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2万元海外冻卵,真能解冻“生育自由”?
2020-06-09 14:43

花12万元海外冻卵,真能解冻“生育自由”?

最近,是否应该放开单身女性冻卵的话题引发争议。知名舞蹈家杨丽萍被讽“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有一个儿女”,杨丽萍回应争议称“只要自己认为过得好就可以”。社会热议的背后,是一连串关于女性生育权归属的问题:生育是否为女性必选项?单身女性是否具有生育权?为何男性能冻精而女性不能冻卵?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陈玉琪,题图来自:东方IC


“我不是女权主义,也不是因为一直单身才选择冻卵。” 


2018年7月16日,32岁的Yoyo Lin独自踏上前往大洋彼岸的航班。“去美国冻卵,是我送给自己32岁的生日礼物。”


冻卵,指取出母体卵子并将其冷冻,以待需要生育时取出使用的生育辅助技术。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律师彭静提交提案,建议允许符合条件的单身女性使用辅助生殖技术。但反对声也随之而来,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医师孙伟公开建议,应禁止医疗机构开展单身女性冻卵。


社会热议冻卵的背后,是一连串关于生育权归属的问题:谁来决定女性的卵子如何处置?单身女性是否具有生育权?为何男性能冻精而女性不能冻卵? 


“中年少女”冻卵记:33颗可以等待的卵子


在离肚脐两指宽的地方,捏起一小块皮肤,Yoyo做好心理建设,将针头以45度角扎入皮肤,缓缓推动注射器,把促排针打进身体里。促排针药物的主要成分是性激素,能促进促排卵生成激素的分泌,从而刺激卵巢里储备的基础卵泡尽可能多的成熟。


在10天的促排卵周期内,Yoyo每天早晚都要给自己打1针这样的促排针,再加上手术前2针抑制排卵的针剂和2针破卵针,Yoyo总共给自己打了24针。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给自己打针,换作谁都是有些胆怯的。”Yoyo说。


冻卵流程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手术是全麻,Yoyo感觉自己只是睡了一觉。手术总时长是1个小时,不算麻醉,实际操作时间只有15分钟。经过阴道穿刺手术,Yoyo一共取出了33颗卵子。


“醒来只是觉得有点‘姨妈痛’,取卵后第二天感觉小腹有点涨,第三天就完全恢复正常了。”Yoyo说。


Yoyo管自己叫“中年少女”,她保养得很好。在冻卵之前,她的工作正处在上升期,虽然单身,但生活丰富多彩。


由于国内现行法律禁止医疗机构向单身女性实施包括冻卵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Yoyo和许多有意冻卵的单身女性一样,把目标瞄准了海外。


这样一个周期的官方价格是1.8万美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由于Yoyo是业内人士,所以略有折扣,之后每年还要缴纳600美元左右(约合4200元人民币)的保管费用。


日本、乌克兰等亚洲国家的价格要相对便宜。乌克兰纳迪亚生殖医学诊所亚洲区负责人向杰介绍,包括接机、吃住、旅游、医疗和1年冷冻费用的冻卵套餐需要6.6万元人民币,后续冷冻费用是520美元/年(约合3600元人民币/年)


提供跨境辅助生殖医疗服务的梦美生命创始人、CEO邓絮阳回忆,2013年公司进入中国时,客户主要是明星和一些对海外比较了解的女性,去年是客户数量增长最快的一年,超过了100人。


客户大多集中在30岁~38岁,年龄最大的客户42岁,最小的仅有24岁。近年来,客户的年龄呈现年轻化的趋势。据他介绍,公司刚进入中国时的第一批客户都是35岁~40岁的女性,冻卵是她们的“最后一班车”,但这两年,30岁以下的客人越来越多,她们把冻卵当作“一份保险和一个生活方式的选择”。


冻起来的不仅是卵子,还有焦虑


和其他踏上冻卵这条路的单身女性相比,作为一家海外辅助生殖机构的创始人之一,Yoyo见到的生育焦虑比其他人更多。


她见过只有24岁、但因为卵巢早衰只能借卵生子的客户,见过因为尝试试管婴儿屡屡失败而互相指责的夫妇,见过曾经是坚定的不孕主义者、后来悔不当初的女高管。


Yoyo间接感受了她们在生育过程中的酸甜苦辣:“虽然我现在不知道我将来想不想要孩子,但在我想要这个选择的时候,我希望能够有这个权利。”


女性的卵子质量与年龄密不可分。根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7年发表的综述,35岁及以下的女性冻存5个卵子的妊娠率为15%左右,如果冻存15个以上卵子,妊娠率可以接近90%。但对于35岁以上的女性,无论冷冻多少颗卵子,妊娠率最高也只能达到30%~40%。


5个~15个卵母细胞随年龄变化的累计存活率  图片来源:《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邓絮阳表示,理想的冻卵年龄在28岁~30岁之间。当冷冻卵子的数量大于20个时,复苏率会更有保障。


Yoyo想对自己的生育时间有更强的把控权。“结婚、感情状态和要小孩,我认为是可以分开的,没有一个时间表规定了你多少岁应该结婚、多少岁应该生孩子。”


美国纽约大学一项研究对478名因非医学原因进行冻卵的女性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有88%的受访者选择冻卵的原因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伴侣。


推迟生育的理由 图片来源:美国学术期刊《生育与不育》


邓絮阳总结,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选择冻卵主要也是出于婚姻的考虑:“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也不想将就。人可以慢慢找,但是把生育能力先冻上。”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事业。“30岁上下正是事业上升期,我们10个客户里有7个是金融行业从业者,或是高压力、高年薪的企业中高层管理者,没有时间去谈恋爱。”邓絮阳说。


“生育保险”真的保险吗?


冻卵到底是一份未来的保险还是一张昂贵的彩票?这项技术从问世以来就伴随着争议。


卵子冷冻技术开启于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1986年,新加坡妇产科医生Christopher Chen第一次成功实施了人体冻卵。2013年,美国生殖医学会指南中明确指出,成熟卵子的冷冻已告别实验研究阶段,临床应用正式开放。


冻卵技术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Christopher Chen采用的慢速冷冻技术,卵子复苏率仅在30%左右;而目前大多数医疗机构使用的是玻璃化冷冻技术,将卵子置于高度浓缩的脱水溶液中,再放进-196℃的液氮中,使卵细胞维持在玻璃状态,复苏率可以达到90%。


卵子冷冻开始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是在2015年。当时,徐静蕾公开透露,自己在国外冷冻了9颗卵子,称“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图片来源:《鲁豫有约》


然而,无论是医学上,还是法律、道德上,都出现了不少谨慎甚至反对的声音。


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临床工作经验的生殖科医生,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钱云认为:“不建议单身女性冷冻卵子是有依据和科学道理的。”除了冻卵过程中用药和手术可能存在安全性风险,还有对冻卵有效性的考量。


钱云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女性冻了100个卵子,冷冻后卵子复苏率按70%~80%计算,随后进行精卵结合的成功率约为70%~80%,再按优胚率50%、胚胎着床率50%计算,最后只剩下10个卵子能形成胎儿。


“这还是比较理想化的数据,中间还要经历各种产科风险,比如早期的流产和胎停、孕中晚期的安全性筛查等等。”钱云说。


根据美国生殖医学会和辅助生育技术学会发布的指南,一个冷冻卵子从复苏到最后怀孕成功的几率为4.5%~12%。


“有多少人一次取卵能取100个?很少。按照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果要拿100个卵子去冷冻,至少要促排卵5次以上。”钱云说。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国家对放开单身女性冻卵问题如此谨慎,还有基于对老龄化现象加剧的担忧。“我们国家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如果开放单身女性冻卵,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推迟生育年龄,直接的后果就是出生率的下降。”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医学伦理与法律系副教授李晓农说。


除此之外,还有道德、家庭、社会等方面的考量。


“卵子属于人的生殖细胞,具有比较高的道德地位,不能随意处置,随意买卖流通。”李晓农指出,开放单身女性冻卵后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管理,可能出现非法卵子买卖、非法代孕等一系列风险。


还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已经冻卵的女性将来找不到合适的伴侣,采用捐献的精子来进行人工授精,孩子可能会在单亲家庭的环境中成长,当孩子长大、面临婚配时,还可能会涉及血缘关系纠纷。“冻卵问题不仅仅涉及女性单方的权利,还牵涉孩子的利益。”李晓农说。


“国家是否有足够的监管部门去监管冻卵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法律问题?社会是否接受冻卵可能会导致的社会问题?”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园园认为,需求如何在法律范围内得到满足,这是国家应该考虑的问题。“一件事情有风险就不去做,这不是长久之计。”


李晓农也表示,以没有发生的、未来的风险来禁止单身女性冻卵,这是不合适的。


出国冻卵也并非风险全无。李晓农提醒,目前我国还没有明确的法律对提供跨境辅助生殖服务的中介机构进行管理,只能从工商注册、管理的角度对其经营范围和经营内容进行限制。


此前,美国已经发生多起细胞、胚胎丢失、冷冻设备故障的案件,生殖服务机构对于细胞的保存管理也尚无明确、清晰的管理条例。


2018年3月12日,旧金山一家生育诊所的液氮设备发生故障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当我们讨论冻卵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2019年底,徐枣枣发起了中国首例与女性冻卵权利相关的诉讼,她以“侵害一般人格权”将拒绝她的冻卵需求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告上了法庭。


争议的核心是原国家卫生部(2018年改组为卫健委)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该规范指出,医疗机构禁止向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然而,根据《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未婚男性可以出于“生殖保险”目的,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生育。


社会热议冻卵的背后,是女性关于生育权的争夺。


早在1968年,联合国国际人权会议通过的《德黑兰宣言》就提出了生育权的概念:“父母享有自由负责决定子女人数及生育间隔的基本人权。”李晓农解释,这一定义包括3种自由:生与不生的自由、生几个的自由、生育时间和间隔的自由。“单身女性冻卵实际上属于自由决定生育时间的权利,我认为不允许单身女性冻卵有侵犯生育权的嫌疑。”


但李晓农也指出,目前,我国关于生育问题的相关法律都是建立在婚姻关系的基础上,如果开放单身女性冻卵,和现行法律有矛盾和抵触的地方。


比如,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17条:“公民有生育的权利,有依法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夫妻双方在实行计划生育中负有共同的责任。”


刘园园分析,尽管明确了生育是公民的权利,但目前的法律倾向于将生育权定义为夫妻的权利,没有承认单身状态下个体的这项权利。“在实施过程中,实际上是相互冲突和矛盾的,是存在模糊地带的。”


政策也曾有过松动的信号。


2017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官网上有一段对全国人大代表建议的答复函。函中称,目前我国相关法律并未否认单身女性的生育权。下一步将密切关注“冷冻卵子”等技术发展,积极做好可行性研究,审慎推进临床应用。


尽管在目前的法律与社会背景下,紧缩的政策难见出口,但李晓农认为,这样的讨论对于提高公众对女性自由选择的接受度、对于社会观念的开放都有积极意义。“女性对自身生活方式的选择更多了,不是人人都一定要走结婚、生孩子的人生道路。”


对Yoyo来说,冻卵这一剂“后悔药”使生育给自己带来的紧迫感缓解了,不再着急去想繁育后代这件事。


“一定要给自己做一个保险,我可以选择不,我也可以选择有。”Yoyo开玩笑说,“要是真的到了50岁还没有生孩子,‘冰箱’里还有,还能‘加热’使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陈玉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2
点赞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