皇帝徒弟实现。父母还在身边,还没有卷入拜月的阴谋。



李逍遥还在余杭镇和罗莎鬼婆斗智斗勇,很介意别人叫他乡巴佬。那个喜欢和他一起当乡巴佬的女孩,马上就要出现。



花苞头,青绿衫的灵儿,在仙灵岛和姥姥安静地生活。



等待那颗石子发芽,也等到了心心念念的逍遥哥哥。


原来,哪怕知道了要发生一切。我们也永远没有准备好。


《仙剑》再见。《仙剑》,再也不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