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遇上一道“送命题”
2020-05-13 09:52

丰巢遇上一道“送命题”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罗松松,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丰巢的商业模式遭到拷问。


4月底,顺丰旗下的丰巢快递柜宣布推出会员服务,消费者超时取快递需支付0.5至3元不等的费用。


虽然钱不多,却引发诸多小区“抵制”丰巢的连锁反应。


与送货上门相比,送货入柜被一部分消费者认为是服务降级,丰巢此时推出的政策被视作“双向收费”。


快递柜是布局在社区中的一项基础设施,出发点在于提高快递员在末端的派送效率,同时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更便捷、安全的收件选择。


此次丰巢收费引发的轩然大波一方面体现了快递柜行业长期亏损的窘境,以及丰巢想要扭亏为盈的急切,同时折射出中国快递业多年高速增长背后的残酷现实。


因长期价格战、服务同质化,快递单票价格不断下降,消费者对快递公司送货上门的期待并未降低。


作为链条末端的快递员,按规定执行服务标准的成本不断加大,快递员成为公众怨气宣泄的对象,同时又是丰巢收费的对象。


尽管丰巢与用户的拉锯还在继续,但谁来保障快递员的利益?


丰巢争议的法律关系。制图|张宇诗 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


争议双向收费


在丰巢没有向C端用户收费之前,商家、快递员、小区、消费者以及丰巢之间已经形成一种微妙平衡。


消费者下单,商家选择快递公司履约,商品经过揽件、中转等环节之后,由快递员进行最后一公里的派送,快递员按每个包裹平均0.3元的价格放入快递柜,丰巢负责保管,再通知消费者取出。


整个过程环环相扣,多方受益:比如快递员提高了派送效率,快递公司增加了业务量,网点增加了经济效益,小区方便了业主,丰巢进驻了更多的小区,增强了市场影响力,抬高了估值。


其中的瑕疵在于快递员不提前争得消费者同意,就将包裹放进快递柜,这种做法涉嫌违反《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消费者如果投诉,基本一投一个准”。


另一争议在于丰巢的定性,它是属于快递服务链条中的一个自然延伸,还是一项独立的增值服务?


如是前者,那么丰巢或许只能向快递员侧收费,向C端收费依据不足。


根据2018年开始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快递公司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反对丰巢超时收费的消费者基本上都是利用这条规定表达异议。


通达系一位高管告诉《棱镜》,经过多年“免费”的市场培育,消费者已经将快递柜视为快递服务链条中的一环,“丰巢和消费者之间没有订立明确的收费协议,双方之间不存在权利和义务关系,丰巢突然向C端用户收费,于法于理都不太合适。”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则对《棱镜》表示,快递柜是末端服务的一个补充选项,是无接触寄件的替代产品,有刚性客观需求,而且快递柜寄存是独立服务,不是快递服务赠送品。


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快递柜向C端用户收费。根据《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快递柜企业应当合理设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内不得向收件人收费。


换言之,丰巢宣布超时收费的主要争议在于和收件人之间的缔约条款,具体的保管期限、收费标准是否充分尊重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不对称的利益


根据丰巢推出的政策,普通用户可以享有12小时的免费包裹保管服务,超时之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


如不愿按次数付费,普通用户可以办理会员,月卡5元,季卡12元,不限保管次数,7天长时存放。


为何将免费保管期设为12小时,而不是更长的24,甚至是48小时?


丰巢方面表示,很多社区已经无法再增加快递柜数量,必须提高柜子周转率。


另根据丰巢后台数据,每天快递员派件的高峰期是在早上9点至11点,用户最晚可在当天23时之前免费将包裹取走,过了这个点没有取出,会影响快递员在第二天高峰期的正常投递。


针对12小时的免费保管时间,部分小区提出不满。


比如,在上海中环花苑小区写给丰巢的公开信中,业主方提出两点要求:其中一条是将免费保管的时长延长至24小时,“不能只考虑大概率,而是要兼顾最坏的场景。例如(业主)旅游出差、快递员晚上8点~9点派送等等。”


从丰巢的角度,将时长压缩在12小时之内有利于提高周转率,增加收入,提升末端派送的整体效率;业主则希望争取更长的免费取件期限。


两者的不对称折射出丰巢商业利益与业主公众利益的错位。


盈利与垄断冲动


丰巢于2015年由顺丰和其他民营快递公司共同出资成立。


2017年9月,丰巢宣布以8.1亿元收购中集电商旗下的“e栈”,当时两家公司拥有的快递柜约7.4万组,平均每天处理的包裹量约为480万件,与中邮集团旗下的“速递易”实力相当。


5月5日,顺丰控股(002352.SZ)发布公告,宣布速递易的经营主体“中邮智递”成为丰巢的全资子公司,丰巢在交易完成后的快递柜市场占有率达到69%,成为绝对的主导者。


快递柜行业是比较典型的重资产行业,在其成本结构中,购买柜组与小区入场费是前两大支出,边际成本的递减效应并不明显,导致丰巢如不改变收费模式,仅依靠硬件设备的规模效应短期之内无法盈利。


丰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丰巢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


“快递柜的需求摆在那里,问题在于跟谁收费?只向快递员收取费用显然无法覆盖公司成本,而且丰巢想再跟快递员收取更多费用不现实,也不合适。”丰巢一位内部员工对《棱镜》表示。


为了抢地盘,快递公司之间的价格战已经白热化,结果是快递员每派一件包裹的价格从三年前的1.5元左右降至目前的0.8元至1元,丰巢收取的保管费已经占其派件收入的30%以上。


“丰巢想要在短期之内摆脱亏损必然会向C端收费,通过会员模式,丰巢还可以锁定一部分具有付费意愿的用户。”熊猫快收CEO王成元对《棱镜》表示,熊猫快收是一家位于南京的第三方快递代收公司。


丰巢一边向C端用户收费,一边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多重因素叠加之下让部分消费者担心,丰巢最终将形成垄断状态下的市场支配地位,消费者话语权不断减弱。


根据公开数据,丰巢平均每天处理的包裹量约1200万件,服务用户达2亿。


王成元认为,如两成注册用户转为付费会员,按月卡5元的标准,丰巢一个月可从C端获得2亿元的净利润,有望扭亏为盈。


受益者快递公司


“上个月底宣布收费以来,打电话咨询的快递员比消费者还要多,他们想继续用柜子,但害怕被投诉,被罚款。”上述丰巢员工告诉《棱镜》。


快递柜主要为了提高快递到达社区末端之后的派送效率。


根据邮政监管等部门规定,包裹入柜之前,快递员需与收件人确认,否则可能面临处罚,金额通常在200元以上,相当于快递员一天的收入。


这条硬性规定在实际操作中很难被执行到位。


“快递员派费太低,丰巢都快放不起了。”义乌一家快递加盟网点负责人告诉《棱镜》,义乌是中国的快递价格洼地,当地一票快递只需1.5元即可发往全国,快递员在当地派一件可以得到约8毛钱收入。


“快递价格战此起彼伏,很多快递网点的生存都比较困难,让快递员一个一个打电话不太现实。如果强制推行,快递员工作量明显加大、最后的结果是快递员收入减少,走人,网点关门。”双壹咨询创始人龚福照告诉《棱镜》。


对于快递加盟网点而言,为保证服务质量,派送相同的件量,如雇佣更多人手,无疑会增加成本,如不能获得总部补贴或将成本转嫁给商家或收件人,在现在的竞争态势之下,很难有盈利空间。


物流行业专家赵小敏认为,问题根源在于快递公司之间持续不断的价格战,服务严重同质化,行业单票价格持续走低,但消费者对于快递行业的服务要求并未降低,依旧希望快递员送货上门。


“用户在购买商品时支付的费用中已经包含快递费,而快递员在使用快递柜过程中,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快递公司,需要考虑快递公司与快递柜之间的费用结算问题,这是被大家忽略的一个关键因素。”赵小敏告诉《棱镜》。


截至发稿,没有一家快递公司对丰巢收费问题明确表态。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罗松松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