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我劝你还是别抠
2020-05-03 16:13

打疫苗,我劝你还是别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数读(ID:rancaijing),作者:祝晓蒙 苏昕,设计:杨楠


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疫苗成了大家期盼已久的“良方”。中国研发新冠疫苗的速度也不落后,目前,也已有3个新冠疫苗获批进入了临床试验。


在这之前,大家对疫苗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小时候因为“打针”在胳膊上留下的形状不一的印记。在孩童时期,我们就已经接触的疫苗,疫苗为我们阻拦了病毒的入侵,是人类与病毒,甚至是瘟疫斗争中有力的保护盾。


疫苗就像是保险,你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会来,但是有了疫苗,才能安心面对。疫苗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们打过什么疫苗?还需要什么疫苗?


从小到大,我们要打多少种疫苗


提起疫苗,大家未必会记得挨了多少针,但是儿时打针的惨痛回忆肯定还记得,还有打完针后医生会给一颗免费的“糖丸”,吃了好像就真的不疼了。


那颗小小的“糖丸”,其实是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OPV),也就是预防“小儿麻痹”疫苗。这种把活的、致病力降低的病毒混合在奶粉、葡萄糖等辅料中制作成的疫苗,避免了成千上万的儿童出现小儿麻痹残疾。


2016年应世卫组织停止使用“3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tOPV)的要求,中国现在采用注射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IPV)和2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bOPV)来防控小儿麻痹。


我们熟知的疫苗,一般是采用人工接种的方式将疫苗、类毒素和菌苗等免疫原接种到人体上,使身体本身的免疫系统产生对于相关传染病的特异性免疫力,即人工自动免疫,能够提供较长时间的免疫保护。


而之前大家在新闻上看到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捐献血清的报道,则是通过将含有抗体的血清或其制剂注人体,使身体立即获得抗体而收到保护,称之为人工被动免疫,但被动免疫一般只有两到三周的时间。[1]-[5]


从出生起,每一个新生儿都需要按照儿童免疫程序接种疫苗。目前中国儿童常规接种疫苗共11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包括脊灰灭活疫苗和脊灰减毒活疫苗),可以预防12种疾病,能够帮助新生儿在出生后避免感染针对的传染病,保护儿童健康成长。



这些疫苗统称为免疫规划疫苗(原称第一类疫苗),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公费疫苗。


公费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规定受种的疫苗,特别是儿童公费疫苗,一般会在幼儿出生后按照免疫程序在不同时间进行接种,在6岁左右完成接种。


当然免疫规划疫苗不只针对儿童,有3种免疫规划疫苗是针对成年等重点人群的,分别是出血热疫苗、炭疽疫苗、钩体疫苗,能够有效防止流行性出血热、炭疽和钩端螺旋体病。



加上这3种,目前中国免疫规划疫苗共有14种,可有效预防15种传染性疾病。


国家免疫规划(NIP),是国家提供的一项公共卫生服务,指国家根据疾病防控需要,按照国家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确定的疫苗品种、免疫程序或者接种方案,在人群中有计划地进行预防接种,以预防和控制特定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11]


通过免疫规划的实施,这些疾病在中国已经基本做到可防可控,虽然有些疾病目前并不一定有特效治疗的药物和手段,但通过前期预防和免疫,能有效地保障全体国民的健康。



经过40多年的规划和发展,通过实施疫苗接种工作,天花、脊髓灰质炎在中国已经销声匿迹,白喉也10多年未出现病例。


不仅如此,乙肝、脑炎、麻疹、百白咳等以前儿童常见致命疾病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发病率与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前相比都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的水平。


经过一步步的努力,中国的免疫规划用事实证明疫苗是防控传染病最有效的措施。


打了公费苗,自费苗还要不要打


除了上述在免疫规划中提到的免疫规划疫苗(公费疫苗)之外,还有一些不在免疫规划内的非免疫规划疫苗,俗称自费疫苗。


自费疫苗中,大多是一些虽然没在免疫规划内,但是对人们生命健康威胁也很大,需要自愿接种的疫苗。


这其中包括多种因所预防疾病的负担重,被世卫组织推荐纳入免疫规划的自费苗。比如肺炎结合疫苗(PCV)、轮状病毒疫苗(Rota)、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Hib)、宫颈癌疫苗(HPV)等。



这些疫苗能够预防的疾病还在折磨着无数国人,肺炎2017年估计造成80万名儿童死亡;在中国15-44岁女性中,宫颈癌发病率高居恶性肿癌第三位;中国每年大约有1000万婴幼儿患轮状病毒感染性胃肠炎,占婴幼儿总人数的1/4。


因为这些传染病的危害也相当大,国际上诸多国家已经将上述4种疫苗纳入到国家免疫规划中。除这4种疫苗外,还有很多能够有效预防各类传染病的自费疫苗。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非免疫规划疫苗代表着“次级”,或者是不重要的疫苗,但其实公费 、自费只是人为的管理划分,科学上不存在这样的区别。无论是免费疫苗,还是自费疫苗,都能预防危害公众健康的疾病,没有“谁比谁更重要”的说法。


此外,由于目前中国人口众多,还无法将所有疫苗都免费接种,只能将防治风险更大,更易出现严重公共卫生事件的“物美价廉”的疫苗先纳入免疫规划内,将很多“物美”但未必“价廉”的疫苗定为非免疫规划疫苗,建议给大众自费接种。



但一些非免疫规划疫苗确实不便宜。以北京地区部分非免疫规划疫苗为例,价格从几十元到数百甚至上千元不等。与免费的免疫规划疫苗相比,非免疫规划疫苗的价格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民众的接受度。


有学者研究发现,家长感受到的疫苗价格越高,子女接种非免疫规划疫苗可能性越低。城乡妇女能够接受的HPV疫苗价格分别为600元和300元,也远远低于市场价格。[6]


自费苗的接种率远不及公费苗


虽然自费苗和公费苗都很重要,区别只是是否纳入免疫规划,但从接种率来看,自费苗的普及程度与公费苗还有很大差距。


中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持续保持在90%以上。有学者基于中国2015年NIP疫苗常规免疫接种率监测报告数据研究发现,公费苗在县、乡级的接种率分别为99.24% 和97.64%,接种率较低的县、乡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区。[7]


自费苗的覆盖人群远不及公费苗广泛,2015年全国报告接种公费苗约3.88亿剂,2014年全国报告接种自费苗仅约1.06亿剂。自费苗的接种率也和公费苗呈现出相同的东高西低的地区性差异。[7][8]


以流感疫苗为例,中国的流感疫苗接种率在2018年只有2%至3%,而欧美发达国家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的流感疫苗接种率为60%至70%,老年人和医务人员则高达90%。[9]


不仅是流感疫苗,中国很多自费苗都面临着接种率低的尴尬局面。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水痘减毒活疫苗等重点儿童疫苗接种情况也不容乐观,据学者估算,2014年Hib的2剂次估算接种率仅为46.72%,较2013年增幅6.73%。[10]



接种率较低的背后是自费苗价格、家庭收入水平、家长文化程度、大众对疫苗的认知情况等因素的限制。


将自费苗纳入免疫规划可以提高接种率,促进形成群体免疫,防止传染病的大规模流行,也能够提高人们对于自费苗的重视程度,减轻经济负担。


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肺炎结合疫苗、轮状病毒疫苗、宫颈癌疫苗等都是推荐纳入免疫规划呼声较高的自费苗。


这些自费苗有没有可能变成公费苗呢?其实,扩大免疫规划,推动当前部分自费苗向公费苗发展,从而提高整体接种率,也是国家免疫规划不断努力的方向。


中国在1978年实施免疫规划,以4种疫苗预防6种疾病。之后免疫规划历经多次调整,2002年将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2007年又纳入麻风疫苗、乙脑疫苗等新疫苗,形成了14苗防15病的现状。


但在2007年之后,中国免疫规划已有十余年未添加针对新疾病的免疫规划疫苗(2016年、2019年分别引入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替代第1、2剂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2020年采用麻腮风疫苗替代麻风疫苗接种)。





一种疫苗要从自费变成公费,过程很漫长,需要国家免疫规划专家咨询委员综合考量各方面的因素,比如疫苗可预防的疾病是否造成了严重的社会疾病负担,目前的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纳入公费苗之后疫苗生产厂商的供应能力能否跟得上,疫苗预估收益与投入成本等。


出于多种因素的考量,增加国家免疫规划中的疫苗种类只能循序渐进。


尽管如此,自费苗该打还是要打。以HPV疫苗为例,它可以有效降低宫颈癌的发病率,虽然进入中国市场较晚,但目前已经进口的二价、四价、九价,以及国产的二价HPV都可以选择。


如果经济条件允许,自费疫苗是非常建议打的。毕竟,与生病之后的治疗费用相比,疫苗是防控传染病最有效、最划算的措施。


本文由网易数读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合作完成科学性已由北京大学免疫规划倡导项目审核


参考文献:


[1]王利丽, 王云峰, 孙惠玲, 杨春富, 都兴洋, & 王玫等. (2007). 传染性喉气管炎病毒基因疫苗免疫效应. 畜牧兽医学报, 38(2), 175-183.


[2]谭德明, 杨永峰, 刘水平, 谢玉桃, & 范学工. (2004). Il-12对乙肝病毒全s基因疫苗免疫效应的影响. 中南大学学报:医学版(1).


[3]李娜(综述), 罗征秀(审校), & 符州(审校). (2009). 肺炎链球菌疫苗免疫效应及研究进展. 儿科药学杂志, 15(1), 49-52.


[4]龙章富, 高荣, 孟民杰, 武梅, 李江凌, & 沈翼等. (2003). 阳离子脂质体包裹cpg对猪瘟猪肺疫猪丹毒三联疫苗免疫效应的影响. 中国兽医科学, 033(003), 15-19.


[5]吴红宇, & 黎大林. (2009). 不同人群风疹病毒抗体水平监测及风疹疫苗免疫效应观察. 海峡预防医学杂志(03), 41-42.


[6] 张雪海, 李娜, 张双凤, 夏时畅, & 张人杰. (2018). 我国第二类疫苗接种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进展.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 19(7), 548-552.


[7] 崔健, 曹雷, 郑景山, 曹玲生, 段梦娟, & 肖奇友. (2017). 中国 2015 年国家免疫规划疫苗报告接种率分析. 中国疫苗和免疫, 23(6), 601-607.


[8] 王文畅, & 王华庆. (2020). 中国非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现状和影响因素浅析. 中国疫苗和免疫, (1), 20.


[9] [健康报]“希望大家重视流感疫苗接种”. (2019). Retrieved 24 April 2020, from http://www.chinacdc.cn/mtbd_8067/201810/t20181030_196735.html


[10] 袁平, 金雅玲, 郑景山, 曹雷, 曹玲生, 崔健, ... & 王华庆. (2016). 2014 年中国第二类疫苗接种监测数据分析. 中国疫苗和免疫, 22(2), 143-148.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 (2019). Retrieved 30 April 2020, from http://www.gov.cn/xinwen/2019-06/30/content_5404540.htm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