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来了
原创2020-04-28 14:52

姐姐来了

“姐姐来了”“你不孤单”的声音,正变得愈发响亮。

 

在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性之变: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一书中,关于性犯罪,他指出这样两组数字:

 

在2010年,在中国18岁~61岁的总人口当中,居然有多达四分之一左右的女性和十分之一左右的男性,曾经遭受强奸。

 

但另一组数字同时指出,中国公安机关作为刑事案件立案的强奸,却从1995年最高的41823件逐步减少到2009年的33286件,不足18岁~61岁的总人口的1/20000。


让一个小孩平安、健康、免遭侵害地长大并不容易。有人长期活在表哥、继父的阴影里,有的女性童年就遇到了“李国华”那样的老师,有人不得不面对上司的骚扰,也有男性极其简短地提及童年时遭受邻居姐姐的侵害。

 

关于独自报警的艰难和水面之下存在的庞大冰山,虎嗅发起了一次故事征集我们收到了很多令人心碎的答案

 

他们曾经独自在幽暗岁月里跋涉,如今打破沉默,是希望自己的分享能为溺水人搭一座桥,或者成为更多人的救生船,把那些陷入困境的灵魂逐个打捞起来。

 

1

 

直到很多年之后,@小杜 还是会想起童年时期侵犯她的表哥,即便是在梦里,都会痛哭惊醒。

 

那时,她的爸爸妈妈出门几天才能回来,只剩她和读高中的表哥两个人在家,半夜表哥爬到了她的床上,直到青春期,她才明白了彼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再向往亲密关系、不敢交男朋友,只能装作不知情,继续和表哥一家保持亲密的关系。

 

直到很多年后,表哥因为交通意外去世,她在替姑姑、嫂子、侄女难过的同时才长舒一口气——此后的人生,终于不必再面对这个人了

 

20年过去,她从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此刻把这种痛苦说出来,是想让自己的伤口成为一种祝福。“不要以为不会发生在自己周围,这种事情(性侵)真的太多太多。我希望所有遭受过伤害的女孩子都能走出来,拥抱自己的人生、收获幸福。”她说。

 

@圆圆 遇到了和 @小杜 几乎一模一样的事情。

 

放假的时候,妈妈把她放到二姨家,至少三次,家里没有大人。表哥在猥亵她之后,威胁她不准说出去。施暴者凭借自己的好成绩,带着他的一家移民到了澳洲。

 

直到两年前,@圆圆 的表哥决定回国举办婚礼,时过境迁,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正式的道歉,但对方照常和她谈笑,对过往发生的一切矢口否认。“我很勇敢地告诉他,我根本没忘记。”

 

14岁那年夏天,表哥来家里找@小棉 的妈妈,但只有她 一个人在家。突然,表哥开始强迫她,撕她的衣服,@小棉 奋力反抗,死命揪住他的头发,一切才终于停止。直到十几年后,她的表哥患癌,38岁去世,她忍不住暗暗地想:这是最好的结局。

 

这种伤害持续至今。即便现在的丈夫对她非常好,她也不能判断自己能不能真实地面对他。那些顺从,隐忍,包容,是发自内心,还是被伤害过后启动的自我保护。

 

“这次说出来,只是想为‘李星星’发声,(想让更多人知道)性侵事件远比你们想像中更多,离你们更近,而最不该的就是让脆弱敏感的孩子一个人去承担这些痛苦!”她说。

 

 2. 

 

而对在农村的留守女童来说,处境就变得更艰难。

 

根据2016年“女童保护”组织统计,在433起性侵案件中,性侵农村儿童329起,占比高达75.98%

 

很多年前,大概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稀饭 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找蒲公英。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人看到她,就说自己知道一个好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蒲公英。

 

然后就把她带到了一个小土坡后面。她隐约觉得不对劲,看到四下无人,就使劲抓挠、咬,跑掉了。“我当时年纪太小,小到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后来慢慢长大,才猛然醒悟这就叫性侵犯。”她说,“我唯一庆幸的就是,当时我跑掉了。”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农村一点性教育的意识都没有。我说出来是希望性教育能够普及,能够让很多小孩子,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主动寻求保护和帮助。而不像当初的我那样无知、沉默。”她说。

 

@姐姐来了 7岁的时候在农村生活,经常去做木匠的叔叔家里玩。叔叔家有个年轻的学徒,20多岁,总是愿意陪她玩。

 

有一天,他说有好吃的拿给 @姐姐来了 ,于是抱着她坐到自己身上,把手放进了她裤子里。如果问这件事对她造成了具体的影响,她也并不十分清楚。直到她平安长大,能够坐在车里,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为此感到羞耻,依然害怕这个故事被同行的人看到

 

星星们,你很勇敢,是姐姐们没有勇气。”她说。

 

《农村留守幼女性权利保护问题探究》一文中指出,由于城市化进程加快,留守农村的主要是老人和孩子,部分老人丧偶、常年独居,受传统性观念和经济收入影响,生理和心理需求无法解决,会利用自己对幼女的支配地位,侵害幼女的权益

 

@黄妈妈 在农村长大,从开始有性特征发育(15岁左右),被同村的老头猥亵。他在事后会给她一些钱,而@黄妈妈 的家庭经济条件困难,为了那些数额很少的钱,她不会反抗。她时常为此感到羞耻、无法面对甚至讨厌自己。

 

而小学同学的一次讲述,让@黄妈妈 知道自己不是独自一人。一个发育早的同学告诉她,小学五年级的班主任曾经猥亵过自己。@黄妈妈 知道这件事之后,每每看到那个老师都会害怕,连裙子也不敢穿。“最后,我的同学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她让我知道,我少年的经历绝不是个例。”@黄妈妈 说。

 

 3. 

 

而成年对女性来说,也不意味着豁免权。

 

已婚的直属上司对 @小小 一直很关心爱护,但她很快发现,这只是预谋已久的铺垫。在事情发生的当下,她没有办法喊出来,只是无声地用肢体语言反抗,但因为力量悬殊,最终没能成功。

 

@小小 试图说服自己,这是一段真实的感情,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但之后,她发现自己只是对方其中一个目标。“如果他爱我,那他爱的人好像也太多了。其实是我给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搞不懂自己是不是自愿的。”

 

 @敏敏 一直行为检点、衣着保守,与人来往也一向保持距离,她觉得自己和性侵犯绝不会产生什么联系。

 

直到她二十四五时,被一个曾经的同事强奸。他那时境况不好,说想到找 @敏敏 玩,她没有多想就同意了。还本着东道主的身份,让同事住在了自己的家里。当晚,那个同事就强奸了她。她直到今天都没有想通,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有体面工作的旧识,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敏敏 说:“我也是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些事,怕丢脸,更怕无法面对家人和丈夫。在他们眼里我一向传统,怎么也会遭遇这样的事。但这永远是我心里的痛,我永远不能原谅。”

 

直到现在 @小咪 都为了自己5年前没有站出来保护别人而后悔。

 

5年前,在她的办公室,一个女性患者哭着告诉她,自己在接受医疗服务的时候遭遇了一位男医生的“性侵”。当时,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面前的这个人报警”,否则自己的饭碗就可能不保。于是,@小咪 在感谢对方对自己的信任之后,只是说:“很多人都道德败坏,这位医生也许还不算最坏的人。”

 

直到今年,她成为了母亲,有了自己的女儿,也看到了“李星星”们的遭遇,才后悔当初的决定。

 

@小咪说:“我当时太自私了,没能站出来保护那个女孩。如果是现在,我会做不同的选择。我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性都不必遭受这种侮辱。姐姐来了!”


感谢发声的每一个人,你们、ta们的勇敢讲述,会使更多受害者得到支持和安慰。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