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大哭的感恩教育,我拒绝接受
2020-05-09 13:00

集体大哭的感恩教育,我拒绝接受

回过神来,人们才发现,原来真正的爱的教育,根本就不需要声嘶力竭。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 库珀,头图来自:《看上去很美》剧照截图


 “思考一下,你做了哪些对不起爸爸妈妈的事?”


“从今天开始,你还要不要跟他们吵架,会不会跟他们顶嘴,还会不会玩游戏看电视?想一想,他们对你要求严格,他们是不是为了你好?”


“反反复复地去思考,永远都要记住今天,郑老师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永远都不要忘记。”


催泪的背景音乐,苦口婆心的语调。乍看文字,以为是哪个跋扈的混混正在接受灵魂洗涤。


近日,一段遵义市红花岗区第八小学的校园讲座视频被翻了出来。


镜头下,孩子们双手扶膝,坐着小板凳,一个个羞愧地低头抽泣,哭成泪人。舞台背景板里显示,视频所拍摄的演讲会主题为“家庭教育·立德树人·感恩圆梦”。


不哭不合群。/@野比大熊



我小学毕业都快20年了,这招竟然还有市场


短短三十秒的视频,成功引发网友的应激障碍,噩梦闪回,成年人在评论区控诉童年创伤。


人们明明互不相识,来自天南海北,而经历却几无差别。没有人能想到,有一天,感恩讲座竟然也能在集体回忆里占有一席之地。


烈日下的操场上,开大型会议才启用的阶梯教室里,学生们毫无防备地簇拥到一起,参演一场突如其来的悲情大戏。



在中国学生的记忆里,这样的校园场景并不陌生。


重提旧事,人们依然记得那天的气氛。简陋的背景板上,演讲主题用红色大字打印。催泪的音乐重复地放着,主讲人情绪激昂,糟糕的音响时不时发出刺耳的杂音。


感恩教育就像是一份必须完成的作业,没有人能够掉队。从小学到高中,总有机会碰上一次。


实际上,不仅讲座内容雷同,给我们讲课的人也有着同一副面孔。


2017年,“能量级别最高的大师级教育家”欧阳维建到山西朔州实验小学开讲,4000名学生集体痛哭的视频引起争议。身兼教育活动家、演讲培训专家、学生潜能激励专家的他同时经营着多家教育咨询公司,常年在北上广多地进行培训演讲。


大师通常都业务广泛。


2014年,仲雨阳在山东聊城一所小学作感恩演讲,千名师生家长抱头痛哭的照片被传上网络。他自称是子路仲由的第75代传人,集“全国著名心理学老师”“青年演说家”“潜能激发大师”“自信心训练与口才主导师”“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指导师” “和谐家庭和亲子教育专家”等头衔于一身。


2012年,彭成的全国巡回演讲会在四川洪雅中学隆重举行。这位“著名演说家”是一千多所大中小学和企事业单位的荣誉校长、客座教授、荣誉董事长,号称向全球十万名贫寒学生提供帮助,向全球一百所城市一千万人传播感恩思想,影响了十亿人。


这位“感恩教育推广第一人”,近年来仍活跃在感恩教育一线,在各地中小学敬业开讲。


郑小四、李新平、王敏、刘珑、陶宏开、魏建惠,同行数不胜数。



活动家、专家、演讲家,讲师往往头衔多多,但知者寥寥,你甚至都搞不懂那些名词到底从何而来。但这不妨碍他们亲临校园高谈阔论。


大同小异的说辞被冠在每一个讲师的介绍语里,他们似乎共享着同一套模板。而你听没听说过,并不影响他们成为知名教育家。


入场仪式不浮夸,无法衬托导师的伟大。/@梨视频


“负责介绍的工作人员会给你安排一些虚的头衔,烘托出讲师的专家范儿。”山东某知名感恩教育演讲公司人事主管曾对媒体透露,学历不高没关系,成为大师的秘诀在于背演讲稿和看视频,试讲过关后即可到学校登台演讲。


当然,背稿只不过是基本功,煽情才是重点技能。随便翻翻历史新闻,试问哪一场感恩演讲不是集体痛哭的。百人哭、千人哭,不过是常规操作罢了。


有时候你都怀疑,是不是眼泪才是他们的KPI。


他们的催泪套路也很容易总结。艰苦的小故事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允许的话可以播一些凄惨的故事视频,然后再来几个回合诛心追问。主讲人沙哑的声线配上《烛光里的妈妈》BGM,情绪层层推进,方圆五米的同学都声泪俱下了,你怎么好意思不哭。



“说实话我这三四年都在看这种场面,这是我非常想得到的效果。”学生哭了,距离成功就不远了。而这个成功,不是指向教育。


一场标准的感恩讲座,一定是以卖书为结尾的。没有买过几本《让生命充满爱》《感恩在行动》《不要让爱你的人失望》的孩子,是要被同龄人抛弃的。


捧着我的书,用力感恩。


讲师现场卖书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据《南方周末》2014年的报道,一个最低水平的讲师一个月能拿七八千,好的讲师在两万左右。一套图书光盘大概卖100元或以上,价格远超市场同类产品。而这些资料甚至很有可能是盗版的。


听免费的讲座,买贵价的书。冲动消费的启蒙大抵脱胎于此。利润大头极其依赖产品销售的感恩产业,喝粥还是吃饭,全看讲师表现。


“在经历过一轮感恩教育之后,家长们往往会失去判断力”,如此一来,场面自然是越夸张越好。



感恩教育面前,每个小孩都是不孝子


“妈妈我错了!”


或许是怕临场感不够强烈,演讲走到中程,真情环节总会突然上演。


三两学生被邀请上台,对着麦克风大声忏悔,进行爱的剖白。大人含辛茹苦,儿女不知感恩。情景设问步步紧逼,学生逐条逐条承认自己的错误。愧疚之情如巨浪翻涌,学生家长相向而立,泣不成声,最终一抱泯恩仇。


当众忏悔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拥抱、下跪、洗脚,堪称感恩教育三连。在感恩教育的现场,所有互动都变成了惊悚的亲情表演。


感恩必须讲究仪式感。


2013年,海南儋州市第一中学,6000名学生家长参与“在感恩中健康成长”报告会。学生高举双手,握拳高呼。在喊完“我爱你”之后,哭着拥抱身旁的父母亲。


2014年,山东茌平县贾寨镇中心小学,1000人收听励志演讲。小学生在讲师引导下双膝跪地,向家长俯首感恩,这场演讲会的主题是“托起明天的太阳”。


2011年,重庆江津区石门镇江津五中,300多名初二学生在田径场给家长洗脚。热水壶、洗脚盆摆放整齐,有专业洗脚老师讲解步骤。


2015年上海嘉定区斌心学校,2018年河南沁阳一中、山东临沂板泉镇一中,分别举行了感恩活动,近3000名学生向父母磕头跪拜。


舞台上的讲师言之凿凿。他们的家庭观念狭窄,偏爱极端的苦情故事,随意捏造唬人的感恩哲学。而那些无中生有的假想,更是毫无逻辑可言。


在“知名教育家”的设定里,家长的画像永远只有一种:双手必定粗糙,脸上必有皱纹,为了孩子放弃所有,起早贪黑做牛做马。


父母的形象永远土不溜秋。


他们告诉学生,全世界只有中国孩子的母亲最伟大。他们叮嘱孩子,要承接大人的负面情绪,因为“如果母亲的情绪不发泄出来,会得精神病”。


惟有忍耐,才叫知恩。除了顺从,无以为报。


明明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却仿佛已经身负累罪,擢发难数。本该朝气蓬勃的年纪,脸上没有笑容,只有泪痕。


小朋友,你们的心已经黑了知道吗/@微辣


罪名从天而降,愧疚感没有来由。独立之精神远未成型,中国学生便早早地背上了爱的债务。


人类情感的复杂多维被彻底无视,亲情被简化成一道功利的单向计算题。爱自己和爱父母不可兼容,宁让自己失望也不要“让爱你的人失望”。我的降临,是父母的苦痛源头,是父母的人生负担。养育之恩如泰山压顶,余生都是赎罪路。



在这样的“教育”之下,我们还能期待那些困坐于操场的学生从中吸收到什么呢。


“如果施恩者认为,我帮助了你,你就必须知恩图报,实际上帮助的双方就成为利益交换关系,失去了无私的爱”,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冯建军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表示,过分强调对施恩者的感恩,会从心理上强化亲子间的不平等,对彼此的品德发展都不利。


感恩之情应当是有感而发的。它源自于真实的生活场景和关系互动,而不是悬空的悲惨故事和强加的伦理压迫。“父母的爱是付出之爱,不求回报之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高德胜认为,用回报的角度来激发感恩,是对父母之爱的贬低。


夸大艰辛、竭力煽情的说辞,根本称不上是教育。而那些受外部刺激而逼出的情感,本身就是不真实的,更无法沉淀为品质。


眼泪是热的,但爱已经凉了。正如纪伯伦所写,孩子因你而来,而非为你而来。


当人生变成一场没有尽头的还债,亲情便不再叫人留恋。它成为一种羁绊,苦涩难忍,拥之如啮檗吞针。最终连结彼此的,大抵只剩怨恨。


“孩子需要的不是对父母的感恩戴德,而是学会爱父母。我们应该提倡一种爱,这种爱是一种大爱,超越感恩的大爱。”



那些道理成为人们底色的一部分,而余威仍盛


虽然童年讲座早已远去,但感恩现场依然时刻在线。


亲子综艺,爹味爆表的明星家长,情绪飘忽,奖惩不明。孩子完成数个不明所以的罚跑之后,悔过念亲恩,抹泪反思被放大的错误。


成年明星带老爸老妈上节目,也躲不开老掉牙的洗脚作业。子女努力表白,父母回避视线,后期无视尴尬,强行温馨,总觉得文案能掩盖一切。



少了洗脚的感恩是不完整的。


观察室综艺,不惑之年的男儿仍终日活在母亲的掌控之下,走到哪都被紧紧跟随。


煽情沦为固定段落,陈旧命题反复咀嚼。人物性格和情感关系的侧面明明如此丰富,而我们的呈现方式仍然单一。很多时候,连矛盾冲突以及冲突的消解都是沿用着十几年不变的套路。


人工雕琢的感动很多,自然迸发的成长很少。情绪很浓,但讨论很浅。


而这些“感恩文化”不仅渗透于娱乐消遣,还融入至工作场景。它蔓延在生活各个角落,将人紧紧包围。


人终会离开校园,但感恩教育不会离开你。


不少公司的企业文化也钟情此道。“一个没上过大学的人,用量子力学教育我们感恩。”学生自然体验更深。“有次考试全班都没考好,开班会的时候班主任拿出手机放起了《父亲》。”


人们用只言片语定义了爱,而那样的爱又反过来把人们框定。如此往复,直至越走越窄。


台下的孩子,有不哭的权利吗?


在原生家庭成为重要话题、被年轻人仔细研究的今天,我们或许需要回溯,看看那些关于家关于爱的宏大命题,曾如何被简单地诠释。更需要反思,为何在眼下仍被粗暴地处理。


年少无知还未懂得犯尴尬癌,甚至还一脸崇拜跟风上前要签名。三本书一百块,买回家发现是一堆讲稿,和在现场讲的一字不差。


当信息流把遵义小学的讲座视频推到眼前,那场遥远的记忆又被重新唤醒。


网友一面觉得好笑,吐槽当年台上的人眼睛一闭一通乱扯就骗了他的眼泪;一面又觉得愤慨,恨那些伪专家无知无良,怨校方师者纵容配合。


于是当看到那个带着质疑眼神、没有参与掉泪的女孩在镜头前一闪而过时,他们惊喜地欢呼,用戏谑的口吻表达庆幸,称她必成大器。


图/@野比大熊


那些眼泪与鼻涕齐飞、呜咽和口号齐鸣的壮烈场面,已无人再愿重新经历。


回过神来,人们才发现,原来真正的爱的教育,根本就不需要声嘶力竭。


参考资料:

1.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新京报, 2017-5-26

2. 《4000多名师生集体痛哭,感恩的扭曲还是教育的沦丧》, 中国新闻周刊, 2017

3. 《朔州某小学数千学生听演讲集体痛哭 是感恩教育还是洗脑营销》, 新京报, 2017-5-26

4. 《我们需要怎样的感恩教育》, 光明日报, 2017-6-12

5. 《山东一小学办感恩演讲会 百名学生下跪痛哭》,网易新闻, 2014

6. 《感恩教育的鳄鱼之泪》, 南方周末, 2014-10-3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 库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3
点赞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