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清单,能否改善义务教育下的超前学习?
2020-05-20 16:28

负面清单,能否改善义务教育下的超前学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作者: 陈洪淼(为支持负面清单作者)、 尹昊萱(为反对负面清单作者),原文标题:《对辩:负面清单能否改善义务教育“内卷”》,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支持负面清单: 负面清单有助于解决“内卷式”超前学习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试行),为各地查处培训机构超标超前培训行为提供了具体依据,大有一刀斩断“内卷式”超前学习的意味。


“内卷”一词,在人类学研究中原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1]现则多用于形容“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过密和重复的竞争”。


当下为中小学生开设的各种超前学习培训班,便是在助长一种“越来越卷”的竞争趋势,其为学生带来的真实益处寥寥,增添的负担却不言而喻。教育部推出负面清单,虽短期内无法根除教育的内卷化问题,但叫停“内卷式”超前学习确符合当前的需要。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该负面清单禁止的,是中小学阶段超纲知识的课外培训——例如曾经让万千小学生和家长叫苦连天的小学奥数。也就是说,教育部并不是在倡导“不要学”,而是希望避免由恶性竞争驱动的、低质量的“提前学”。


提前学习下一学段的知识究竟有没有意义?如果这样的学习是主动的、去功利化的,能够对孩子的爱好与智力进行双重启蒙,那自然值得肯定。但问题在于,多数超前学习是被迫的、功利的,一些培训班为了迎合这种功利目的、让培训效果更快地展现出来,又采取填鸭式的教学方式。如此学习,实效有限,更加大课外压力,浪费了孩子培养真正爱好的机会,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过去超前学习之所以一度盛行,是因为掌握奥数等超纲知识能成为升学的一块敲门砖。然而选拔特长人才的初心虽好,却无力保证选拔过程的公正性,试题方向上,还一度陷入对奇淫巧技的考察,带来“内卷式竞争”的恶果。


基于此,近年来教育部已然转变思路,大力推行教育公平化和减负。在诸如取消小升初考试、划片就近入学等措施的推进下,掌握超纲知识在升学中起到的作用已变得十分有限。


这种情况下,超前教育依旧风行不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家长的思维还没能转变过来,仍然觉得其他孩子都在学,自家孩子不学一定会吃亏。可见,光是让超纲知识“不许考”还不能完全解决这一难题,此次规定培训机构超纲知识“不许教”,可谓是下了一剂猛药,能够进一步有力度地减轻由超前学习带来的课外压力。


当然,对于课外培训超前教学的“打压”,建立在它并不能为孩子的成长带来实质性意义的基础上,如果孩子们真的能够通过接受高效、高质的课外教育获得成长,这又何尝不是教育的进步?通过“一刀切”的方式禁止培训学校的超纲教学,也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


它必然会造成一些损失,特别是对有学习热情的、不满足于课本知识的孩子,他们接受课外教学的渠道显然有所减少。但在互联网深发展的当下,破解这一两难局面的突破口便是丰富的线上教学资源,当网络技术门槛和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壁垒被逐渐打破,选择和接受知识的自由将被前所未有地放大。


总而言之,负面清单的推出是为了给当下畸形的课外培训市场降温,为大部分揠苗助长的家长纠偏,而如何能让给学生减负和因才施教并行,还需要等待教育方式的变革。我们需要明确的是,课外教育的初心应当是满足孩子的求知欲、发掘孩子的潜力,而不是为了在一场超纲的考试中获得一个漂亮分数——在中小学阶段,无论是超纲的考试还是功利的培训,都应当越少越好;而学习知识的自由,则应当越多越好。


反对负面清单:义务教育的内卷化不能靠负面清单解决


5月9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试行),以具体示例规定了在义务教育的不同阶段禁止课外培训机构教授的内容,例如小学四到六年级数学学科不能教授科学记数法、负数的计算等。


需要承认的是,当前课外培训机构的确存在一些畸形的现象。超标培训愈演愈烈并且与升学挂钩,尚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为了争取好的资源而不得不过早地背负上繁重的课业负担。这种为了争夺有限资源而进行过度竞争的现象,也即近年来逐渐被引入讨论的“内卷”“内卷化”。然而,想要通过列出负面清单的方式来消除这一现象,反倒是南辕北辙。


义务教育阶段的考核、升学标准不发生改变,学生和家长的“内卷式竞争”就不会停止,学生的负担也就不可能在根本上得到减轻。现阶段,渴望得到优质教育的学生和家长与优质的教育资源相比,仍然是“僧多粥少”。


因此,优质的教育资源掌握着筛选学生的权力。而在课外进行超标教育并以此为依据进行考核,将考核的成绩与升学挂钩,就是筛选学生的方式。2018年教育部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摸排,共发现1105所“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并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机构。


只要教育仍然以筛选为目标,这种优胜略汰的竞争模式就不会消失。你不让我追求知识的广度,那我就追求知识的深度;你不让我增加试题的难度,那我就增加试题的数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到头来,中小学生仍然无法脱离过度竞争的苦海。


想要消除内卷,仅仅靠限制某一种竞争的方式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消解竞争的目标。从长远来看,提高教育水平,改变学生与优秀教育资源之间供不应求的局面,当然是这一问题的终极答案。不过,在这个宏伟目标暂时不能完全实现的当下,我们也并非无计可施。


取消义务教育的筛选性,不以学生的成绩高低作为入学标准,就可以减少学生和家长过度竞争的动力。例如,目前已经在许多地方实施的划片就近入学、抽签摇号入学等政策,如果能够得到公正有效的执行,就可以既维护社会公平,又避免恶性竞争的出现。



在少年儿童的成长发展层面,负面清单同样是弊大于利。不同学生由于天资、家庭环境等客观原因,本就“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有的人擅长数学,有的人擅长语文;有的人对新知识的掌握更加迅速,有的人对已有知识的理解更加深入。针对不同特质、偏好的学生,采取差异化的、更有利于扬其长避其短的教育,更利于培养专精人才。


为了维护公平和维持底线,学校教育应按规定大纲进行,这是无可厚非的,正因如此,课外培训成为接受差异化教学的最好机会。制定教学大纲的本意是划定教学内容的下限,但负面清单却把这些内容当成了上限,不仅不许比规定的内容学得少,还不许比规定的学得多。只能循着一套“课程模子”来,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学生的自由自主发展。


在义务教育的跑道上,有的人跑得快,有的人跑得慢。“内卷式竞争”是用鞭子赶着跑得慢的人,让他们和跑得快的人一样快,这种做法当然是不可取的。但是反过来,用绳子拴住跑得快的人,向他们的鞋里注铅,强迫他们和跑得慢的人一样慢,这种做法同样是不可取的。


要维护义务教育的公平、减轻中小学生的负担,治本之策是不要让义务教育的跑道变成赛场,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发展、自由地奔跑,既不要因为一个人跑得快而给他发奖,也不要因为一个人跑得慢就剥夺他跑步的权利。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1]引自维基百科https://wiki.mbalib.com/wiki/内卷化效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ID:qingxintimes),作者: 陈洪淼(为支持负面清单作者)、 尹昊萱(为反对负面清单作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