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圈陷入纷争,但到底在争什么?
2020-05-07 12:20

网文圈陷入纷争,但到底在争什么?

2020年5月,部分网络作者在社交媒体上发起“55断更节”倡议,意指在5月5日这一天集体停止更新,引起更广泛的社会关注,以抵制网文行业长期存在的“霸权合同”。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  ,原标题:《纷扰、争议、辟谣之后,网文圈到底发生了什么?》,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天早点睡,别讨论了。”


5月5日晚上八点,一位阅文大神作家的读者QQ群发布了一则群公告,随后开始了为期半天的全员禁言。


在这个1300多人的读者大群里,平时的讨论能持续到深夜两三点,剧情交流、催更、二次创作满天飞舞,但在5月5日这天,这位仅在群里就有上千位读者追捧的作者没有更新,催更的声音也第一次消失了。


这个小小读者群里发生的故事,只是网文圈风暴中的一朵微澜。


四月底,网文行业巨头阅文启用新管理层,进行战略调整。一开始,资本市场表示看好,股价大幅上涨,但接下来,对人事变动、免费模式、版权争议的担忧,开始在网文作者圈内部蔓延。


紧接着,一份阅文集团“新合同”爆出,被指为新管理层上任后对作者群体的压榨。


5月2日,阅文官方辟谣,指出该合同早在去年九月就已推出,并非新团队所为,同时承诺会重视批评意见,于5月3日发布恳谈会安排,与作者们沟通,修改不合理条款。


但在恳谈会举行前,“55断更节”突然爆发了。


在“断更节”最初的倡议书中,策划者曾写道:“断更节”不是单纯为了断更,而是一个属于写手的节日。同时强调此次断更并非强制,重点在于团结力量,发出声音。


随着参与群体的扩大,态度及意见的不统一,这场活动不可避免地走向了作者群体的分化,既有参与者,也有未参与者。未参与断更活动的作者,还遭遇了网络攻击。在一场声势浩荡的抗争之中,对于“谁是‘盟友’谁是‘敌人’”的恐惧和警惕,让许多网友陷入了争吵和谩骂之中。


同时,部分作者也对“断更节”活动的爆发起因产生怀疑。根据《北京日报》报道,起点资深作者“琴律”表示:“这个所谓‘断更节’根本不是作者发起的,作者们也不想参与。大部分作者都在发懵,很多事情传得离谱。有些作者的发声还会被歪曲、被利用,弄得现在我们不敢说话。”


5月6日,阅文举行恳谈会。在沟通过后,阅文官方在声明中表示: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调整财产权收益规则,新合同会在一个月内推出,将提供多版本合同供作家选择。


最近在网文行业发生的诸多情况,引起了社会层面的关注。有关网文的话题多次登上热搜,众多媒体下场报道,作者、编剧、法律工作者等行业人士参与讨论。网文作者们的诉求也不再局限于阅文合同的更改,而是抗议整个网文行业长期存在的“霸王条款”。


合同争议由来已久


在网文圈,作者们长期诟病的一点是,平台的签约合同“良不良心”,“全靠同行衬托”。


知乎、贴吧等平台上,历来都有想入行的新人作者征求建议:到底该签约哪家平台?作者们需要“货比三家”的方面很多,但本质上是两个问题:稿费和版权费——这也是网文作者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首先是稿费和订阅收益。作者与平台签约时,编辑会根据平台需要和作品质量提供不同的签约合同。签约模式大体分三种:分成、保底、买断。


分成,即按照合同规定比例,将订阅收益与网站分成;保底,即在创作初期,作者与平台约定一个“每千字多少钱”的价格,如果作品畅销,超出保底价的收益将进行分成;而买断,则是以一个高于保底的千字价格,出让全部著作财产权。除买断外,作品越畅销,作者越赚钱,赚多赚少有差异。而在创作早期,签不签约,签什么约,需要作者自行判断和选择。


为了能获得更多稿费回报,新作者们挑选平台时有两个基本考虑:一是稿费稳定,二是读者数量。这就向平台提出了最高的要求:资金储备,流量和渠道。巨头们正是凭借着这样的优势,能够迅速入局,得到广大作者的信任。一些中小平台读者流量不足,渠道分发不够丰富,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较高,直接导致作品读者少,推广难度大,作者收入有显而易见的天花板,平台拖欠稿费等争端也不时发生。


其次是版权费。在这次阅文合同争议中,网友们讨论最多的著作财产权问题,在网文发展早期并未得到广泛关注。十多年前的网文环境下,能不能作为“网文作者”活下去,网文行业是不是“昙花一现”,是作者们担忧的首要问题。平台出价收购作品版权,也算是作者除了订阅收入的“额外收获”和平台的长期投资。


今年4月,“天下霸唱被判侵权《鬼吹灯》”事件,曾引发热议。起因是天下霸唱创作的“鬼吹灯”IP,于2007年被玄霆公司(起点中文网的运营公司)买下“除法律规定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天下霸唱”还签下了“承诺限制创作条款”,其后果是他无法擅自在“鬼吹灯”IP下进行创作。


网文行业发展到今天,像“鬼吹灯”这类头部IP,通过版权运营带来的回报,远超过当年收购的价格,很多人都同情“天下霸唱”,并感叹“卖亏了”。而把目光拉回十几年前,版权交易也是平台与作者之间对于IP估值的一种博弈。


在鬼吹灯IP的相关案件中,法院认为版权方与张牧野(天下霸唱本名)应共享该系列小说的知名度以及由此产生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的权益。天下霸唱初出茅庐时,在天涯论坛“为爱发电”,起点(阅文前身)与他签约,并开出了高于业内顶级大神“唐家三少”的买断价格,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签订协议。同日,双方再次立约,天下霸唱的新书以转让费税前150万元受让权利给玄霆公司,如作品售出影视改编权,天下霸唱将获得改编报酬的40%,这本书也就是后来的《鬼吹灯II》。


自由成长的网文市场,让作者们有了名利双收的通道。创作者涌入,大量风格各异的网络小说诞生。VIP付费制度,IP全产业链运作,小作者们靠稿费和订阅赚些外快,头部作者凭订阅和版权收益登上富豪榜。在作者和平台的合力之下,网文行业在文娱版块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甚至开始向海外推进。


根据2019年财报,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1%,达到44.2亿元。而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占比55.5%,超过了在线业务收入占比,这印证了网文的IP潜力。


爆款《庆余年》的出现,让行业内对于大量尚待开发的IP,报以更高的期待。各平台积极推动精品IP的孵化和衍生,版权资源及运作能力成为重要竞争力。与之对应,未来可能获得的版权收入,也成为了作者们签约时的重要考量。


面向行业,平台与作者站在一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由平台建立和维护的商业模式,为网文作者提供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也做大了这块网文“蛋糕”。


但当“蛋糕”变大,主要矛盾发生了改变。


矛盾最激烈的点,是著作财产权


平台方努力追逐“更大的蛋糕”,作者们要求重新看待“蛋糕怎么切”。


《诡秘之主》的作者“爱潜水的乌贼”5月2日在微博发帖,公开指出争议合同中的部分条款“非常过分”,主要集中在作品版权授权与收益规则方面,给作者的回报太不合理。许多作者也纷纷通过编辑或管理层向阅文反馈,或在社交平台发帖表态。


网文平台在寻找增量,关注下沉市场,试图用免费模式撬动另一个广大的受众群。这让大量依靠稿费和订阅收入过日子的作者感到恐慌,激发了关于免费阅读与付费阅读的争议,阅文虽多次表示,并不会全面推行免费,而是升级商业模式,提供多样化选择,但并未打消疑虑。


对于网文的根本动力“创作者”来说,在没有协商好利益分配机制的情况下,平台的盲目动作存在损害双方合作基础的风险。这也是此次争端中矛盾最激烈的问题:著作财产权。


在恳谈会的声明中,阅文表示:行业合同不合理,是一个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商业规则的问题,并非新团队上任带来。新的管理层想要积极解决,愿意与作者们共同探讨合理的发展模式、生态规则及权益规范,保障作家的对等权益。


“对等权益”是行业进入良性发展的共同诉求,但“对等”的达成是不易的。


随着平台资源的积累,文娱版图的扩大,在商业博弈之中,作者常常处于弱势地位。网文作者“天蚕土豆”表示,最近霸权合同中的一些条款,很多年前就出现过,那个时候叫做委托创作协议。《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等书都是这种合同,作者没有改编上的决定权,他对此表示无奈,只在创作下一本时更加谨慎。


“对等”本身也具有不确定性。作者们处于不同的成长阶段,作品价值也须在市场中进行检验。作者们和平台进行置换的资源是多样化的,没办法“一刀切”。在一部作品漫长的更新过程中,引流、推荐、渠道分发、版权运营等,是作品实现商业价值,作者获得品牌价值的重要助力。平台也须通过合同条款约束作者,以抵御投入大于产出,商业回报不可控的风险。


“不同阶段的作者,真的是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网文作者“唐家三少”发帖,同时建议作者们在签合同之前请专业人士帮忙看,对不能接受的据理力争,在沟通中努力增加对自己有利的条款。


在产业链之中,平台与作者的合作关系,需要双方相互制衡。而著作财产权因商业价值较大,常被多方共享。在实际情况中,作者自行运营版权的难度较大,需要借力平台方提升价值或出售。如果作者全然拒绝共享著作财产权,企业也将失去运营版权,提升作家收益的动力。


在阅文实施新战略,推动网文产业变革之前,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


第一次恳谈会


但目前,对阅文来说,管理层动荡,各种不同的声音出现,改革推行之际,传言和谣言四起,局面复杂。阅文内部分析,作者们愤怒和恐慌的情绪,一些是对长期以来利益分配话语权较低的抗议,另外一些则源于对于平台方的不信任,还有一些是被不实消息挑起。


但不是没有试图沟通协商的人。许多头部作者仍不认同以“断更”方式诉求利益,作者群体内部出现分歧,引发争议。


阅文大神作家“风月”表示,他曾第一时间反对免费,并公开对读者群里的编辑表达对新合同的不满,却因为不支持断更活动成为了所谓的“敌人”。另一位大神作家“贼眉鼠眼”也认为,可以对“定价”不满,但不能把“讨价还价”的过程省略,以掀翻行业的架势逼迫平台妥协。


5月6日傍晚,阅文首场作者恳谈会结束,作者们带着第一次“讨价还价”的成果回来了。阅文官方发布声明,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在微博上把恳谈会的内容又传达了一遍。


“上不上免费渠道,作者可以自己选。合同里再也没有‘聘请’二字,作者与阅文是合作关系,不是雇佣关系。版权授权必须作者同意,共赢而不是独赢。这是已经得到正面答复的,阅文应该开始公布了。”“会说话的肘子”说。


图源丨“会说话的肘子”微博


而在帖子评论区,许多网友就其他关心的问题提问,肘子回复道:“提了,我认为当时阅文的态度是开明的,所以我期待后续公布的内容。”


他还说:“我愿意静候阅文佳音,并仍相信明日会更胜昨日。”


在这样一个节点上,网文圈乃至社会,都跟肘子一样,在等着阅文的新变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