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赌王四房面对面:“没办法,他们就是富二代”
2020-05-28 12:04

与赌王四房面对面:“没办法,他们就是富二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李超,题图来自:腾讯小满工作室


从香港闹市区太古广场驱车十多分钟,盘山而下,是香港超级富豪聚集之地。水流沿着半岛形态的地型缓缓交汇于此,信奉风水的富豪们相信这是聚财的吉象。香港首富李嘉诚住在深水湾78号,不远处,则是澳门传奇人物何鸿燊的官邸,准确的说,这里属于“四房”——梁安琪在那里把儿女抚养长大。


从何鸿燊传出身体欠佳,到如今与世长辞,关于其遗产之争一直是外界焦点。与“二房”何超琼、何猷龙姐弟已进入家族企业核心管理层,以及三房低调内敛少现公共场合不同的是,在这场家族纷争中,“四房”既在渐离权力中心,又是挑战嫡系的最大暗流。


这源于他们的绝对弱势:尽管育有两儿两女,但大女儿何超盈在1990年出生时,“赌王”已近70高龄,实际上,1962年出生的“二房”长女何超琼,只比“四太”梁安琪小一岁,襁褓安敌壮年。


同时,这也成为他们的绝对强势:部队文工团出身的梁安琪游走于内地与港澳地区,横跨政商两界,儿女出生时,何鸿燊已无精力亲自教导,她以“虎妈”姿态示人;她在家族核心公司澳博控股中直接和间接持有12%股份,超过“二房”与“三房”,母仪子贵。


何鸿燊离世前的一段日子,腾讯新闻《财约你》和《棱镜》曾数次对话包括梁安琪、何超盈以及何猷君在内的四太一家,试图走进这个混合着高贵与卑微、搅拌着光芒与失落的明星家庭。


腾讯新闻《财约你》对话四太梁安琪


“四房”深水湾豪宅面海的花园里,草坪上原本有个小泳池,当何鸿燊在这里过夜时,第二天清晨6点,都会到泳池里游泳。每当这时,孩子们会自觉地起得更早,他们不愿意错过和父亲难得的玩耍机会。


无论是太太还是子女,都会把何鸿燊形容为“英雄”,但梁安琪也曾说到,生在这样复杂的家庭,安全感显得更为重要,每个人都需要学会保护自己、找到自己。


先后4位夫人、16名子女,比起“赌王”留下的财富与权力,这个大家族同时期盼的,或许还有他曾经的陪伴与认同。



“壮年”四太守护九零后子女


比起年长自己18岁的“二太”蓝琼缨,今年还不满60岁的梁安琪,仍然活跃在已经是二代接班的何氏舞台。膝下两双“九零”后儿女,让她有更多“战斗”下去的理由。


梁安琪依然记得自己与何鸿燊跳的第一支舞:桑班,南美的舞蹈,一舞定情。舞台之下,却并没有太多浪漫,13岁进入广州文工团,20岁只身前往澳门,从开放之初的内地来到经济起飞的港澳地区,生活不仅没有更好,相反,从单位分房变为了自己租房。个性和求生的本能,让梁安琪同时打几份工,“一定要努力,买一个最小、但属于自己的房子”。


梁安琪从不讳言自己对于财富和权力的渴望,她告诉《财约你》,当相识后何鸿燊邀请自己进入他的公司、工资由一个月几百变成几千时,那种感觉就像“中了六合彩一样”。


如今,梁安琪已经横跨政商两届,从事房产投资和餐饮娱乐,虽然何氏家族生意的管理权主要被“二房”掌握,但她仍然持有相当股份。2018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梁安琪以37亿美元净资产位列第22位。


实际上,因自己父亲破产无钱看牙而被牙医鄙视的往事,正是何鸿燊经常向子女们传递的信息:做人需要打拼。但是,生于“赌王”晚年的“四房”子女,从父亲那里感受到的更多是英雄温情与脆弱的一面,在教育子女上,“四太”将其形容为“何先生是好人,我是坏人”。


接受媒体采访时,梁安琪经常会提起出身豪门的不安全感,要在复杂的家庭里生存,不能逃避,要学会保护自己,要去寻找自己的事业,需要出人头地,特别是在这样传奇亦或离奇的家庭当中,这也让梁安琪奉行“虎妈”式教育。“四房”两个儿子何猷享与何猷君热衷玩电子游戏,总是被她严厉训斥,放暑假,她会强迫子女必须用全部时间去实习。


尽管希望子女能够独当一面,但相辅相成的是,在保护后代上,“虎妈”也有着更加强烈的本能


利用梁安琪的资源与人脉,何超盈创业艺术品拍卖行业,而1995年出生的何猷君则在2017年投身电竞行业,加入王思聪为股东的创梦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澳门电竞会长。为了支持幼子,梁安琪通过旗下Vigo Globl家族基金入股创梦天地1.11%股权,在何猷君操办电竞嘉年华上,梁安琪不仅现场支持,还将自己掌管的新葡京酒店作为活动场地。


“出生在这个家庭,其实压力是很大的,很多事情要求学习和应变速度非常快。”何猷君在《财约你》面前坦言,如果没有母亲梁安琪在遇事时的出谋划策,没有母亲的强大社会影响力和能力,自己和哥哥在各自领域里的发展不会这么迅速。



为当父亲“唯一”校友放弃牛津


在何鸿燊第五子、“四太”梁安琪的小儿子何猷君迎娶中国超模奚梦瑶之前,长女何超盈一直是“四房”最受关注的二代。不仅因为她所在家族的争产风波,还有她数段分分合合的恋情,其中数位绯闻“男友”为女性。


更重要的是,何超盈未能像“二房”大姐那样插足家族生意,而是选择另立门户。


2015年,梁安琪带着爱女以藏家身份在保利的拍卖场里连续大手笔,先是在香港拿下吴冠中代表作《长江三峡》与日本艺术家白发一雄的《秘火》,接着又在北京以6900万人民币购入吴冠中《木槿》,何超盈将“扫画”动机解释为帮助母亲完成建立私人美术馆的心愿。


同年10月,25岁的何超盈,正式“下海”创立超盈文化有限公司,并与保利集团合办保利澳门拍卖有限公司,利用庞大的家族资产和人脉关系作为杠杆,撬动起澳门的艺术品拍卖市场。



源于富足的家庭背景,何超盈很早就接受到了珠宝、古董和艺术,尤其对画画情有独钟。她中学时代是在英国度过,在上大学前,她首先确定了艺术专业,但是,如何择校却成为难题。当时,何超盈有机会就读牛津艺术学院,但是,她最终选择了“差”一些的香港大学。


在《财约你》面前,何超盈表示,对于当初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因为相比牛津艺术学院,港大没有纯粹的艺术专业,只有文科,这让一直学习画画的自己,不得不去研究绘画的历史和背景,以及整个市场,因为这个机会,她才结缘艺术品投资领域。


梁安琪对何超盈选择港大的解释是,当时,正值何鸿燊大病,回到香港可以陪着父母。当然,她也道出了或许是最重要的原因,青年何鸿燊就是港大学生。


“其实我觉得挺荣幸的,因为他子女很多,但是也只有我在香港大学,跟他是校友。”面对《财约你》,何超盈对于自己能在众多子女中成为父亲唯一的校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她依然记得父亲参加自己毕业典礼时的情景:前一天晚上何鸿燊就有些紧张,第二天起得很早,到学校后,和所有家长一起坐在礼堂里,看着学生一个个上去领取毕业证书,“他那一天特别紧张,可能比我还要紧张”。


何超盈说,自己当时“还是很感动的”。这种成为赌王父亲“唯一”的幸福,并不比财富来得轻盈。


“没办法,他们就是富二代”


作为豪门之子,有着不尽的物质财富,有他人看不到的起点,当然也会有一些副作用,比如年轻时就会受到媒体的关注,陷入遗产争夺或是被迫进入“都是靠家里”的故事里。


“虽然我不希望他们像富二代,但是没办法,他们就是富二代。”梁安琪对《财约你》开玩笑的说。当何猷君准备评论“二代”群体时,姐姐何超盈用手试图阻拦他,她担心弟弟的言论被放大,又成为舆论攻击的靶子。



在申请到MIT学位后,曾有人质疑何猷君是靠家族为学校捐款而得到的。赌气之下,何猷君把前十的名校都申请了一遍,MIT、耶鲁、斯坦福、剑桥、UCLA、普林斯顿……何猷君说,“全考进去,这样不可能有人说你家里捐那么多图书馆了吧”。


证明自己不需要依附于家族,是“四房”孩子们成年后的主题曲,无论是向母亲、向自己、向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还是向窥探豪门恩怨的吃瓜大众。


小时候,梁安琪会特意带子女出席各种上流社会的活动,让他们适应和传媒接触,适应被放在聚光灯和放大镜下。“他们一出生就要有这个范儿,就有这个习惯了。”梁安琪说,自己不会去开导子女在舆论前产生的压力和焦虑。


在“四房”中,1994年出生的大儿子何猷享是唯一进入何氏家族企业的二代,2015年,从事金融行业的何猷享向梁安琪提出,希望进入澳博工作,梁安琪随后将其安排进自己掌管的新葡京,负责葡京人项目。


“挺努力的,因为做项目从零开始,我就让他在这方面努力去学。”梁安琪对《财约你》如此评价何猷享在何氏帝国里的表现。她说,葡京项目即将完成,有了经验后,会让大儿子继续承担新任务。


作为“四房”兄弟姐妹中唯一进入家族产业的人,何猷享对《财约你》坦言,“压力是一定有的”,但“路是自己选的”。


强悍高调的四太、进入家产的长子、自立门户的姐弟、尚在学业的小女,“赌王”离开后的“四房”,未来仍将是外界最为关注的一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李超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