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后浪”们决定裸辞
2020-05-12 09:07

当“后浪”们决定裸辞

本文来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周矗,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4月底,原某互联网大厂市场部经理李灿顺利离职。


此前,李灿已经面试了另外一家互联网大厂,业务线主管对她很满意,就等着大厂HR批准通过。她也做好了入职新公司的准备。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家大厂的HR拒绝了李灿的入职申请。


“刚刚从上一辆车下车,准备上下一辆车,现在好了,售票员不给票,无车可上。”李灿打了个比喻。从上一家公司离职不是意外之举,她有三年品牌市场及新媒体传播经验,有清晰的职业规划,这次离职属于规划中的一部分。


只是,李灿现在成了“被裸辞”的职场人,现在希望能找到一份与品牌市场营销策划相关的工作。她开玩笑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她会去她们县城电视台参加一档求职节目,相信“价值月薪5万”的互联网人才来到县城求职,肯定会引爆全网。


在互联网职场中,像李灿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不是因为求职者不行,在求职过程中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是多方合力的结果。《后浪》中说,年轻人拥有了“前浪”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在这个有些萧瑟的春天,一批“后浪”首先选择的是裸辞或者被裸辞。


我们找到了几个在疫情期间裸辞或者被裸辞的互联网职场人,聊了聊关于他们的职场故事。他们之中,有人抱怨失去了微信自由、领导能力太差,有人却因为休假期间的一条朋友圈造成了离职。


五花八门的理由背后,都有一个共同原因:这份工作带给他们的痛苦,已经远远超过裸辞的焦虑与迷茫。


“当努力开始变得没有意义”


徐梦,前自媒体人,25岁。


裸辞以后,我告诉自己,我再也不会做和写作有关的工作了。


写作并不是我的第一职业选择,而是一个无奈之举。毕业的时候,我迟迟没有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听说自媒体给应届生的工资比较高,我就稀里糊涂地来了。


我主要负责采写文娱稿件。一开始,我沉浸在写作和采访的新鲜感中。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活动,一位嘉宾认出了我,他对我说,他看到了我的稿子,想特别谢谢我对他的关注。


那是我做记者以来,第一次被人认可。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文字的力量,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


 韩剧《匹诺曹》,图源:豆瓣电影


然而,对写作的激情和成就感,并没有持续很久。


入职两年多,我开始发觉,写作是一个内耗极快的工作,频繁地输出仿佛在掏空自己脑袋中的每一寸空间,每一丝思想。渐渐地,一篇篇文章成了套话的排列组合,越来越没有新意,越来越让自己不满意。


有一次,我去外地拍摄采访,忙了整整一天,晚上十二点多回到酒店时却收到了总编的消息,要求我隔天就写出一篇采访量极大的稿件。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动了裸辞的念头。


那一瞬间的冲动,不是因为我当时太累了,而是因为这份工作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精神状态。


有一段时间,我白天已经写不出来东西了,我就会前半夜睡觉,后半夜起来写稿,早上再去上班。我以为,这样拼命会让我的稿子有所起色,可惜的是,我没有收获到任何可喜的回馈。


这个时候,写作对于我来说已经越来越痛苦。


 韩剧《匹诺曹》,图源:豆瓣电影


同时,这份工作还在挑战着我的价值信念。因为要写很多调查性稿件,很多采访对象都是匿名接受采访。有时候聊得热络了,他们会把一些不能说的实情和盘托出,但也会叮嘱我,这些东西不要全写,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稿件的最终编辑权在编辑手上。在评估采访对象的身份、开罪对方的代价后,编辑有可能会为了稿件的全面性、可读性,选择把那些所谓真相公之于众。


稿子发出来后,我却成了那个背叛他人信任的人。有一位采访对象曾和我说,我曾经把你当过朋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到底是哪样的人?作为一位媒体从业者,我们抱着为行业服务的信念,却可能会伤害无辜的普通人,甚至影响到他们的职业前途。


但仔细想想,我们写的那些文娱行业现状无关乎社会民生、国家社稷,以这些为代价换来的所谓真相,又对整个社会有多大的帮助呢?


你自己为之努力的东西其实并没有意义,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


 韩剧《匹诺曹》,图源:豆瓣电影


2019年年末,公司调整了绩效考核标准,降低了底薪,取消了一部分奖金。这意味着,我们要更拼命地写,才能拿到和以前一样的工资。


我个人的情况则更加糟糕,失眠和焦虑让我已经无法再从事正常的工作。赶在春节加班前,我递上了辞呈,从北京回到了老家。


春节过后,疫情越来越严重,本来计划春节后回北京找工作的我,被困在了家里。身边很多朋友在找工作,至今也还没有找到。


我反而开始庆幸自己的裸辞。如果我还在工作的话,我每天写的稿子和疫情期间的报道相比,简直一文不值。现在,我的微信再也没有老板的轰炸,也没有公关的询问,我删掉了一大部分好友,借此恢复我正常的社交状态。


我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开始看书,学西班牙语。北京的房子空着,房租还在交,但是我渐渐地没有太多回去的欲望了。我会避免和别人谈论空窗期的问题,无论未来如何,我至少拥有现在这段宝贵而又自由的时间。


下一份工作是什么,我暂时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我想去做一份用内心真正热爱的东西去驱使的工作,而不是自己都在怀疑其意义的工作。


“没有年终奖是压垮互联网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杰,前互联网运营,30岁。


3月,我收到了去年的年终绩效考评,发现部门领导竟然给我打了“不合格”。


入职一年多,我做了全组最多的项目,其中还包括一个公司级别的大项目。在工作中也没有任何重大过失。


我们的绩效考核直接与年终奖挂钩,绩效考核不及格意味着,我根本拿不到年终奖。


对于互联网基层员工来说,三个月工资的年终奖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我们留在这里的原因。


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把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做了文字和数据的复盘。周一早上,我主动给我的直属领导发微信,约她面谈。她回复地意外客气,或许是知道我会来找她。


 图源:小杰


她给我的理由是,我做的一个项目营收垫底,另外一个大项目绩效比较好,但是被划到了别的部门。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的绩效考评也没有明文规定。谈到最后,成了一个无解的问题。我就直接找到了事业群HR,准备申诉。


事业群HR承诺,他可以组织一个副总裁参与的会议,帮助我继续申诉。同时,也给了我两个选择,第一,申诉成功,拿回年终奖,继续待在这个团队里工作;第二,主动离职,拿到经济补偿。


思虑再三,我选择了不让矛盾继续激化的方式,裸辞。不是我对自己的能力和继续申诉不自信,而是即使我申诉成功了,一想到还要在这位领导手下工作,就无法接受。


有朋友告诉我,这是一种公司或领导变相逼你辞职的方法,可能这一切早有预兆。


绩效考核之前,领导突然把我踢出了一个半年前的项目群。她还把她的朋友圈专门对我屏蔽了。


 图源:小杰


来到这家公司之前,我有九年的工作经验,自恃业务能力还不错。满腔热血来到这,发现我的直属领导是一位野心远高于业务能力,还会搞“办公室政治”的人。她最大的能力,是“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


在她的带领下,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团队,还要上演“宫斗戏码”。性格比较直的我,终于成为了这场争斗下的“牺牲品”。


一来一回的谈判和“打仗”一样,等到真的有了结果,我已经心力交瘁。那时,我对下一份工作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冷静下来后,我也给自己想了几条出路,可以做自由职业一段时间,可以利用这段空下来的重新梳理下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或者佛系地投一投简历。


我很快地做了决定,搬了家,离开了上海。一边联络一些兼职性质的项目,一边也在慢慢找回认真去生活的感觉。


最近,我开始大量地听播客,完全进到了播客的世界,同时在和好朋友筹划一个自己的播客。虽然花的还是自己过去的积蓄,但却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播客《情绪便利店》,图源:小杰


很多人都劝我不要裸辞,尤其是今年这样的大环境。但我觉得,“裸辞不裸辞”这件事就和“结婚不结婚”“吃火锅还是东北菜”一样,是一件很个人的事,它不会分时段。特殊时期裸辞确实要做好心理准备,但一定要想清楚自己要什么。


我的建议是,裸辞前,算一下钱够不够一段时间的开销,比如半年是让我觉得相对有安全感的时间长度;其次,不要彻底放纵自我,这段时间也可以去好好生活、提升自己。毕竟大部分人不是富二代,总归要找下一份工作。


裸辞这件事不要问别人,一定要问自己。


“年轻人为什么就要喝一辈子的茶水?”


kun酱,前国企文员,23岁。


我裸辞的契机,是因为我在休假期间发了一条朋友圈。


今年4月,我请了年假,约了朋友一起出去玩。途中,我发了几张火锅和喜茶的照片到朋友圈。没想到,我的领导竟然给我发了一条微信,批评我“不要太张扬”。


图源:搜狐号


顺着他的话,我直接提了辞职,领导没有挽留。


其实,我很早就想辞职了。我在江苏南通的一家国企做文员,是大家眼中的那种“稳定工作”。毕业后,我被家里安排好后自己考进来,从来没有接触过别的工作。谈不上满不满意,只能说听上去很好听。


但是,在这里我真的很不快乐。


或许因为是新人,或许因为资历浅,单位的老员工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打压我。很多时候我不明白是为什么,为什么在公司内部,反而会有这样无来由的恶意?


我曾经有过一个朋友。一开始,我们总是会一起吃饭,一起说话。后来,我发现每次点外卖的时候,她自己都不点,直接吃我的。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一到结账她就不说话,说下次一定会请我。


三年了,我始终没有等到那个“下次”。


有些人嘴上说是朋友,心里只是把你当“工具人”而已。


日剧《凪的新生活》,图源:豆瓣电影


体制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抢破了头要进来,只有里面的人才知道有多苦。每天走进那栋死板的办公楼,看到那张冰冷的办公桌和茶杯,人仿佛一下子就老了20岁。


除了要应付日常的办公室政治,我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一眼望到死的绝望。看到女团选秀里那些发光的女孩子时,我就会想,我也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啊,为什么就要这样慢吞吞地喝一辈子茶呢?


所以,我也要去追求自己的快乐了。我知道现在的市场行情不好,但是我想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日剧《凪的新生活》,图源:豆瓣电影


正好家里新房子在装修,很多事情要操办。我准备在裸辞的这段时间里,好好静下来布置自己的家,先不找下一份工作了,看看能不能自己开个店。现在吃住都在家里,还有男朋友帮忙,经济上虽然不宽裕,但至少还过得去。


最反对我裸辞的,是我的妈妈。这份让她感到无比骄傲的工作,就这么被我轻易放弃了,气得她到现在还一直不理我。但我依然觉得,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她终有一天会理解我的。


不管我们现在的工作怎么样,在做好准备,有人支持你的时候,去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就够了。


对我来说那件对的事,就是我要活得非常非常快乐。


“裸辞一个月后我还是没找到工作”


花花,前新媒体运营,26岁。


3月,部门搬到了离我家通勤两个小时的地方,我开始有了裸辞的想法。


第一天走进新装修好的办公室,我闻到了一股特别刺鼻的味道,戴着口罩在里面待了一个多小时,回家后就头疼了一晚上。


虽然闻了几天后身体渐渐适应,不再有那么严重的反应,可是我还是决定裸辞,害怕这样的办公环境,会让自己的身体垮掉。


我在广州的一家传统文化公司做新媒体运营。2019年中下旬,部门重组整改,更换领导层,我们运营部则成了“机动部队”。公司对我们部门没有特别清晰的工作方向,我便开始一边运营公众号,一边还要接触公司的其他业务。


 《非洲的动物上班族》,图源:豆瓣电影


我开始有些迷茫,萌生出辞职的念头。刚开始的想法是,过年后回来辞职。疫情爆发后,一切猝不及防,我又想着先缓缓,等疫情好转,市场行情好些,我再去找好下家后辞职。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的,是老板要把我们整个部门长期派遣到江西的决定。3月,老板和别人谈妥了这个项目,但我个人并不认同,也不想再从事传统文化相关的工作,想换一家自己喜欢的,有长期发展的公司。


我知道,现在的市场环境并不太乐观。但我在招聘网上,还是看到还是有很多公司在招聘新媒体运营岗位,加上自己还有一点点小存款,觉得应该够自己在广州生活三个月左右。


我当时想,在三个月内找到一份新工作,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非洲的动物上班族》,图源:豆瓣电影


4月初,我正式离职,当时刚好是清明节,我也给自己一个理由,休息3天后再去找工作。


裸辞的日子一开始很开心,不用上班心情倍儿爽。不过,随着找工作的时间越来越久,我心里便逐渐开始不安。面试给了我很多挫败感,录用我的那些公司,我没有一家满意,但我所期待的公司又把我一遍遍刷下来了。我开始担心,三个月内到底能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


现在,裸辞已经一个月了。


我依旧在努力投简历,复盘面试的经验,有面试的时候查阅公司信息,努力好好表现;没有面试时,就给自己找些事情做,比如拍拍vlog,撸撸猫,和朋友做一些饰品生意,但目前还处于亏本状态。


花花家的猫,图源:花花


没有收入来源,很多想买的东西都不能买,有时候觉得挺难受。如果接下来还是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最后的打算是回老家。


虽然裸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时常让我焦虑不安,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在努力让这个选择变得正确。


之前看一个博主分享自己的辞职经验,她说但凡你能忍一点,哪怕那么一丁点,都不要裸辞,找到下家再辞职更加稳妥。


若你现在对自己的工作特别不满,还是建议分析自己能否承受辞职的风险,给自己安排好后路,做好自己的选择。


一定要努力多存钱,这样你才更有底气去遵从你内心的选择。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周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