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ME们别碰瓷瑞典了
2020-05-21 14:02

NOME们别碰瓷瑞典了

玩概念是企业家的事,在消费者眼里,“10元店”就是“10元店”,无论是否“超级”,吸引大家去逛的,永远是能够用廉价购买高级的快感。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头图来自:NOME官网


用一句话形容眼下的家居零售行业,大概是:


“我们知道他们在抄袭,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抄袭,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抄袭,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抄袭,但是他们依然在抄袭。”


正所谓饿死胆小的,撑死皮厚的。如今这世道,抄袭泛滥到它几乎不再算是个罪名,从服装到文学,从手机电脑到锅碗瓢盆,没有一个行业是干净的。


家居零售是其中最好辨别的一种,不像文学或音乐,鉴定抄袭还要专业入门,一只杯子一个桶的事儿,大部分消费者还是能用眼睛看出来。


左:知名国产家居品牌NOME的纸篓;右:丹麦设计公司Essey 的红点、iF获奖作品。


家居零售行业势头正旺,如此大的一块蛋糕,绕着它飞的自然有蜜蜂也有苍蝇。本土的优秀设计其实并不少,但诡异的是,行业里做大做强的品牌,身上几乎都逃不开抄袭纠纷。


以“网红家居品牌”NOME为例,拳打宜家,脚踏无印,外挂瑞典设计师招牌,内有网红主播全面带货——国产家居零售品牌的成功路上要素不少,唯独不见得有“原创”这一条。


一、抄人者,人恒抄之


NOME有个大名鼎鼎的冤家,叫名创优品。这两位的缠绵纠葛,不亚于肯德基和麦当劳,抢地盘几乎到了百步之内有你就得有我的地步。


从路边“哎呀呀”到豪华商场里的“MINISO”,名创优品的辉煌奋斗史激励了无数中国老板,陈浩大概也是其中一个。叶国富的名创优品宣称是日本设计,陈浩的NOME号称来自瑞典;叶的名创优品发家于广州,陈的NOME也在广州。


陈浩本人也跟叶国富一样励志,80后里少有的小学学历,刷过盘子卖过衣服,愣是从打工仔一路做到连锁男装品牌KM老板,拿了弗吉尼亚大学和长江商学院的EMBA学位,最后靠着NOME进军一线城市,功成名就。


2017年,NOME半道里杀将出来,跟业界大佬名创优品打起擂台。NOME官网上如此形容其创立时的盛况:


“9个月估值几十亿,被100多家基金追着投。”


名创优品也做了一个NOME(右),二者连中文名称都是一样的,只有logo中的字母“O”略有不同


2018年,名创优品迅速推出NOME品牌,并抢在陈浩前面开了加盟商会议。NOME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致叶某人的一封信:你的流氓阻挡不住你的死亡》,直斥名创优品“既不名创也不优品”“10元店模式已死”“儿子已经骨瘦如柴、病入膏肓,于是冲到别人家耍流氓,意图绑架个大家闺秀来‘冲冲喜’”!


这封措辞激烈的公开信被叶国富告上法庭,目前已被删除。双方彻底撕破脸皮,一个骂窃取创意,一个说抄袭品牌,在这两个历史作风都相似的品牌间,吃瓜群众甚至不知道该同情哪一个好。


文章被删了,NOME的争夺战仍然在继续。于名创优品,NOME是一场争夺未来市场风向的战争,于陈浩的NOME而言,这却是手中攸关生死的王牌。


法律还没有给出结论,但无论这个商标最后花落谁家,这一段唾沫横飞的黑历史,都将永远伴随着NOME。


另一方面,架打得轰轰烈烈,真做起生意来,两家又都很乐意取彼之长,这头刚骂完“10元店模式已死”,转脸就说要探索“超级10元店”的新模式。一旦离开红绿色差明显的门店,撕掉logo 标签,恐怕没几个人分得清到底是谁家的产品。


二、瑞典画皮,国产品牌的万灵金丹


名创优品踏着“日式设计”走上巅峰,而NOME则与“北欧”牢牢绑定。


最著名的北欧家居品牌莫过于来自瑞典的宜家,大树底下好乘凉,“宜家”两个字不知养活了多少的“宜家同款”“宜家平替”。“瑞典设计师”也成了家居设计界的万灵药,作用大概相当于网店里的外国脸模特、T恤上的英文字母logo。


NOME官网上的介绍


NOME瞄准的也是瑞典这片设计热土。NOME门店的一大标志,就是那面贴满了各种设计师的头像墙,根据其官网资料,这些瑞典设计师在国际上屡获大奖。


满怀期待地去红点和iF网站搜了一下这位被NOME列在首位的设计名师Fredrik Moberg,但都没有搜索结果。



作为行业中的庞然怪物,名创优品身上背着几十个侵权官司。行业里的后来者向前辈学习,往往也不会落下这一优秀的传统。


暂且不论那些大家看着都眼熟的抱枕、勺子、玩偶,就连真正的国产原创设计也与NOME摩擦不断。去年7月,中国原创空气香氛品牌DAILY LAB剑指NOME,称其抄袭了DAILY LAB的一款车载香氛。


左图:DAILY LAB产品;右图:NOME产品。/DAILY LAB公众号


DAILY LAB发布的《NOME家居,别把消费者当白痴!国货做成这样太丢脸!》一文中,还提到了NOME家居旗舰店对于此事的态度:“不需要。”


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联系?还是不需要下架?


图/DAILY LAB公众号


此事发酵之后,NOME方终于给出回应,他们认为,两款产品“外观有明显不同”,并列举出四大区别:


  • 1. DAILY LAB侧面有凸起雕刻,NOME没有;

  • 2. DAILY LAB背面镂空形状是规则线条,NOME不是;

  • 3. DAILY LAB夹子连接方式是打钉,NOME是螺丝;

  • 4. DAILY LAB主体直径38mm,NOME是40mm。


更耐人寻味的是,NOME用了“现有设计”一词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根据《专利法》,所谓“现有设计”,即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设计。再说简单一点,就是市面上已经有的设计。


敢情NOME挂在门店外墙上的那一群瑞典设计师,也用的是“现有设计”啊?要不是官方承认,消费者还真以为自己花十块二十块就买到了瑞典原创呢。


NOME门店外,贴着一溜设计师大头像。/NOME官网


当然,NOME还表示,其公司的设计研发由瑞典设计师交稿、瑞典独立设计师投稿、国内设计师根据瑞典设计师提供的方向进行设计这三种方式构成。


至于这些独立的、聘用的,瑞典的、国内的设计团队,在NOME的产品设计中孰轻孰重甚至孰真孰假,消费者的眼睛看了不算数,只有NOME自己知道。


三、国产品牌的崛起,绕不开山寨这条路吗?


几年前,一篇题为《原创已死》的文章刷遍全网,作者正是得过红点奖的家居设计师沈文蛟。他设计的NUDE衣帽架拿奖无数,也招来苍蝇无数,最后盗版成了爆款,正版却无人问津。


文章一火,“炒作”“营销”的指责纷纷涌来。一看数据,沈文蛟那个濒临倒闭的原创店竟然被此文救活了,阴谋论更是刹不住车——人们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原创者,却不愿意花力气去指责抄袭的人。


也许是因为抄袭的太多,网民难以责众,但更可能是因为,跟便宜的价格比起来,那点良心的谴责算不得什么。


去年十一月,沈文蛟因熬夜猝死。去世前几天,他的微博上还在呼吁影视剧组不要买错了山寨的NUDE衣帽架。


这条微博下面为数不多的留言中,点赞最多的是“老师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抄袭”。


中国不缺好设计,缺的是尊重原创、尊重知识产权的行业和消费习惯。贴个国外设计师的名字,在购物中心开个装修精致的门店,就敢说自己是中国宜家、本土无印,只要价格便宜点,样式漂亮点,抄袭算什么?连质量都不算什么。


既有如此终南捷径,何苦还要去攀那原创的险峰。就好像银幕上那些永远有市场的烂片一样,你觉得是电影人非要给观众喂屎,电影人眼里却觉得,那还不是因为观众自己就喜欢吃屎。


玩概念是企业家的事,在消费者眼里,“10元店”就是“10元店”,无论是否“超级”,吸引大家去逛的,永远是能够用廉价购买高级的快感。


他们真的在乎设计吗?的确是在乎的,同样10元,当然愿意买更有设计感的产品。但同时也不怎么在乎,如果真的愿意为设计付款,山寨店早就没有活路了。


画皮容易画骨难,日本设计也好,瑞典风格也罢,学个样子不费什么事儿,可真正的格调是抄不来的。


在NOME们工作过的经营者、营销者,大可以把这当成履历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如果一个设计师的履历上最耀眼的是NOME们……


官网简介难道早已说明了一切?


去年,NOME上海首店、广州北京路店等多家门店相继关闭,传出关店潮的消息,媒体采访中,NOME表示只是“调整”“还会开更大的店”。


2018年,NOME曾表示要在2020年开到2000家门店,这还不包括海外扩张计划。到2020年初,NOME给媒体的答案是门店近600家,预计今年还会净增300家。


不要忘了,世界造神有多快,忘记旧神就会有多快。下一个商业新神又会是谁呢?


参考资料:

1. 《名创优品、诺米品牌纠纷升级为名誉维权,叶国富申请强制执行道歉》南方都市报,202001

2. 《优化经营还是扩张失速?网红家居NOME回应撤店风波》北京商报网,201908

3. 《NOME家居抄袭?自称“现有设计”》北京商报,201907

4. 《NOME家居,别把消费者当白痴!国货做成这样太丢脸!》DAILY LAB,201907

5. 《又一家居零售“新物种”亮相 架起一条北欧设计和中国制造的“金色通道”》三秦都市报,20180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易米三升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