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破产背后:负债19亿,创始人失联半年后回应
2020-04-24 14:23

淘集集破产背后:负债19亿,创始人失联半年后回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孙宏超,出品:深网·腾讯小满工作室,头图来自IC photo


4月23日夜间,失联近半年的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忽然现身朋友圈与商家群。


在朋友圈里,张正平秀出一个四人合影,称2020年开年最开心的事情,“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吹牛喝酒。TJJ的事情过去了,想发财的朋友,展望未来。”


朋友圈回复中有疑似淘集集员工索要工资,并称张正平已去了苏宁,“那工资呢?我们那么多员工工资呢?你去了苏宁,难道就不考虑我们这些淘集集的员工了?你对我们一点亏欠都没有?”



而在一个淘集集的商家索要欠款群里,张正平则忽然现身表示,“TJJ事情过去了,各位兄弟姐妹,重新开始,赚钱做生意是第一要务,觉得有机会,和我私聊吧。”



随后有商家发布聊天记录的视频显示,张正平欠他340万,但却私聊他表示“赚钱比什么都重要”。



4月24日早间,张正平又一次更新自己的朋友圈,在这条朋友圈里,张正平再一次强调称“赚钱第一”,并表示,“不管大家放不放得下TJJ的事情,接下来还是得赚钱做生意。现在国内的新平台没几家大家敢去做的,也没几家做得起来的,大平台又没机会和资源进去做。让人放心做,又有机会做起来的,可能就只有传言我做顾问的一家。我没肯定大家放下,但恳请大家开始。”



拼多多复制品的失败


有多个信息源对《深网》表示,张正平担任顾问的公司是苏宁拼购。资料显示,苏宁拼购,是苏宁易购旗下的电商拼购App,旨在向消费者提供正品低价+服务体验的优质拼团,于2016年7月15日正式上线。苏宁易购内部人士对《深网》回应称,在员工名单中并未发现张正平的名字。但有几位业内人士则对此表示,张正平在苏宁拼购担任的角色应该是外部顾问,自然不会在员工名单中进行体现。


针对这些传闻,苏宁相关人士对《深网》表示,苏宁拼购高层确认并未聘请张正平担任苏宁拼购外部顾问职务。同时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相关苏宁零售云高层确认和张正平仅为私人关系,合照也仅是一次私人饭局。


实际欠债超过19亿,现有资产不足6千万,这是曾融资超过4000万美元的明星电商公司淘集集交出的最终答案。


据《深网》掌握的消息显示,目前淘集集债权人超过3万,这意味着每位债权人最终平均获赔或许不足两千元;而按照欠债计算,淘集集平均欠每位债权人超过6万5千元。


即便如此,这不足两千还是一个上限数字,一位淘集集员工对《深网》表示,“内部测算,这现有资产6千万元中,应该有超过六成是桌椅板凳电脑等固定资产,这一部分折算成现金的比例微乎其微。”


淘集集,创办于2018,因为资金链断裂2019年冬天倒闭。用一个更直观的形象可以说明淘集集的烧钱速度:从成立当天到去年签订重组协议(实际死亡),淘集集生存了436天,平均每天烧掉506万元现金,换成百元人民币,合计约58公斤。


今年3月17日,企查查消息显示,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的运营主体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欢兽)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显示该公司主动申请破产,经办法院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4月15日,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沪03破85号显示,上海欢兽实业集团(淘集集)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进行破产清算。


该裁定书同时显示,欢兽实业集团法定代表人为张正平,股东为张正平和王蓓珺。截至提起破产清算申请时,申请人资产总计58874254元,负债合计1975137607元,所有者权益-1916263352元。申请人于2019年12月停止经营。


资料显示,2018年淘集集曾融资4200万美元。去年年底时,一位商家曾对《深网》表示,目前淘集集欠款超过18亿元。目前淘集集净负债超过19亿元,这意味着在不足一年半的时间里,淘集集已经烧掉22亿元。


去年6月,有淘集集商家发现淘集集的货款开始延迟到账甚至根本无法提现。9月,淘集集上海总部门前开始出现维权事件,警方出面维持秩序,淘集集方面则宣称是“一些不明身份人员”通过网络渠道煽动商家情绪,教唆商家聚众闹事。


10月15日,面对蜂拥而至讨债的商家,淘集集宣称将与国内大型机构进行业务重组,经营模式将由商家入驻模式调整为合伙人自营模式,现有主要供应商转为淘集集股东合伙人,与淘集集“同荣辱、共进退”。


张正平则呼吁商户不要对公司起诉,避免公司直接清算,血汗钱颗粒无回。


这种说法让商户们觉得愤怒,来自山东的商户石友对《深网》称,“当时就觉得淘集集真的太不要脸了,这就是用我们自己的钱去绑架我们。”但这些商户们却无计可施,石友说当时看到了一份淘集集出示的相关资料,“如果直接清算,淘集集账面上的现金不足欠款的1%。”


以最终法院公布的数字来计算,淘集集现有资产六千万,欠款接近20亿,刨除六成固定资产外,现金的确在欠款1%左右。


两害相衡取其轻,大多数商户在无奈中选择了债务重组协议。协议显示,签约后一个月内,淘集集向商家支付债务金额的20%,剩余的80%,延期至当甲方(淘集集)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再来偿还。


10月31日,淘集集官方发布重组并购进程通报内容:“10月23日,供应商债权人完成51%债务重组协议签定;10月28日,收到资方书面TS,签定投资意向书。当前淘集集并购重组进展顺利;公司运营稳定;平台运营稳定。”11月1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称,“融资重组已进入收尾阶段,请各位伙伴耐心等待官方的发文,再次感谢各位伙伴与淘集集一起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曾经参与了并购重组合同的商家萧战则对《深网》表示,10月份以后是有一些款项陆续打进来,但是与签订协议时说好的20%相去甚远,“我这边欠款大概是50万左右,但收到的款项不足1000元。”


融资重组最终也宣告失败,去年年底淘集集发布题为《已尽力未尽责》的公告,张正平称,“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当时破产领域专家曾对《深网》表示,淘集集的所有债权人包括供应商、经销商、员工甚至淘集集自己,都可以向法院提起破产申请。但如果淘集集真的没什么资产了,那最后的清偿率会非常低。


事实证明,按照现在的比例计算,清偿率不足3%


疯狂的淘集集


“赶紧买,再不买,等这家公司倒闭了就买不到了。”去年4月份的一次电商行业聚会上,有媒体人如此向同行们推荐一家上海电商平台——淘集集。


打开淘集集页面,就能看到一串疯狂数字,十斤梨19.9元、十卷纸巾5.9元、2斤核桃仁6.6元……全部包邮。与之相比,同样主打价格优惠的拼多多似乎都已经变成了“奢侈品”平台。


淘集集上线于2018年8月5号,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主打拼团玩法,同时还设计了与趣头条类似的“现金补贴+分销返利”体系,用户下载之初即可获得新人现金,随后还有新人红包,下单即可返现;邀请好友能获得相应的补贴,好友在淘集集上进行消费,用户也能从中获利。


除此以外,淘集集还采用了传统的地推手段以及各种植入广告。去年8月,淘集集曾表示派5000辆地推车进入小镇市场,手把手教用户使用;在一些短视频软件、游戏软件上,也能看到淘集集的植入广告,主打就是“便宜”。


上线两个月后,淘集集用户数量突破千万;半年,1亿;1年,1.3亿……


支撑这个数字曲线的,是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石友对《深网》表示,在签订重组协议时,淘集集曾出示了一个数据,“平台已净负债18亿。”这意味着加上曾经的融资金额,淘集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烧掉了20亿元现金。


“倒闭”的观点并未得到现场媒体的完全赞同,一位上海媒体人的观点就截然相反,淘集集已经融资4200万美元,上线半年用户数量就超过1亿,“听说还有一笔融资很快就会来了。”



2018年10月,淘集集收到4200万美元A轮融资,险峰旗云、老虎基金等为投资方,估值达到2.42亿美元。这笔融资被淘集集扔进了火堆,燃烧的火焰映红了张正平的脸。今年6月,淘集集又公布了一轮融资规划,投资方名单有DST、老虎基金、KZ等在内的多家知名公司,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但这笔资金最终并未到账。


事实上,融资失败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放上这根稻草之前,淘集集这头骆驼就早已不堪重负。


孱弱的资金链也让淘集集想过缩减规模,淘集集员工常山对《深网》表示,一段时间内淘集集连续下线了几个重要的拉新业务“一元集市”“限时秒杀”“砍价免费拿”等。


内无粮草,救兵又迟迟不至,张正平将目光放在了商家货款。淘集集开始将商家应付账款的周期拉长,将本应打给商家的货款投入营销,满减补贴、拉新增活,以换取投资人眼中的增长曲线。当资金到账后,将用于弥补所挪用的商家货款。


另一位淘集集的离职员工邓风则对《深网》表示,淘集集挪用商家货款并非仅在B轮融资失败后,而是刚刚开始运营就已经挪用了,“那时候感觉淘集集就像是个庞氏骗局了,用后续商家货款或融资来偿还前面商家的货款,停下来就要暴雷,所以在今年2月份左右就已经离职了。”


据淘集集早期商家(现已转投拼多多)方腾介绍,淘集集最早是一个采购自营的模式,从采购到最终回款本身周期就长于其他电商平台(最短的一笔货款也超过30天),在转型入驻模式后,结算周期也没有缩短,“我是淘集集的第一批商家,今年1月份的时候退店,转去拼多多。但淘集集的货款一直未退,钱不多大概几千块吧,讨要了几次都没回款。”


最后一批韭菜来自去年双十一,10月底淘集集发起了双十一大促,一些本已下架停运的商家重新开始运营,这让淘集集的心脏最后猛然跳动。但这笔钱最终还是打了水漂,萧战对《深网》表示,在收到了一些回款后,以为双十一大促会是个机会,“最终又压进去5、6万。”


张正平曾经宣称的那笔用于救命的融资最终没有到账。消息人士对《深网》表示,该大型集团为国内知名零售公司,以家电类目起家,线上线下均有布局。而从去年6月份开始,阿里巴巴、美团甚至今日头条都曾经成为淘集集的绯闻对象。


资本寒冬的背后是流量的枯竭,在此前无论如何总会烧出个未来,但现在投资人相对流量更看重现实的盈利能力。一位专注早期的投资人对《深网》表示,以前早期更多看规模,但现在盈利也非常重要,“可以短期不盈利,但要能看到盈利的空间,淘集集就属于完全看不到盈利可能的商业模式,早期都不会投,更何况中后期。” 该投资人表示,淘集集从去年6月份融资失败之后就忙于在市面上找钱,“不可能有投资公司给淘集集投资的,毕竟现在淘集集是完全的负资产,投资后还没见到任何回报就要先背上十几亿的债务。”


2019年5月淘集集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GMV约为5.1亿,月交易用户数约1160万,日活用户420万,但其购买用户下单后1-3个月之后的留存率只有约20%。


负债黑洞


去年年底,《深网》曾拜访位于上海五牛控股大厦26、27层的淘集集总部,当时总部堵满了讨债的商家,在商家自发组织的微信群、QQ群里,充斥着对淘集集破产的质疑,“报案”“维权”是出现最多的关键字。


不过时至今日,有淘集集商家对《深网》表示,早已不对回款抱有希望


在腾讯新闻当时发起的“你在淘集集还有多少余额没取出来?”的投票中,有接近2000人参与,拖欠货款超过百万的比例超过13%(如抛掉其中17%的路过投票者,该比例超过15%)。投票下的讨论中,大量商家叙述了自己的经历,有刚毕业的学生、新的电商从业者,这些商家们赔上了自己(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还包括信用卡以及各种借贷渠道。


一位淘集集商家表示,“淘集集非法挪用我们商家货款,200多万瞬间灰飞烟灭,现在倾家荡产,去上海总部维权数次无果,张正平及淘集集高管至今还没被绳之以法!有谁能帮我们主持公道!”


受到牵连的还有广告代理商等合作伙伴,淘集集广告代理商每日互动发布公告称,7340.22万元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每日互动全资子公司杭州云盟数智科技有限公司对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主要产品为淘集集)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7340.22万元,账龄在6个月以内,每日互动上述应收账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重大风险。


有快递公司向《深网》表示,淘集集拖欠该公司快递费用近千万,“目前已经走了法律程序,所以名字不方便向外透露。”


百度贴吧、微博上,则还有大量消费者反映,在淘集集上购物,收到假冒伪劣商品,申请退货,商家已经同意,但退款却一直没有到账。


这是一场all in的赌博,但淘集集却是借款上桌,以供应商的资金和员工的前途作为赌注,最终却把别人的钱输了个一塌糊涂,推向地狱。


此前负责接待商家维权的淘集集员工转身变成了维权的对象,常山对《深网》表示,破产的消息自己也是在媒体上看到,“目前淘集集员工有400人左右,最高峰期超过800人,员工已经全部休假。”谈到和商家的联系时,常山表示,“我觉得自己既是受害者,又是帮凶。”


另一位淘集集员工甚至对《深网》表示,总要回归自己的日子,“提起诉讼,应该是我们最后的努力了吧。其他的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几位早期采访过张正平的媒体对《深网》表示,张正平看来非常“老实”,淘集集的失败就是投资人“使得坏”,“没拿到投资就让投资方拿走了公章和财务权,问题就是张正平太‘善良老实’了。”但张手下的员工却对此说法嗤之以鼻,“拿走公章和财务权的细节不方便透露,但他敢挪用商家的货款,从哪儿能看出来‘善良老实’?”


在商家看来,淘集集公司把商户混淆成供应商,商家在淘集集平台上售货,跟淘宝和拼多多上售货一样的,淘集集对于商家存放在平台上的货款只有保管的权利,没有使用权。现在张正平把货款使用掉了,不能按照公司破产的方式走,这个是明目张胆的霸占行为 。


时至今日,淘集集的闹剧终于画上句号,只是这些在淘集集上受伤的大量商家不知未来如何。


(应被访者要求,石友、常山、萧战、邓风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孙宏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