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的门面,越来越不能看了
2020-06-15 15:00

中国大学的门面,越来越不能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李科,头图来源:IC photo


前几天,位于武汉市洪山区街道口珞珈山路口武汉大学老牌坊,遭车辆撞击受损。


牌坊中部有一大块被撞得钢筋裸露,背面“文法理工农医”六字中的“理”字也完全被毁。



肇事司机后被移交公安机关,因涉嫌过失损毁文物罪被依法刑事立案。


处罚过后,有人觉得力度过重,但更多人心疼这座孤身在外已久的老牌坊,心疼它在此前没有被好好地当成文物来保护。


命运曲折,是老校门的底色


大多数人所熟知的那座高大的“学大汉武立国”石牌坊,坐落在武大校园八一路与珞珈山路之交,但它并非武大最早的校门本尊,所在位置也历经变迁。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在原国立武昌中山大学的基础上,成立了国立武汉大学。三年后,学校的第一个牌坊建成。


1931年在武昌街道口落成的“国立武汉大学”木牌坊(图片来源:《国立武汉大学民二四毕业纪念刊》,1935年)


一座印有“国立武汉大学”的四柱三间歇山式结构木制牌坊,落地在武汉市洪山区街道口劝业场。但木门终究是经不起太多风吹雨打,牢固性、安全性也存在隐患,这座牌坊没能扛过1932年的一场龙卷风。


国立武汉大学因此吸取教训,于1934年用钢筋水泥材料在原地重建了一座牌坊。


当时,学校正面临改革,时任校长王世杰提出“要把学校办成拥有文、法、理、工、农、医6大学院的万人大学”,已发展了前四类学院的国立武大,正规划及进行农、医学科的建设。


国立武大牌坊(1930)/维基百科


所以,新牌坊除了复原先前的造型,也在牌坊背面刻了这六个大字,为学校之后的努力方向立了个flag。


水泥牌坊在原地取代旧木门之后,一直保留至今,但实际上,牌坊距离校园有一公里之远,即其并不属于学校范围内的建筑,比起校门的角色,这座老牌坊更像一处路标。


加上随着城市的扩张发展,“国立武汉大学”牌坊渐渐被身旁的高楼大厦淹没,成为闹市的一部分。而对于武大校园本身来说,直到90年代,它都少一处真正意义上的大门。


武汉大学校门牌坊(1993-2012)/维基百科


于是,第三座牌坊——武大新校门的修建工作被提上日程并于1993年落成,它基本是原牌坊的复刻版,但承担着前者没能扛起的作为“大门”的使命。但到2012年,基于校园新规划之需,牌坊再被拆除并向北挪10米后重建。


如今在武大校园内看到牌坊,其实是四度辗转,最终落地不到十年的新校门。


校外的老牌坊,早在2001年就被国务院纳入了第五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但由于只身在校外,它无可避免会遭受繁华街市带来的车辆往来剐蹭、施工损坏、餐饮油污污染等影响。


在这次被严重损伤之前,牌坊不是没有被伤害过,而是损坏之后没有被足够重视。



命运曲折的高校校门,远不止这次被车撞伤的武大牌坊,中山大学牌坊的正面曾遭人为覆抹,背面的“格致、诚正、修齐、治平”同样也被水泥覆盖。


清华大学最早的主校门,始建于1909的“二校门”也曾遭受过人为伤害,被刻字“皇上我来了”。


一些校门在见证高校百十年发展历史的同时,也在亲历这个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人留给它们的印记或伤痕。


国内高校的校门,从复制粘贴到千奇百怪


中国近代到当下的高校校门,不同的风格都带着不同时代的模样。最早的校门集中为中西古典风,它们有的被建成中国风的传统牌楼和牌坊,如与武大校门同类的中山大学牌坊。


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区正门牌坊/维基百科


有的采用了传统木料院门或仿古建筑样式,比如,上海交大的“庙门”属于前者,北京大学的西门属于后者。


还有的则是西式风格建筑,清华大学二校门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建筑,便是罗马古典风的体现。


这些颇具历史感的校门,至今一度是该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但真要追根溯源起来,许多老校门的创始者其实另有他人。


北京大学打卡必经之地西门,一处古典三开朱漆宫门建筑,最早为燕京大学在1926年修建。到1952年院系拆分时,燕大被拆分进入多所高校并因此终止,其校址“燕园”由北大接收,燕大西门由此变成了北大西门。


同一时期,一批由外国人在中国创办的教会学校,如上海圣约翰大学、金陵大学、齐鲁大学,校址也分别易主给了华东政法大学、南京大学和山东大学。


新中国成立后,大学校门又整齐划一地迎来了一种新风格,工业水泥风。


在向苏联学习成为一种大风潮的当时,许多大学由内而外,从教育体制、管理模式到校园建设,都遍布着苏化的痕迹,其中的校门也毫不意外地借鉴了这一风格。


方正柱状造型,水泥或砖块建筑,辅以红色字体,营造出了一种上学即进厂的情境。典型代表有复旦大学的红砖红字校门,南京大学水泥柱形、烫金字体的南校门等。


改革开放后,高校建设也越来越走向开放和自由,它们不仅想以千篇一律的端庄面貌示人,还开始企图释放自己的天性。


到90年代高校扩招至今,有的高校开始在化身基建狂魔的路上刹不住车,一出手造门就是“亚洲之巅”、“世界之最”、“宇宙之壕”。


1987年建成的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校门,本意是以线条来构成原子造型,但在外人看来,校门恍若一个巨大的人字拖,由此在民间得名“拖鞋门”。



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的校门更绝,门顶能经受得住二三十吨重的火车,其材质必定不一般。



该学校或成为全国唯一火车直达的大学,但也有学生吐槽,坐着火车从校门上呼啸而过,却不能下车进门,那感觉其实挺让人忧伤的。


有人苦于校门的设计,遂打算吸取中外大门之精华,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模仿成精。


说来也巧,河南某高校、辽宁某大学都尝试将目光投向巴黎街头,化凯旋门为自家校门,至于学校自身风格和凯旋门搭不搭,在豪华面前,似乎已经不太重要。



武汉某高校则没有那么舍近求远——向国内top大学看齐,可以从复制top级人物清华的校门做起。


仔细一看,清华大学厚德载物的校训也被它直接照搬,这就有点顽皮了。



也有人壕掷巨款为学校打造巨门。网传山东某高校一处共140多米长,约有两层楼高的大门,造价高达8000万。



校方后来解释,校门的真正花费是300万元。它也不简简单单的一扇门,一层是大门、门卫室、停车场,二层则是1000多平方米的校史展览馆。


还有热心网友盘点了一番国内高校校门氪金榜:


南昌大学校门2000~3000万元、合肥工业大学校门500万元、浙江城市学院北大门800万元、西安文理学院校门888万元。


结局当然也是,各当事人纷纷出面澄清网传金额不实,自己并没有如此奢侈。


摊上重金建大门这件事,学校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这也是一扇陆续关闭的门


在中国大学的各类校门中,还有一种特别的存在,即无门派。


依着岳麓山而建的湖南大学,不仅没有校门,也没有围墙。


同在一片土地,湖大和邻居湖师大在院系和地界上,因历史原因有诸多联系交错,校门该如何设置一直是个问题。只不过,湖师大在两年前重修了新校门,湖大依然坚守于无门派。


江湖中还有一个关于湖大的传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新生会在开学时问招生老师,我们的校门到底在哪儿。


他们得到的答案,通常是一个白眼加一句长沙话,莫得。


但国内高校中无门者毕竟是少数,如今一般大学的校门除了是门面、承载着校史,它们的现代意义更多成了门禁、门卫。


2018年,南京大学设立门禁系统,师生需刷卡才可进入。


再往前一年,中山大学开始实施“限外令”,学校表示出于安保考虑,校外人员进入校园需出示身份证件并说明进校理由。


在此之前,已有不少名校以游客过多为理由,限制外来者进入甚至收费开放参观。当然,围墙也早就是高校们的标配。


还大学一片宁静的环境、保障师生安全、便于校园管理等,都成了国内高校不开放大门的理由。


毕竟,相比对出入校门的人进行一定的规范,加上背后所需的人力物力,远不如直接关上校门要来得“方便”。


而同为名校、同样从不缺游客的哈佛,则是通过发布公告,要求访客校园尊重其中师生隐私,在不影响学校本身活动的情况下,进入参观。


在英国,大学基本是开放的,一些学校的学院散落在城市各处,自然地融入街市中,没有界限分明的大门。


而有门的世界名校如哥伦比亚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等也多是以简单甚至简朴为主。


很显然,校门建得多豪华抢眼,与一所高校的实力与底蕴并没有必然联系。


相反,那些浮夸眩目的有形大门,和那些无孔不入的无形之门,可能才是强加给大学的丑陋的一笔。


参考资料

《中国大学校门调查与分析》,尹维玲,2007

《从街道口到八一路——武汉大学历史上的四座校门牌坊》,吴骁,澎湃新闻

《大学开放不等于校门敞开》,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

《中国大学凭什么不开放校门》,浪潮工作室,201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李科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