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爱”渣男
2020-05-28 14:17

抖音“爱”渣男

本文作者:吴喋喋,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被前女友周扬青指控为世纪渣男的罗志祥遭遇了空前的舆论危机,他的公众形象跌至谷底,也迅速失去了在内地的综艺资源。作为一位事业心极强的“时间管理大师”,罗志祥积极谋求破除危机、尽快复出。


而毒眸观察到,比起在微博反复诚恳道歉的态度,罗志祥在抖音平台上的数次“小动作”显得更为耐人寻味。


二人分手但尚未官宣的3月初,罗志祥更新一则“没有隆过鼻丰过唇垫过下巴”才叫素颜的抖音短视频,引发“内涵周扬青整容”的猜测。


周扬青长文发表后,罗志祥于5月7日深夜给一则抖音上的粉丝加油视频留言道:“谢谢你,请等我回来!”“谢谢你们”,这些留言获赞过万。


5月20日,罗志祥不仅在微博发布题为《男孩女孩》的长文追忆与周扬青交往细节,还在抖音用大号参与了“是否支持罗志祥与周扬青复合”的投票,并选择了“支持”。



除了罗志祥的“迷惑行为”本身,值得注意的还有为这则投票表态的其他900多名用户——其中支持复合者近半数。


尽管投票样本不大、不少抖音用户也在相关话题下吐槽了罗志祥“并非想复合,而是想复工”,但罗志祥在微博和抖音的“两幅面孔”已经构成一种信号:抖音是一片对罗志祥相对宽容的互联网飞地。


罗志祥并不是唯一在抖音吃得开的“渣男”。根据卡思数据抓取的近90天内转、赞、评和粉丝数量显示,薛之谦、罗志祥和陈赫是抖音平台内最火的三位男明星。薛之谦因与前任李雨桐的情感、财务纠纷曾陷入舆论危机;陈赫与相恋15年的妻子许婧离婚后迅速恋上女星张子萱,也曾引发“渣男”争议。



薛之谦、罗志祥和陈赫是抖音平台内最火的三位男明星


日益严苛的互联网道德审判风气下,强社交平台上明星、大V越发谨言慎行,而在弱社交属性的抖音上,却悄然生长出了一片“渣男”生态。


抖音“爱”渣男


2018年5月,由抖音用户配音的《情深深雨蒙蒙》台词“书桓走的第一天,想他,想他,想他”成为热门短视频背景音,被数万网友引用、重新演绎,不仅在抖音成为热门段子,还出圈了,引发《情深深雨蒙蒙》的又一轮翻红。其中而何书桓的“渣男”属性成为最热门的讨论话题。



当“渣男”出来现身说法教女孩识别渣男并受到了欢迎时,就意味着女性用户不再和渣男针尖对麦芒了。“渣男”梗在抖音上的火爆、“渣男”标签的娱乐化趋势都导向了大众与渣男之间对立情绪的减弱。而随着对“渣男”心理的日渐洞悉,用户甚至会发现,许多人自己都或多或少存在着“渣”的潜质。


2019年初,那句朗朗上口的“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席卷了抖音,在这一语境下,“渣男”不再令人避之唯恐不及,反而让不少男性被“种草”,烫起了渣男同款锡纸烫。


渣男在抖音上也渐渐拥有了更多新名字,比如“甘蔗男”,指的是“一开始很甜,时间长了会暴露渣的本质”的男性,“海王”也是渣男的新外号,起源于抖音流行语“本以为游进了哥哥的鱼塘,没想到哥哥是个海王”。


渣男标签在抖音语境下的逐渐丰富,带来了更多元的看待渣男的观点。渐渐也有不少抖音用户认为,就结果而言“渣男”虽然很渣,但就恋爱过程而言,渣男却可能比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来得好。如果讲究恋爱体验、及时行乐,不如成为“渣女”,与“渣男”共舞。


是抖音选择了“渣男”,还是“渣男”选择了抖音?


在这样的生态下,因私生活争议而在主流娱乐圈被诟病的陈赫、薛之谦得以在抖音开辟新的流量,并且基本不会招致恶评。


2018年初陈赫入驻抖音,截至当年1月18日,发布三条短视频的陈赫便获赞近200万,粉丝数突破190万,即便是在陈赫最早的那些短视频作品里,热门评论也是友好的,热评夸陈赫“萌萌的”,有人会提到“跑男家族”,有人提起《爱情公寓》,气氛极为友好。


而同一时期的微博上,每当娱乐新闻播报陈赫张子萱夫妇的恩爱近况,仍有大量网友在热门评论中声讨陈赫,拒绝他的“洗白”。




私生活带来的负面舆论让陈赫在主流娱乐圈口碑走低,但《奔跑吧》常驻经历和作为《爱情公寓》系列主角的高国民度让陈赫在抖音具有极强的号召力。2018年4月,陈赫已经吸粉1800万,成为抖音粉丝数第二多的明星,仅次于同属“跑男家族”的迪丽热巴,粉丝数第三位的艺人也是“跑男家族”成员Angelababy。


除了国民度加持,擅长喜剧表演的陈赫转向抖音后的创作短视频也非常用心,内容受到了用户欢迎。抖音每周更新的明星爱DOU榜显示,截至5月27日下午,本周有超过480万抖音用户与陈赫的抖音账号内容产生互动,在明星中位居第一。


陈赫在抖音明星中获得“最多互动”


在抖音拥有巨大流量的陈赫甚至开始进军直播带货界。今年抖音的515王牌直播间活动中,陈赫以超1500万的热度值夺得主播带货排位赛总榜第一。


薛之谦和陈赫情况类似,负面绯闻爆发后在主流娱乐圈评价走低、人气流失,曾经凭借综艺感与大张伟并称“南薛北张”的薛之谦综艺作品急剧减产,疑似损失不少商业代言。但在主流娱乐圈的失语并不意味着薛之谦没有流量了,薛之谦作为歌手的号召力并未消失,2018年他的巡回演唱会开了23场,动员人数位居当年华语歌手第六名。


薛之谦也像陈赫一样,将曝光重心从主流娱乐圈转向了对他评价更为宽容的抖音。综艺感出色的薛之谦除了能够输出搞笑短视频,也活在了抖音热门BGM里——薛之谦有9首音乐作品被超过10万抖音用户使用,作品十分“能打”。



如今的罗志祥是在“渣男”身份曝光之前就已经成为了抖音顶流,他在抖音拥有超过四千万粉丝,是抖音明星榜前十常客。自4月23日周扬青发文后,罗志祥至今未更新抖音动态,但不断有粉丝在呼唤他回归抖音。


不可否认,这些在抖音风生水起的争议男星都有强大的内容生产力和国民认知度,“受欢迎”是他们被抖音用户宽容的先决条件。但抖音用户明显高于微博等其他平台的宽容度才是陈赫们将主要精力由影视综艺转向下沉市场最直接的原因。


“渣男”和抖音互相选择了成就彼此。


“抖人”为何那样?


毒眸在《抖音恋爱教学》一文中就曾分析过,抖音的用户画像非常年轻, 53.2%用户为30岁及以下,仅有12.5%的用户年龄在41岁及以上。Questmobile 于3月发布了2020年抖音用户画像报告,其中显示抖音男女比例较为均衡,19~30岁年龄段TGI最高,抖音用户偏好的视频类型中,情感类视频增长较快。


尽管这么说或许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之嫌,但男性比例越高的平台大提升越容易对“渣男”共情。除了抖音,显著的例子是男主用户占比高的虎扑,4月23日虎扑用户发起“你想不想拥有罗志祥这样的生活”投票,6000多名投票者中,超过4000人选择了“想”,仅有14.3%投票者选择“不想”。


5月20日罗志祥发布长文《男孩女孩》后,虎扑网友热评部分肯定了罗志祥的真心:“出轨是真的,爱你也是真的。”当王思聪留言吐槽罗志祥“四十岁啦还自称男孩”时,虎扑的一则热门回复又写道“败家子羡慕业务能力强的人吗?”


另一方面,用户偏年轻化也意味着情感观念更为开放和多元。抖音上烫起了“渣女大波浪”的年轻女性用户,是不会对罗志祥们有过高的情感道德期待的。



此外抖音的弱社交属性也让更多用户敢于抒发真实观点、表达欲望,而不是迫于被道德审判的压力站在政治正确的观点一边。抖音是基于短视频内容的社交软件,用户之间不会直接建立对话,也更难因为言论而招致“追杀”。


相比微博上一句个人观点要带上括弧和140字防杠精语录的艰难说话方式,“抖人”一向以敢表达真实观点而被其他平台用户啧啧称奇。例如在豆瓣小组里,常有用户搬运抖音中对明星的评价,并配以这样的文案:“抖人好敢讲 ”。


并且,随着抖音DAU在2020年初突破4亿,平台的用户画像就不再仅仅是“用户”画像,而越加趋近于真实世界的众生相。


在擅长包装人设的娱乐圈,“渣男”是需要大张挞伐的“稀有败类”,而现实生活中,“渣男”、“渣女”则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据《健康时报》报道,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进行的全国范围随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2015年,大约每3个丈夫和每7.5个妻子中就有一个曾出轨。当明星下沉到真实世界,和素人用户玩起同样的手势舞和热门梗时,同个话语体系里的用户似乎就更难去“批判”他们了。


情感不是非黑即白,人性本就复杂暧昧,包容了无尽日常琐屑的抖音,也就免不了顺带收容了“渣男”们。


本文作者:吴喋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6
点赞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