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琅琊榜》到《庆余年》:我的20年青春,幸好没喂狗
2020-04-29 17:36

从《琅琊榜》到《庆余年》:我的20年青春,幸好没喂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书单君,头图来自:《琅琊榜》剧照


前天下午,当网友们还在津津有味地品尝娱乐圈各种大瓜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新闻突然窜上微博热搜:#阅文CEO吴文辉离职#、#阅文集团吴文辉内部信#……



消息一出,书单编辑部的群里都炸开了,大家纷纷讨论起来。更好玩的是,编辑之间突然互相“认亲”:“原来你也看网络小说啊!”


作为和互联网一起长大的80后、90后,谁的青春里没有熬夜看过几本网络小说呢?


作为文学史上不可忽视的重要一支,书单君也想趁此机会,跟大家聊聊网络文学这20多年都经历了什么,给我们这两代人带来什么影响,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网络文学这20多年


80后、90后两代人都是看网络小说长大的。那些沉迷网文的日日夜夜,现在都变成了难以抹去的青春记忆:


一套打印版的《诛仙》分成几份,暗戳戳在全班男生手上传了个遍,重回主人手里时,“书”已经被翻烂得不像话;


攒了好久的钱终于拥有自己的第一部mp4,第一件事就是疯狂下载各类网文《失恋三十三天》《微微一笑很倾城》,晚上躲在被窝里边哭边看;


没有这个条件的,就只能去学校附近的地摊或书店看盗版的纸质书,《斗罗大陆》《盗墓笔记》《斗破苍穹》都看得入了迷……


神奇的是,即便到了现在,回想起书中世界的情节,我们仍然如数家珍,甚至仍会为主人公的结局扼腕叹息、心绪激荡。


作为一种完全“土生土长”的文学形式,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22年。22年似乎不长,但也发生了很多事。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这段现在看略显羞耻的“土味情话”,在22年前却俘获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


1998年3月22日的一个深夜,聆听着窗外淅浙沥沥的春雨,蔡智恒写下这本网络言情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第一行。


一个星期后,小说开始在BBS连载,前后历时2个月零八天,所有人都记住了两个网络id:轻舞飞扬和痞子蔡。


当时还是台湾成功大学水利工程在读博士生的蔡智恒,并不会想到,这部“无心之作”后来居然成为中国网络小说的开山之作,也是中国互联网第一部畅销小说。出版三天销完3万册,连续22个月挂在畅销榜前列。




这部小说在中国网络文学历史上更重要的意义,是它激发了无数网络青年的创作激情。大陆网络文学的“五匹黑马”就是在这个时候杀了出来:宁财神、邢育森、安妮宝贝、俞白眉、李寻欢。


这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来自当时中国最大的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


加入榕树下时,宁财神还没有写出《武林外传》这部万人空巷的作品,但也因为《缘分的天空》《无数次亲密接触》等小说在网络上小有名气;


而以名字客串了《武林外传》“邢捕头”的邢育森,在成为《家有儿女》《闲人马大姐》的编剧之前,一早就带着耳机听着U2滚乐在论坛上码字,因《活得像个人样》《网上自有颜如玉》创下名号;


他们的同事安妮宝贝当时就有着“异乎寻常的忧郁”,她的《告别薇安》成为一代文艺女青年的枕边书。



至于俞白眉和李寻欢,前者还没导过那么多烂片,一篇创作于1999年的《网络论剑之刀剖周星驰》让周星驰感慨道:“俞白眉先生很懂我!”


后者,今天大家更习惯叫他路金波,当时还没创办“果麦”,也还没签下韩寒、冯唐、易中天等一批作者。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网络天才作家,因为《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一举成名,甚至曾放言“当时2000万网民,1500万都看过我的小说”。


这五架马车,引领了中国网络文学的第一个高峰。


 当时榕树下的页面 


高峰归高峰,当时身无分文的宁财神并没有因为大火而获得丰厚的经济报酬。他们写作纯粹是出于对文学的热爱和自我表达的需要。


直到2003年,吴文辉和几个同好一起创办的起点中文网,开创了VIP付费阅读模式,其他的文学网站纷纷效仿,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才得以成型。


从左至右分别是侯庆辰、吴文辉、林庭锋、商学松、罗立、郑红波 


再之后的历史,很多人也都耳熟能详了:


2004年,盛大收购了起点中文网;


2008年,盛大文学成立,整合了当时国内最大的几个原创文学网站,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等等;


2015年,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合并组建了阅文集团,由此中国网络文学“一超多强”的局面形成了。


有人甚至这样总结:阅文发展史,就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史。


当我们沉迷网络文学时,究竟在沉迷什么?


作为在互联网中长大的一代人,读网络小说、看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玩网络小说改编的游戏,都是一件无比正常和普遍的事情。


但对网络文学的质疑,从它诞生开始,就没有停过。


不追求文学性,而只是纯粹地“我手写我心”,而且不管什么人,只要你想写,就都能写。正因为如此,网络文学从最开始就被打上了“草根”的属性。


要知道,当时在网络上大火的痞子蔡,还曾经因为作文成绩太差,在技师考试中落榜。


网络作家痞子蔡 


这也是后来网络文学最受诟病的一点:写作者没有任何准入门槛,再加上为了追求快速更新,作品的质量良莠不齐。


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就曾不客气地表示:“很多签约网络写手为了‘生计’被逼日产数千字,甚至上万字,只不过是‘码字的文字农民工’。他们写的是文字,不是文学。”


不得不承认,网络小说里确实充斥着大量的口水文、粗制滥造凑字数的文、打擦边球的文……在严肃性和思想深度上,网络文学自然也比不上传统文学。


但你要说它们都是纯为打发时间而生的“无脑文”,我想几亿网络文学用户都会跳出来反对。


“我要让这天,再遮不住我的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今何在的《悟空传》不讲取经故事,而是让我们重新思考爱的真谛;


癌症患者陆幼青的《死亡日记》、艾滋病患者黎家明的《最后的宣战》,引发了全社会对生命价值和意义的讨论;


玄幻、科幻、仙侠文解放了我们的想象力,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则让我们产生共鸣,并从中获得抚慰……


一个好的网络作家,一部好的网络作品,是具有力量的,不仅让我们获得情绪上的体验,更能促发我们去思考生命中那些重要的命题。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到去年大火的电视剧和其同名小说——《庆余年》。


《庆余年》主要讲了一个年轻的绝症患者穿越到人类灭亡之后再度兴起的庆国,秉承其母遗愿,杀死庆帝,最终推动文明进程的故事。


从某种意义上看,《庆余年》是一篇重生文,而重生文最大的价值,在于激发读者重新思考人生经验和意义。


书中主人公范闲就把奥斯特洛夫斯基“人的一生该怎么样度过?”这千古一问向范若若、言冰云、海棠朵朵等人屡次提及,这不仅仅是在向小说中的人物发问,其实也是在向读者发问。



在这个故事里,作者猫腻还塑造了很多具有理想主义人格的角色。


比如,范闲的“母亲”叶轻眉,她的愿望非常单纯,就是让世界更美好。为此,她创办监察院,想让庆国的人民都享有不被压迫和虐待的平等权利;还创办内库,为庆国带去很多先进科技,推动这个世界的文明进程。


再比如陈萍萍,他虽然是生活在黑暗中以阴谋算计为职业的人,但内心深处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品格始终没有变质,在他生命最后一刻为他点亮了理想主义之光。



或许我们没办法和人物角色那样,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但他们身上的理想主义光辉,却也提醒了我们,要时刻保有一颗向好和善良的心。


这正是好的网络文学所带给我们的,作者秉持的世界观、作品的深刻内涵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同时也给我们以力量。


从文字到影视,我们和网络小说一起成长


如今,网络文学已经从曾经的小众、边缘文学,逐渐成长为主流影视业“大IP”的源头。


比如去年大火的《庆余年》,再比如之前的《琅琊榜》《鬼吹灯》《甄嬛传》《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等等。


看着曾经沉迷的文字世界变成影像,是一个很神奇的体验,既有期待又有害怕。期待的是,我们可以跟随演员们再经历一次主角的人生;害怕的是,一旦演砸了,或者改编得不好,那简直令人心碎。


想象一下,如果你作为读者,既能看到喜欢的小说作品被搬上荧幕,还能挑选演员,那将是多么幸福的时刻!


作为腾讯影业CEO,同时是《庆余年》十余年书粉的程武,就是这么幸福:2017年腾讯影业之夜上,程武亲自宣布,腾讯影业获得《庆余年》2018年后的长期影视改编权。


在“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颁奖礼上,程武为猫腻颁奖 


之后,程武还参与了演员的挑选。


作为腾讯投入大量资源的网剧,男主角的争夺远比想象中激烈。关于张若昀想演范闲,很多人有不同意见。


在这些“不同意见”里,张若昀在腾讯的会议室给程武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角色阐述。最终,张若昀对人物的理解,让他从众多选择中胜出。


而此次,程武出任阅文集团的CEO,也让更多人开始期待,有更多像《庆余年》这样的爆款IP出现。


早在2018年,程武就提出了“新文创”的发展战略:“‘新文创’有两点升级,一个是更关注IP的文化价值,另外是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级。”


其中,“塑造IP的方式、方法升级”,即以IP为核心,打通IP产业链上下游,构建全新的文化生产方式。


去年的大爆款《庆余年》就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把一个优质大IP改编成电视剧,电视剧爆火后又反过来掀起了读者对原著小说的热情,推动小说在完结十余年后重登阅文平台畅销榜榜首。同时,除了电视剧,《庆余年》的手游和动画也已经在同步研发中。


作为拥有超过1000万部小说储备的阅文集团,IP储备甚至比漫威还多,在腾讯的统筹运作下,或许将创造出新奇迹,《庆余年》之类的IP或将可量产,出爆款成常态,都并非空话。



网络文学已经走过22年,当初看网文的那些人,也都长大、变老,可能也渐渐不追了。


但是,总会在某些时刻,被某部从网文改编过来的影视剧撬开回忆的匣子,又想起那些熬夜追文的日日夜夜……


要问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的影视化,究竟给这代年轻人带来了什么?


我想,知乎上一位匿名网友的回答不能更准确了:


从初中看到大学看到毕业,每次看小说,都像初二那个200斤没有什么烦恼的小胖子,大晚上嘿嘿笑、哼哼哭,妙啊。


网络小说里的人物角色对我来说就像朋友一样,我和他们一起经历了一次我原本不会经历的人生,然后一起成长。


每次看到把小说改编得很好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就心怀感恩,觉得这20年青春没喂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作者:书单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7
点赞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