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不敢说买过乐视,怕人觉得我是傻子
2020-05-18 10:43

股民:不敢说买过乐视,怕人觉得我是傻子

本文来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陈辉,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乐视网终于要退市了。


5月14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乐视网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根据相关规定和审核意见,2020年5月14日,决定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


这家上市于2010年的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之前的表现并不起眼。但2015年之后,凭借着各项“PPT业务”,从电视、手机,跨界做了体育、影业、金融,甚至还布局汽车,乐视网股价一飞冲天,最高曾达到179.03元/股。


随后乐视网债务危机爆发,各种负面消息不断爆出,股价从接连涨停,变成了接连跌停,连续几年亏损高达数百亿。而在乐视网爆雷背后,则留下了许多与股民相关的故事。


四位曾经或现在的乐视网股民,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他们当中有人至今没有抛售乐视网;有人当年赚了一笔快钱就跑掉了,甚至还后悔过怎么没坚持到“179元”;有人在看到当年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的《乐视分析报告》后,立刻决定抛售,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损失;也有人在一个月内频繁操作乐视网股票的买卖,最后在100多块钱的时候仍在玩短线。


下面就是他们的口述故事。


一、程志刚,全职股民,2010年买入,至今仍持有:这是自己与概率之间的一个默契


我从2002年开始就没上班了,现在全职做股票投资。


在那以前,我学历还不错,曾在一家全球500强企业的企业做高管,但4年后,因为“跟错了人”,我失业了。


即便是管理过“上亿元的生意”,我依然适应不了中小企业的做事方式。我还创过业,也维持不到半年。


再后来我开始读《易经》,外企常有一些关于传统文化的定期培训,当时我想,如果我能用英语讲《易经》,一定挺受欢迎。这种课的收费很高,但大多是一次性的,很难持续操作。


没课可讲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炒股。


2010年左右,在外企讲课时,我开始不断听到有学员在讨论乐视网。再加上,做培训用的PPT时,偶尔会截一些视频和图片,插入其中,外企会特别要求,必须使用正版,还要提供相关证明,因此我是乐视网的付费用户之一。


那时候乐视网股票上市没多久,差不多70元/股时,我便买入了。


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我几乎不看盘,选择哪支股,何时买入,何时抛出,都是用《易经》推算出来的。靠推算,我曾赶上了2006年的牛市,也是靠推算,我在2007年5月中旬抛了大部分股票,恰好躲过了“5·30大跌”。


这些靠我推算出来的时机,给了我不少甜头。在乐视上,我更坚信我的推算。


2015年,乐视网股票的最高点曾达到179元,但我因为不看盘,甚至不知道还有过这回事。我更熟悉的故事是,苹果公司1980年上市,到2020年时,股价翻了400倍。我觉得,高科技企业开辟的是新市场,还没形成规则,往往是赢家通吃,所以回报特别高。


其实,从2004年创业起,乐视网公司的资金便一直很紧张,但这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儿了,当时我坚信买股更重要的是时机,不是公司运营情况本身。


我前后总共投了20多万在乐视身上,一度还想投资得更多。但2014年,我和妻子离婚,我把房子和财产给了前妻。


没地儿可以住的我,和没结婚的弟弟一起住在北京郊区的老房子,最困难的时候我把吉普车都卖掉了,但依然舍不得卖掉手里的乐视股票。


2016年11月,乐视网拖欠供货商货款的消息不断被曝光,股价一路狂跌,到年底时,已跌到35元/股左右。


我还是坚持拿着乐视,原因很简单,乐视网的盘子还很大。2016年时,中国网络视频行业发展迅猛,受众超5亿,占了网民的73.4%。任何公司在快速扩张时,都可能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关键看能不能撑过去。


当乐视网宣布造车计划时,我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这是商业常识:90%的企业死于扩张,没有谁能包打天下,连最起码的专注都做不到,贾跃亭还能算是一名职业商人吗?


我当时还特意咨询了自己的一名学员,他也买了乐视网的股票,他的回答是:别人可能做不成,但贾跃亭一定能做成。


我不跑路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用《易经》又算了一卦,乐视一定会触底反弹的。


从2017年起,乐视网的股票下行趋势已如江河奔流。到了那时候,我更不想抛售了,那不就等于认输了吗?年底,我看到融创入股乐视以后,觉得希望又来了,触底反弹的机会到了。


从2018年起,不断有人劝我抛掉乐视网的股票。再后来,我说我持有乐视的股票后,大家都嘲笑我,说我在为别人的理想买单。搞得我一度都直接跟人说,早就抛了。


但这次,《易经》没有再帮我。情况很清楚,乐视网在各工业园圈的地被剥离后,它彻底成了一只“死老虎”,股票价值已在10元以下。然而,直到现在我还持有一些乐视的股票。即便是今年年初,乐视网退市的趋势已不可逆转,但我算了算,就算全抛了,也只能拿回两三千元,不值得费那个劲。


我已经不再奢望翻盘,这是自己与概率之间的一个默契——这边亏了,那边会补回来。


购买乐视网股票让我意识到,机会在网络视频这个风口上。从2018年下半年起,我与人合作,开始在线授课。我策划的网络授课短视频已能盈利,如果不是当年在乐视网股票上的惨败,我也可能永远想不到去做这件事。


在网上,我和当年一起买了乐视网股票的学员联系过,对方2017年底便抛了。他告诉我,据媒体报道,乐视网用7亿元控股易道用车后,挪走了13亿元资金,很多买了优惠卡的用户和签约司机拿不回应得的钱,可贾跃亭在美国却拥有5座豪宅。


从结果看,“生态化反”成了一个圈钱工具,当化学反应真正发生时,乐视网却残废了。到现在,我都不愿意跟人说我曾买了乐视的股票。


因为别人听了,会觉得我是个傻瓜。


二、万语,普通股民,2015年50元买进,80元卖出:没有一个股民抵挡得住贾跃亭的故事


我只是个小股民。


2015年股市很疯狂,好多股票都在猛涨,乐视网不过是风口上那么多头猪中的一头而已,但凡是普通股民都会考虑一下,大部分都抵不过贾跃亭讲故事的诱惑。


我是50多元/股买进的,不到80元/股卖出的,得知乐视网的股票一度涨到150元/股,心里觉得还是挺失落的。


今年1月起,乐视网退市已被认为是“大概率事件”。1月8日,乐视网通过网络远程方式公开致歉,显示出它的“壳资源”已约等于零——随着重组等外部援助之路被完全堵死,乐视网被“借壳”的可能性都不再存在。


最近看到新的消息,5月14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有些朋友看到消息,马上给发我“贾跃亭只是失败了而已,我依然无法相信他是骗子”。


我不得冷笑一声,如果我当年是用150元/股吃进乐视网的股票的话,我现在也会这么说。


三、刘欣,小镇青年,2015年买入乐视,同年抛售:别人可能做不成,但贾跃亭一定能做成


我是从一个不知名小镇来北京的。


刚来北京的时候,我做摄影行业,专门为明星拍照。曾经带着自己的作品集,一家家的跑杂志自荐,但后来,杂志都不怎么买图片了。我只好转行做了行政,一干就是十年。


北京实在太大了,即便我来了十几年,我依然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特别自卑。但贾跃亭的例子,让我觉得很风光,很振奋。


曾看过关于贾跃亭的报道,他毕业于山西财政税务专科学校,只有大专文凭,毕业后在山西省垣曲县地方税务局网络担任技术管理员,在当地曾几度创业,都不算太成功。


2004年,贾跃亭在北京创建乐视网信息公司时,几乎无人看好,因当年优酷、腾讯视频已发展起来,后来者很难超越。


据国外流量排名网站的数据显示,当时乐视在中国所有网站中,排名第125,优酷第10,土豆第12。从架构看,乐视网主要面向国内,这意味着,它很获得到国际融资,加上当时国内版权环境较差,只靠内容,很难盈利。


2011年,因独家掌控《甄嬛传》的网络播出权,乐视网的知名度突然飙升,一度压倒其他视频网络公司。贾跃亭的人生逆袭了,我也开始真的关注起这家公司。


我当年有点崇拜贾跃亭,和我一样,他也是小镇出来的,可他却能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中取得成功。


但我还是胆小,犹豫了几年吧,大概在2015年,我开始买入乐视网的股票,但买的很少,很快又抛掉了。


原因就是那一年6月,一篇《乐视分析报告》引起轰动,作者是中央财经大学的刘姝威,文章对乐视网的商业模式提出质疑,称乐视网的模式是“烧钱模式”。 然而,2015年时,乐视网的股票一直在涨。我很疑惑,这钱为什么总是烧不完呢?一度想再买进一些股票。


那一年,乐视网在大量招人,我的一个朋友恰好被录取了。2周后,刘欣问他情况如何,在微信中,对方只回答了三个字:已辞职。


辞职。我这才醒悟过来,及时收手。


后来想想,贾跃亭依然有几点让我佩服:独断专行的作风、有气魄(他提出的商业构想比网络小说还夸张)、献身精神(据说贾跃亭全家住在北京一套不到200平米的房子中,把全部资产都拿来创业)、理想主义,在演讲中,特别有激情。


四、杜先生,全职股民, 2013年买入乐视,现已抛售:我早就不相信上市公司老板的话了


对我这种老股民来说,被套牢的可能性不大。


我在十年前辞职后,就全职在家炒股。这中间经历了几次股灾,后来我就决定只做短线,不做长线。


为购买乐视网的股票,我之前专门查了背景资料,发现当年美国网络视频网站发展迅猛,股票回报很高,而乐视网成立于2004年,在创业板中算是“老企业”,而且2010年就上市了,2013年—2014年该公司各业务板块的增长速度惊人,加上一些有名气的投资者纷纷投资乐视网。


2013年选择乐视网股票,我承认受了当时股市大环境的影响。2013年到2014年,创业板一直是牛市,而主板却是熊市,很多股民从科技股中赚了钱。


那时不只是乐视网的股票在疯涨,暴风科技、中文在线的股票涨得都很快,那时被称为科技股的黄金时代,两三个月时间,股票价格蹿到发行价的8—10倍,算是很正常的情况。


爬得这么高,当然摔得狠。


现在看来,乐视网高速增长的奥秘莫过于关联交易,通过财务手段,与控股企业之间发生大量的虚拟业务。


类似不规范的操作手段,在乐视网的创业初期已大量存在。之前看到著名财经评论人水皮曾在媒体上质问:“这能完全怪投资者吗?曾经号称创业板第一股的乐视网是谁批准上市的?又是谁同意它定向增发的?还是谁批准它暂停上市的?”


2015年,乐视网与关联方交易流入额高达16亿,占营业总收入的12.59%, 2016年,竟一下增长到129亿。


那一年我一个月之间多次吃进、卖出乐视网的股票,最后一次吃进时,价格已飙升到100多元,这一笔确实亏了,但将全部的相关交易加起来,基本持平。最后觉得没劲了,全部退出了。


人的经历不一样,风格不一样,炒股的方法也就不一样。和新股民比,我们经历过的东西太多了,所以特别敏感,我不相信那些上市公司老板们说的任何话。


本文来自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作者:陈辉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