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者:起底虐猫产业链
2020-06-08 18:00

狩猎者:起底虐猫产业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刘倩,头图来自:pexels


狐狸与猎人


一只走路都还不稳的奶猫蹭在女人身边撒娇,“这猫怎么这么贱呢?”女人抓起小猫狠狠地摔在地上,用电击棒电得小猫龇牙咧嘴地朝女人哈气,伸出它肉粉色的小爪子,然后只听“咔嚓”一声,女人掰断了它。


看完视频后青青哭了一夜,她说,那是一种“灵魂都没有了”的感觉,只有靠伤害自己才能缓解心理上的疼痛。


青青成为了一名“狩猎者”。她和反虐待动物的志愿者们蹲守在虐猫者频繁出没的微博、QQ等平台,假扮“同好者”买片,甚至还要从虐猫视频中学习虐猫方式,以便投其所好,套出更多信息。


狐狸与猎人,隔着网络对峙、试探、猜疑。虐猫者十分小心谨慎,用来卖片的账号都是买来的小号,甚至需要实名认证的收款账号也是买逝者的手机号注册,价格几十元至数百元不等。


兰兰作为反虐待动物线索组的志愿者参与了曝光范源庆的行动。据她说,找到范源庆只用了一天左右的时间,因为他在卖片时不小心拍到了自己电脑桌面,上面有一篇写了他学校名字的论文。


范源庆是被“同行”出卖的,那张暴露了他学校的截图被人匿名发在了山东理工大学贴吧。


在范源庆刚刚被曝光的时候,一个名为“阿康”的账号联系青青,提出给青青500块钱,以求删帖。在一般人的思维中,会以为阿康就是范源庆的小号,从而放松对这个账号的追查。


阿康想要借助范源庆来一出“金蝉脱壳”,不惜为看不顺眼的“竞争对手”花钱压下负面消息,却没有想到,志愿者早已从他的疑似“同行”处得到了真实信息。


青青和阿康有过一段录屏时长约10分钟的对话,阿康炫耀地向青青展示他和“同好”们关于虐猫的经验交流,在一张QQ聊天截图中阿康透露自己的新微博号是“猫咪猎手阿康2”,同时暴露了他的QQ头像。



志愿者顺着这个线索追查了下去,假扮成购买虐猫视频的“同好”向阿康买片,随之收到了一个付款QQ号,发现其与阿康的头像相符,由此找到了阿康的QQ号,接着找到了他的贴吧账号。


从发帖内容看,阿康是河北某大专院校学生,身在保定,其发布的街景图,也被热心网友一一找到,证实了确是保定某区。阿康卖片时曾用过自己实名认证的支付宝收款,志愿者得知了他的真名冉永旭,打电话向保定市的大专院校一一核实,终于在河北某职业技术学院找到了他。



证据截图和推理过程被青青做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并将冉永旭虐猫视频的截图一起发在了微博上,学校官微回应称“已成立专门工作组配合公安机关一起调查核实”。


等级分明,内斗不断


范源庆和冉永旭被出卖是因为内部竞争,他们作为“个体户”,拍摄的虐猫视频被“同行”认为质量差、售价低,侮辱了舒克,所以来了一出“借刀杀人”。


兰兰买过范源庆的视频,他原创的视频有8部,每部几分钟,卖20块钱,若是一口气买下200部则可以享受40元打包价,其中大多是来源于舒克的视频。这和舒克一部视频几十分钟甚至一个多小时,一分钟一块钱的售价相比确实算是“贱卖”了。


舒克,是虐猫圈“大佬”一般的存在,也是志愿者们苦苦追踪而不得的人。传说中,老舒克在十几年前的光碟时代就已经名声在外,有人说他死了,但他的追随者们仍然在打着他的名号模仿着他的视频。



在青青印象中,现在活跃着的舒克是一个“人狠话少的社会哥”,同时也是一个“聪明懂运营”的人。他拍摄的虐猫视频之所以被奉为业界标杆能卖出高价,是因为他抓住了虐猫人的心理,在视频中有所谓的节奏和心理转换——“见血”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青青坚信舒克有一个三级分销模式,“就像动物N号房”,他一级一级抽成,从而赚得钵满盆盈。


“商业人物”获得了一份舒克视频价目表,共有228个视频,详细说明了每个视频的时长、售价、被虐小猫的品种、年龄,以及具体施虐方式。最长的有82分钟,售价82元,片名为《史上生命力最强白猫》,描述的视频内容是“开始性格很好,最后爆发出来的力量以及生命力无法想象”。时间长、生命力顽强,意味着小猫在临死前遭受了更加漫长而残酷的折磨。


用工具、花样多,是舒克的另一个特点,他甚至有一间专门的“刑房”。电击、水淹、开水烫、爆头、阉割、断手断脚废四肢、喷火枪烧、电烙铁烫、电钻爆肠,虐猫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舒克视频价目表


鲜血、尖叫、抽搐、哀嚎,残忍血腥的画面给了虐猫爱好者极大的视觉冲击和心理刺激,由此他们也把舒克捧上了“神坛”。这个名字更像是一个符号,代表着虐猫人的“终极梦想”——从虐猫身上体会到极致的快乐,并以此赚钱,享受崇拜。


在虐猫圈,不尊重舒克的后果可能是被推出“献祭”。有个买片的人想以30元的价格买舒克价值200元的片子,被判定为“对舒克不尊重”,卖他片子的人“私人订制”——即用指定品种、通过指定虐猫方式,虐杀了一只蓝猫,附上买片人的信息,“好心”地曝光了他,这又是一招“借刀杀人”。


范源庆安静孤僻,没什么存在感,相比来说,冉永旭更狡猾,也更愿意表现自己。“范源庆就像一条看门狗,冉永旭则是一条到处咬人的疯狗”,青青觉得这二人在虐猫产业链中属于中下层。更高级别的人不会直接卖视频给“散户”增加暴露风险,更有甚者,不以卖片赚钱为目的,只是单纯地喜欢虐猫,这种人隐藏极深,最难发现。


“他们都是恶魔”,志愿者们掌握的视频证据多达10G以上,这意味着背后至少有数百只猫被凌虐致死。


无间道:卧底与反卧底


虐猫者并不像人们想象中一直躲在暗处不敢见天日,相反,他们愿意被发现,渴望和人辩论。在虐猫事件频出、群情愤怒时反而更能挑动起他们兴奋的神经。


山东某大学心理学老师将这种兴奋解读为“一种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成就感”,虐待动物对于施暴者来说是一种“性价比”较高的宣泄途径。有些人从幼年时期就有虐待小动物的倾向,“人都有攻击和破坏的本能,当他遭遇心理压力和挫折境遇时,可能重新激发其侵犯动机”。


冉永旭在他小学三年级时“失手打死”了一只小奶猫,“第一次体会到了搞猫的快感”,他反复回忆那个场景,用“食髓知味”来形容,“一想起来心里就痒痒”,他甚至推荐青青也试试,“或许会有自责和内疚,但之后就是刺激”。据青青了解,除了心理因素,家庭条件不好、缺钱是冉永旭虐猫的另一原因。


在微博“动物保护”超话里挑衅,与网友对骂,是虐猫者的一种引流手段,可以借此找到潜在用户。青青发现,人们越是骂得凶,卖片的人收益越高。某明星关注过虐待动物问题,引起粉丝大量转发,恰在热度最高的那几天,卖片者可以日入千元。


月入三万,是冉永旭向青青炫耀时说的,他自称已经进入了“高级阶段”,不需要在微博上寻找客户,只靠微信、QQ上的老客户就能吃得饱饱的,还大言不惭地说,“这就是我的威力”,并配了三个大笑的表情。


冉永旭和青青的交流挑衅意味明显,他先是提出“付费咨询”——“50块钱20个问题,外加100部爱猫视频,超值”;之后又“指导”青青“问点有价值的”,自问自答了一个核心问题——猫的来源。



用捕猫笼抓流浪猫、领养、在二手平台或集市上购买、通过动物保护机构收购,都是获取猫源的方法。据冉永旭说,他每月给某动物救助站2800元钱,从那获得一些家庭弃养的非野猫,“有的客户不喜欢看流浪猫,就喜欢娇生惯养的猫,喜欢看猫猫如何从天堂跌落地狱”。至于救助站的详细地址、名称,冉永旭咬得很死,“出卖别人不好,我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信誉”。


这和潜伏进虐猫群中的卧底传出来的消息一致,确实有些动物救助机构和虐猫者暗中勾结,贩卖猫咪。卧底进核心虐猫群,对志愿者们来说是最难的一关,入群有严格的审核,必须要有带着自己账户ID虐猫的“原创视频”。


卧底传出的截图


“做卧底,要先骗自己才能骗别人”,用亲手虐死一只小猫来换取信任的志愿者最终还是暴露了,他先是被怀疑,继而被踢出了群。


志愿者的群里也混入了对方的“卧底”,为了博取信任,他们还会假装动物保护人士捐款救助流浪动物。青青揪不出所有卧底,志愿者间彼此不透露真实信息的自我保护,被对方的“人肉”手段击得粉碎,青青和小伙伴的身份相继曝光。


死亡威胁


有小伙伴被“人肉”出来后,对方向青青隔空喊话:“下一个就是你”。那时候的青青并不十分担心,她调侃自己,“唯一的担心是,怕曝出的照片太丑”。


几天后,青青慌张地发来一条微信:“他们曝光我了,扬言要杀我,怎么办”。她的姓名、照片、身份证号、手机号、社交平台账号、公司住址,甚至其母亲姓名全部曝光,还有人向她老家寄去了丧葬用品。


对方注册了一个名为“XX今天死了吗”的微博(XX为青青的真实姓名),把青青的照片P成黑白的做头像,私信称呼她为“臭蛆”,并扬言“今夜将你屠杀”。他们甚至还放出了一张小猫尸体照,声称有“客户”不满青青曝光行为,“私人订制”虐杀一只猫,目的是让青青知道,此猫是因她而死,若青青被人肉,还将赞助一场“多猫豪华party”。



青青爱猫,称它们是“奇怪又美丽的小东西”,她捡了4只流浪猫回家,每月在它们身上要花两三千元。曝光虐猫者,青青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她几乎将全部时间用在寻找线索上,最忙的时候每五分钟看一下手机,甚至因此失去了工作。


近两个月来,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虐猫事件,范源庆曝光后被退学,冉永旭学校已展开调查,用牙签扎猫的王厚欢被烟台某学院退学。青青坦言,这三个曝光对象的选择是有意而为,想利用他们大学生的身份引起更多人对虐待动物的重视,最终目的是推动相关法律的确立和完善。


今年“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建议,应立法对虐待动物及公开传播对动物施暴信息行为进行惩处,人大代表朱列玉在拟提交的议案中附上了《反虐待动物法》建议稿,提出虐待动物行为情节严重或造成严重后果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德翔律师事务所的安翔律师称,通过残害弱小的方式牟利,取得精神上的刺激,是一个超越人类底线的行为,“一个人对其他生命的痛苦没有感知,他就容易对人产生进一步伤害,人们对这个与人身安全密切相关的问题认识严重不足”。


有虐猫者表示,“最想虐的是婴儿”“我想虐女人”“虐小孩更爽”,安律师认为,立法不只是保护动物这么简单,更是保护人的善良底线。


追踪虐猫者,过程很艰难,也很漫长,或许努力了不一定有结果,但青青觉得“付出了不一定要得到回报”,就像一只高冷的猫不一定会回应主人,养猫三年,理解并接受这种不对等,是她最大的感悟,“很多事情都只是一种选择,只要自己清楚这么做是对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青青、兰兰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作者:刘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