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部中国都市剧,离得开小三
2020-06-12 19:00

没有一部中国都市剧,离得开小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郭恩一,头图来自:《我的前半生》剧照


互联网上最香甜的瓜,往往都跟“小三”有关。


单单这一年,就先有“半藏森林”火出圈。虽然她因为插足网红情侣阿沁刘阳被痛骂,却凭借“白幼瘦”的纯欲风成了新一波整容模板。



再是有天猫蒋某的总裁太太喊话网红小三,“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以一“家”之力,暂停了微博热搜。


前几年,女神许晴也曾因一番“小三也分好坏”的言论,引发争议。



那期节目的辩题是——“闺蜜去撕小三约我一起,我去不去”。论点抛开不谈,这种能把小三放到台面上来讨论的时代并不算久,更别说承认有“好小三”这种惊人之语。


虽然生活中的“小三”人人喊打,但荧幕里却有不少女神都演过“小三”,还成为了经典形象。许晴曾演过的《来来往往》中的林珠,堪称“小三鼻祖”。再想想《牵手》中的俞飞鸿、《一声叹息》中的刘蓓;《手机》里的武月、《蜗居》里的郭海藻,到如今,就算是仙侠剧,活了几万年的天帝也逃不过“渣男”的命运,一样有小三从中作梗。


回望荧幕里各式各样的中国式小三,我们发现,她们构成了一部鲜明的小三进化论。每一个经典的荧幕小三形象,都带有时代的印迹。


九零年代小三1.0:爱得真挚,放得彻底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小三还不叫小三,叫第三者;出轨也不叫出轨,叫婚外情。 


“情”这个字和“婚外”搭配在一起简直矛盾的扎眼,就像那些年电视剧里的小三,明明站在道德的红线之外,却照样勾引着观众的心。 


许晴饰演的林珠,她的妩媚与风情直到今天都还是多少人念念不忘的回忆。


〓 许晴在剧中的多次出场都非常惊艳,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都市女郎的女人味。 


第一次跟濮存晰饰演的男主见面时,林珠穿的是日本名牌三宅一生的褶皱长裙。



林珠这个小三当的既没有目的也没有顾虑。作为一个新潮女性,她崇尚自由。爱上男主,又知道他不爱老婆,便主动撩拨和追求。


她决定爱了就不扭捏作态,在电话里主动说着情话,温柔又娇蛮。



她不求上位,不要名分,甚至从没怂恿过男主离婚,认为改变生活的唯一方式就是爱。


〓 明明是出轨戏份,却演出了韩剧般的高甜


同样让人恨不起来的,还有今天的“不老女神”俞飞鸿在99年《牵手》里饰演的小三王纯。



林珠和王纯的人设都是独立果断的现代女性,无论外貌性格还是学历工作都不输于人,放在今天,都担得起大女主人设——但在90年代的电视剧里,她们是小三。


〓 高糊画质都挡不住俞飞鸿当年的明艳少女感


以至于当年有不少观众写信到电视台投诉:怎么可以选这么清纯好看的女孩来演小三呢?


那时的电视剧也不吝描写小三们身上的性格闪光点。


林珠不希望自己的爱情始终被藏在阴暗里,想爱就爱,不爱就走。她和情人吃了顿分手饭,然后卖了房子,远走澳大利亚开始新生活。



墨镜一戴,又回到了最初那个走路带风,潇洒自如的女人。



王纯呢,活得正直坦荡。她发现总经理为了软件的所有权,用各种卑鄙手段陷害男主时,直接当着股东们的面就跟总经理呛起声来。


哪怕被总经理威胁了也毫无惧色,干脆主动辞职。



在和并不知情的正房太太偶然碰面时,面对“大姐”的热情关心,她充满了负罪感,抿着嘴强颜欢笑。



受不住良心折磨的她跑去偷看男主老婆接孩子放学,跟着正室一路去菜市场买菜,回家服侍公婆,给全家做晚饭。 


意识到自己正在伤害一个活生生的女人,王纯果断跟男主提出分手: 


“从前我对你妻子的认识仅仅只限于理论上,她在我这是抽象的,不具体的。你从来都不跟我说她,不说她好,也不说她不好。你根本不提她,她在你那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于是,我也就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男主挽留说,“我爱的是你不是她。”


可是王纯很是清醒:“除了年轻,我没有比得上她的地方”。



王纯也选择了主动放弃。面对男主的极力挽留,她眼噙泪水坚定地说“不”,然后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南下列车。


很多年过去,人们还是记得许晴和俞飞鸿扮演的小三们的美好形象。她们不仅漂亮有气质,而且相爱时轰轰烈烈不问结果,离开后也彻彻底底永不回头。男观众把她们视作心口的朱砂痣,女观众也忘不掉她们美丽的穿搭和自信的气度,忍不住暂时放下道德的审判。


在她们对立面的,是将老公孩子视为一切的妻子——卑微的、为家庭付出所有后反被丈夫嫌弃的“黄脸婆”; 以及典型的出轨男——嘚瑟油腻的中年发财男,想追求真爱又患得患失畏手畏脚。



编剧们对小三如此的“偏爱”,在往后的电视剧中再难见到。


千禧年小三2.0:爱情、欲望与命运


千禧年后影视剧里的小三,可就没那么潇洒了。


平庸的出身和能力,再加上年轻不经世事的头脑,这一代的小三在“知三做三”的可恨之外,更多的是可怜。


最有代表性的要数09年《蜗居》的郭海藻。



郭海藻是一个出身小镇的普通姑娘,没见过世面,依赖着姐姐,没什么主见和远大理想,但知恩图报,重情重义,渴望着爱和安全感。 



这样的女孩,就像宋思明对海藻的评价:“像只惊慌的小白兔,穿着洁白的长裙,在夜色里四下环顾。”  



小白兔一步步半推半就地跌进宋思明的温柔乡,起初皆因为一个“钱”字。


从刚开始为姐姐筹借买房款,再到自己心安理得地接受宋思明的其他恩惠,当有钱人的快感渐渐胜过了当小三的耻辱感。


〓 从前海藻每周跟姐姐海萍换衣服穿,跟了宋思明之后逛商场直接试都不试包起来


眼看着自己对物质的欲望越来越膨胀,不如直接向下堕落,舒舒服服地过荡妇的生活。



但“拜金女”三个字远不能概括海藻,她的软肋是感情,是永远缺乏安全感的软弱。


一方面,宋思明身上成熟的魅力、运筹帷幄的自信、恰到好处的宠溺和分寸十足的体贴,对于海藻而言简直就是降维打击。在贫瘠的二十多岁,“无所不能”的宋思明给海藻带来了最大的安全感。


海藻对宋思明情感上依赖到什么程度呢?明明不愿生孩子,却因为担心宋思明跟自己会有隔阂而答应留下孩子。



崇拜和依赖就算爱情吗?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对于海藻来说,是的。


另一方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了二奶的海藻已经不愿再作回那个处处低人一等的小镇女孩了。而宋太太在她面前的高姿态和优越感,更是深深刺痛了海藻心底的自卑。



正如宋思明说的那样:通往精神的路有很多,物质是其中一种。


海藻在做情妇时尝到了不少权力和金钱的好处,却只是在沉沦其中,并没有为自己获得资源和资本。即便她想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只能寄希望于嫁给宋思明。



“二奶”的光鲜与享受背后,藏着太多失落的苦果:永远不可能真正成为“人上人”的命运、依旧迷惘的人生,和无人真心来爱她的漫漫长夜。



所以海藻最后的结局也如此灰头土脸:宋思明被调查,彻底失联,只留给海藻肚子里的孩子和500万。她挺着大肚子在街上与前男友小贝擦肩而过,如同一个落魄的孤魂,回望梦一般的繁华歧途。



2010年前的电视剧中,不乏很多大婆和小三对峙的场景,但正室的“段位”却在各个方面远胜小三。在出轨这场闹剧里,正室往往冷眼旁观,即便阻止起来也十分优雅,但小三们却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最后把自己也输掉了。


〓 05年《京华烟云》里,赵薇演的正室是出身名门之家的“京城第一才女”,而小三曹丽华只是一个穷女大学生,最后结局也是羞愤交加地撞死了自己。


她们渴望爱情,却抵不过现实中的欲望,更逃不过因为诸多合力的缠绕撕扯和自身性格局限而决定的命运。


观众们哀其年轻单纯禁不起诱惑和哄骗,又怒其不知廉耻一步步堕落。


但不管怎么说,郭海藻这样的小三形象是极其饱满立体的,不然也不会直到今天都还惹得人们不停争议和回味。


2010后小三3.0:够坏,撕起来才爽


2011年,火遍大江南北的《回家的诱惑》开启了“手撕小三”的爽剧时代。


以前电视剧里的正室得忍辱负重,以德报怨,突然之间画风变了:被出轨的妻子完美逆袭,爆锤渣男,复仇小三。一个词形容:解气!


至于小三们?当然得越坏,撕起来才越爽啊!于是编剧们大手一挥——这个群体从此不再温情脉脉,迷途知返。这时的小三形象变成了心机用尽想要上位成功,统一换成了“头顶真爱,嘴塞蜜饯,心藏鹤顶红”的标准模板。



反正要么是求包养求上位的心机女,要么就是瞄准别人家老公的绿茶婊。


就连聚集了赵薇、佟大为和董洁这些演技派,明明是主打讨论孩子教育问题的《虎妈猫爸》,都非要整出个史上最绿茶小三来。



具体的戏路也无非是先抑后扬,故事前半段原配各种憋屈,小三各种使坏,后半段再加倍“爽”回来。


在这种环境下,也难怪17年《我的前半生》里的小三凌玲会被骂到饰演者吴越关闭微博评论。毕竟观众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个穿着土气职业装,眼角还有鱼尾纹,外貌学历气质风情样样都不行甚至还带着拖油瓶的女人怎么能是小三呢?



凌玲是个从庸常婚姻里逃出来的“黄脸婆”,更懂得婚姻和爱情的区别。她给陈俊生准备胃药人参,倾听他在工作中的不顺心,温柔地传递着自己的鼓励和爱意,还要带着几分欲说还休去表达:我不逼你,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



这样的小三,你甚至分不清是敌是友:明明是坚韧的单亲妈妈,怎么转眼又破坏了别人的家庭?明明是安分守己的朴素中年妇女,怎么转眼成了红颜知己,惹的男人高举着真爱大旗抛妻弃子为她离婚?



“骨灰级小三”凌玲就仿佛是太太们阵营的叛变者:小三和妻子,看似是争夺着男人的博弈双方,实际上同为一根绳上的、最终都是想要实现自我生长的女人。


多年后,出演过《牵手》的蒋雯丽再演家庭剧《守婚如玉》,她也发觉现在影视剧中的小三“攻击性越来越强”——九十年代剧中的第三者还是有一定道德底线的;而现在剧中的小三则有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架势,简直穷凶极恶。


〓《守婚如玉》中,蒋欣饰演的小三为了得到男主,不惜使出自杀、伪造强奸等种种手段……


更别说这些年,一个个标榜着职场剧的电视剧都非要强行插上小三梗。明明是卖房子的《安家》,竟把重心放在老一套的家长里短与爱恨情仇上,各种小三出轨梗写的比职场卖房戏份还精彩。 


讲公关行业的《完美关系》,为了塑造斯黛拉的女精英形象,要安排老公出轨,然后她淡定砸窗找证据,最后上门手撕小三再逼得渣男下跪后净身出户。


〓 我国职场女性的高光时刻,难道都在手撕小三上吗?


越来越标签化、刻板化的小三形象,几乎完全沦为了狗血爽剧中的工具人。让人恶心到反胃的小三、总是在结局幡然醒悟回归家庭的出轨男,套路式的起承转合,爱得肤浅也恨得廉价。


回望那些年的小三,她们的爱恋与迷惘、自省与挣扎,让人不禁感慨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对人性的刻画是如此入木三分。


“知三做三、破坏别人家庭”固然是一条错误的道路,但遇到合适的人产生共鸣迸出火花燃起熊熊烈火,不是道德、法律、舆论能够浇灭的。


《牵手》的编剧王海鸰讨论过小三在家庭伦理剧中的角色意义:


婚姻与家庭,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但事实上随着社会的发展,婚恋关系中存在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模式。


再者,很多做“第三者”的女人并非是坏人,而是涉世未深,在还没有准备好,就投入到一段不计后果的感情中。我很反对把人单纯地分为好人和坏人。


〓 在庸俗的生活变迁中,最好的策略是保持清醒


编剧能认真地塑造出一个充满矛盾的立体的小三形象,往小了说是能让剧更好看,不把观众当傻子;往大了说,是对“个体爱欲”的直视和对现实社会的尊重。


真实的人间并不是非黑即白,人性和情感从来都是复杂的,即便是小三也一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郭恩一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