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给丰巢付费
2020-05-13 15:56

我要给丰巢付费

作者:林默,题图来自:ic photo



面对别人握着自己的电线发出的威胁,丰巢CMO李文青并没有表现出恐惧,她出面跟媒体淡淡地说,“小区方面表示了99%的业主都不想用丰巢,但后面又提到说还要再跟丰巢谈条件,再去用,在我们看来的话,大家按协议办事就好了,上海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谈是不可能谈的,拔电线你就拔好了。


看到李文青的话,那个之前完成了百万阅读的中环花苑小区,随即又更新了,再次晒出了投票截图,“没有丰巢就让快递员送上来,反正我们是不怕的”。



这个能写出百万阅读推文的上海小区的人大概是不懂,丰巢嚣张的底气是哪里来的?


作为一个过去几个月,都生活在沈阳老家的人,我可以给包邮区的同学们讲讲,丰巢的底气来自哪里?




我们小区的快递,本来也都是被放在大门口的丰巢的。


大概是半个月前吧,估计是业内已经都知道丰巢要开始向用户收费了,大家就开始搞自己的动作了。


某天晚上八点多,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义正辞严地问我,“你有个生鲜的件在菜鸟驿站,都两天了,你怎么还不来拿,生鲜不都烂了嘛”。


我一脸懵逼,“菜鸟驿站在哪里,我的快递为什么被送到了菜鸟驿站”。


在那个电话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距离小区门口几百米远的菜鸟驿站,在那里,我不仅发现了被放置了两天的生鲜——三斤芦笋,经扫码查货,还有我孤独地在那里躺了四天的牛板筋,还有我根本不知道它到了的代餐饼干。


我很生气,问那个菜鸟驿站的人,“凭什么把我的快递放在这么远的地方,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


他直接略过了第一个问题,“给你发短信让你来拿了”。


这年头,谁知道自己还能收到垃圾之外的短信?


“那以后,所有的快递都要被放在这里了么?”。


“不会的,跟菜鸟不对付的是放不进来的”。


听这话,估计是只有四通一达的快递放得进去。


果然一天后,菜鸟驿站发短信通知我,中通把我买的一箱苏打水,扔在了菜鸟驿站。从那之后,我从丰巢里,只拿到过顺丰、邮政、和几家小快递公司的快递。


那箱水,我是自己走了几百米,扛回家的。



水在箱子里咕咚咕咚,前浪后浪奔涌着一个问题,“谁同意你们把我买的东西,投递在菜鸟驿站的?谁同意,你们把我的电话号码交给菜鸟驿站的?”


在北京生活的日子,所有的快递员都是给我打电话的。没有经过电话同意,快递员也不会随意把快递给你投放到任何地方。


但是仅仅下沉到了沈阳这样的城市,还能保持电话跟我确认如何投递的,就只有顺丰了。


沈阳的用户,为一个快递付出的成本,并不比北上广深杭的用户便宜。但是得到的服务,却如此不平等。被保留的尊严,都如此稀薄。


在这里,你是流氓手里的一块砖,他们需要你到哪里,就把你往哪里搬。


如果你不接受丰巢耍的这个要收费的流氓,你可能就要迎来其他种类的流氓。


丰巢的底气,来自于他们看到了快递行业,深不见底的底线。


既然是这样,作为一个住在沈阳的人,我想给丰巢付钱。起码说着免费的谎言、骗到了小区最好位置的丰巢,还离我家近一点。快递滞留只是要钱,自己搬水回家,是要命的。



即使我一厢情愿地愿意给丰巢付费,恐怕跟菜鸟关系密切的那些快递公司,也依然要坚持,把我的快递投放在遥远的菜鸟驿站。


我没有幼稚到,给快递公司打电话,投诉他们的快递员为什么没有经我同意,就把快递给我放在了更远的菜鸟驿站?


成年人都知道,就算道歉有用的话,给快递公司打电话投诉,也是没用的。


几家快递公司整整齐齐,把快递给你扔到他们股东家的菜鸟驿站,这事儿能就靠快递员万众一心吗?


“最后一公里”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之路,是用户的权利逐渐被快递公司侵蚀之路,先拿走你可以选择当场签收的权利,进而继续拿走,你可以选择投放在哪个快递柜里的权利。


至于你在不在家,是否需要签收验货,你家住的离哪个投放点比较近,这关我什么事?


也许在快递公司掌门人的心里,他们都是乔布斯一样伟大的商业人物,秉持着“用户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在这条花式耍流氓的路上,只有一条原则是被他们确认的——


“打电话是不可能打电话的,这辈子不可能打电话征求你的同意的,你们在公众号里念叨了多少遍法律的规定,我们也不可能给你打电话的”。



作者:林默,题图来自:ic photo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