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少年的你》删减而遗憾?没删的地方更牛逼
2020-04-26 18:29

为《少年的你》删减而遗憾?没删的地方更牛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作者:空山、法兰西胶片,原标题:《被审查的<少年的你>,和一篇不得不删掉的文章》,头图来自:《少年的你》剧照


“Technical 问题(技术问题)。”


4月23日晚上,导演曾国祥在香港做直播,用英文+粤语,讲出了一个内地观众“喜闻乐见”的名词。


但含义并不相同。


他和编剧林咏琛受邀,参加香港编剧家协会为“年度最佳電影角色奖”举办的直播活动(周冬雨提名该奖)。结果曾国祥一直怂恿主持人播放《少年的你》正片,触发了Facebook的封锁机制,导致出现“技术问题”。


“哈哈哈哈哈!”始作俑者盘腿坐在沙发上,戴着绿色口罩笑弯了腰。



或许只有在香港,在老友面前,曾国祥才能这么放松。他说自己很自私,如果两周后《少年的你》只能拿一个奖,他希望拿到金像奖的最佳导演。


他罕见地、直接地谈到了审查问题,谈到了影片不如意。


比如易烊千玺把周冬雨推到墙上那场戏,曾国祥觉得 “sexual tension”(性张力)不足,“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得很清楚,究竟怎么可以营造到那个东西出来,所以现在拍出来就觉得欠缺一些。”



也谈到了删改,和一些原本的设计。


在138分钟版本里(该片长统称为柏林版片长),陈念和小北几乎是双线并行,直到他们的初吻。删节后,故事变成了陈念担当第一主线,剩135分钟。


在这个电影脱离“利益紧张感”的时刻,这些至关重要的细节,适时地让它重见天日吧。


爆裂少年


还记得小北的首次出场吗?被揍得好惨。



不,这不是他“柏林版”中第一次亮相。


线索就在打小北的混混的话语中,他怒斥小北起先打了他的弟弟。“打弟弟”,其实才是小北在电影里第一次登场。


就在电影描述完陈念苦闷的校园生活后,镜头马上转向校外场景,一场嚣张的打戏——小北带着两个弟兄去找那个混混的弟弟要账,易烊千玺此刻面目凶煞。


这场戏,完整删除。那个凶恶的表情,在电影后来也再没出现过。


再后来,小北在麻将馆看到有小混混教训偷钱的小孩,上去阻拦,两帮小混混互撕。麻将馆老大到场,把闹事的混混排成了两排,你们不是喜欢打么,互相抽嘴巴子!



这场戏也被删除,只出现在预告片和宣传特辑中。可能片方想用这场戏做文章,因为这是真的扇耳光。


曾国祥在直播里坦白:“很多打的镜头,一开始拍我们自己没有想过任何审批的问题,出力尽情地拍。就是很虐待演员,我也跟演员说没有办法,这不是功夫片,一定要真打。两个演员也很开心,他们两个很享受被人打。有一场戏千玺跟另外一帮所谓的边缘少年互相打耳光。我在旁边说你们来真的这样,他们听了之后很开心,超级开心,整帮人笑得不行。在这个改动上,始终有这样的问题,就是我们要将所有的暴力镜头减少一些。



他作为导演,主动删除的血腥镜头,是跳楼女孩的尸体:“当初也拍了很多尸体的,但是最后决定不用了,不想这么explicit(直白的),in your face(咄咄逼人的)。”


主持人再追问还有哪些删节时,曾国祥说就是这些。


其实,围绕着小北边缘少年的身份,电影删除了大量琐碎的生活片段,小北和伙伴们骑摩托车打闹的戏不见了,那辆摩托车其实并不是小北的。小混混们放烟火的戏也不见了,删除这个,是因为他们不配拥有快乐吗?不解。



这些破碎的删节,也使我们无法迅速判断小北的人际关系和处境。


或许,一个充满号召力和魅力的少年偶像,不能演一个快乐的混混,破碎的快乐也不行。


当然这都是一种分析,可以确定的是,易烊千玺这么多戏被删,和霸凌题材本身没关联,和更大的社会生态的揭露,有关联。


恐惧“未来”


到了霸凌的正题,这部电影反倒没有挨刀子。


新人演员周也饰演的女反派魏莱,出场的一瞬被很多人误以为是春夏。跳动的眉宇之间,有种少不经事的天真,但玩起霸凌来,又表现出一种超出她自己认知能力范围的绝狠。



这么出色复杂的反派,不是曾国祥创造的,而是演员自己贡献的。


“她那么漂亮,虽然非常有礼貌,但是她讲话你觉得有一点高傲在里面的。我们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很清楚,究竟魏莱这个人怎么处理,究竟一看到样子是凶还是……直到她出现,这么漂亮的人还欺负你,你就觉得真的很惨,反而是被她启发了。”


很“遗憾”,关于魏莱的暴力戏,整部电影基本没动刀!


只有一处做了调整,魏莱第一次威胁陈念,把她抵在墙上,说了几句狠话后,又立刻开启婊气模式。这几句话,遭遇删节。


可这跟没删有区别吗?陈念被打,被“追杀”到垃圾桶,被扒光衣服,所有欺凌场面全部保留,完全无法准确分析这里的操作逻辑。



动听的字幕与富有关怀的结局


到了“加料”的时间了。


和“柏林版”相比,电影开头、片尾都加了字幕,以及易烊千玺补拍的以真实身份进行的反欺凌朗读。




按照常理,涉及到像《少年的你》这种敏感题材,在送审最初,不主动自觉地加字幕,这不可能啊,但曾国祥就是没有加。


“我们写剧本的时候,不会自己去审查自己。作为一个电影人,做创作要源于自己为了什么想拍这个故事。之后拍出来你再调节。就是我觉得,太多的计算、自我审查一定是绊手绊脚,一定不好看。”


实在顶不住了,再改。主动退步,不可能。


这里还有一处微妙的改动,电影开头,陈念当上了商业院校里的英文老师,那场戏,其实是“柏林版”里的结尾彩蛋,是“几个不同ending其中一个的开场白”,它被提炼素材式的,放在了电影的最开头。



目的可能只有一个,用这样一个场戏,为后面窒息的压抑情节做一个心理暗示上的缓冲。


紧接着,我们从画面上打出的“2011年”这个时间点,意识到,这里的故事,其实是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诞生的前一年。


Bug随之带来,为什么2011年大屏智能手机如此普及?


再说回“柏林版”的彩蛋,辅导班上,周冬雨发现班上有一个潜在的疑似遭遇霸凌的小女孩,结束。


但公映版的大结局中,周冬雨走到小女孩的课桌前,帮助了她,送她回家,而易烊千玺跟在她们身后。



曾国祥本来不喜欢这个结局:“很狗血很偶像剧。但是我不抗拒拍的,可以先拍了再决定。”


最终,这个“狗血”结局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他设想的另一个结局,此前已经在微博曝光:“过了三四年,陈念在监狱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妈妈在等着她。妈妈就上去与她拥抱,两个人很感动的时候,她看到远处小北站在那等她。两个人对着对方有一个很灿烂的笑容,这样就结束了。”


而他自己当时真正喜欢的结局,是囚车在马路上慢慢分开走远。



没删的更牛逼


《少年的你》里面有三个主要的警察形象。


老杨(黄觉 饰),特别无为。事件发展到最后,如此极端,他却对下属说,两个人都被拉下水了,开心吗。一个内地警察,对既定的司法事实有恻隐之心,少见。



郑易(尹昉 饰),你看这个名字起的,郑易来了,正义就来了吗,争议倒是全来了。


他以前不爱睡觉(象征热爱世界),当了警察反倒开始爱睡觉(象征逃避世界),是一个快被戾气冲垮的人,也失控到破坏了审讯程序。



如果,法律没有被坚决地捍卫,那陈念和小北就一定会像他口中说的那样,毁了一生吗?这是一个《暗夜骑士》的主题。来自少年的坚定,会成为公认正义的死敌吗?这是我们当前社会的终极悖论。


最后要说的角色,女警察王立,无论如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她都是一个反派角色。


最后被陈念质问得还不上话,如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还敢生下这个孩子吗?我们这时候才开始注意到昏暗的审讯室里她深色警服下包裹的隆起的小腹。



曾国祥有种,他把当前的生育矛盾,落在一个人民秩序最后的信仰守护者身上,虽然台词不直接递交答案,但是在影像上,她做了回答——在这个社会健康前、在这个人群健康前,不生,是对下一代最大的负责。


胆大包天啊。


说实话,第一次暗暗地产生一种“删节得好”的冲动。


电影做了如此巨大的保留,不迷惑吗?


当然,可能很容易解释,那就是,参与审查的教育、公安各部门,有不同的尺度。


为什么《少年的你》注定要离开去年的暑期档?


因为这部一定必然会掀起巨大社会讨论的电影,不能在学校失去管控力的时间内产生波澜,否则开学的心理康复课要上个没完。


所以这片一定是开学才能上映,过了国庆才给放,它不能得到任何的提前的酝酿与揣测,所以提前3天临时通知定档,史无前例。


我们去年采访过香港金像奖主席、大导演尔冬升,问及审查,他说出了肺腑之言:


“怎么让一部电影通过,你要观察,要知道牵扯到哪些政策,这个片哪个部门看,他也不是故意拦你,他要考虑到制造出的社会影响,毕竟要是出了事情,导演不背锅,审查背锅。”


更早前,在去年的FIRST电影节上,我们也同样问了导演刁亦男,他的《南方车站的聚会》面临相似的问题,但是他说:


“如果有什么东西给你压力了,那你也要继续去进行你的创作。直面这个东西,不要躲。你不能为此说,我就不拍我想要拍的东西,我换。不能改。只是说你要用更智慧的方式,用你的想象力来跨越现实的约束。那你反而可能获得更高级的一种表达。”


主持人问曾国祥,电影一度没有办法上映,他是不是很随缘。


曾国祥回答:“我不是很随缘,我很沮丧的,一定很沮丧,但是不会放弃,就是你觉得一定有方法可以上映的。就是不知道要再磨合多久,要再去弄。但是总之我觉得不会上映不了的,就是很坚持,大家也很有信念一定可以上映的。”



就在曾国祥直播的当天,蓝光碟已经下厂制作,大概在今年5月中旬正式发售,版本与院线一致,也并未收录多种结局。


评论区有人希望出导演剪辑版,曾国祥说:“导剪版要谈一下,我也想。”


咦?看起来有戏。


但是,导剪版最应该出现的地方,是电影院。


哦,电影院也快倒闭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作者:空山、法兰西胶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