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这座时尚和奢侈品之都如何复工?
2020-05-12 15:27

巴黎:这座时尚和奢侈品之都如何复工?

虎嗅注:据中国日报网报道,5月11日,法国政府开始解除自3月17日开始实施的“全国封锁”,大批恢复“自由”的民众走上街头或涌入公共交通设施。当天早上6点,巴黎大区地铁巴黎北站内就挤满了乘客。全球时装产业的心脏——巴黎,正慢慢开始跳动。但它做好准备了吗?


题图来自IC 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oF时装商业评论(ID:Business_of_Fashion),作者:BoF Team,翻译:Irina Li


除了政府既定的防疫措施之外,巴黎公关公司Ritual Projects的创始人Robin Meason正在请她的新客户——能量治愈师John James——在部分员工正式于周一复工之前,帮忙清理她的办公空间。整个过程包括冥想、间歇性的诵经以及在入口处不断摇动的拨浪鼓。


Meason身处的城市正在从疫情的隔离状态中渐渐复苏,包括用香薰来净化空气在内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巴黎……正在醒过来,”Meason说。


全球时装产业的心脏——巴黎,的确正慢慢开始跳动。5月11日起,法国放松了封锁限制,允许部分商店重新开业,过去两个月内只能呆在家里的雇员们也可以逐步回到办公室上班。


对于这个以亲吻双颊作为问候方式、遍布咖啡馆和无尽的步行街道而闻名的城市来说,复工重启尤为复杂。法国官员敦促那些能在家办公的人继续保持。许多公司也仍持谨慎态度,而亚马逊的法国子公司、雷诺汽车公司等企业已经因为疫情期间经营方式不当而受到了批评。


时装之都,特别是伦敦和纽约,尽管距离重新开放还需要很长时间,但它们也在远程参与。得益于创意人才的聚集,巴黎将持续输出时装创作。随着米兰也将走出停滞状态,整个行业将重新开展业务。


但情况肯定会变得不一样。法国劳工部已经向雇主发布了相应的指导方针,包括定期洗手、每三个小时对封闭的房间进行通风、确保每人至少有4平方米的空间等一系列措施,但在此基础上,每家公司都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采取必要防护举措。Chanel会在顾客入店时为他们提供免洗酒精消毒液,LVMH集团则在其公司总部聘请了一个专门的团队,来清洁门把手、电梯按钮等经常被人触摸的物品。


这些限制将改变巴黎的工作文化,尤其是时装行业。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时装行业每年能创造1500亿欧元的收入,占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7%,同时还能提供100万个工作岗位。仅仅是时装周——包括原定于6月和7月举办、现在已经被取消的男装和高定时装秀,每年都能创造12亿欧元的收入。


巴黎的运作模式,或许比其他任何一个知名时装之都更加传统。大多数人,不管他们是为杂志出版社或公关公司、时装公司或工作室工作,仍然会在午餐或会议上以面对面的方式处理业务。许多纸质杂志依旧每周出版一次,编辑们会拍摄那些人工交付的样品,而不是使用库存照片来填满他们的产品内页。


其中一些传统将不得不被改变。PR Consulting在巴黎的合伙人Nathalie Ours认为,人们不会很快恢复面对面的会议。“与此同时,我认为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非常重要,“她说。


从独立企业到跨国集团,BoF对一些总部位于巴黎的公司进行了调查,以了解它们的复工情况。


奢侈品行业的领导者


香奈儿将重开门店,但缩短营业时间,并定期对店内空间进行消毒,为顾客提供口罩和洗手液。此外,其还将重新开放工厂,这些工厂已经通过了安全审核。香奈儿还鼓励其员工尽量远程工作,来办公室上班的雇员将获得个人健康防护包。


旗下拥有Louis Vuitton、Celine等品牌的LVMH集团则雇佣了一个专门的清洁团队,该团队将定期清洁门把手和电梯按钮等经常被触摸的物品。集团的办公室将把可容纳人数缩减至一半,会议室限制在5人以内。该集团鼓励员工以拼车、骑自行车或步行的方式来上班,尽量不要乘坐地铁。员工们每天都能拿到2个口罩,且必须佩戴。


商店也在发生改变。丝芙兰(Sephora)取消了化妆品试样服务,Le Bon Marché百货则规定其店内人口密度为10平方米/人。


LVMH集团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Kering)正在将其总部的人员容量控制在20%以内,并且以自愿为原则,让员工决定是否要来办公室上班。旗下门店是否重新开业将视具体情况而定。


这些公司还有自己的健康专家,以确保他们作出正确的决定,并能为员工提供最好的保护。


中小规模企业


大多数规模较小的企业都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聘请健康专家或其他外部顾问,但是为了业务的继续运营,它们正在做出重大改变。


对于资深公关Lucien Pagès来说,交付样衣是其员工重返办公室的主要原因。他负责代理的一些品牌已经把系列设计送到了Showroom里——尽管发布活动现在已经被取消了,这些样品数量仍然少之又少。


“许多品牌没有机会批量生产,因此它们总共就只有一个系列产品可以使用,”他说:“每种情况都不尽相同,但我们希望本周内能实现样衣交付的正常化。这将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但我们希望能够做到。”


在封锁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Ours每天都会去PR Consulting位于第8区的办公室看一看,这个办公室离她的公寓仅几步之遥。从周一开始,她的其他团队成员将每周都进行至少一次的轮班制度。


男装品牌Officine Générale的创始人Pierre Mahéo在过去六周内,通过Zoom进行了制版和试衣会议,他期待着周一回到工作室后,能加快设计进程。


“现在,我们将能够完成更复杂的产品研发,而这在以前是无法做到的,”他说。


即使如此,该品牌也将依旧遵循社交隔离措施。办公室里只会同时容纳6至7名设计团队成员,而疫情爆发前通常会有20人一起工作。Mahéo计划在7月份展示其2021年春夏系列,但他对许多品牌已经采取的数字时装秀形式并不感兴趣。“这与我的品牌价值不符,”他说。其在巴黎的五家零售门店中,已经为顾客安排了私人预约行程,Mahéo认为这会是“未来几周的一种全新工作方式。”


与大多数设计师一样,Y/Project的Glenn Martens的首要任务是完成2021年春夏系列,他估计这个系列目前完成了70%,并表示已经和《Dazed》创意总监Robbie Spencer一起,为6月15日的季度Lookbook进行了照片拍摄。


然而,该系列面临的主要挑战可能在于更深层次的问题:由于设计的复杂以及大多数欧洲制造商的停业,Y/Project不得不在工作室内部进行了大量的样衣生产。“这个系列将饱含手工气息,这很好,”Martens说,但“后期制作会复杂得多。”


总部位于巴黎的Harmony公司创始人兼艺术总监David Obadia发现,在家办公可以让他工作效率更高。从周一开始,Harmony团队将重返位于玛黑区(Marais)的办公室内,不过目前只会要求核心成员回到办公室,且其中一些人每周只需来两天。


“我宁愿非常小心,”Obadia说,“在工作的时候,我会尽量保持最大限度的隔离。”


尽管Villa Eugenie公司的创始人Etienne Russo鼓励所有员工都在家办公,但Russo表示,“口罩、防护面罩、手套、洗手液和防疫指南将提供给所有需要回到办公室上班的员工。”


该公司还很幸运地拥有一个宽敞的办公空间——在巴黎第11区的共和广场(Republique)附近——这使得社交隔离变得更加容易实现。在疫情爆发之前,Villa Eugenie也会举行线上视频会议。


然而,活动策划机构Bureau Betak的创始人Alexandre de Betak认为,对于其他许多人来说,情况仍然不明朗。“这将是一个缓慢的回归——对于我们的客户以及我们在巴黎有交流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他说。


自由职业者


许多独立的自由职业者已经好几个月没有领到薪水了,他们必须在工作前景和健康风险之间作权衡。


曾与Moncler、Jil Sander和032c有过合作的摄影师Thomas Lohr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身处于巴黎的一个小公寓内,无法获取有偿工作。他正在考虑去罗马从事一项工作,但这意味着他一旦回到法国,就要被隔离14天。


“我认为那笔报酬是值得的,”Lohr说,“在两个半月没有工作之后,能拿到一份为期三天的工作业务,非常不错了。”


拍摄项目通常需要一大群工作人员保持近距离工作。Lohr预计,他接手的这个项目全部团队成员将不超过5个,并且都将戴着口罩和手套,分散在工作室里,同时还需要一个更完善的卫生条件和环境。


在过去两个月内,摄影师Goldie Williams对他的作品进行了重新整理。周一开始,他将戴着口罩和防护手套回到工作岗位上。


“如今,我需要找到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并找到节奏、提高工作效率,因为这关系到人们的性命安全,”Williams说。


自由化妆师Leslie Dumeix计划重新从事摄影工作或者其他面对面进行的工作。她打算戴上口罩,但对于需要用双手来进行工作的化妆师而言,戴手套可能很难。


“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我也需要赚点钱,我不能两个月没有工作,”她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oF时装商业评论(ID:Business_of_Fashion),作者:BoF Team,翻译:Irina Li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