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收费争议背后:垄断下的快递柜模式没有未来?
2020-05-11 10:47

丰巢收费争议背后:垄断下的快递柜模式没有未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孙宏超,编辑:康晓,出品:深网·腾讯小满工作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智能快递柜巨头丰巢动作不断。


4月底,丰巢智能柜宣布推出会员服务:普通用户可以免费保管用户包裹12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如不愿付费,可办理会员,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季12元,不限保管次数,7天长时存放。


几天后,顺丰宣布中邮智递(中邮速递易运营主体公司)成为顺丰参股公司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另外,在几年前丰巢曾以8.1亿元收购快递柜企业中集e栈。目前数据显示,几次收购后,丰巢目前市场占有率已超过69%,在几个一线城市的占有率更是超过70%。


拥有市场垄断地位并突然提出收费,这让丰巢成为舆论攻击焦点,杭州、上海等多地多小区称因丰巢损害住户利益停用丰巢。


5月9日晚间,丰巢以微信公众号更文的方式作出回应,称上线会员功能以来,12小时内取件比例提升了5个百分点,方便快递员为收件用户提供更多高效服务。同时丰巢方面还表示将推出早取件、赢红包的活动,凡是顺丰包裹在2小时之内被取出的用户都会得到2元红包,在4小时内取出将会得到1元红包。


据《深网》观察,目前丰巢快递柜支付超时费用时显示四个选项,分别是按次付费、会员月卡、会员季卡和我再想想,点击“我再想想”后可拒绝付费。


资料显示,在2010年后快递柜模式开始进入物流末端市场。因为其相对灵活安全便捷,获得了部分消费者认可。今年疫情之下,快递柜更是受到了广泛关注。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快件入箱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表示,疫情期间,智能快件箱在保证“非直接接触投递”、防止交叉感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可这个本来应该让商业链条更加顺畅的产品却正在给所有参与方带来不便:


用户抱怨快递员不告而放,一些不能放在快递柜里的商品因此损坏或不得不自己搬运重物上楼,现在更可能要负担额外的超时费用;快递员抱怨快递柜收费不低,一单利润本就只有1元2元,快递柜可能就要分走至少四分之一,同时还可能引发用户投诉;卖家们则要承担快递员私自放快递柜而带来的退货风险


多方利益受损后,快递柜自己的日子却也并不好过。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3月,丰巢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约2.4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约为7.81亿元;中邮智递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约1.59亿元,去年同期亏损约5.17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对于丰巢甚至顺丰来说,这一单“5毛钱”并不能对收入带来质的提升,“但这代表了丰巢的态度,要求用户必须尽快从快递柜取出快递,从而提升流转效率,以便让快递员的效率继续提升,这才能带来更高的回报。”



但正如中环花苑发出的公开信中显示,快递件本是用户和快递公司之间形成的契约关系,这中间其实本没有丰巢柜什么事情,丰巢柜在这里是横插一脚截流的角色。


现在这个截流的角色想要收钱了,可能吗?从目前各方反馈来看,很难达成丰巢想要的效果。


崩溃的消费者 


近几年,多位用户在知乎等社交媒体上表示对快递员不送货上门而是未经同意就把包裹放在快递柜表示不满。一位北京用户对《深网》表示,自己购买的生鲜商品腊肉在未经告知后被投递至快递柜,“箱子里当时的温度可能有50度,3天以后才打电话说有商品在快递柜,不敢退货怕卖家再卖给别人。”


另外还有其他用户对《深网》表示,有很多商品实际并不适合放在快递柜,除了众所周知的食品以外,“一些有电池的小电器也不适合放在快递柜,但在外包装往往没有明显标注。另外一些塑料商品在快递柜的高温中也可能会产生毒素。”


去年,丰巢就曾因为推出“打赏”模式被指诱导消费,引发消费者反弹。此次存放超时收费规定宣布后,更是让更多用户产生不满情绪,一位用户对《深网》表示,丰巢收费没问题,可执行过程中却出现了大的偏差,“核心问题还在确认,如果能免费取出,当然同意放快递柜。但现在经常是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放进了快递柜,然后还要我付费,这怎么可能接受?”这位用户同时还反问,放的时候不告而放,取的时候倒是半小时一个电话,是不是有点像“绑票勒索”,“您的快递在我们手上,如不尽快取出,我们会每12小时增收5毛钱的费用。”


最先帮助用户做出反馈的是各小区业主委员会。


5月5日,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在其官方微信公号上发布通知,称小区丰巢快递柜因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的利益,将在5月6日时起(在小区)暂停使用。通知称,丰巢有违进驻杭州东新园小区谈判时的介绍情况,目前业主委员会正在就此事交涉。


根据《深网》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杭州、上海等多地过百小区宣布停止使用丰巢快递柜。


5月10日上午,上海因丰巢超时收费而停用的小区中环花苑发出致丰巢的公开信。


公开信中提到,根据该小区业主的反馈诉求并结合受众人群的民意调研数据统计结果(要求撤快递柜和停用快递柜的总共占到82%),业委会已于2020年5月8日决议即日起,暂停小区内的两台丰巢智能柜的使用。公开信称,小区也在持续关注丰巢对社会舆论和意见的回应,截至目前在公开渠道看到的《致亲爱的用户一封信》和《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的文章,文中并没有对社会主流意见采取优化改善的积极态度。


丰巢方面的回应相当强硬,根据新京报报道显示,丰巢方面表示已于2019年5月1日与东新园业委会(简称业委会)、物业公司签订三方协议,约定每年支付高额进场费,款项已支付完毕。


丰巢方面表示,已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丰巢方面认为,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是严重的违约行为。如对合作有异议,需遵照合同约定进行解决。


同时,丰巢方面将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而在小区之外,多地监管部门也随后发声回应:山东省邮政管理局明确回应,未经收件人允许将快递放在快递柜,属于投递不规范行为,可以投诉;福建省消委会也明确表示,未经收件人同意,快件存入快递柜产生的费用应由快递公司承担。


用户质疑多在“不告而放”


根据《深网》了解,目前用户存在的核心疑问是,如果快递员没有经过收件人允许就将快件放入快递柜,这样的行为是否合规。


显然,这种做法并不合规。去年10月,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开始施行。《办法》中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的,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


今年4月25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介绍,依据《办法》,对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快件箱等不规范行为,用户可以进行投诉或者举报,邮政管理部门将依法查处。


中环花苑发出的公开信中称,快递件是用户和快递公司之间形成的契约关系,这中间其实本没有丰巢柜什么事情,丰巢柜在这里是横插一脚截流的角色。前面提到了快递员后项付费的模式,快递员愿意使用并付费是因为快递柜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于是当快递员图方便的时候用户的包裹就会被丰巢“收入囊中”,这个时候再让用户在取件的时候选择“是否使用丰巢?”则额外增加了学习成本耗费了精力,贵公司没有权利要求用户这样去操作,更不能剥夺用户可以足不出户收到快递的权利。所以贵公司要把愿意采用丰巢服务的客户(比如上班族,比如独住单身女子)和其他客户区分开来。


“记住!愿意付费的快递员是一类群体,愿意付费的客户是一类群体,其他客户也是一类群体。最后这一类群体不是被你免费服务了五年,是叫苦不迭了五年。正如有一位业主所说’如果放丰巢是征得同意的,由于我自己原因产生的超时费别说1块钱,10块钱我也付。’”


5月10日,人民日报发布评论文章称,“快递入柜需经收件人同意,本是硬性规定,在具体执行中却变了形。而入柜超时收费,则加剧了民众的担心和不满。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不容侵犯,有关制度设计的尊严不容挑战。强扭的瓜不甜,民众声音值得倾听。”


进退两难的快递员


资料显示,丰巢科技在2015年6月7日,由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以及普洛斯集团共同宣布创建,总投资规模为5亿元,其中顺丰占股35%,申通、中通和韵达各占20%,普洛斯则占5%。近几年,中通快递、申通快递、韵达股份相继宣布转让持有的丰巢科技全部股权,2019年普洛斯也从丰巢股权名单中退出。


目前丰巢已经在2017年从顺丰的财务报表中剥离,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丰巢注册资本11.7亿,法定代表人为顺丰集团运营高管徐育斌,并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从快递柜几年的历史中可以看出,该行业一直面临亏损难题。据《深网》了解,一组快递柜的基础成本在数千元级别,主要成本为场地租金以及日常管理维护等费用。快递柜的营收则主要来自向快递员收取的“保管费”,这也符合丰巢最初的定义:由多家快递公司共同投资创建,实现最后一公里的快递交互收寄。



快递柜从设立之初的根本并非为了方便用户,而是为了提升快递企业和快递员的工作效率,从而提升收益:将快递投入快递柜,可以让快递员在同样的时间内完成更多投递量,进而获得更高收入;快递公司也就相应完成更多的揽件量,获取更多的服务费。


根据《深网》向快递员了解以及公开报道显示,丰巢快递柜格子分为三种,分别收费0.45元、0.42元、0.35元不等,根据快递员派件量以及区域范围,丰巢快递柜还会调整收费标准。


但也有快递员对《深网》表示,对快递柜是又爱又恨。一位北京顺义地区的圆通快递员对《深网》表示,“无论是送货上门还是在一个点集中自提,一个小区的时间差不多都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可以送20件到30件。放到快递柜是可以节省一点时间,但是每单差不多就要收走三分之一以上的利润。如果有一单引发了投诉,整个小区都白走了。”


另一个核心问题是,在中环花苑发出的公开信中,对丰巢强调的“已经提供了五年的免费服务仍然亏损运营”的说法,表示不认同。


公开信中为丰巢算了一笔账:


每台快递柜平均每天的场地租金收入(含电费)十几元,若以快递柜满负荷运转为基础,每个格子周转率一天只有一次,单个快递柜80格,取快递员支付费用三档的中间值0.4元/单计算,每天收入至少为36元。公开信中认为,也就是说已经投入使用的丰巢柜每天的利润率为240%甚至更多。已经完全可以自我造血不说,还有大量的柜身贴纸广告、柜机屏幕和手机端的广告收入另计。


涉嫌垄断


收费余音未断,在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顺丰控股又发布公告称收购国内另一家智能快递柜主要公司——速递易。


顺丰在公告中表示,“这是为了做大做强智能快递柜主业,整合行业优质资源,快速抢占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的优势区位,向快递员和消费者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来自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主要城市布设智能快件箱(快递柜)已达40.6万组,箱递率超10%。其中,丰巢全国累计布放17万组,中邮政速递易累计布放9.4万组,两家企业的铺设数量均位居行业前列。


我国《反垄断法》第十九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二)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有前款第二项、第三项规定的情形,其中有的经营者市场份额不足十分之一的,不应当推定该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在丰巢与速递易合并后,两家智能快递柜公司已拥有市场份额达到69%。


一位法律界人士对《深网》表示,丰巢提出收费,或许涉及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进行垄断,“但具体还要看执行过程中是否有违规之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孙宏超,编辑:康晓,出品:深网·腾讯小满工作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