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走路赚钱”APP中的玩家们
2020-04-26 17:45

深陷“走路赚钱”APP中的玩家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明治(ID:china30s),作者:吴小明,头图来自:IC photo


今天在苹果应用市场搜索趣步APP,仍然能够正常下载,下载页面上,“生命在于运动,让汗水不白流”的口号依然耀眼。


我在19年2月偶然遇到的阿娇,由阿娇强行安利的此款APP,在好奇心的驱动了下做了一个多月的初级玩家,之后的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又以趣友的身份和“阿娇们”保持了一定的联系。


趣步APP是一个微型社会,参与到里面的“阿娇们”都在这微型社会里扮演自己的角色。他们中有的充满梦想、干劲十足,有的随波逐流,不愿思考,有的似心有成竹、自以为能操控一切,有的聪慧看破却不点破。


或许这个微型社会也正是我们所处环境的一个缩影。


初识


我和阿娇的相识源于一颗掉落在阿娇家门口小铁钉。


2019年除夕,我如往年一样在老家进行一趟远距离的骑行迎接新年,路过阿娇家门口时,车胎被这颗铁钉扎破。


阿娇家是我们老家赣南乡镇常见的那种3层半楼房,外观看起来气派,内里朴实。阿娇家看起来像新起的房子,地面和墙面都还是未粉刷涂料粗糙坑洼的水泥地。我们那里的人都愿意这样,不管怎么样,先把房子造起来。


阿娇家临着马路的前厅开着一个小杂货店,这个店其实只是用一横一竖两扇玻璃柜将楼梯下摆和左侧边墙壁围起来的一个空间,站在门口能一目了然的看到里面零乱地放着一些饮料。


在我修车时,阿娇一直站在门口看着我,手里抱着一个看起来刚出生的婴儿。她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岁,扎了个马尾,刘海很长,穿着陈旧普通,应该还没换上过年的新衣,戴了副比较中性的黑框眼镜。


修好车胎,重新出发前,我走到她店里补给路上喝的饮料。到我买好东西要离开时,阿娇看起来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地先问到,“你从哪里骑过来的,要哪里去?”


我回答后,阿娇迫不及待眼中带光地望着我说,“你这么爱运动,我给你推荐个好东西,只要加入了这个APP,其他什么都不用,你运动的时候就能顺便把钱赚了。”


“我运动不是为了赚钱啊。”我有点迷糊地回应。


“是边运动的时候边赚钱,不妨碍你跑步、骑车。” 阿娇脱口而出。


“那把APP开着,也会耗费我的手机电量呀。”


“你还担心你的手机电量呢,充电能费什么钱,这个APP只要你做的好,一个月能赚好几万块钱呢。”阿娇似早就想好了说辞,看起来自信满满。


“一个月好几万,还要做的好?要做些什么才算好?” 我有所警觉。


“只要运动时把手机开着就能赚钱,我都赚了不少了,你可以加我微信,我到时慢慢给你介绍。” 看到我马上要离开,阿娇有点焦急地解释道。


虽然阿娇异常的热情和不劳而获的说辞让我很警觉,不过为了应付她的几番坚持,也为了付饮料的钱,我们互加了微信。


想着过完除夕夜就把她删了,伴随着迎岁的鞭炮声,我从她家门口离去。 


成为下线


谁知过个年,我把阿娇这个人和她的微信给落下了,直到初八中午,阿娇发过来一张图片,图片是下载这个APP的二维码,我才第一次知道这个APP叫趣步。


图片的左下角贴着阿娇的头像和她的推广码00032xxx,阿娇用的就是微信头像,丸子头,齐刘海,嘴巴微翘,眼神有力,较方的脸型上配着一副黑框眼镜,透着一股正能量,头像旁边正好配着一行字——“我是国娇,我为趣步代言”。



图片的上半部分,写了几个宣传口号,分别是“趣步-健康-价值”“腾出空-趣运动”“IWC区块链+运动大数据”,给我感觉是把这几年较流行的互联网概念和健康生活观念使劲的往一个场地里硬凑。


“区块链+运动大数据,呵呵。” 我回信息给阿娇。


“是的,现在就要打造大数据,你应该懂”还加了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阿娇以为我有了兴趣。


“你为什么要这么热情的推荐呢,推荐给我你有什么好处?”


“我们这个是分享经济,这个叫帮助别人成就自己,好的事情分享给别人,让别人挣钱的同时自己顺便挣钱。”阿娇很熟练地回应。为了增加说服力,她发来她家堂弟从APP上换到20块钱的截图。


虽然当时我并不是很了解趣步,但阿娇传递给我的信息里让我察觉到这APP不靠谱的气息,加上开年工作繁忙,这次我还是没有行动。


阿娇并没有因为我的冷淡而放弃。“你下载好了吗?”在她一个月内追问我第三次时,工作那段时间恰好不忙,为了满足好奇心和收集一些写作素材,我告诉阿娇,我要加入,不过要先了解清楚。


于是阿娇把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群名倒也直接,“走路也可以赚钱拉”,我开始了我的趣步生涯。


阿娇的团队


光看之前的接触,我没想到阿娇在趣步体系里也算小有成就,微信群她是群主,群内在我加入时已有300多人,阿娇向我介绍群里的人都算她的团队,有10来个人是类似我这样由她这个团长直接推荐而来,而其他的则是她的直推的下线,或者下线的下线。


阿娇的10来个直推下线主要是她的亲妹妹阿玲、镇上的其他亲戚朋友,而我算一个意外惊喜。


阿娇对我抱有很大期待,她认为我身处江苏,又是做销售的,接触人多,只要认真做,肯定能为她在遥远的江苏新建一支庞大的队伍。


在群里待了一段时间下来,我看出阿娇团长这份工作还挺忙的。


作为团长,她有一些日常的固定工作,最主要的就是宣传,包括每天定时在群里介绍趣步的玩法、发某些日赚上万三星达人的APP截图,以及鼓励大家加油的各式鸡汤文字或视频,阿娇曾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刚加入要好好学习这些内容。


我虽没有按阿娇要求的认真去学习这些绕口、重复的内容,但在群里的几个月里被强制看了太多,大概也能总结出,趣步有两种玩法:投资和推广。


阿娇走的是推广路线,大概是,不花钱投资,只推广,推广的人数越多,每天能获得的相应糖果数量越多,交易糖果的手续费也越低,而糖果可以在平台上自由交易。


趣步App玩法说明截图


“到三星达人了,一天就能赚上万块钱,那时候真的是躺着挣钱呢。” 阿娇毫不掩饰她对前辈们的向往。


由于趣步玩法复杂,要介绍不容易,消息都是大量的,阿娇告诉我这些信息也都是在别的趣步团队群里复制过来的。


这类无思考的信息复制来复制去,理所当然会出现失误。有一次,我发现一个很明显的逻辑问题——阿娇发的玩法段落里介绍直推的人越多得到的奖励却越少。我在几个群里都指出这个明显的错误,阿娇倒是先夸了我,说我对待学习认真,也没忘补充了一句不能光挑刺,要关注重点,努力去推广。


因为挑刺,我被阿娇请出群过,有位群友那天发了一段奥巴马演讲的视频,视频里奥巴马手里拿着一个印有趣步logo的广告牌,嘴里说着一连串的英语,视频制作者还有心地制作了中文字幕“请大家和我一起使用趣步,让世界更加美好。”我指出字幕和奥巴马嘴里说的相差甚远,那广告牌PS的痕迹太深。


群里一位对我不满已久的群员跳出来在微信群里指责道:“就你聪明,你以为这样很了不起吗?我们只要知道趣步能让我们一边健康,一边还能赚钱就够了,人家发学习视频多辛苦,你不发还挑刺。”


这位跳出来指责我的群友名叫“岁月静好”的群友,也是我老乡,阿娇的下线之一。与我曾经有过一次争执,当时我指出趣步产出的糖果没有去中心化,不符合区块链的定义,她用的同样的话反驳了我:“是不是区块链没有关系,我们只要知道趣步能让我们健康,又能赚钱,太专业的东西我们没必要搞懂。”


这一次还没等我反驳“岁月静好”,阿娇把我踢出了微信群,接着发了个信息过来,“你闭门思过吧。”幸好她没有放弃我这个江苏的种子选手,过了2天又把我拉回了群里,并告诫我,少说话,多学习。


阿娇的4000步


阿娇除了要抓群里的宣传工作,最主要的工作还是推自己的下线和走完自己的步数。对于阿娇来说,这两样比在微信群里带团队更艰难。


老家县城连续多年的贫困县,几乎没有任何工业,大多数青年人除了过年平时都在广东、福建、浙江外省为生。阿娇如果没有在过年的期间把握好机会,平时她在家能接触到的大多只能是中老年或者青少儿,这两极分化的阶层并不是能继续发展下线的理想队员。


对阿娇来说,有个较难的工作是每天完成趣步定下的4000步。趣步APP要求使用者每天能用APP计4000步,才能收获到相应的奖励——糖果。



糖果是趣步特有的“区块链虚拟币”,它有个专门的交易平台,名为GHT,在上面可用人民币交易糖果。GHT虽努力模仿国内的大型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但只要了解虚拟货币的行情,能轻易发现破绽,GHT平台上的BTC价格只有市价的60%~80%。


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4000步不用刻意也能达到的,4000步的运动量也达不到趣步倡导的“健康”状态。阿娇的难在于她有三个孩子需要照看,最大的在镇上读小学,一个正是满地打滚的年纪,一个还需抱在怀里。


一边照看着一个满地跑地小孩,一边还有个随时会睡醒哭起来的婴儿,还需不停地在群里复制粘贴信息,耐心地帮一些新趣友答疑解惑。我问阿娇:“平时你带三个小孩,还出去运动吗?4000步怎么走的,难道把手机绑在狗腿上?”


阿娇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回来,里面内容是一个手机放在一个固定的架子上,按上开关就能让手机像坐秋千一样快速晃起来。阿娇得意地跟我说,“这是手机摇步机,淘宝网上10几块钱,一个糖果的钱都不用,还用什么狗腿。”


后来,我查了下,淘宝网上综合排名第一位的手机摇步机,产品介绍写着“趣步摇步数摆神器”。





事业与财富


三个孩子没有困住阿娇走4000步的脚步,却困住了阿娇出门谋生的脚步。


老家落后,留在当地没有太多挣钱的机会,阿娇这种年纪的夫妻,为了生活大多数都在外地务工,而孩子通常留给老一辈带着,我所在的那个村子里,有时甚至会出现一对老人带六七个孩子的极端情况。


阿娇告诉我,她觉得老人带不好她的三个孩子,她要留下来。


她的2019年朋友圈里,除了趣步,大多数都是这三个孩子,状态的数量孩子和趣步各占有半壁江山。有去参加大女儿的家长会的视频,去幼儿园拍二女儿上课睡觉的模样,有三个孩子欢快地挤在自家小卖部的摇摇车玩耍的视频,还有两者结合的朋友圈动态:趣步摇步机坏了后,女儿和儿子躺在床上欢快地摇着手机。



夫妻两总得想办法谋生。阿娇的老公在县城开了一家婴幼儿用品店,生意并不好,阿娇说能不亏就算不错。而除了照看小孩,阿娇还要照看家里楼道口的小杂货店,乡镇上的这种杂货店属于小本买卖,只能挣点小钱。照看三个小孩再加上一个小店已不容易,已算尽力,足够在家里立足赢得公婆的认同。


但阿娇这么努力并没有获得家里人认可,她玩趣步期间曾被老公指责太专心而没有照看好孩子,她公公婆婆也并不知道她在网上玩的这些事情主要是为了挣钱,认为她把太多精力放在网上玩。


倒是她的亲妹妹阿玲,同时也是她趣步下线的阿玲,曾向我赞扬她的努力,认为姐姐受家庭条件所限,不然肯定是个成功的女强人。


支撑阿娇的,是她不同于一般的乡村妇女的事业心,或是对成功的渴望,或是正在占领她半壁朋友圈的三个孩子。


我问阿娇,“你这么能干,这么努力,家里人能体会到你的辛苦吗?”


阿娇回道,“自己知道就好。”


如果趣步真看成一份工作,阿娇这份工作虽不轻松,却是很适合她,毕竟在老家“走走路就能把钱赚了”,况且走路还有摇步机代替。


按阿娇的说法:“互联网给了她机会,遇上趣步是时代给的机遇。”


除了趣步,阿娇还身兼数个互联网兼职,她曾经问我对知识付费的看法,在我表示认同后把我拉进一个微信群,群名“帮助他人成就自己”。群里有位东方老师在滔滔不绝用语音介绍一个课程,大概内容是微信时代如何通过微信赚大钱,另有管理人员刷屏东方老师的简历,简历显示此位老师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特聘的教师、华为阿里腾讯的顾问。


如果要加入此课,需得向管理员专门转账131元茶水费,才能进入正式微信群。阿娇把我拉进群里,后面几天坚持问我听课后的感受,要不要正式学习下。我问阿娇积极催促让我去学这个的原因,阿娇倒也很诚实地回应了——如果我加入了,由于她的引荐,她会得到主办方65.5元的回馈,而她这一类“假学生”人数在群里占了一半以上。


达人静心


阿娇还跟着静心姐在网上刷单,这个刷单倒真的与区块链挂上了关系。


阿娇不止一次和我表示过,静心姐是她的偶像,是她趣步上线的上线,是传说里趣步的一星达人,是一天能躺着赚上千的人,是一年不到就在老家买别墅的牛老乡。为了让我对趣步更有信心,看到未来,阿娇把我引荐给静心姐。


静心姐给人的感觉是个永远在忙碌的leader,很多次微信上聊不了几句,她告诉我她还有好多事情先要处理,有什么问题我可以留言,她抽空可以回答。


她对“团队”情有独钟,经常聊到这个词,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这个老乡——趣步靠走路只能赚个油盐钱,要赚大钱得组建自己的团队,能听你指挥的那种。


静心姐很有气场,当我问她是否会觉得趣步模式为变相的传销时,她显得很气愤,似乎我问这个问题侮辱了她的智商,她直接告诉我不适合玩趣步,如果我不是老乡,她会马上拉黑我。


“现在什么年代了,一个哪应用商城都能下的免费APP,觉得可以就玩,不可以就不玩,最讨厌那些没有研究过开后闭口说传销的人。”


静心姐也是个投资玩家,三个月前投资了几万块钱,到我们交流时已小赚,并且每天躺着收一千多块,按此收益大概计算一年的收益将会超过700%。但另一方面她告诫我这个小老乡不要只想着赚快钱,要好好学习,分析清楚每个项目,要做价值投资。


当我指出她投资趣步短时间获得高收益也算赚块钱时,她谨慎地告知,投资有风险,她目前也是刚回本,然后她又一次要去忙了。


后来我通过阿娇才了解到,趣步其实只是静心姐的兼职,她的主业是刷单。


静心姐的刷单业务与淘宝刷单方法类似,只是她的目标商品是一些非知名的虚拟货币。静心姐真正的团队在这,每个小团队也有专门的微信群,群内只准管理发送交易命令,禁止闲聊,阿娇是其中一个小团队的头。


团队的主要业务是在一个名为ARW的非知名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选定一个非知名币种,通过微信群的队长指挥统一买进,成交量和价格上来后,再统一卖出,以此盈利。


静心姐如此介绍她的刷单业务:“我们主要是帮已经上了大型交易平台的币做市值维护。”


“市值维护”,静心姐话里时常冒出来的高级专业名词及不经意间展现出的成功人士气息,效果等同于上了星的趣步达人发在群里展示每天收入的截图,令阿娇们向往崇拜,使阿娇们每人能拿出2~3万元一起加入刷单,成为静心能控制的团队中的一员。


令阿娇失望的下线


而我在阿娇眼里确是个没出息的人。


作为下线,我确实不合格。初加入趣步的新玩家,只要付了1元钱的注册费,可获得一个免费的初级卷轴,45天的卷轴周期结束正常得到12个糖果,可我只有8个。


“阿娇,我跟你保证每天我至少超1万步的,这个APP很有问题,它不计步。”我努力向阿娇解释。


“别人都行,就你不行,你不找找自己原因。”


“我不知道啊,我知道就解决了呀,不过也有别的玩家提过不计步的。”我弱弱地回应。


“我怎么没看到,我就看到你天天对趣步有意见,天天在群里就你闲话多。”阿娇上来点情绪。


无奈的还有“8个糖果”的尴尬数量,按规则,第一个周期结束后,需有10个糖果才能买下一个初级卷轴,继续这个游戏。阿娇告诉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去GHT上花钱购买两个糖果,重新上车。二是卖掉手里的糖果,从此下车。


“卖掉了糖果,以后想上车可永远没有机会了。”阿娇痛心疾首地劝到。


我为了体验糖果的交易系统,选择了卖掉糖果。


水果哥与投资玩法


买我糖果的是水果哥,他也使得我确实零投资赚到了52.08元,并顺利下车。


水果哥是趣步投资玩得比较好的代表,也是我所能确认的唯一真的花钱去投资趣步的人。


水果哥告诉我他本也是只推广的,后来推广的十几个下线居然都不玩了,让他有些灰心丧气,就放弃推广开始投资。刚开始他投了500元,半年内赚到2000元。而后信心大增,决定加大投资,现准备投3000元,交易后问我是否还有糖果,他全要了。


水果哥介绍投资玩法是用人民币去GHT上买其他玩家出售的糖果,买来的糖果换取游戏卷轴,循环这个步行产糖果的游戏。


投资玩法实际的收益取决于糖果在卷轴周期内的价格涨跌。可糖果的定价规则无法捉摸,我卖糖果的那天,GHT平台给了一个指导价2.2~3.72美元/个,我先挂了2.2的单价,过了将近2小时没人购买。向阿娇取经后,挂了3.72的单价,立马被玩家秒了。以最高价秒我糖果的就是水果哥,而低价单为何水果哥没看到则永远是个迷。


虽存在这种投资玩法,但群里的玩法介绍里很少正面提到,在群里阿娇和达人们更多地强调“零投资,推广赚钱”。


我问阿娇,“你们几个团队的头,都大力宣传零投资,如果大多数玩家都不去投资,我们产出的糖果到时没人买怎么办?”


“甭管他谁买,我们不买就行。”


“都没人买,没人要,价格不就要一直往下降吗?”我很疑惑。


“还降价,现在糖果都供不应求,只要挂上去就都会被秒了。”阿娇自信满满。


“都没人买了,还怎么供不应求啊?”


“你管这么多干嘛,只要我们走路能产生糖果,糖果能变现就行。”阿娇强调。


投资玩法与推广玩法之间存在的矛盾,阿娇并没能给我个满意答案。我在群里提出这个矛盾后,没有引起趣友们任何反应,无人回应,似乎不关己事。


阿娇的妹妹阿玲会是一个这类“佛系”玩家的代表。她有一份较为稳定的主业,在浙江杭州上班。她平时也不会特地花力气去推广下线,有朋友想玩的时候才会拿出自己的推广码。她告诉我,“又没当成事业,只是玩玩而已,管它是不是传销呢,我又不投钱,它还能骗到我钱不成。”


而我曾问阿娇,“如果阿玲或者其他亲戚忍不住诱惑,投资了很多钱,最后亏本了,回过头找你怎么办?”


“都是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只推荐他们走路赚钱,而不是投资赚钱。”阿娇这时倒显得理性。


我决定卖掉糖果后,阿娇忍住了对我的失望,耐心地教会我怎么上交易平台,在群里她恭喜我赚到钱了,静心姐也祝福我找到了更好的赚钱路子。当我把交易成功的截图发到群里时,不到1分钟,系统显示我已被踢出群。我问阿娇为什么把我踢出群,阿娇冷冷地回复:你下车了,出群很正常。


“没让你亏一分钱吧。”阿娇最后加了这么一句。


阿娇对我失望的不光趣步下车,还有我拒绝为东方老师的课程付费,她反讽我,“你不是说愿意为知识付费吗?”我和她聊跟着静心姐刷单的事,她几番希望我掏出2万元成为她的小队一员一起刷单,也被我拒绝。


“你天天就知道问东问西地,就知道天天网上找我闲聊,说来说去就是不干正事。”阿娇对我失望到看透我了。


我以为自己是看透趣步这盘大棋的人,没想到还有位韩总。


韩总与他的项目


有一天在趣步聊投资,我聊到有投资BTC,吸引到了韩总,韩总主动加了我好友。


跟老韩聊得很是投机,我们聊到表现后的本质,例如我和他讨论趣步官方的盈利模式,他指出趣步赚的是号称3000万人每人1元的注册费用及出售运动手环的利润。


这个1元费用,群里解释是支付宝实名认证的费用,但我付款时转到了微信的付款界面,收款方是一个名为“趣步官方账号”的个人微信。


手环趣步售价299元,看起来像极了一款小米售价不超过50元的手环,售卖也采用了小米式饥饿营销模式,每次活动供不应求。


韩总较之阿娇对待趣步的态度更加理性,他参与的项目不光趣步,还同时在玩闪步、亦步、迈步、智慧晶,这些项目基本上都在模仿趣步,与趣步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甚至为了提升对趣步的竞争力,有的只要走3000步,有的甚至只要手机固定倾斜45度,就能计步。


老韩介绍只要推广的同时,让下线多刷几个二维码,就能同时赚几份钱。我曾经问过阿娇为什么不同时玩这些仿盘,多赚点钱,阿娇说她瞧不上这些玩家和项目,她只信趣步。


与我不同的是,韩总很羡慕群里的三星达人们,羡慕趣步的创业团队,他们都是成功者。他认为三星达人都有自己几万人的团队,是很牛的前辈。


“玩趣步这样的项目要赚到钱一个要有自己的核心团队。”韩总不止一次和我强调。


而韩总也试着另辟蹊径建立自己的团队,他曾发给我一个清单,上面是一些不知名品牌的洗发水和护肤品。他拉我入股,我投资资金买大量的这些小礼品,他用这些小礼品去人流量大的街道推广项目。他认为自己一直只是缺少资金所以导致团队无法扩大,如果有我加入,肯定会事半功倍。


韩总同样认为赚钱要趁早,火了的项目有被相关部门盯上的风险。


在闪步这个项目初创的时候,他联系到一位传说中牛人,据他介绍这位牛人将会是闪步的最大团队执队者,而他会成为牛人的一个分队的队长。


那几天,韩总显得很激动,情绪一直高傲,每天会在群里倒计时闪步APP上线的时间,叮嘱群里的我们一定要成为第一批扫码的人,以后跟着他开疆辟土。


可惜,闪步先天不足,推迟多次上线时间不说,后因玩家太少渐渐沉寂下来。韩总5月8号创建的群,6月15号最后一次发了闪步的信息,而后他主动破了禁止发其他项目广告的群规,陆续地在群里推广了云动、软银支付、2U、太极微信、智慧晶等项目。


闪步热度过后,闲聊时老韩告诉我他的理想是做一个自己的互联网项目,要像“趣步”一样成功。他之后真的发给过我一份项目书,是一个名叫随手拍项目,项目介绍里介绍此项目结合了区块链、短视频、虚拟货币,是一个社交与金融一体的项目。


“哥们,机会不多,想投资尽快找我。”老韩留下这句话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到2019年12月份,为了解他的近况,我在群里喊了一声,出来一哥们和我聊起老韩。他告诉我老韩就是这样,搞项目就1个月激情,没结果了就消失不见。他透露老韩的主业就是干各种项目,为此欠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贷款,最近又在鼓捣一个新项目。


“老韩是广西人,以前搞传销多年了,你找他是不是他借你钱了,借了你只能当扔水里了。”这哥们劝道。


“他欠我一个项目。”我回应道。


被盯上的趣步


韩总虽消失在项目江湖中,但他之前跟我预言的—— “火了的项目容易被有关部门盯上”却成真的。


2019年10月,趣步被长沙市工商部门正式立案调查,并在公告中定性趣步涉嫌传销、金融诈骗,接着新京报、人民日报各大官方媒体报道了此事,引起互联网上很热烈的讨论。


我将人民日报有关趣步被查的截图发至几个趣步群时,趣友们反应依然平淡,没有引起任何讨论。其中一个群的群主出来告诉我,“你卖掉糖果,别提心吊胆了。人民日报帮我们做广告了,趣步自会越来越好。”


我把人民日报的截图发给阿娇,阿娇反应同样冷淡,她回应她没什么感想,会继续走她的路。


其实自我开始接触趣步,网上关于趣步的负面消息,指认其为传销的观点就一直没有消停过。我曾将一些负面信息发与阿娇讨论,阿娇给我找来了几篇反驳“趣步是传销”观点的文章,这些文章反驳的理论依据大致会是,“玩趣步零投资,不用投资也能赚,没有人没收你手机,可以和家人通话,可以随时回家”,通常文章最后会附上作者自己的趣步二维码,以便传达观点的同时推广下线。


对于阿娇们来说,这一次被权威点名的负面消息与之前网上众多的负面信息并无太大差异,她们早已熟悉这些对趣步的“中伤”。


而趣步公司对于被点名,也显得不慌不忙,工商资料显示,老基地湖南趣步状态迁出,而一个名为重庆趣步的显示刚注册。


被点名2个月后,进入到19年的腊月,在苹果应用市场搜索趣步APP,仍能够下载。在下载页面上,“生命在于运动,让汗水不白流”的口号还是很耀眼。


只是我加的几个趣步群后面几个月都变得冷清,有时甚至一个星期没任何人发言,三星达人们似乎也没力气发鸡汤和玩法,之前火热的刷屏还历历在目。


阿玲告诉我她玩趣步一年共变现了100多元,剩在手里的40个糖果来不及出手就跌了太多,所以她觉得现在卖太亏,先留着了。


水果哥算了下自己最终玩趣步赔了5000元,其中有52.08多元被我赚走,水果哥愤慨发信息给我,“还投个屁,都跌到10块钱每个,卷轴期限也越来越长。”


韩总的微信我已联系不上,据相关人士透漏,前段时间韩总由于嫖娼被抓没带够罚款,被老婆付款救出后禁足在家,在云动、闪步圈里消失了不久有些时日。“不过他最近又开始发新项目的介绍了。”相关人士发了一张截图给我,里面的韩总似还在发光。


静心姐,仍干劲十足,她认为趣步被点名对她没丝毫影响,我找她聊项目,她仍处于下一秒就要去忙的状态。她说最近在忙着刷单团队年会的事,如果我对刷单有兴趣,可以找她麾下的小队长阿娇详细了解。


阿娇,对趣步仍然信心十足。在糖果降价后,她打破了零投资、只走路的推广誓言,开始收购糖果,目前已买进了200个,均价10元以上。阿娇告诉我,如果糖果价格再降,她会继续收购糖果,“最好能降到1元,我好多买点。”而阿娇曾在6月底的时候告诉我,她玩趣步只变现了1000元了,这花了她半年多的时间。


除了收购的200个糖果,阿娇这一年来日复一日的通过4000步积累了500个糖果,她要坐等涨价,她妹妹阿玲评价:


“阿娇是要屯着糖果过年换头猪呢。”


作者后记


我曾经问过阿娇,有没有想过自己努力的方向不对,所以导致努力的效率不高,这么多年虽很用力,但过得并不太好。阿娇怼我,要不我给她指个方向。


我思考了很久,发现我无力回答她要的方向。这问题有关整个就业环境,区域经济发展不均,社会整体对金钱的心态,我没这个能力。


但我很希望有人,某位专家或者某个组织而不是静心姐,为阿娇引导一个合适的方向,毕竟她只是一位为了三个孩子努力追求美好生活的留守妈妈。


自2020年春节以来,因疫情大多数人不得不困守在家里的时候,沉寂了半年的趣步和趣步玩家们又重新活跃起来,我朋友圈里一趣步玩家美其名曰“宅在家也能挣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明治(ID:china30s),作者:吴小明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