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业遭遇杀猪盘,我却成功“反杀”
2020-05-12 11:55

待业遭遇杀猪盘,我却成功“反杀”

本文来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李不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谈恋爱吗?骗你到倾家荡产的那种。


“杀猪盘”已经算不上一个新闻。利用受害者对爱情的期许,套以一个光鲜亮丽的人设,利用感情一步步让对方走入圈套,最后携款跑路。


去年年底,《南风窗》一则报道《起底东南亚“杀猪盘”:1亿中国单身女性的人生屠宰场》揭露了这场关于爱情的骗局。


离奇的是,骗局的套路惊人类似,“屠夫”们往往扮演着相同的形象:他们开着公司,从事着设计、IT等光鲜职业,往往还带有一点悲情的感情经历。但“猪儿”(被骗者)依然会乖乖陷入这个圈套。

本期显微故事的讲述者李不追,就是“杀猪盘”的亲历者。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李不追也不会相信,自己堂堂编剧出身,竟然也会被那些精心设计出来的“人设”所欺骗。正如电影《Best Offer》中杰弗里·拉什所扮演的拍卖师一样,在鉴宝和主持拍卖方面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在遇到他所以为的真爱时候,依然“鉴得百宝不识人”,陷入对方精心布置的骗局中,最终损失了一生的收藏品,和爱。


爱,让那双挑剔万千赝品的慧眼在爱情漩涡里失明,也让编剧李不追陷入了“屠夫”所编造出来的剧情中。所幸,李不追逃出来了,甚至,利用爱情进行了一次“反杀”。但到底最后谁受益了呢?在这场特殊的“杀猪盘”里,没有人是赢家。


一、找灵感


2017年底,我辞掉了朝九晚五的文案工作。


我实在不想上班了,至少这两年不想。趁着手头还有一点积蓄,我本计划着搬到郊外,过点自己买菜做饭的简单日子。


但很快,空虚和寂寞像一头猛兽将我的身体撕裂。恰逢看到编剧工作室招人,我兴冲冲发了简历过去,没想到被负责人约去见面。


那天和负责人聊得很开心,我得到了一个参与网剧创作的机会,那是当时最热门的奇幻恋爱甜宠戏。聊得投入时,单身狗的我甚至羡慕起剧里的男女主人公,一度幻想自己也能遇到白马王子。


写剧本的日子过得飞快,一年内我们写完了前五集,我开始负责台词优化。


为写出一击心扉的台词,我下了不少苦功:把近期同类题材刷了个遍,还去经典文学名著里抠词。但这还不够,既然要写出真实感,那我不如来一场甜甜的恋爱?


几乎同一时间,我在朋友圈刷到了soul的推广广告。我顺势下载注册,以网名“李不追”启动网上探索。人工智能对我进行了每分钟两人的光速匹配。


可惜,我都没什么兴趣。一般的“你好多大了做什么工作”难入我法眼。我自信自己就是个猎手,等待引起我兴趣的猎物。后来才知道,杀猪盘专挑我这种盲目自信的人下手。


“你是那个我生下来就在等待的可爱女孩吗?”


突然,“叮咚”一声,一个头戴狐狸面具的ID给我发了消息。


我不禁“噗嗤”一声,搞什么鬼?还没怎么着就整这些酸的!


我点开那人的注册资料,这个ID叫“从墨色深处被隐去”,诗意优雅,看着比之前那些ID有些新意。于是我就这么上勾了,回他“哈喽你也喜欢周杰伦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从下午聊到深夜,话题从周杰伦到工作、生活、感情经历。聊得兴起时,我甚至一度忘记我注册平台只是为了优化台词。


后来他发来两张照片,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却五官端正,至少不让人排斥。


临睡前,他告诉我他叫路洋,我还特意改了他的微信备注 “洋”。


二、套路


在那以前,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恋爱小白,但依然没招架住“糖衣炮弹”。


明年我就30了,每年的催婚成为了母亲的例行公事。嘴上说反抗的我,心里其实挺羡慕那些已经有自己孩子的同辈们。


写剧本的日子,枯燥乏味,住在郊外的我总是深入简出。时间久了,自然希望有人来温暖,内心里想要恋爱的欲望,真实而强烈。


现在想来,路洋似乎特别懂女人想听什么,度也把握的刚好,有挑逗性又不会过火,常常挠的人心小鹿乱撞。


但网恋?还是算了,杀猪盘的新闻我也不是没看过。


有几次,我故意试他,提出给他买礼物,发红包,都被他婉拒。路洋回我,“宝贝,你是我女人,应该我给你钱花”。虽然他并没有给我打钱,但不妨碍我打消疑虑,还更增加了好感。


随着感情深入,不到半个月,我开始和他交代我的全部,甚至那些最不愿意分享的儿时遭遇。每晚只有等来他的那句“晚安”我才算过完这一天。


路洋也给我说了关于他的事情:江苏人,毕业后来上海打拼,从事房地产事业。最传奇的是,他从工地搬砖开始做,业余时间画图纸,并在某个比赛中获得全国第二,因此被一家有名的地产公司挖去上班,做了室内设计师。


电影《Best Offer》剧照


 多上进的人!我被他的努力感动了。为了证明他自己,他还主动发来一张小型别墅的室内设计图。


我看不懂,他专门打来语音一个个跟我解释,那些“立面图”“剖面图”“进深”的专业术语使我感到他的专业又敬业。


哦对了,他还说自己受过情感创伤。


在工地的那段时间,谈了3年原本要订婚的女友因看不到未来单方面提出分手,甚至为了威胁他擅自将腹中的孩子打掉,只留给他一个绝决的背影。他说他差点被打击得“起不来”。


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心动?我当即安慰他你值得更好的人,而他回了一句“更好的人是你吗”。


我彻底沦陷。


路洋说,现在自己已经有公司了,去年在闵行买了一个小户型。说的时候还不无惋惜,“太小了,只有60平”。


还不够吗?我混了十年北京连一个厕所都买不起呢。


虽然我干的是编剧,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人设。现在想来,我应该也算得上“艰苦奋斗”型,所以对于路洋这种只凭自己双手打江山的年轻人,青睐有加。


暧昧的气氛恰到好处。


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我实在不该错过,人家都已经鼓起勇气表达想要恋爱的心思,我为何不能主动一些?


我羞涩问他,“你理想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懂事。”


“公司刚起步,大事小情全我一人忙,没那么多精力谈恋爱,但这不等于我不爱你。你要知道,我这么努力都是为了赚钱给你花。”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这时候的我已经没什么理性思考能力了,只顾着着急回复,“我不要你的钱,只是你别太累,有什么我能做的,别客气。”


到了这一刻,我基本算是被完全套路了。猎人在暗处备好猎网,而我已经心甘情愿跳进去。


三、杀猪


差不多聊了一个月,2019年1月中旬,路洋忽然问我:“想不想赚点闲钱?”


我连发几个问号。


他很快发来一个二维码,要我下载注册说是彩票。他还再三保证他会带着我玩,一定叫我稳赚。


如果赔了,他个人微信转我损失的数的两倍。“我公司都开了,一单业务几百万,我能骗你吗?”


想到之前有两次夜里身体不适,半夜去医院挂急诊。从挂号到检查全程只有他隔着手机陪我,我心软了。即便被骗,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一开始,我往他指定的银行账户打了500块,他带我激战一晚,APP我的账户里最后的数字是1080。


我半信半疑的尝试将钱提取到工行卡。没想到,两分钟后,工行来信说入账成功。


那之后,我又跟他玩了两把,第二次下注5000赚回2000,第三次下注10000赚回5000。钱越挣越多,我俩关系越来越好,渐渐地,我开始放松警惕。


2019年春节前夕,路洋说“宝贝快过年了,你想要什么我送你”。


我话还没回,他又说,“你和我一样不爱占人便宜,这样吧我再带你玩一把,咱们来个大的,我帮你多赚点你过年就有钱花。”


但那时我已不想玩,碍于伤害和他的感情我说,“衣服我自己买,你多陪陪父母吧。”


没想到,他生气了。“你这是怀疑我吗?我是看你写剧本太辛苦,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搞创作你不懂吗?”


架不住他一直说,也是怕因为这个闹崩我只好答应,不过我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他同意了。


电影《Best Offer》剧照


我的噩梦开始了。


那个晚上,在路洋的要求下我下注了三万块,平时需要集中注意力玩三个小时的游戏,那天竟然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


第一次损失钱,是他要我下一万块的大单,两秒后,大单没中,我的一万现钱变成了软件上的一个公开数字。正在我肉疼时,他还不忘鼓励我,“别灰心,再下个小单,这把一定中”。


我照做了,三千的小单下完,账户里的数字果然涨了四千。见我找回点信心,他又叫我下注一万四的大单,结果,又没中。


只玩了五把,我账户里的钱就只剩下一万。我跟路洋说我不玩了,剩下的钱我提现。他说,晚了,你今天不玩够十个回合钱没法提。


我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一定是被“杀猪盘”给“杀”了。那头路洋还在说,“这样吧,咱们明天再来,我重新做个规划帮你赢钱。”


我心灰意冷。我说,继续吧,我今天就玩完。他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三分钟后,我连那最后的一万块也失去了。后来我才知道这种下注赚钱都是后台人为操作,开始让你赢两把小的放松警惕,最后一局吃你个连本带利。


那个晚上,他不断发微信安慰我。我木讷地回着我没事。


但我心如死水,一夜没合眼。因为我知道,这个晚上我失去的不止是钱而已。


四、挣扎


事情发生以后,我两个星期没有找他。


我在朋友圈刷到一些东南亚“杀猪盘”的文章,一篇篇发给他看,他既不回应也不拉黑。


我开始捡各种难听的话骂他。“我是不是一开始就是你选好的种猪?”“你赚这种黑心钱良心上过得去吗?”


我甚至还傻乎乎问他,“聊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可你竟然从头到尾只想骗我的钱?”


电影《Best Offer》剧照


我向他要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想坐高铁去上海当面找他对峙。他还是不回话也不拉黑。


我又开始发自己P过的照片给他。野性的、清纯的、故意袒胸露背的,一段时间以后,他回了句,“没想到你还挺好看。”


有戏!


除了“美人计”,我也打起了苦肉计。我跟他讲我北漂的艰难。“那三万块对你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包,一只手表,可在我,是两个月的工资,北京半年的房租,甚至我一年的剧本费。”


他回了我一句“我会把钱还你”,下线了。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联系不上他。


直到那时我才幡然醒悟,我心心念念着迷的这个男人,我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老家住址、在上海的居所。甚至,可能路洋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我绝望了。


五、反杀


2019年10月4号,凌晨,一条微信,将故事拉向另外的B面。


那天,我发现微信里有陌生人申请加我。


通过以后,对方发来一串文字,“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你想听我的故事吗?我保证一字不瞒全告诉你。”我知道他就是路洋,我开始听他的故事。


路洋本名胡金银,老家是江苏某地的农村。他的童年是不幸的。十几岁时,父亲喝酒中风,卧床病倒几个月后再次酒精中毒去世。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和大两岁的姐姐拉扯大,如今,姐姐嫁人,育有一女。


为了赚钱养家,胡金银先后在苏州,上海等地打过散工。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一技之长,在一个朋友的拉拢下做起杀猪盘的“生意”。


期间,他想过抽身,但短期内赢钱的快感战胜了一切,使他又堕落了半年。认识我以后,他一度想过离开原来的“团队“,找点正经营生做。


对曾经发生的事情,他感到抱歉,也想还我的钱,但最后,他希望能够让我接纳真实的他。


许是得知他天亮就要动场不大不小的手术,许是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竟鬼使神差的回了句好吧。


从他10月6号做完手术到回老家休养的两个月内,我开始以女朋友的身份在微信上和他聊天。


角色一下子颠倒过来了。


胡金银变得对我温柔而小心,和我说每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每一笔钱不论大小都如数向我汇报,为了证明他是真的,还往往夹带照片和视频。


因为我随便说的一句小狗可爱,他跑遍全村跟人要来两只3月大的小土狗。


从开公司的路洋到没有正经工作的胡金银;从靠自己在上海买房的路洋到没自己半块砖瓦的胡金银;从长相帅气身高180的潮流男人路洋到长相一般身高170的洗剪吹胡金银……


我计划速战速决,快点让他先还了我的钱。


过了半个月,我开始跟他说我生活上有点困难。影视行业近两年遇冷,我辛苦一年参与的两个项目全都半路夭折。北京消费又高,我省吃俭用存款也花去大半。这一点上,我却是没有骗他。


他说他知道了,近期就想办法。


12月的一天中午,我正在灶台前切菜,胡金银告诉我说他现在坐车去镇上的银行打钱。没想到这笔钱真的能回来。半个小时后,我拨通银行电话,听到“您的账户余额45000”。


我有点吃惊。他说,多出的一万五是他的一片心意,疼女朋友的。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开始故意没事找事,各种变着法的跟他吵架。有一次我问他你到底做什么的?他死活不回,我威胁他不说就分手,他才告诉我他骗我,人的确在东南亚。


我讥讽他,“那你承认自己现在还在‘杀猪’喽?”他不置可否。


几天以后,我决定结束战斗,将多出的钱微信转给胡金银,留言告诉他我不是他的真命天女。


过了很久,胡金银给我回了一条很长的信息。


“你从一开始就没瞧上我对吧,你害怕我不还你钱。你太过分。我说了我不强求感情,那天你选做回陌生人我一样还钱给你,因为我是想了很久才下决心找你。你不喜欢我那这两个月是干嘛呢?玩感情让我也伤一回心你就那么得意吗?”



 后来胡金银删了我,后我又加了他几回,因为他没收那多出来的钱。直到最后一次,他愤愤的收回一万块后,将我拉进了黑名单。



看着被他屏蔽的聊天界面,我目光长时间地停顿他回我的那句“真的够了,你玩感情还上瘾了,钱我收下你可以滚了”。


呵,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这场杀猪盘的游戏。算了算,我输掉的钱一分不少的回来竟还多出五千,这么看,我似乎是赢了?


可到底是谁在玩感情呢?还是我们都在被感情玩弄?不知为何,我的心底一阵悲凉。


本文来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李不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