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肺癌女生的网络成名记:从百万人追捧到万人骂
2020-06-05 18:37

一个肺癌女生的网络成名记:从百万人追捧到万人骂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者:上上,主播:寇爱哲,文字:也卜,头图由作者提供。


点击上方图片,跳转故事FM音频


艺术家安迪ㆍ沃霍尔曾经对未来有过一个预言:每个人都能成名 15 分钟。


在当代的网络世界里,这句预言显然已经成为现实。尤其是一些视频平台兴起之后,人人都可以通过镜头展现自己的生活,表达人生态度。


但是,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你的一切都有可能被无限的放大。


所以这句预言可能还要加上后半句:从普通人变为名人只需要 15 分钟,从名人成为万人骂的靶子可能也只需要 15 分钟。


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在互联网上大起大落的故事。


不卖惨的癌症病人


我在网络上的 ID 是卡夫卡松饼君,真名叫赵上上。


2019 年 9 月,我刚进入波士顿大学读研,结果被确诊为肺癌晚期。


在医院隔离治疗的时候,我就想,我才 25 岁,人生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完成。


■ 上上在全美排名前 5 的丹娜法博癌症中心(Dana-Faber Cancer Institute) 进行治疗


正好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的一位脱口秀演员 Storm 徐发了一条微博,大意是他有点儿不开心,有没有谁能给他说点儿开心的事。


然后我就在下面回复说,徐老师,你看我都肺癌晚期了,还成天瞎乐呵,你有啥不开心的,看看我就开心了。


没想到他不仅回复私信了我,后续还录制了一些现场观众给我加油的视频,我特别感动。


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下定决心要拍 Vlog,想记录下我剩余人生里的精彩瞬间,也希望能带给别人鼓励。


私心上来说,假如我真的出什么事了,让我父母在他们接下来的人生里,能有个可怀念的东西。


既然决定要拍,那要拍什么呢?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得癌症是一件多么值得悲伤的事情,包括我的医生在内也没有宣判我还有几年好活,对于治疗我是很乐观的。


我的医生一直和我强调,治疗的最终目标是让我拥有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


所以在一段时间的免疫治疗和化疗后,当我的身体慢慢开始恢复,医生会鼓励我在能承受的范围内做些我喜欢的事,打球啊,撸铁啊。


而且中美医疗文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区别是:没有忌口,什么都能吃。


我刚确诊后,我妈就来美国照顾我了。她一直跟我说,这个不能吃,太油腻,那个不能吃,是发物,会上火什么的。结果有次她跟我去医院面诊,问医生我有什么不能吃,其实是想约束我。她万万没想到,医生说什么都可以吃。


所以你会看到,在 Vlog 里面,我看起来是健康的,能健身能吃美食,和一般人对癌症病人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


■ 一个阶段的治疗后,2019 年 10 月 19 日,上上在哈佛图书馆


B 站爆红


陆陆续续在微博上发了几期视频后,我多了很多关注,有人提醒我要不要也把视频投稿到 B 站上去。


因为我不熟悉 B 站,而且确实无暇兼顾多个平台,一直没有搬运。直到今年的 1 月,回国探亲实在无聊,我就把发布的十几期视频一次性上传到了 B 站。


当时我根本没想过会有人看,也不知道什么叫“激励计划”、“充电’”,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点击量和我都没有什么钱方面的关系。


上传完之后我就再也没打开过 B 站。


突然有一天,我朋友和我说,上上,你上 B 站首页了!


一打开,B 站粉丝已经快 10 万了。


意料之外,我突然火了。


■ 上上的第二支 Vlog 在 B 站收获了超 438 万的播放量,而 B 站平均一支视频的播放量只有几千。


满屏的弹幕和评论都是在给我加油,真的很壮观。微博和 B 站的私信都炸了,完全看不完。


里面说什么的都有,要联络方式的,说不给要去跳楼的都有。


我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好,不管是对我外貌上的评价也好,还是对于我精神层面的表扬也好,我都是受之有愧的。


但我很开心自己确实鼓励到了很多人。


有姑娘说看了我的视频以后走出了失恋的阴影,也有说陪伴着他们走过艰难的备考季,还有一些自己或是家里的长辈和我一样生了病,看了我的视频后重拾了希望。


■ 初期收到的鼓励留言


其实那个时候也有人质疑我是假的,因为我在视频里又能去运动,又能去旅行,根本不像是个癌症晚期病人。


还有人要我拿出病例,证明自己是癌症病人。


我觉得很荒谬。


Vlog 节选:


我出视频,你爱看就看,爱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拉倒,我又不靠这个挣钱是吧,为什么不能把这种探究的精神用在学术上去钻研未知的科学呢?只会用来声讨小姑娘,我觉得挺没意思的。


怒怼恶评


2 月 3 日,我在健身房健完身,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全身的自拍照。


在所有人都夸奖我鼓励我的评论里,有这么一条留言,“松饼君好像有小肚腩哦。”


■ 被网友指出“有小肚腩”的健身照


我本来心情特别好,突然看到这么一条评论,瞬间有一种一瓢冷水浇在你头上的感觉。


作为一个生了病的病人,我一直在和大家积极地分享我健康生活的态度,得到的这么一句评论,我当时真的很委屈气愤。于是当天晚上,我专门发了一条视频针对这位网友:


Vlog 节选:


我真的就觉得女生把自己 P 成锥子脸也好,整容也好,就是被这种人施加压力去做的。真的就是,我觉得这个社会对于女生真的是有太多的一种外形、外貌上的压力。人家小姑娘发个照片,你不喜欢你别看对吧?你一定要凑上去指责一句,好像你就有高贵感了,是吧?你就觉得我能挑刺,不错了。我也不是生气,我就觉得这种人真的就是在朋友圈,你发张照片在底下说胖了,没 P 好,线歪了,就这种人的存在。特别讨厌!如果没有人骂过你,我今天就要骂一句,你真的是我特别讨厌的男生类型。讨厌你讨厌到,我想发支视频来骂你?That’s it。


视频发出了以后收到了很多批评,说我玻璃心,如果不能接受批评,那为什么要发出来。还有说我和之前 Vlog 形象不符,等等。


我在微博说,致在我新视频底下说和我第一个 Vlog 形象不符的人,连我妈都说我脾气不好,不要对我有什么很温柔之类的错误幻想。


有一个用户转发了这条微博,写道:


■ 微博截图


那个节点,正好是在 B 站意外爆红的时候,粉丝有一个大幅度的增长,也是我开始收到大量负面消息的时候。


私信里骂我是骗子的,诅咒我去死,甚至诅咒我家人的都有。


当时情绪特别不好,我想放两条不那么恶意的评论出来,告诉大家我对这种攻击行为的态度是零容忍的,以减少不那么善意的评论。


所以第二天我录制了一支 Vlog,标题是“网络喷子走好不送”,专门来回应这件事。


Volg 节选:


首先谢谢你的关心,我有非常好的在遵医嘱治疗,然后我的好话就到此为止了,如果不想看的朋友现在就点击右上角的叉是完全来得及的。


咒人住院,你是多有父母生没父母教?对,我父母就是愿意把我宠成小公主,我的朋友们也乐意,我 B 站微博关注我的朋友们也乐意,怎么的你酸了,不好意思,酸也没有用,你没有就是没有,我高配顶配天仙配。我知道你道歉了,可道歉有什么用,你也 19 了,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是需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的,说出口的话就要有不被原谅的准备。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郭德纲先生曾经说过:莫劝人大肚。不要说 up 主或者是博主这种半公众人物了,就算是普通人,我们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喷子,就是阴阳怪气,十句话有九句话都让你不开心。对于这种人,我们为什么要原谅,为什么不能回喷呢?


这支视频后来引起了观众巨大的反感,一个是我在里面有一段类似于表演的话,说我自己是小公主那几句。我以为我很明显用了讽刺和夸张的手法,能让大家感受到我内心真的很愤怒的心情,没想到起了反效果。


还有一个就是,在视频里我没有给这两位网友的 ID 打码,也就是俗称的“挂”了他们。


我觉得在视频里引用他们就和我日常转发一个博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我也不认为一个人攻击了我,我还得帮他做掩护,不让大家知道他是谁。


后果是,直接导致了大量关注我的人对这两位网友进行了网暴。


大厦倾塌


我对于整件事都处于懵的状态,我听说我粉丝攻陷了他们微博,听说他们删号了,又人肉了他们的姓名和学校……但我从头到尾都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甚至还在 B 站发布了一条动态,希望大家理智,不要做任何人肉他人的行为。


但为时已晚。


恶意和愤怒愈演愈烈,好像变成了一场和我毫不相干的“正义的狂欢”。


网上关于这次网暴的假消息传得满天飞,说我人肉别人母亲的,说我逼网友下跪的,不论真相如何,一切后果都清算在了我头上。


事情很快出现了反转。


一夜之间,我成了指使粉丝网暴无辜者的恶龙,恨不得人人都要在我的主页上踩上一脚。


B 站用户的反感和抵制迅速发酵,我视频里的弹幕几乎在顷刻之间改了风向,那些为我加油的弹幕被满屏的诅咒和谩骂遮盖。


■ 上上 Vlog 里的弹幕


这时候,原先质疑我病情的人又再次出现,断言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成名骗局。


一场针对我的反向网络暴力由此拉开帷幕。


有人专门组建了黑我的聊天群,制作和散播我的遗照还有裸照。我的视频也被断章取义,拿来恶搞,我成了 B 站的一个梗。


■ B 站恶意私信


■ 专门黑上上的群聊


即使后来我不断地澄清,拿出各种证据佐证自己的病情,也再没有人相信我了。


我才意识到,人们仅仅会因为知乎上或是 B 站评论里的一些话就对我下了定义,他们根本不会有耐心去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没有人会耐心地对待网络上的一个人。


■ 上上发布病例后,对她诽谤的言论依旧没有减少


我现在非常后悔的是,在当初被负面评论攻击的状态下,没有很好地把情绪宣泄出来。


于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我把所有稍微不那么友善的评论都当成了攻击,我以最恶毒的角度去猜想了别人。


这是我做得最不好的地方。


我其实也联系了其中一位被集中网暴的网友,进行了诚恳的道歉,也得到了对方的原谅。他甚至很诧异居然能够引起后续这么大规模的对我的攻击和网络暴力。


可我一直没有把这个过程公之于众,或者没有出一个道歉的视频去解释。


因为这个网友今年要高考。


我现在连在微博上@一个朋友,都会导致我朋友收到辱骂的私信,所以我更不希望我做出任何行为去影响这位高三生的高考。


残忍的互联网游戏


2 月,在网络对我反噬最严重的那个节点,我经历了肺癌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住院。在医院的三个星期里,一边经受着病痛的折磨,一边是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辱骂。


我却无力回击。


我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离用 Vlog 鼓励他人的初衷越来越远了。


■ 上上现在的视频下最高赞的评论


很感谢我的朋友们,在我最无助最黑暗的时候在我身边陪伴我。有一个朋友说了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癌症你都不怕,死你都不怕了,你还怕网友骂你吗?


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最近有档选秀节目《青春有你 2》,里面有位选手秦牛正威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我把我自己带入了那些骂我的人,然后发现并不能理解他们的思维和逻辑。


她的态度是,既然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被骂,是不是也意味着我什么都能做了。


我当然不一定认同我什么都能做了,但我确实不能理解那些希望我现在赶快死了,拍一张遗照发在网上,告诉大家对不起我给大家添麻烦了,这种恶毒的心态是怎么来的?


我没有办法理解。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还是不愿意给那些恶意的人打码。


与恶评针锋相对,是我一以贯之的态度。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者:上上,主播:寇爱哲,文字:也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7
点赞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