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搬家六次易址,读库从北京搬到了南通
2020-06-12 14:37

千里搬家六次易址,读库从北京搬到了南通

从发出求助信到启动新库房,读库经历了七个月的搬家过程,这是一家企业对未来十年的一场赌博,也是行业们面临的困境与抉择的一个缩影。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记者:程璐洋,头图来源:IC photo


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一家企业和一座城市喜结连理。欢迎大家来参加这场婚宴,老六举着酒杯,拿着话筒说。


老六,本名张立宪,出版人。在这场婚宴中,他的身份,是《读库》创始人、主编。


《读库》,2005年在北京创刊,以刊发中篇非虚构文章为主,意为“阅读的仓库”,每两个月出版一期。15年来,《读库》在北京共出刊了100期。


从第101期开始,《读库》将从南通发往全国各地读者手中。去年冬天,“因不可抗拒的因素”,读库决定将库房搬离北京。今年6月初,新的读库物流基地正式启用,落户江苏省南通市。


从北京到南通,读库完成了15年来的第6次,也是最远距离的一次搬家。这距离那封《来自读库的求助》已经过去了7个多月。


赌博与抉择


做出整体撤离北京的决定之前,老六经历了一个月的挣扎。


“真库房有一个最大的硬性门槛,就是消防,消防必须达标”,在南通库房的启动仪式上,老六回顾了决定离开北京时的心态:图书是易燃物,仓库要达到丙二类的消防标准,多少平米的防火分区,多少平米要配多少立方米的消防水池,多少烟感喷淋系统……非常复杂。如果库房消防不达标,就永远有麻烦,有关执法部门会来查,来整治,来贴封条。而北京真正符合消防标准的库房,一是太少,二是太贵,读库用不起,并且读库用的库房,基建就不符合消防标准,后天不可弥补。时时处在查封危险中的库房,让他整天心神不宁,连好好编书的心情都没有。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决定离开北京,他说。


可能施行的拆除也促使老六下定决心。“听说我们的库房也有可能被拆,可能性还很大。我看到北京其他街区一旦决定要拆,贴出告示来,要求十五天之内必须搬走。我们这种规模的库房,怎么可能在十五天之内搬走?所以,当时我听说我们的库区可能要被拆之后,就想要早做准备,主动撤离。”


“做出这个决定时,内心很痛苦,这太折腾了——那个库房我们本来是签了10年的租约。当时我内心也想赌一把,就像押宝一样,我可以判断它要拆,但也想押宝它不拆。要不拆的话,就省得搬家了”,老六在启动仪式现场发问,如果在座各位身处他当时的局面,会押拆还是不拆?


现场有不少人举起了手押“拆”,老六看着大家说,“我还是走吧。也许它有不拆的可能,但是耗不起了。”


于是,去年11月4日,读库发布求助信,发起“把您的书房变为读库库房”活动,将很少打折的大部分产品按8折出售,减少库存,便于搬迁。


“向大家发出求助的时候,那会儿心情反倒轻松了。知道我们肯定要走了,只是当时不知道要来到南通”,老六这样形容当时的心情。


2019年10月28日,朱朝晖摄于北京顺义的读旧库


2020年6月4日,朱朝晖摄于江苏南通的读新库


不知道读库会落户南通的,还有南通开发区投资促进局的张国庆,他在求助信发出的第二天联系了读库工作人员。


家中书架上早有读库的张国庆,推荐了环普现代产业园——物流业巨头普洛斯旗下的产业园区投资和运营品牌。


“环普是新建的厂房,今年3月份竣工的”,虽然不确定时间能否匹配读库的搬家进度,“但我心里想,这个厂房很漂亮很新,普洛斯的物业管理标准也比较高”,张国庆认为这更适合读库。


求助信发出后,和张国庆一样,读者和朋友们的帮助也纷至沓来。老六原本希望消除三分之一的库存,结果被读者买走了近半,天猫、京东渠道的销售额增长了300倍。


这让读库的口袋鼓了起来。


同时,多个城市伸出了橄榄枝。徐州、太原、上饶、临沂、潍坊、聊城、泰安、新乡、成都、天津、廊坊、保定、桐庐、鹤山,感谢名单上出现的14个城市,以及最终落户的南通,都为新库房提供了选择,成都市委宣传部和网信办的工作人员甚至专程飞到了北京沟通。


读库的首选,在山东、河北等华北区域。因为离北京近,老六解释,能满足读库印刷要求的印厂,集中在北京和深圳,所以他们先考察了离北京更近的城市。“如果是江浙沪的话,相当于书要从北京发到南通,因为毕竟北京的读者也很多,还要再发回北京,这个太折腾了”,老六还说,而且考虑到江浙沪经济发达,所以租金贵,读库也用不起。


落户南通


一开始没有考虑落户江浙沪的老六,来南通的考察也是临时决定的。


2020年元旦后,他和两个同事考察了山东的某个仓库,本来都准备签约,但临时又出了问题。那天晚上,几个人喝酒喝得很郁闷,商量第二天的行程,准备去下一个备选城市看看。


半夜醒来的时候,老六忽然想,应该改变行程,去南通看看。


吃早饭时,他跟两个小伙伴说,看看有没有去南通的车票,结果还真有。


“那是2020年1月7日,天上下着小雪,我们来到南通,爱情开始了。”老六说。


在环普园区内,库房们都还未完全竣工,读库考虑了好几个仓库,最终还是敲定了2号库,原因无他,2号库是最早能交付使用的。


读库新址  程璐洋/摄


决定因素是投产时间,老六说,这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已经和北京顺义原仓库确定了5月1日退库,留给读库的搬家时间很紧张。钟情数字6的他,在这种情况下,“只要2号库的交付比6号库早一天,就宁可选择2号库,当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


1月8日,看过库房的老六告诉张国庆,环普园区是“一颗大定心丸,心里无比踏实”。


3月正式签约后,就是1129公里的大搬家了。从4月14日,读库北京库区开始搬迁,2240个货位,1713711册图书,261570张各类书纸,累计运输13.5米平板货车13车次,高栏货车共21车次总计1146吨。耗时11天后,搬迁完成。


“在疫情的压力下,变得特别紧张,每天都按小时来计算工作”,老六说。


5000平方米的书本仓库搬家,如果数字还不能说明其繁重,想想你我搬家时的工作量吧,大概就是几百倍的程度,而且,搬的还是最重的书,货架也需要一排排、一根根拆下再重装。


将仓库搬家到南通后,读库收获的,不只是原本想要的那个仓库。


当时看到这地方后,尤其是和南通开发区和业主方普洛斯接触之后,老六的一个想法是,它将不只是一个库房。


老六指着库房里近600平方米的活动空间和办公室说,我们希望这个空间包括阅读区、公共活动空间,能够让大家周末过来,不受打扰地看会儿书,或者安静地思考一下人生,或者每家带小孩来过个生日,在这儿摆放点东西,过一个没有饭吃的生日宴会。


对接的南通各方面都支持了这个想法。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唐进华表示,看中读库,不是税收贡献,更希望借助读库的影响力带来活动、展览等文化交流机会。


除了合适的空间,南通市正在发展的公共交通,也为读库提供了有利条件。计划7月份通车的沪通长江大桥,通车后能将南通到上海的车程由现在的5小时左右缩短至1小时,已签约的南通新机场,由南通市人民政府和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签约,坊间称之为“上海第三机场”。 


此外,营商环境也成为南通市对老六的吸引力之一。读库和普洛斯的多位工作人员都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在和当地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开放的氛围。老六举例,读库去其他城市,常常需要解释自己的业务,而在南通,多位工作人员就是读库的读者,节省了不少沟通成本。


如果说我们的仓库最终定在其他的城市,可能就只是个库房,老六说,但是到了南通,除了仓储物流,读库还打算做个公共文化空间。


“现在南通的一些学校已经预约想来参观我们的库区,都没有问题,以后这里肯定会向大家开放,尤其让孩子体验一下书的世界是什么。也希望这里能够成为一个码头,南通以及来自其他各地的作者,来这里做讲座、活动、分享,大家一起来享受思想的碰撞”,他说。


除了功能的丰富,去化了近半库存的读库,还在新仓库里使用了国内出版业从未使用过的智能作业系统,由机器帮助仓库员工拿取、分拣和打包书籍订单。对这套造价上千万元的设备,老六解释,有了这套智能作业系统,原来需要日行两万步的库房工作人员现在每天只走几十步,机器会把书送过来。提高效率后,十个人每天能处理8000单。



程璐洋/摄


受访者供图


“说真的,有一个很好的库房,既不是能够把书做好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我也时时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烧包,整天去秀库房,可是忍不住啊。”老六在启动仪式的结尾说,“这一天之后,我们真的应该为库房画一个句号了,接下来专心致志地编书,用书来说话。”


读库搬家史


读库的第一个库房,是老六在北京四环内的家。


“我们家面积是140平米,客厅里、所有地方堆满了书”,老六回忆,那是2005年,部分民宅可以商用来注册公司。“读库注册公司就是我的家,仓库也是我们家。一直到2008年才有专职员工,就在我家上班,我太太给他们包饺子。”


从老六的家开始,读库依次搬到了北京四环外的200平方米民居,再到良乡铁营村1200平方米的仓库,“农民租村里的地,自己用砖头建了1200平的仓库”。老六那时候理解的仓库,“就是一个立方体,或者不规则立方体的空间,能挡风遮雨就行,最多再放几个灭火器,觉得这就是个仓库。”


接下来的几年,随着规模的扩大和自销比例的增加,读库先后使用过房山的成品库,马驹桥的双层仓库。甚至,老六还想过自建库房,“那会儿完全对消防没概念,觉得一个库房1平米1000块都不到的造价,那不就一劳永逸了嘛。”


虽然自建库房的想法最后没有实现,不过在读库的又一个新家,顺义区合百意工业园内的仓库旁,老六请来设计师,自建了一栋办公楼。“到顺义后,我内心想的是,就不要再搬了”,于是,他和业主签下了10年合同,“当时觉得10年之内,一个我会严格控制库存,不要再扩大了,因为发展到这个阶段,不能无限制地膨胀下去。另一个觉得这个地儿也够用了。”于是,读库团队在顺义的库房里工作了近四年。


回顾前五次搬家的缘由,老六说,除了被冲毁的房山成品库,其他都是因为规模扩大,欢天喜地,“原来的业主为我们高兴,我们自己也很高兴。”


直到去年冬天,那封撤离北京的求助信,“因不可抗拒的因素,目前位于北京郊区的读库库房面临搬迁。这是我们的第六次易址,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迁移:我们要在北京之外的地区,重建五千平米的库区,并把十八组高位货架、三千三百个货位、所有仓储物流和安全保障设施、配送团队和体系,整体撤离北京”。


从发出求助信到启动新库房,读库经历了七个月的搬家过程,这是一家企业对未来十年的一场赌博,也是行业们面临的困境与抉择的一个缩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网(ID:eeojjgcw),记者:程璐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