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卖画到卖房,华谊兄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2020-06-10 09:46

从卖画到卖房,华谊兄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本文来自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作者:猫叔,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华谊兄弟的资金危机由来已久,这两年王中军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并没有让华谊摆脱困境。相反,这种情况已经变本加厉地持续到了2020年。


2020年,因为疫情整个娱乐市场情况都不容乐观,这对于华谊兄弟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更要命的是,连续两年亏损之后,如今的华谊兄弟已经站在了退市的悬崖边缘。


在这样的情况下,曾经扬言“为了公司的安全,什么都可以卖掉”的王中军,在去年卖画之后现在又开始卖房,但要想将华谊兄弟拉出泥淖,似乎没那么容易。


从卖画到卖房,华谊兄弟究竟有多缺钱


王中军是名副其实的富豪,但过去两年,华谊兄弟过得并不风光。


6月5日,有媒体发现,王中军将香港豪宅挂牌出售,售价2.2亿港元。虽然王中军和华谊兄弟并未就卖房行为和资金用途进行说明,但据业内人士分析,卖房款项将用来补充华谊账面亏空和流动资金的短缺。


卖私产“救急”,王中军已经不是第一次。


此前,在2019年8月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上,王中军曾自曝在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自己一直在卖收藏的画,以求拿回一些现金解决公司资金流动性问题,“嘉德的一场拍卖会上,有一半都是我的画”,“也没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而且坦言,“为了公司的安全,什么都可以卖掉”。



很显然,华谊已经到了存亡危急的时刻,王中军急了。


在很多人看来,华谊兄弟走下坡路,就是从王中军大笔套现“不务正业”开始……



时间回到2013年,那时候华谊股票还很坚挺,王中军在3个月的时间里,套现超过5亿,而华谊兄弟给出的解释是,董事长“因孩子工作、个人理财、投资新项目所致”。


面对减持套现的质疑,王中军理直气壮地回应,“我也要生活,我在公司领的薪水也就是几十万,我也是个挺能花钱的人,我不卖股票也没法生存,没有那么大的精力继续为股东干活。”


不得不让人感叹的是,“穷”得要迫切在股市套现5亿元的王中军,在一年后花3.77亿买下了一幅梵高名画,业内震惊!


随后的两年里,王中军还花1.85亿拍下了毕加索名画《盘发髻女子坐像》,2.07亿买下了曾巩《局事帖》……


虽然华谊兄弟债台高筑,需要不断借钱续命,但这这并不影响王忠军家财万贯。


不过,从买画到卖画,从疯狂套现到卖房产救急,华谊境况可想而知。


为拯救华谊,王中军已经走了他所有能走的路


华谊兄弟的危局,始于2018年的阴阳合同事件,彼时华谊兄弟的处理方式还非常高调而且底气十足。


比如,辟谣“朝阳税务局进驻华谊兄弟审查合同”;回应阴阳合同:与演员签署的合同均合法合规;发表公开信:股权质押不是抛售股票,更不等同于套现;起诉自媒体(最终败诉);发布超强片单,包含了冯小刚、徐克、管虎、贾樟柯、陆川等众多导演新作共20部,并强调《手机2》拍摄顺利,将于2019年上映;推出了股票激励计划,拟向激励对象授予3000万股,并设定了2018年~2020年三年扣非后净利复合增长率为20%的目标。


但是,此后的情况却越来越超乎华谊兄弟的意料,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2019年1月,华谊兄弟连发9条公告,质押了5家公司、4套房产、7部影片、25家影院未来收入,向6家银行机构,申请1年期的短期授信共计33亿,甚至不惜搬出史玉柱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倾家荡产”式质押半个月后,华谊兄弟又急不可耐地向马云求助,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这一次,华谊兄弟押上了冯小刚公司,并承诺5年上映10部电影。


仅2019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就几乎抵押了自己的全部身家,通过各种渠道共借款52.96亿。其中30亿很快被用来兑付各种短期债券。



在一档专访节目中,王中军表示公司资金紧张时,朋友们曾慷慨解囊,而“债主阵容”也几乎是中国商界全明星:阿里巴巴马云、新浪曹国伟、民生银行卢志强、巨人集团史玉柱、云锋基金虞锋、联想柳传志……


2019年2月,王中军坦承了目前华谊面临的困局,全面反思了华谊所犯的错误,包括“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


就在不久前的4月28日,华谊兄弟刚宣布定增“补血”,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


该质押的都质押了,能借的钱都借变了,王中军变卖私产,已是迫不得已。


困境:左手亏损,右手借钱,中间还没有业绩


这两年,华谊的电影阵地全面失守。


2018年华谊虽然出品了《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参与了日本电影《小偷家族》《念念手纪》,及美国电影《飓风奇劫》,但遗憾地是,没有押中一部爆款。


即便是被寄予10亿票房希望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最后也只是以6.06亿的票房收尾,跟预期相去甚远。


华谊的这种颓势,也延续到了2019。2019年华谊兄弟遭遇《八佰》《小小的愿望》撤档,《手机2》杳无音信,主控电影票房最好的为冯小刚执导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也只有1.56亿。


2019年华谊兄弟归母净利润约为-40亿,今年一季度亏损的情况也并没有改善,持续亏损1.5亿元左右。算上2018年,这已经是华谊兄弟连续两年账面发生严重亏损了。


2020年情况更加糟糕,上半年娱乐产业全面停摆,华谊兄弟能否在下半年扭亏为盈,直接决定着公司是否会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因此,能否撑过今年,就是华谊能否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存活下来的关键。而华谊能否逆风翻盘,就看《八佰》《手机2》能否顺利上映。


跟惨淡的电影业务相比,华谊兄弟其他方面却在全面扩张,投资游戏、经营IP、实景娱乐、影院建设、互联网娱乐等,都有华谊的身影。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华谊终于变得不像一个电影公司,更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就显得无比臃肿的娱乐集团,什么生意都有一点,虽然现在他想通过绑定几位导演来收拾旧山河,但青年人才青黄不接,押宝冯小刚、管虎更像一场赌博。


不过幸运的是,虽然牌面越来越差,但只要不下赌桌,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本文来自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作者:猫叔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