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砍UC News等海外业务,内容国际化战略收缩
2020-06-03 12:11

阿里砍UC News等海外业务,内容国际化战略收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黎诗韵,题图来自:IC photo


据《晚点LatePost》了解,阿里的海外新闻聚合产品UC News已于上周对内宣布将停止运营,原团队全部并入阿里健康——一个在疫情期间表现良好、市值接近百度的阿里控股公司。同时阿里海外短视频产品VMate将缩减员工、收紧资金投入。


(UC)News是转移了,VMate继续在做。”一位熟知相关业务线的UC内部人士对《晚点LatePost》确认。但他认为“阿里未来五年要在东南亚做十亿(包括电商等)的用户,UC是东南亚的排头兵是不会不做的。”


VMate的公关人士则回应称,最近正值阿里的新财年,各个业务都在做新规划中,“坚定海外布局的前提是不变的,规划具体还在制定中。”


但通知出来后,一位阿里UC管理层对《晚点LatePost》评价,“这意味着UC海外内容生态尝试的失败。”


阿里在海外的内容生态几乎只有UC。后者主要包括4个海外产品,UC Browser(UC浏览器海外版)、UC News、VMate(孵化并独立)、以及应用分发产品9Apps。多位了解此次调整的人士对《晚点LatePost》评价,阿里放弃UC News、收缩VMate,原因在于用户、营收数据表现都不佳。


而UC最重点的海外产品UC Browser也不尽人意。“量也不行了,人陆陆续续都撤了,可以理解为只剩维护工作,”一位出海产品的创始人说,“UC Browser也想找人接盘的,在慢慢萎缩。”他表示,UC已经成为下行业务,在海外巨亏,事实上在这次公开调整之前,UC这两年一直在砍成本、砍团队。


UC寄予了阿里的内容国际化雄心。2014年,阿里巴巴将全球化定为公司的基本战略,并在这一年收购UC,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一次并购。彼时UC创始人俞永福在接受采访时说,“UC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中全球化布局最早的公司之一,而阿里的国际化进度则超出了我们原先的认知,在这一点上,双方的梦想能够融合出更强的势能。”


UC有着很好的国际化基础。2009年,UC就在创始人俞永福的推动下出海。2013年,UC员工近3000,宣布全球用户过5亿、海外用户突破1亿——印度第一。彼时,今日头条员工200多、用户7000万,很快就被数百家传统媒体提起版权诉讼。


印度并不是好的全球化起点


2016年,UC正式推出UC News。一位投资人说UC花了几亿美元推广,招了非常多的人,“是当时阿里海外最大的一个战略布局”。


彼时印度市场已经有一批类似今日头条的产品:印度本土团队Dailyhunt早做几年,已拿到融资;中国本土团队NewsDog拿到了腾讯投资;猎豹也加入进来做了InstaNews。


上述投资人说,有一次傅盛来印度考察时,听说有人做的印度新闻聚合产品很好,于是考虑加入。但猎豹的内部决策一直在变,猎豹比较追求早期变现,所以目标很快转向单用户价值更大的市场。后来,猎豹收购News Republic,将InstaNews并入,最后卖给了字节跳动。


这些产品都没做起来。NewsDog也已经大大减少了主产品的投放,而是以别的产品变现为主。


UC海外的产品,无论是浏览器、新闻聚合、还是短视频,广告收入都占绝对主体。但它选择的印度市场,用户广告价值极低。


2019年一年,Google广告收入1348亿美元,近半来自美国市场,平均到每个美国互联网用户头上就是1568元人民币。印度是Google手机商店应用下载量第一的市场,但它在印度平均下来每年只能通过一个Android用户产生8.6元人民币的收入。


Google、Facebook通过收入丰厚的欧美市场供养印度业务,陪它慢慢成长。但反过来用印度市场支撑一个产品去和它们竞争就很难。


而效仿头条的新闻聚合产品需要直接和Facebook竞争——它同样聚合了各种信息,插入广告变现。


根据阿里财报,今年1~3月,阿里巴巴创新事业群收入比一年前几近翻倍,达到22.88亿元人民币,但它的亏损也比去年增加22%,达到40.22亿元,接近收入两倍。财报中提到,创业事业群的收入增加最主要来自在线游戏。


印度的成功产品多不依靠广告。在印度市场获得微薄盈利的BIGO从东南亚做起,辐射到了全球。但它的主要收入是直播,并且用直播收入养活其他产品。


一位在印度的创业者对《晚点LatePost》表示,尽管印度实体经济比较差,没有太多广告投入,但用户线上娱乐的小额消费意愿还挺强,“穷用户线下存在感不强,就会线上刷存在感,这也符合人性。”


与此同时,短视频也开始侵占用户时长。据《晚点LatePost》了解,仅去年7月TikTok印度的每日活跃用户就为8000万,80%次日打开,超过30%次月继续使用,现在月活已破亿。而与此对比,每天打开UC News的用户不到50万,完全没有可比性。


VMate立志做印度的“快手”,它的负责人、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VMate CEO程道放今年3月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表示,正是考虑到印度商业化的不成熟、投入回报比差,所以VMate选择了一条更“慢”的路径。


VMate的目标用户是印度的平民阶层,它想自己培育内容生产者,打造社区,“这是很艰难的,尤其是初期的时候,我们需要慢慢挖掘一些有才艺的人出来,从目标用户里培养一部分这些目标用户里喜欢的人和内容,这是我们过去两年最大的工作。”程道放说包括自己在内,整个团队都有很大的压力,但是他相信自己花的钱少,能撑更久。


疫情爆发后,阿里、腾讯、美团等大公司都经历了收入增速下滑,也都需要压缩投入,以保护利润。


UC浏览器所在的大文娱业务亏损也比去年增大,经营亏损44.9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加16%。但营收增加不到5%。


整个阿里2020财年报告没有提及印度、UC新闻或者VMate。唯一一次提及全球业务是因为alibaba.com带来跨境批发贸易上升。


团队年年大调整


2018年以前,UC主要在UC创始人俞永福、何小鹏手中。随着两人出走,UC的业务、人员都经历了很大的变动。2018年以后,UC老人朱顺炎接手,但他很少提及UC原有业务的国际化,更多提的是自己带的VMate等新业务的发展。在这次海外业务被砍后,他把曾经的团队迎入自己所在的阿里健康。


上述UC前员工对《晚点LatePost》表示,大概在2017年左右,UC迎来了一次业务的变动。当时UC意识到新闻聚合信息流快走不通了,俞永福提出要把UC News微博化,“当时反复建议就是往ShareChat(印度社交应用)这条路上走,上面总觉得已经有人占位了,为什么还要做,Helo(今日头条在印度推出的社交应用,与ShareChat竞争)啪啪打脸。”


2017年11月15日,阿里巴巴做出新的内部人事任命。俞永福同时辞去集团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并出任高德董事长。阿里巴巴集团将成立eWTP投资工作小组,由俞永福担任组长。


上述员工说,随着高层更换,微博化的提议也停了,大批员工离开,他是其中之一。


“18年中旬就陆陆续续撤了,主要是当时的轮值总裁黄浩走了,下面的人都走了。核心还是俞永福走了。”一位投资人注意到大批UC高管很快离职。仅仅4年前,UC还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阿里收购后罕见地保留品牌,特意成立阿里UC移动事业群,并将俞永福纳入阿里巴巴最高业务决策团队——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成为被寄予厚望的阿里接班人。但后来这一切逐渐落幕。


2017年12月,朱顺炎出任移动事业群总裁,不再担任阿里妈妈总裁,将“带领移动事业群管理团队探索UC等业务下一阶段的创新之路。”朱顺炎上任后,即推动成立了VMate。朱顺炎在内部被称为“常胜将军”,从阿里妈妈到UC到创新创业,“做什么业务都能做好”。


但也有人评价,朱顺炎最想做的并不是UC的国际化。2018年12月兼任阿里大文娱新媒体业务总裁后,朱顺炎推动了多款服务政务和企业的产品。有关注UC的投资人称UC已经变成了“OEM代工”,内部成立了单独的工作组。


2019年6月,UC再次变动,被整合到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后者包含UC事业部、书旗事业部、智能营销事业部、X-LAB事业部、VMate事业部、人工智能实验室、融媒体发展事业部等,朱顺炎担任总裁。创新业务事业群刚成立时,曾有媒体问朱顺炎,集团给这个事业群有哪些支持,“最大的支持是明确的负责人,也就是我,”朱顺炎说,“过去一直打胜仗,也让集团对我有信心,其它的都是通用资源。”


2020年3月16日,朱顺炎离开UC,出任阿里健康CEO和董事长。这个“最大的支持”走了。


今年3月,UC News在印度Google Play的下载排名跌出总榜前500名——它在2016年刚刚推广的时候一度是下载量第一。对于增长不顺利的产品来说,下载排名往往与营销资金投入直接挂钩。


有人离开印度,有人想进来。一位印度创业者说,“我们疫情期间不收缩,反而会战略扩张,抓住一切可能增长的机会。”


(记者房宫一柳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黎诗韵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