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女人不易秃,为何偏偏选中我
2020-05-08 16:55

都说女人不易秃,为何偏偏选中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朱步冲,题图来自:IC photo


“你们可以这样写,‘打进入青春期以来,我的人生就是一部和脱发斗争的抗争史’。”在接受果壳采访时,41岁初为人母的李静这样自嘲。当看到自媒体上那些铺天盖地,打着类似“90后已经秃了”等惊悚标题的文章时,她心里就会升起一种夹杂着悲壮和自豪的复杂情感——“你们哪里配谈脱发”。


作为早早下海,抓住了10年前那一波红利期的自媒体人,李静把自己的娱乐新闻公众号经营得有声有色,但一篇篇十万加爆款文章的背后,是脱发问题的日趋严重。


做娱乐八卦新闻,从业者安身立命的秘诀,就在一个“快”字。一旦出了爆料,无论是凌晨还是半夜,李静都要立刻打开电脑写作,有时还要厚着脸皮去采访掌握内幕的局内人,获取更多细节,昼夜颠倒是家常便饭。


“每天起床淋浴洗头的时候,看到一缕缕脱落下来的头发,简直心如刀割,仿佛这些是我身上的肉,但转念一想,要是肉反而更好……于是沮丧和悲伤又更加一重。”


李静在朋友圈里曾经写下这样的文字,她告诉我们,20年来,自己为了防脱发,累计开销已经超过十万元人民币,使用过的养发生发产品可以“列出一个长到没有尽头的单子” 。


不仅如此,李静还是好几家北京“高大上”养发机构的常客,定期去做价格不菲的洗护养发。但她坦言,尽管为头发付出了那么多,感觉距离“脱发停止,发量增加”的终极目标依旧遥遥无期。


什么!没有特效药?


李静的遭遇不是少数个例。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防脱生发现状调研与发展报告》,在中国,大概有两亿人受脱发问题困扰,脱发患者人群呈现扩大化与年轻化两大趋势。与一般人“女性不会脱发,即使掉一些也看不出来”的看法相反,女性脱发人群,问题更为严重,情况更为复杂


全球女性脱发患者统计 | https://www.infographicszone.com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圣文森特医院皮肤科专家罗德尼·辛克莱(Rodney Sinclair)在论文《目前针对女性型脱发的治疗理念》中提出,55%的女性会在不同年龄段遭遇脱发的困扰,尤其是20~35岁,以及50岁之后两个年龄段。在女性脱发患者中,20至29岁开始出现脱发症状的占患者总数的12%左右,并且还在持续增加,其他年龄段则分别是25%(49岁)以及41%(69岁)。如果不加以治疗,女性型脱发患者的发量将以平均每年7%的速度减少。





“最近这两年,来我们医院就诊的女性脱发患者,以中青年居多,占到了80%以上,其中按照路德维格脱发标准,大约70%为I型轻度患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的皮肤科主治医师赵暕博士告诉果壳。


与常见的男性“地中海”式脱发不同,女性脱发患者更倾向于“圣诞树样脱发”,也就是头皮中央的毛发逐渐减少和变细,还有一部分者表现为弥漫性的头发变稀,但前发际线一般不受影响。


女性脱发的种类很多,包括经典的女性型脱发(雄激素性脱发)、休止型脱发,以及斑秃等等。然而令患者和生物医学工作者挠头的是,女性独特的身体生物工程学构造和不断变化的激素水平,使得女性脱发现象的溯源和治疗较之男性,更为复杂和扑朔迷离。


“坦白地说,除了植发,其他治疗手段的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因为女性型脱发之所以比男性型脱发难治,就在于特效药物非那雄胺对大部分女性患者无效。” 赵暕告诉果壳,因为非那雄胺的药理机制是通过特异性抑制II型5α还原酶,进而减少雄性激素双氢睾酮的生成和对头皮毛囊的破坏,但许多女性患者本身的雄性激素水平已经非常低,所以无法通过抑制体内雄性激素水平而中止脱发。


不仅如此,其他针对女性脱发的治疗手段,从定期头皮按摩,到自体富血小板血浆注射以及激光生发帽等,都只能作为辅助治疗手段,疗效尚无标准且不明显。



关于女性脱发的致病原因,更是名目繁多,从遗传基因、健康状况、激素水平,到气候环境、饮食与作息习惯、不合适的洗护用品、过分频繁的烫染造型,不一而足,并且多个原因可能同时起效,交互作用。


对于这一点,李静深有体会。她回忆说,为了治好脱发,求医问药占据了自己相当一部分精力和时间,她不惜一遍又一遍在“好大夫”网站上看专家的排名,然后去挂高价专家号。医院头皮皮肤镜检查结果表明,李静头皮毛囊中的毛发数先天就属于偏少类型,每个毛囊里只有一到两根,生长状况也一般。更让她无奈的是,几乎遇到的每个大夫,对自己脱发病症来源的解释都不一样,一会说是溢脂性皮炎或者毛囊炎,一会说是内分泌失调。”


每一次问诊的结果,就是李静拎着一堆林林总总的药物回家,包括乌鸡白凤丸、维生素B2和螺内酯,然后开始在药物副作用的煎熬下期盼好转,从希望到失望,不断地死循环。


情急之下,李静还试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偏方,从在家里摆一株铁树,到自己制造茶枯药包泡水洗头。她自己也承认,这些偏方“充其量就是一个心理安慰”,只是在告诉自己和旁人,“我在努力,还没有放弃”而已。


脱发不痛,心里痛


为什么比起症状明显的男性,女性对自己的脱发症状抱有一种近乎“执念”的焦虑和治愈期望?德国耶拿大学医疗心理学专家西尔克·施密特(Silke Schmidt)在研究中发现,这是由于女性更倾向于将自我价值衡量与外形挂钩。


对于脱发的最大恐惧,往往来自女性患者自己的“脑补” | www.health.harvard.edu


施密特曾以112名不同年龄段的女性脱发患者为样本,进行了一项心理学研究。他发现,55%的女性脱发患者因为自己的症状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40%的女性患者承认,脱发症状对她们的婚内关系和择偶有显著的负面影响。


更糟糕的是,由于女性独特的思维模式,她们更倾向于在“脑补”时夸大自身脱发问题未来发展的严重性:在接受调查的112名脱发患者中,脱发现象轻微者的心理焦虑水平反而高于脱发现象严重者。


对于这种情况,赵暕表示赞同。她说,前来就诊的女性脱发患者基本上情况并不严重,有些甚至仅仅是头发正常脱落,但她们都表现出对自身脱发病情的高估,“自己吓唬自己”。赵暕回忆说,自己在去年曾接诊过一位年轻漂亮的白领女病人小王,最初的症状只不过是脑后部的一小块斑秃,被浓密的长发遮挡后完全看不出来,但一次偶然的头发烫染护理中,小王看到了这块脱发区域,顿时陷入了焦虑。


在发型师的诱导下,小王在这家美容院办了储值卡,购买了好几个所谓“高端养发护理套餐”,折腾了足足三个月,结果斑秃面积反而增加到了五六块,最终才不得不来到友谊医院皮肤科寻求赵暕的帮助。“我看了一下,完全不严重,开了一点处方药,叮嘱她回去放宽心,好好休息,结果没几天她就好了。”


不堪脱发之苦,毅然决定戴上假发套的瑞奇·莱克 | www.nbcnews.com


当然,更多的女性脱发患者,并没有小王那么幸运。脱发宛如一场永不停息的噩梦。2020年初,美国知名电视女主持人瑞奇·莱克(Richie Lack)在自己的Instagram上贴出了一张自己剃光头的照片,她声称自己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脱发引起的焦虑和恐慌中,在厌倦了各种造型遮盖和防脱产品后,她决心“一了百了”,将从此戴上假发套,和自己彻底和解。


脱发让女性感到羞耻,压抑,尴尬,这不仅是毛发脱落的问题,更是身为女性,每天对着镜中的自己,不得不一点点降低自我评价的问题。”布莱克这样写道。


对于这种看法,李静感同身受。她坦言,头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打击自己的自尊,她甚至不想去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出镜,尽管这些出镜机会会给自己带来更多流量和商业合作机会。因为节目前的妆发打理环节通常非常尴尬。“几乎每个造型师都会吐槽,我的头发怎么那么少,太不好做造型了。”


在平时生活中,对于脱发的病态关注,还让李静养成了一些强迫症一样的怪癖,平时逛街和采访的时候,就非常注意其他人,尤其是女性,头发多不多:“如果和我一样,我就会暗自小庆幸下”。不仅如此,李静的另一个怪癖就是,在恋爱交往中对另一半的发量有近乎苛刻的要求:“有几次相亲经历,一看对方是那种谢顶的,或者是带假发片的,就完全没有继续了解交往下去的欲望,因为我发量已经不好了,我不想把这个问题带给下一代。”


比起李静,35岁的Yuchia要幸运一些。她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运营部门负责人,负责数据监控,研究和竞争对手的差距。互联网企业快节奏、高负荷的运转模式,使得Yuchai的工作压力可以用千斤重担来形容。虽然Yuchia的发量遗传了父母,可以用丰厚浓密来形容,但是她依旧非常担心:“每天掉的发量不少,虽然都能长回来,但是总是有一个不祥的念头,自己的头发生长速度总会有一天赶不上掉落的速度,然后就入不敷出了。”


Yuchia笃信,专业能力和出众的外形气质,是驱动自己事业不断进步的双轮。她的上一份工作,是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时不时需要在各种行业公关活动上抛头露面。然而,一件小事却让Yuchia的自信产生了裂痕:在某一次活动现场,一位女性公关公司的负责人称赞Yuchia好看,长得有点像人气女明星杨幂。这一句恭维,却让Yuchia心里“咯噔”了一下:“谁都知道,杨幂有一个显眼的大额头,发际线也非常靠后,我当时有一种预感,就是我头发的状况已经开始影响我的形象和工作了。”


从此之后,Yuchia 每次出席活动,都要做很久的头发造型,把头发吹起来,然后去请化妆师用修容粉补发际线。自己健身时扎马尾,感觉马尾辫的直径细了一点点,就会非常紧张。她说,自己本来是个护肤小达人,但现在已经成了护发小达人,因为花在护发产品上的开支已经超出了护肤开支。Yuchia迷信的是那些价格昂贵又相对小众的产品,比如汉高的naturelle系列,以及卡诗的白金赋活系列氨基酸洗发水等等。但是,沉重的工作压力以及996的节奏,让这些产品的作用看起来顶多是“无功无过”。


为什么“防脱”优于“治脱”?


今天,医学界对于女性脱发的一致定论是,预防优于治疗,而预防的第一步,就是要摒弃不正常的疑虑,对自己的脱发现象做出正确的判断。


正常人每天都有定量头发脱落,也有等量头发再生,不必视为脱发病症 | https://www.windsordermatology.com/


正常人每天会脱落50到100根头发,但也有等量的头发再生,生长速度为每天0.27到0.4毫米。如何判断脱发严重到了需要治疗的地步?赵暕告诉果壳,其实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硬指标,就是看掉发量,如果长期超过正常50到100根的标准,那就可能需要就医。


另外,女性还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拉发实验来测试自己的脱发状况:在洗头至少一天后,用拇指、中指和食指,从头发根部轻轻捏起一缕头发(40到60根),顺着头发轻轻拉动,如果只有1到2根脱落,则为正常,如果脱落3根以上,就说明出现了脱发问题,5根就说明脱发问题非常严重。


到了医院,医生一般会对患者进行两项检查,首先是毛发显微镜检查:典型的雄激素性脱发,会看到毛干直径发生变化,生长期的毛发直径小于40微米,并且生长期和休止期毛发的比例下降。另一项检查,是对头皮的皮肤镜检查,雄激素性脱发的皮肤镜特点就是头发直径差异增大,有空毛囊存在,以及存在皮肤炎症。


如果激素水平正常,排除了雄激素性脱发,但依旧存在较为严重的脱发状况,那么患者可能患有的,是由多种应激因素引起的休止型脱发。


毛发有正常的生长周期,毛囊病变可能引发大批毛发进入休止期并脱落 | www.ulifestlye.com.uk


“休止型脱发,以毛囊的病变导致大量休止期毛发同步性脱落为特征。其实,相当一部分休止型脱发可以通过调整生活作息、健康饮食来改善”,赵暕说,在她近年接触的中青年女性脱发患者中,相当一部分的致病原因都可以归结为这两点。


熬夜与不规律作息也是女性脱发的主要诱因 | 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


“当我问许多年轻女患者,你们生活规律吗,她们振振有词地说,很规律啊!但是一问,这种所谓的规律生活是什么样子呢?” 赵暕告诉果壳,得到的答案往往令人惊愕: “我都是规律地每天夜里1点半睡觉啊!”或者“我过洛杉矶时间,每天夜里5点睡觉,下午3点再起床!是不是很规律!”


为什么糟糕的生活作息会导致脱发?简单来说,不规律的生活作息,会促进肾上腺分泌肾上腺皮质激素,从而干扰毛发生长周期。不仅如此,长期作息时间不规律,会加剧体内的氧化还原反应,产生大量能够破坏人体脂质、蛋白质和细胞DNA的自由基,具体到我们的头发,氧自由基的危害性就会表现为破坏头皮角质层,增加角质层脆性,增加头发表面粗糙度,使得头发的抗抻拉能力下降,更易折断。


吃得好,头发才会好!


除了作息,还有一个因素与脱发密切相关,食物。研究表明,各种不良饮食习惯,从偏食,到为了追求完美身材而进行的节食,也是导致女性脱发症状出现年龄不断提前的罪魁祸首


22岁的潇潇身份很多,某平台签约主播,平面模特,小有名气的Cosplay爱好者以及小红书博主。她告诉果壳,由于新冠疫情,所有工作邀约基本停摆,健身房也不开门,导致自己在家已经“宅”了三个月。潇潇很快就发现,体重秤上的数字不断上涨,眼看着复工在即,自己的体型却因管理不善,比开工时的巅峰状态重了将近四公斤,于是她和闺蜜约定互相监督,开始了一段“惨无人道”的减肥之旅:在家努力跳操,只吃两餐,上午下午各一顿,内容就是苹果黄瓜各一个,外加一点白水煮青菜。然而,副作用脱发旋即而至。


“特别可怕,头发掉得和在理发店剪头一样”,潇潇说,本来自己的头发就不算特别浓密,都靠留长、造型来弥补,脱发持续一段时间后,她甚至会在淋浴时关掉洗手间的照明,因为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头发一大绺一大绺地脱落,男朋友开玩笑地抚摸一下自己的头发,也会引发一场不大不小的争吵。


健康正确的膳食结构,能帮助女性有效抑制脱发 | https://www.joybynature.com/


营养学界有一句俗话 “人如其食”,从某种意义上说,“发如其食”也一样成立。朴茨茅斯大学药学与生物医学院专家D.H.拉什顿(D. H. Rushton)提出,女性要想防止脱发,那么健康正确的营养膳食结构必不可少,必须保证每日能够从食物中摄取足够的维生素、蛋白质,以及铁、锌、钙等微量金属元素。


“维生素B7摄入不足,将会导致一系列头部皮肤疾病,比如溢脂性皮炎,使毛囊产生炎症,停止生长,从而导致大量脱发。” 拉什顿表示。另外,必需脂肪酸也在一些生物医学实验中,证明能够有效抑制头皮疾病,避免脱发,比如富含OMEGA-3脂肪酸的红肉类,以及含有OMEGA-6脂肪酸的深海鱼类,两者的理想摄入比例应该在5:1左右。


一些女性脱发患者可能缺乏,但在以往被忽视的营养成分近年也逐渐浮出水面。例如,72%的女性脱发患者都显示出过低的血清铁蛋白水平(但在男性脱发患者中,这个数字只有4%),可以通过在膳食中添加富铁食物达到部分改善效果。在拉什顿主持的一组对照试验中,42名慢性休止期脱发女性通过连续6个月每天口服铁元素补剂(72毫克),症状有了明显改善。


另外,被视为寻常的氨基酸,似乎与脱发也存在某种密切关系。肉食中富含氨基酸,并更容易被食用者吸收。在缺乏氨基酸时,我们的肌肉可能会向其他器官,譬如头部毛囊强行“截流”,夺取分配给后者的氨基酸为己所用,毛囊失去营养后,毛发自然也就停止生长。这也解释了为何相当部分的女性素食者或者极度节食减肥者容易出现脱发症状。


李静回忆说,自己之所以前一段脱发状况有明显改善,就是拜孕期激素水平改变导致毛囊生长速度加快,以及营养丰富的孕期食谱所赐,虽然代价是体重有所上升。顿悟的她,写了一篇讨论为什么当下女明星发量越来越少的爆款公号文。答案很明显,国内许多流量小花旦由于过分追求“白瘦幼”的审美标准,长期节食并超负荷工作,导致发量堪忧,往往需要靠造型或种植发际线才能维持。反过来说,那些上一代走健康路线的“大女主”型女明星就没有这种烦恼,人到中年还敢留“黑长直”发型,发量浓密到看不清楚发缝,堪称硬碰硬的“发量女皇”。


植发:最后的秘密武器


如果这些治疗和调整措施坚决无效,所幸女性脱发患者还有最后的秘密武器——植发。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统计,植发手术患者的30%是女性,并有逐年上升的趋势。到2025年,全球脱发修复产业营业额将达到120.37亿美元。


北京大麦植发医院院长兼创始人李兴东告诉果壳,新冠疫情造就了一个就诊高峰期,仅仅北京中关村一家医院,每天要开几十台植发手术。在前来选择植发手术的患者中,女性比例呈现明显的逐年上升,现在大约是40%,35岁以下年轻女性构成了主力,大概一半多是这个年龄段。她们的诉求不仅包括改善脱发症状,更包括通过种植发际线,重塑面部轮廓,实现形象上的进一步提升。


发际线设计与毛囊种植 | 大麦植发机构供图


大麦医院使用的植发针,外形如同书写所使用的自动铅笔,分离好的毛囊就贮存在前部中空的针头中,按下尾部的推杆,针头刺入植发区头皮,毛囊也就被植入皮下。


“如果是比较严重的,发展到路德维格2期的女性王冠区脱发,需要种植1500到2000个毛囊单位。” 李兴东告诉果壳,“每个毛囊单位里1到4根毛发,所需费用在2万到3万元人民币之间,耗时大概3~5个小时。” 另外,前来咨询时,不少年轻的女性患者也会和进行医美整容一样,拿出流量女明星刘亦菲、赵丽颖和郑爽等人的照片,点名说想做同款发际线,美人尖。


对于那些试图通过植发手术“一劳永逸”解决脱发的女性患者,赵暕提醒她们,要遵照医嘱做好充分的准备:术前一周内,停止服用阿司匹林、布洛芬、抗组胺药。在手术后第二天和第三天,可能会出现眼睑和前额水肿,对此不要惊慌,这是因为在手术中植发局部注射了生理盐水和局部麻醉剂。通常术后3~5天内水肿会被吸收。建议女性植发避开经期和孕期。


不过,植发手术是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策略,患者头部脱发区植发的毛囊,来自基本不会出现脱发现象的后脑枕部。然而问题在于,相当一部分女性脱发患者后脑枕部的头发密度水平也相对一般,根本抽调不出足够的“兵力”去支援脱发区,这时该怎么办?


安吉拉·克里斯蒂亚诺在实验室中 | https://www.3dnatives.com/


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生物技术创新公司Stemson Therapeutics,正在推敲使用3D打印技术,批量复制毛囊。具体做法是,将从人体头部之外部位皮肤中提取的真皮乳头间叶细胞(dermal papillary cell)植入3D打印制成的三维细胞培养模具,使其最终发育为毛囊。


在完全模拟人类头皮表面与毛孔组织的3D蛋白凝胶模具中,真皮乳头间叶细胞逐渐发育为毛囊 | www.nature.com


真皮乳头间叶细胞位于毛囊底部,帮助毛母细胞分裂合成新发,并持续输送营养促进其生长。研究者发现,绝大部分脱发患者头部毛囊中的真皮乳头间叶细胞出现了活力下降,从而导致毛囊细胞无法得到足够的营养,最终导致毛囊开始“休眠”。


早在2016年,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皮肤科专家安吉拉·克里斯蒂亚诺(Angela Christiano)博士就成功地进行了小鼠实验,一块植入了人体真皮乳头间叶细胞的人类皮肤,被移植到小鼠背部,六周后,在这块人类皮肤上成功地生产出了毛囊,并有毛发从中开始生长。


不过,由于成本、技术伦理等因素,这项技术虽然在实验室中成功,但距离成熟的大规模商业应用还非常遥远。


Yuchia回忆说,曾经有熟识的医生朋友推荐自己种植一个满意的发际线,但她踌躇了许久。新冠疫情的突然到来,让她有了一个意外的假期。Yuchia并没有和许多女性脱发患者一样,选择假期走进医院,而是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她飞到了泰国曼谷,找了一间海边民宿住下,每天写作,逛逛夜市,练瑜伽,做做泰式SPA。


由于这是一趟匆忙间决定的旅行,Yuchia只带了最简单的行李,匆忙之间,所有的养发洗护用品都被遗忘在了北京的寓所里。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泰国两个月,她发现自己的脱发现象居然基本痊愈,“头发越来越浓,马尾辫越扎越粗。感觉在一个相对空气好,污染少的地方,没心没肺地呆着,整个人都感觉到一种春天的活力,头发好像新芽出土一样,蹭蹭地往外长,头皮都有了一种愉快的麻痒。也许,和自己和解,不把脱发放在心上,反而是一种最科学,最有效的疗法。”


(出于保护隐私需要,文中李静,Yuchia,小王,潇潇均为化名)


参考文献:

[1]  Elise A. Olsen, Female Pattern Hair Loss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Permanent/ Cicatricial Alopecia: A New Perspective,J Investig Dermatol Symp Proc,2005.12

[2] D. H. Rushton, Nutritional factors and hair loss,Clinical & Experimental Dermatology,2005.5

[3] S. Schmidt, Strategies of coping and quality of life in women with alopecia,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 2012.1

[4] Thoma.F.Cash,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androgenetic alopeci on wome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1999.11

[5] 艾瑞咨询《2019中国防脱生发现状调研与发展报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朱步冲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