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行业:复工还没来,洗牌已经开始了?
2020-06-08 14:20

影院行业:复工还没来,洗牌已经开始了?

本文来自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江宇琦,原文标题《行业复工还没来,影院行业洗牌已经开始了?》,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影院复工的局势,又变得不明朗起来。


6月5日,《证券时报》发布消息称,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组织片源,制作影片硬盘及密钥,并适时安排上映档期。不过随后便另有消息称,此传言为假。但无论消息真实性如何,从业者都已从此前几次“复工传言”中吸取了教训:复工通知下来前,一切都还有变数。


复工迟迟不来,很多影院已经等不下去了。最近几天,朋友圈里常能看到有影院从业者已经在“响应号召”,走上街头摆起了地摊,售卖各种电影衍生品。而按照行业普遍的预测,经由这次疫情,至少有10%~20%的影院(中小型为主)会被淘汰、整合,洗牌已是大势所趋 。


面对可能到来的行业变局与洗牌,下游一哥万达电影日前也丢下一个重磅炸弹。


日前,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万达电影执行总裁刘晓彬、万达电影副总裁兼董秘王会武接受了媒体采访,正式对外宣布向符合要求的影院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与万达电影签约的影院将可以使用“万达影城”的品牌和万达的会员系统。同时万达电影将会向其输出包括BI系统(经营分析系统)在内的五大系统,向加盟影院输出“管理体系”。


按照万达电影方面的说法,加盟影院除必须加盟万达院线外,还需要符合万达电影的管理规范。虽然万达电影没有对特许经营加盟权开放后,公司期望的加盟规模做出披露,但在从业者看来,万达电影的野心已是显而易见的了——通过吸纳更多影院的加盟,来实现下游资源的整合、扩大话语权。



从中小影院的角度来说,万达影城招牌、其相对成熟的管理能力和系统、万达影视在上游的资源,无疑都是能吸引其加盟的重要优势,万达电影在资源整合上确实抢占了一定的先机。


但是从行业的视角看,向非自营影院开放加盟权,必然会带来一些管理、经营权上的难题。在双方真正磨合好之前、在现有的产业盈利模式下,抱团是否真的一定能取暖,轻资产整合和重资产整合谁更可行,都还是未知数。


行业整合是大势所趋,但这副牌究竟怎么洗,或许还得看子弹再飞一会。


什么是“特许经营加盟权”?


特许经营加盟权的开放,会让人和国内现有的院线加盟制产生联系。


实际上,比起影院与其所加盟的院线间相对松散的链接,万达电影的特许加盟制,会更强调万达和加盟影院之间的“管理关系”。万达会向加盟影院输出系统和管理体系,以提升经营效率和质量,并对加盟影院的供应链等提出要求与规范;与之相对的,这些影院也可直接使用“万达影城”的品牌。


据介绍,目前万达向加盟影院输出的管理系统,主要包括BI系统(经营分析系统)、卖品管理系统、智能排片系统、智能排班系统和NOC系统(智能放映系统),同时共享会员系统。加盟影院的营运标准必须和万达保持统一,包括食品的供应链、服务的标准等。

 


具体加盟模式上,我们了解到现阶段主要有A、B两套方案。A方案主要输出品牌+模式+系统,B方案则在A的基础上多了人员(管理团队)的输出。万达方面会向加盟影院收取特许经营费、加盟院线费,如果选择B方案或者选择使用NOC系统,则会另外收取其他费用。


有相关从业者向毒眸透露,目前对外公开的方案签约年限是“3+N”,特许经营费和加盟院线费会根据影城体量进行判定,NOC使用费用、运营管理费等则和影院的经营状况挂钩。而A和B方案除了所包含的内容不同,在续签模式、费用收取的标准上也会略有差异。


“相比于传统的院线加盟制,特许经营加盟权对于中小影城来说确实更具吸引力。”有资深影管人士告诉毒眸,过往很多大院线为了吸引影院加盟、扩充下游的实力,会选择在院线加盟费上让利(点此阅读:影院、影投和院线的区别是什么?,但这部分利益对影院的实际吸引力其实相对有限。


该影管人士相信,相比于额度不高的加盟费让利,万达电影本身的品牌和上游影响力、内容资源,对于中小影城的老板来说才是关键。如果运作效果比较理想,理论上来说很多影城能够节省一部分运营开支,并且有机会提高单银幕的票房产出。

 

万达影城(图源网络)


为了避免重蹈一些院线快速扩张时的覆辙,万达电影也表示会从能否持续经营、能否合规经营两方面对加盟影院进行考核。


针对前者,万达内部有一套评估标准,比如会根据影院的地理位置、所处购物中心的情况、影厅的规模、租金情况来评判;关于后者,则主要看影院之前是否有过这方面的违规记录。在影院加盟了之后,万达也会定期派人去对影院的经营状况进行评估、考核。


根据毒眸得到的消息,如果在加盟模式上选择了B方案,那对于一些品质较优的影院,是有机会去争取免除特许经营费、加盟院线费等费用的。某计划就加盟和万达达成合作的影投公司高管告诉毒眸,公司现在也在考虑是否要剥离一些品质不佳的影院,用较为优质的影院和万达协商。


为何此时开放加盟?


万达电影在当下这个阶段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自然有整合行业资源的考量。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公告里,万达电影就提到:“电影行业全产业链短期内均承压较大,部分中小影院退出市场,进一步加快了市场整合速度。预计疫情过后头部院线公司的市场份额将加速提升。”洗牌背景下,一部分中小影院的生存诉求,正是万达电影加盟权开放能落地的重要原因。


图源视觉中国


由于疫情,很多影院的生存压力陡增,即便是恢复营业后,短时间内的上座率或许都不会太好,对很多原本经营就比较困难的影院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拥有一定数量的中等体量影投,想要资本化的难度不小,而想转手也很难要到高价,抱团取暖似乎便成了一种新选择。


而对于万达电影来说,做大下游的盘子、扩充其在行业里的话语权,也有其必要性。虽然万达电影在过去的十余年间,一直牢牢占据着行业第一的位置,但无论是后起之秀的冲击,还是行业大环境的变化,都给公司经营带来了一些挑战。


此前上市公司装入万达影视,也是希望能在上下游之间形成一定的协同,巩固万达电影的行业优势。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下游协同还没有足够好的收效。在这样的背景下,继续放大终端优势、保证足够下游话语权的重要性,便体现出来了。

 


虽然比起自营,开放加盟的形式能带来的票房收益更为有限,但理论上能在短期内以较低的成本扩充终端优势,并且风险也相对较低。


对此,曾茂军表示:“(通过这次疫情我们意识到)如果万达是一家拥有大量的轻资产的公司,那么将来再出现各种不可控的因素的时候,可能我们管理的成本相对就会比较低。”


但这并不意味着万达将要放弃重资产的扩张。两年前在接受毒眸采访时,曾茂军曾表示万达电影未来会保持每年80家影院的扩充速度,该目标现阶段仍不会有所变化,今后仍会以每年70家~80家的速度新建影院,但“不会再把重资产的规模去突出”。

 

曾茂军(图源SIFF)


曾茂军认为,未来万达电影要走的是“轻重并举”的模式。轻资产扩张方面,除了输出管理模式和系统之外,万达也会在一些加盟项目建设阶段介入,帮助影院以万达影城的标准建设。


至于在近期被讨论颇多的并购问题上,曾茂军告诉毒眸:“并购方面不是绝对的,不是绝对一个不买,但是并购不是我们的一个主力方向,我们的并购一事一议。”


加盟权的开放会引发哪些连锁反应?


万达电影的构想,能够如愿吗?


目前,一种观点认为,这种抱团取暖的模式有助于帮助中小影城脱困,一旦真正成型将会具有很多积极作用;但也有从业者相信,在国内现在的产业盈利结构下,投资和管理分开的模式并没有被验证,重资产整合才符合当今行业的客观规律和需求。


“类似的资产链接型商业联盟,在韩国其实有过类似的先例。现在在韩国市占率排名前三的院线公司MEGA BOX,就是通过这种龙头带群鱼的方式,将盘子做大,最后实现共赢。”某资深下游从业者表示,“现阶段想要做整合,并购成本太高,而效率又太低,并且可能会存在经营和债务的风险。”


MEGA BOX(图源:Mydaily)


该从业者相信,在最理想的一种加盟前景里,各类影城能够借助加盟万达电影,可以省去很多门店管理费用、借品牌提高影响力、将门店专业化。


待到这个商业联盟的规模足够大,一方面可以优化市场结构,规避诸如偷票房等不合规现象;另一方面则有机会去实践一些差异化经营的构想,如分线发行——此前就有业内人士向毒眸指出,下游话语权不够集中,是分线发行无法推广的重要原因。


不过这位从业者同时也坦言,上述的这些构想都是基于一个相对成熟的合作模式,他相信在加盟制开放初期,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被解决。“执行权、利益分成等其实都有博弈空间,加盟影院未来是否需要给万达的电影更多排片,也需要被考虑到。但总体而言,我对这个模式是比较期待的。”


而对于加盟模式持相对谨慎态度的从业者则告诉毒眸,影院的体验受到位置、硬件、服务等多个方面的影响,单纯的品牌和管理输出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之前一些影管公司的非自营项目,在经营和管理上都存在诸多难点,本质上还是因为整个影院行业盈利模式过于单一。


况且现在很多新兴影投在硬件和经营模式上都发展迅速,万达和同行在这些方面的竞争中具备有多大的优势(尤其是单店的盈利能力),还是未知数。


拓普智库在对泰禾集团的旗舰影城(南昌王府井Dolby Cinema店)2019年的进行数据分析后发现,该店开业半年便分流走了所在商圈12.36%的市场份额,其中该商圈里两家开业时间最久的老店(包括一家万达影城),受影响最为严重。


数据来自拓普智库


“比起轻资产整合的不确定性,在国内目前的产业环境下,重资产整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整合。”某影视公司的高管告诉毒眸,整合必然会出现,但最可能的模式是会先死掉一批经营状况较差的影院,待到行业的预期见底,手里有钱的公司才会开始并购,靠重资产扩张来实现一个整合。


早在今年3月,上海电影就宣布联合上影集团、精文投资,共同推出全国首支“影院抗疫纾困基金”,总额达10亿元,重点聚焦长三角地区有纾困需求的影院,通过增资、参股、并购等形式为长三角区域内的影投、影管公司注入运营及发展资金。此举便被认为是上影计划借机做资源整合的信号。


虽然此前也有观点表示,10亿元的资金对于整合行业来说有些杯水车薪,但一方面国企在融资能力上确实具备显著优势,如果并购潮真的到来,国企还是有机会抢占先机;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人判断,目前影院的价格还没有到见底的时候。


上述影企高管表示:“就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出售方意愿强烈,但心态还是没有见底,所以要价高于收购方预期。”因此真正合适的入场时机,或许还未到来。


综合两种观点来看,行业整合是大势所趋,但是无论是万达电影轻资产式整合的实际效果,还是渴望走重资产抄底的公司的入场时机,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验证。整合是必然的,并且整合也已经开始,但是实际的进度或许没有外界想得那么快,真正的变化因素还有很多。


以下是此次万达电影高管采访部分内容的摘录,有删减和编辑。


刘晓彬:我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此次开放的“特许经营加盟权”。


这两年万达电影的管理的能力和运营的能力,在影院放映行业应该说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希望在加盟万达院线后还使用万达影城这个品牌、享受品牌红利的需求,是一直有的。而我们对这个业务谨慎,主要是从风险层面考虑的:一个是对万达品牌的保护,我们不希望这个品牌受到伤害;另一个是从合规经营方面考虑,无论是票房的合规经营、还是食品安全方面的合规。


我们是一直觉得,如果这几个这个点如果我们解决不了,那对于加盟的开放是持一个慎重的(态度)。不过通过2017年、2018年到2019年的发展,我们在内部的系统建设方面取得了非常多的成果。我们内部拥有5大系统:一个是BI系统(经营分析系统)、一个是卖品管理系统、一个是智能排片系统、一个是智能排班系统、最后还有一个NOC系统(智能放映系统)



这5大系统到去年年底都陆续正式投入使用了,效果都不错。正是因为有这些系统的加持,我们觉得在合规经营方面,包括服务品质等等方面,万达具备这个能力了。加上疫情对整个行业冲击比较大,我们觉得这个时间比较好。


特许经营权的加盟和传统影院加盟的区别在哪里?第一个有输出品牌,凡是经过我们授权的影院,是可以使用万达影院这个品牌的;第二个,加盟的营运标准必须按照万达的营运标准来,包括供应链、服务的标准。供应链是指影院的食品采购等,这样避免了食品安全问题;服务标准比如VI系统、员工的服装、员工服务的要求、客户的维护投诉等。


加盟的投资者享受的红利是什么?加盟者可以使用万达品牌、可以共享万达的会员系统、可以使用我们的万达电影APP。其实用万达的各类系统,影院会提高放映品质,节约相关的管理成本;包括参加万达的市场活动,加盟的影院都可以一起来分享。


媒体:为何在这个时间节点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


曾茂军:我们一直在做准备。第一个原因在于,近期的疫情让我们意识到,如果万达电影是一家“轻重并举”的公司,是一家拥有大量的轻资产的公司,那么如果将来再出现各种不可控的因素的时候,可能我们管理的成本相对就会比较低。


第二个点就是我们到目前为止,已经投资了600多家影院,资产规模已经足够大了,如果未来每年保持70家~80家重资产电影院的投资,大概每年还要增加20多亿的投入。现在已经150亿的(投资体量)了,如果再做三四年,意味着万达在电影院的行业的投资已经超过200亿,将来我们要做1000家、做1500家店怎么办?肯定是靠管理输出。


万达影院(图源网络)


第三个原因是外部原因,我们看到有很多公司有这个需求。有个别的公司旗下了能有10家、8家影院,老板原本是希望通过未来几年的快速发展实现资本化,或者做到一定规模后卖掉,但是现在不太可能或者议价空间有限。这类公司如果仍然想保留一个总部,对他们来讲管理成本就比较高。如果委托万达管理,我认为帮他提升10%~20%的营业额是有机会的,同时还能节省一部分人力成本。


毒眸:加盟过来的影院和万达在分成模式、合作模式上是怎么样的?


刘晓彬:首先这家必须加盟万达院线。加盟院线我们就按照国内目前加盟院线的通常标准,收取一定的院线加盟费。然后由于是特许经营,万达电影还有管理输出,我们会收取经营管理服务费,服务费会根据具体项目具体谈。


如果是全都委托我们管理,可能就相对收的高一点;如果只是使用品牌、接受万达监督,但是不用我们亲自管理,可能收费就稍微低一点。具体标准要跟具体的项目去谈,包括比如NOC系统,影院可以选择用或者不用,选择使用的影院我们会按照行业标准去收取这个费用。


现阶段我们还没有将这个收入目标定得有多高,首批肯定是会象征性收一些,因为首批100家我们不是完全以挣钱为目的,主要是想去磨合这个业务。只有影院跟我们合作以后有钱赚,或者比自己赚的钱更多的情况下,我们才有去收费的理由。


王会武:总之,这会是一个市场化的模式。现在正常来讲,影院和院线之间合作现在也有很多,院线收加盟费市场有相应标准,收系统或者收售票系统的各种费用现在都有标准,我们现在多了一个管理输出的费用,但目前来讲都是市场化的,更多是大家一起谈、达成一致。


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国内很多影院其实经营都是很困难的,如果要拿很多钱来推行这些系统、管理,其实是有难度的。但是万达的品牌输出管理、会员打通、再一起合作,对这类影院的业绩肯定是有提升的,这是互相受益的一个模式。



媒体:单店筛选的标准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吗?


刘晓彬:首先看这家影院是否能够持续经营,其次是能否合法经营。具体怎么判断,我们内部有一套评估标准,比如根据影院的地理位置、所处购物中心的情况、影厅的规模、租金情况,我们会评估影院的持续经营能力;合规经营主要看之前是否有过这方面的违规记录。


毒眸:特许经营加盟权的开放后,万达电影原有的扩张策略是否会发生变化?


曾茂军:影院投资建设这块属于重资产,这方面的计划基本不变,但是策略方面略有调整。明年万达广场在全国会发展50家左右,这个数量是不会变的;非万达的物业我们是倾向于在一二三线城市,这样加起来也能保证一年是在80家左右的数量。


但是未来这种重资产数量我们不会再扩张,每年70家~80家,我们认为这已经足够了,我们不会再把重资产的规模再去突出,未来我们要大量发展主要靠“轻重并举”。


“轻”的部分我们实际上是两类:第一类是我们全面的管理,从设计开始就按照万达的标准铺开,设计是万达的设计、建造是万达的建造,用万达的品牌、万达的团队管理,全面地突出管理,从现场所有的感觉来讲就是一个万达(影城);第二类就是刚才提到的,输出我们的标准化、输出我们的系统,包括我们的日常经营培训(模式)等。


而在并购方面不是绝对的,不是绝对一个(项目也)不买,但是并购不是我们的一个主力方向,我们的并购一事一议。



毒眸:您对这次疫情后行业整合洗牌的节奏和趋势持怎样的看法?


曾茂军:疫情肯定会加速(洗牌和整合)。过去有些影院还在坚持、想再挺一挺,但是目前情况来看肯定会加速洗牌,我觉得这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优胜劣汰,市场的集中度的提高有利于加强行业的规范。


过去这个行业之所以不规范,就是因为集中度不够。所以当市场只剩几家的时候,任何一家存在不规范的行为,一旦被发现、资质被取消成本是很高的。而且过去做违规的事,受伤害最大的是上游。因为偷票房是不给上游分账。片方受损很大,大家的投资热情就降低了,结果反过来损坏影院没有好内容。


本文来自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江宇琦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