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关门90天
2020-04-26 21:10

电影院关门90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记者:黎慧玲,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灰白的银幕失去光彩,空荡的影厅寂静无声。董小姐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对着手机说话。最近一段时间,她偶尔会在办公室录一段视频,以排解停业的苦闷。在她身后,这座将近6000平方米的电影院,此刻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她的电影院关门的第90天。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她的电影院,她是这家山东影院的总经理。但在过去3个月时间里,这家始终关闭的电影院,是她最大的心结。作为一名在院线工作了15年的老员工,她此前很少公开高呼自己对电影工作的热爱,直到眼看着它在疫情之下逐渐凋敝。


从1月20日钟南山肯定新冠病毒人传人之后,遍布全国各地的近7万块银幕,成为影视圈最先遭受冲击的一环。


董小姐所在的影院是1月25日除夕这天宣布关门的。春节往往是全国大大小小万余家影院最忙碌的时候,贺岁档票房是全年票房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时,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是一场如此漫长的休假,在之后3个月里,中国电影业遭受到史无前例的冲击,电影院首当其冲,成了最大的牺牲品。现在随着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电影院却迟迟等不到消息,在全国各地的防疫指示中,人流密集的电影院,仍是“不许营业”的高危场所,哪怕大多数影院其实都有良好的通风条件,观众也可以全程佩戴口罩。


与各行各业最普通的劳动者一样,董小姐的心思也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伏,最开始也“不想去冒险”,但此后积压的情绪逐渐爆发,她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关注并公开发表有关影院复工的话题。而到现在,她身边很多影院同行都在寻找副业,她开始觉得:“我要想想怎么才能生存下去。”


一场疫情改变了经济运行的方方面面,对影视行业来说,无数“董小姐”的心路历程正预示这个原本看起来充满趣味和无限可能的行业,正走向悬崖边缘,其严重程度可能超乎大多数人的想象。


在焦躁的等待中,中国影协召开了“电影行业应对疫情影响”的网络视频会议,探讨应对方案,一批电影人在社交平台上发起#拯救中国电影#的话题,呼吁上级关注电影院的生死。目前大家最大的困惑仍是不确定性,影院何时能复工,大家仍看不到希望。


不久前,多位影视业人士还通过直播发起一场“新浪潮论坛”,论坛的主题是:“影人自救,路在何方”。


生死倒计时


董小姐的影院停业58天后,3月23日,她终于收到了可以开业的消息。于是,她向当地文化部门提交复工申请,召集员工回来清理卫生、消毒,制作了扫码登记、隔行隔座条幅、卫生提示牌等物料,辛辛苦苦筹备了4天,到3月27日,全国电影院的营业被紧急叫停。


随着3月份全国各地已经逐渐复工,董小姐此前一直心怀希望。被叫停之后,她满心期待地继续等待。结果到4月1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建议影剧院等娱乐性或者是休闲性场所应暂不开业。


这无疑是期盼之后的又一个重击。虽然在中国大多数城市,人们已经开始走上街头,购物吃饭,商业中心也正在恢复人流,以往熙熙攘攘的影院却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就在国务院明确影院仍不能开业的前一天。4月14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一季度预计亏损5.5亿元~6.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亿元。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自1月23日以来,下属影院全部停业,春节档影片无法如期上映。这一现象并不少见。包括金逸影视、华谊兄弟、幸福蓝海在内的多家院线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均预计出现大幅亏损。


上市公司纷纷宣布巨亏时,天津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宣布关门,这家自2012年就开门营业的老影院,直到停业前总共放映了16万余场电影,共接纳过观众超400万人次。


与最终因为疫情而倒闭的命运相似,这家影院在1月23日最后一天营业时放映的最后一部电影,是《误杀》。


今年1月,内地总票房共22.4亿元,比去年同期的票房大幅缩水近80%。3月份曾有部分城市短暂恢复营业,新疆中影金棕榈影城是第一批重新开门的电影院,尽管该地到3月16日已经连续28天没有确诊病例,但3月17日的观影人数仅591人次。显然,观众也没有做好重新走进电影院的准备。


因疫情影响,无法正常营业的影院眼下已到了生死边缘。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已有超过5000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这个数字是2019年全年的1.8倍。


呼救并自救


在全国每年票房近600亿元规模的市场里,靠卖票为生的电影院,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风光。


一部电影产生的票房收入,其中5%的电影专业资金和3.3%的税直接扣划并缴纳,剩余部分为净票房。净票房的57%归影院和院线,43%归制片方。


电影院和院线分成比例没有统一标准,一般的分法是电影院占50%,院线占7%。当影院和院线是同一家时,比如二者均为万达,则由万达独自分得这57%。


而即便是这些行业排名前列的院系集团,其单个影厅的利润也不高。某种程度上,院线行业是一门重资产生意,除了必备的品质之外,对企业而言,这门生意更多是靠规模取胜。


票房几乎是大部分电影院的九成收入,但这门生意的支出却来自方方面面。在管理者眼中,放映器材、办公用品、空调维保、保洁等每一细项都不能忽视。董小姐说,光为影院8个观影厅购买氙灯,一年就要花35万元,这样的灯一个只能用500小时,单个氙灯的价格最便宜也要6000元。


房租和员工工资是影院目前的主要压力所在。董小姐所在影院亦是如此。“前两个月房东给减免了,但之后很难说,大家都要生存。”


生意不景气,裁员就接踵而至。大公司裁员的消息更易引起市场关注,万达电影将裁员30%的消息开始流传,被裁的主要是无活可干的一线员工。


在前述网络会议上,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天福说,公司近400多家影院目前几乎都没有开业,将近1万名员工一个月工资就要几千万元。“好在我们现金流比较充足,基本上还能挺得过来。但一些小的影视公司,就有可能面临关门的风险。”


对于小电影院来说,停业3个多月后,关门和裁员远超外界所知。一位影城人士表示:“有一些小老板都已经裁到只剩下影院经理了。”


许多电影院被逼得没办法,开始想别的方式缓解现金流,比如博纳影城此前靠网上售卖爆米花和囤积的可乐来赚钱,还有影院则靠将大厅租给婚庆公司当场地来弥补收入。一位广东的老影院经理现在每天一大早就去做同城送货,以弥补收入。而一位四川的影院经理,近期正尝试做旅游直播。


“朋友跟我说,有的影院不允许员工找正规兼职,系统查出来后会辞退,所以很多影院的人都在做直播,做同城送货、日结发传单等工作。”董小姐说。


让她稍稍缓了一口气的是,去年上缴的电影专项资金得到了部分返还,也就是先征后返的占票房5%的专项资金,成了她的电影院的救急钱。


疫情停业期间,多地出台了支持影视企业渡过难关的措施,4月3日,国家电影局表示,将协调财政部、发改委、税务总局等部门,研究推出免征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以及其他财税优惠政策。


不过,仍有许多地区的专项资金返还不及时。大地电影院线总经理方斌表示:“目前还有很多影院,不仅2019年的专资没拿到,连2018年的专资还没拿到。很多地方主管部门根本没有考虑到影院死活问题,甚至有时候是恶言相加,这给我们从业者带来了心理上沉重的打击。”


平日里,人们很难留意到一家影院所代表的意义。与其他生意不同,作为电影的放映场所,除了营业赚钱之外,它也是向大众普及电影文化艺术不可或缺的一环。当电影院因被归为娱乐场所而禁止开业,很多影院老板对此公开表达强烈不满,他们认为,电影院包含的文化属性不应被无视。这不仅关乎一门生意,也将向上倒逼整个产业链的萧条。对观众来说,看电影不止影院一个渠道,但影院与电影的相辅相成,实际才是电影艺术的全部魅力所在。


太久不去影院,人们是否会遗忘那种感觉?这种担心比眼下的经营困境更让行业从业者忧愁。


影院会被替代吗?


每多关门一天,电影院老板的担心就多一点,让董小姐担忧的是:“渠道关闭,肯定会有新的渠道占据你的市场。”


她所指的新渠道,主要是视频网站。在防疫工作仍不能松懈的当下,即使开业也会遇见低迷的票房。董小姐毫不避讳:“开业就赔钱,也要开,影院是渠道,关闭得越久,流媒体发展的空间就越大。”


视频网站对电影市场表现出了极大的野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徐峥导演的电影《囧妈》作为原定春节档的电影,率先采取线上播放的模式,在今日头条旗下的新媒体平台上对观众免费播放,此举一度引发争议,许多影视行业从业者对徐峥发出声讨,认为他在关键时刻,抛弃了处在下游但仍然是创作者衣食父母的电影院线。


在今日头条系入局之前,优爱腾经过多年的烧钱,投入到自制和版权购买上,游戏规则已经成熟,不经院线直接转网是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此前,网络平台一直作为院线电影的第二窗口期,影片在影院上线一个月后上视频平台,购买价格一般是院线票房的8%。


在价格上,《囧妈》制作成本2.1亿元,头条6.3亿元买下,还包括后续的一系列版权合作。这个购买价对应的是院线20亿元的票房,对片方来说是一个不吃亏的价格。


早在网络开始普及时,关于影院即将消失的论点就开始出现。但从影片的呈现感来说,电影院比小屏幕更受片方青睐。制片人方励在线上论坛谈到,由他担任制作人,马丽、宋佳主演的电影《阳光不是劫匪》年初已经完成制作,受疫情影响暂时不能上映,但他不会选择在网络上映。“这个就是给影院大银幕放的。我用了五只真老虎,三只东北虎、两只孟加拉虎。”那些用昂贵的IMAX机器拍出的影片,片方更不可能让它在网络上映。


事实上,影院在网络时代不但没有消失,而且在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电影渠道随着技术的发展而多样化,影院在放映的核心位置从未改变。但中美的院线市场的收入构成占比却仍相差巨大,美国院线的票房平均只占其收入的三成,绝大部分收入来自非票房收入,而中国市场除了少数几个巨头,院线平均90%的收入来自票房。


影视行业的艰难,早在两年前就开始了。


2018年的补税事件,让一批电影制作公司倒闭,上游创作被压缩。2019年对影视内容的进一步严格审查,引发影片改档,还有一些电影直接撤档。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让电影行业上下游全面停工,全国所有电影院都无法开门。


可以说,过去3年间,影视行业的上、中、下游遭到全面打击。


2015年之前,影院在从业者眼中还是暴利时代。但从2016年开始,新建影院带来大量银幕增加,影院整体的上座率和票房却未出现相匹配的增长速度,单银幕票房产出下降,部分影院存在经营不善常年亏损的情况。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注销影院267家,注销银幕数1095块,关闭影院数量较往年有所增长。


经过前几年高速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从整体行业而言,近几年中国影院银幕数却加速增长。


根据国家电影局数据,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相比2018年的票房增速放缓;观影人数达到17.27亿人次,同比仅增加900万人次;而同期全国银幕总数近7万块,全年新增银幕9708块,同比增16.16%。根据国家电影局的规划,到2020年,全国银幕数量将超8万块。


银幕的粗放增长之下,新媒体的渠道狙击战又打响,在圈内人士看来,影院倒闭潮其实已经可以预见了,只不过是疫情加速了它的到来。


2019年12月30日,万达开业了它的第600家影城。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1日至25日期间,至少有9家新影院开业。1月8日,桐庐港纳影城开业;1月10日,厦门永春万达影城开业;1月11日,泰安恒大嘉凯影城开业;1月16日,南京大华大戏院秦淮影城开业;1月18日,佛山涛汇影城开业;1月19日,重庆中视国际影城(潼南店)开业;1月21日,保利国际影城淄博文化中心店开业;1月22日,遵义首家IMAX影城金逸影城开业。


更戏剧性的是,武汉一家影城选定了1月23日开业,“七赶八赶终于能在年前开业”,开业当天武汉封城,这家影城一天没能营业,停业至今。


4月11日,董小姐在空荡的影院办公室里做一季报,因为长达3个月的停工,一季报其实就是2020年1月1日至24日的统计。


董小姐感觉心情惨淡,即使五六月能开业,影院上座率也可能会有一个长久的缓冲期,2020年票房已经不是减半的问题了,可能三分之二都会消失。“悲从中来,你知道吗?就是像刀割了一样,因为和2019年的第一季度对比,我们整个收入比去年同期少了九成。”


4月24日,影院关门的第91天,员工们戴着口罩在影院拍了张合影,其中有些员工将正式告别这个工作岗位,他们笑着和董小姐说再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记者:黎慧玲,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