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关上了水龙头
2020-06-24 08:27

以色列,关上了水龙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斯文的樊学长,题图来自:IC photo


水资源是人类文明存续与发展所依托的基础,在水资源稀缺程度相对较低的社会中,其成员很容易将获取、使用水资源视作顺理成章的事,但是在水源紧缺,当地族群矛盾尖锐的地区,水就可能变成冲突之源。


几年一家人就指望这一桶水呢

(图片:akramalrasny / Shutterstock)▼


中东地区整体上干旱少雨,大河附近就成为了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这些河谷流域,既是文明的发祥地,也是水资源争夺的焦点。


如果没有这几条河

真的不太适合人类生存

(图片:shutterstock@Anton Balazh)▼


而在中东四大河流中,约旦河无疑是水资源最为紧缺,周边国家、民族、宗教情况最为复杂的。对于沿河生存的巴以两国来说,约旦河的利用问题也成了耶路撒冷归属问题外的第二号问题


约旦河是四条河中水量最小的一个

却是状况最复杂,争的最凶的一个

(图片:shutterstock@Darrell J. Rohl )▼


这一切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中东西部的水源命脉


约旦河位于西亚西部,靠近红海与地中海,流域内主要为地中海气候和亚热带沙漠气候。这条大河的不同地区年降水量差异较大,整体上从北向南递减。


约旦河的流域范围并不算大,河水来自北部和东西两侧的高地,向南汇入死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这已经是两岸人口的母亲河了

(图片:shutterstock@AridOcean)▼


季节对降水量的影响也很大。夏季时,流域炎热干燥蒸发量大,且降水少,形成枯水期;冬季时季风带南移,湿润的西北风从地中海刮来为上游带来降雨,其流域降水丰沛处可达600毫米,也就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但即使是在冬季,流域南部及至死海北端的年降水量也小于50毫米,整体上降水较少。


降水基本集中在北部山区

南部事实上已经是降水区向沙漠的过渡地带了

(图片:shutterstock )▼


流域内水资源主要有:约旦河支流如耶尔穆克河、扎尔卡河等、流域内地下水,其中水质又以地下水为最佳。由于人类活动对约旦河水的消耗,以及沙漠气候带来的巨大蒸发量,约旦河下游含盐量逐渐升高,水质逐渐变差,最终汇入全球含盐量最高的咸水湖死海。


这里是约旦河最后的归宿

而随着人们对约旦河水的截留越来越多

在巨大的蒸发量面前,死海也在不断萎缩

(图片:shutterstock@lavizzara )▼


总地来说,与尼罗河、幼发拉底-底格里斯水系比起来,作为中东第三大河的约旦河其实是一条水资源并不充裕的内流河。


当然这样的水文条件,在人口密度不高的远古时期已经够用了。那时候新月沃地沙漠化尚不严重,约旦河哺育的古文明也开创了以犹太教、基督教为代表的一神教,这些宗教也将约旦河记录在各自的宗教经典中,使其承载了更多的文化意义。


古代镶嵌画中的约旦河和死海

(图片:shutterstock@WitR)▼


日后犹太人、腓尼基人、罗马人和古阿拉伯人在这一流域内留下了梅察达、乌姆赖萨斯、佩特拉等古城古堡遗址,也见证了约旦河流域文明的兴衰。


只要建了佩特拉,沙漠亩产一万八

(图片:shutterstock@vvoe)▼


而随着气候变化和人类对于水资源的消耗,约旦河流域及其周边河流流量减少成为了如今时令河的模样,处在气候更干旱地区的支流,如佩特拉古城旁边的杰卜干河已经干涸。所以今天对于周边干旱少雨的国家来说,从该流域取水的权力已经从发展权降级成了生存权,反而加剧了约旦河水资源带来的矛盾。


实际上,有亩产就不错了,就不要奢求一万八了

(图片:shutterstock@Maurizio De Mattei)▼


回归者或闯入者


如今争端的主角是一群后来者。


20世纪初期,锡安主义兴起,部分生活在欧洲的犹太人陆续迁往巴勒斯坦地区。随着一战后英国发表《贝尔福宣言》支持建立犹太人国家并控制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迁往巴勒斯坦的浪潮逐渐形成。日后希特勒上台与二战后国际秩序重塑,这一过程进一步加速。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幸存者抵达海法

(图片:wikipedia)▼


对于犹太人来说,这里是典籍上记载的故土,他们大可以将自己视为回归者。但对当地人来说,犹太人却是闯入者,因此暴力冲突时有发生。最终联合国通过1947年的巴勒斯坦分治协议,以色列正式建国,它也通过打赢第一次中东战争在新家站稳了脚跟。


以色列站稳脚跟并成为中东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

这在阿拉伯人看来是异教徒入侵,在以色列人看来是筚路蓝缕

(图片:wikipedia@Micha Perry)▼


这时借助典籍进一步宣传新国家在文化上的合法性,就成了以色列的当务之急。


关于约旦河各个支流的描述散布于希伯来圣经之中。传说中以色列十二支派生活在约旦河谷沿岸,其中两支半甚至生活在约旦河东岸,约旦河流域构成了希伯来圣经中的乐土,其文化意义相较长江、黄河之于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右翼犹太人对于控制约旦河的渴望尤其明显。


几千年的苦和泪,被不断的记忆和塑造

可见这个民族有着极强的维持自身“存在”的能力

这也是犹太人不成比例的力量的源泉

(图片:shutterstock@GIGASHOTS)▼


从更现实的角度讲,经历过千年大流散、大屠杀,四邻欲除之而后快的犹太人此时国家意识和民族意识极强,近乎应激地追求粮食生产上的自给自足。而其领土一半以上是干旱或半干旱的土地,耕地只占领土五分之一,半数需要灌溉水源,即使利用先进的滴灌技术,农业还是消耗了以色列水源的六成,工业的发展也需要水源。更多的约旦河河水就意味着更多的发展权利。


这里不缺土地,不缺人,不缺机械化,但是缺水

但阿拉伯人更缺水,或者说缺权利,缺各种权利

(图片:Rostislav Glinsky / Shutterstock)▼


在奠定今天约旦河流域地缘格局的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前,以色列只拥有约旦河3%的流域面积。而在作战中,他们很注意对约旦河流域的突进,于战后控制了戈兰高地(约旦河上游),以及西岸与加沙(巴勒斯坦人聚居区)的地下含水层,真正掌握了用水主动权。


虽然加沙、约旦河西岸、戈兰高地都不是以色列领土

但水都可以是以色列的水(其中戈兰高地尤其重要)

(底图:AridOcean  / Shutterstock)▼


数字对比很能说明问题:约旦河的自然流量为12.5~17亿立方米;


河岸国家的贡献分别为:以色列1.55亿m³、约旦5.06亿m³、黎巴嫩1.15亿m³、叙利亚4.16亿m³、巴勒斯坦(理论领土)1.48亿m³;


而实际消耗量为:以色列8.1亿m³、约旦3.4亿m³、黎巴嫩0.05亿m³、叙利亚1.65亿m³、巴勒斯坦0.2亿m³;


以色列的优势非常明显了。


互不退让的势力与环境的退化


以色列的高用水量既源于其强势的地位,也源于对当地环境的改造。


建国初期,以色列就着手对自己控制的约旦河下游进行改造,单边截流、改向、建设输水管道、打井等方式,能用的都用上。


当然,可以这样大肆抢水,关键还是枪杆子

炮管才是最好的输水管

(图片:ChameleonsEye/ Shutterstock)▼


水源被夺走的阿拉伯人也尝试过反击,他们用修大坝,改道支流的方式,试图减少这条国际河流流入以色列的水量。1964年的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确定了阿拉伯水体工程,在以色列心心念念的约旦河上游与以色列展开针锋相对的抢水大战。但随着戈兰高地易手,约旦河干流上游全部落于以色列之手,阿拉伯国家也只能打打嘴炮过瘾,事实上失去了管辖权。


戈兰高地以及旁边的加利利海确实水源充沛

可惜被以色列大量截留

最后流向约旦河干流的就不多了

(图片:max shamota  / Shutterstock)▼


当然更尖锐的矛盾还是巴勒斯坦人的生存问题。


巴勒斯坦人聚居区加沙和西岸的生活水源主要来自地下水,其中西岸的地下水由地中海气候的冬季降水渗透地下,年均形成6亿m³横跨绿线的巨大含水层。对于巴以双方来说,这都是重要的洁净水源。


巴勒斯坦清真寺内的古老水井

不知还能不能打到水

(图片:Andrealolliweb  / Shutterstock)▼


以色列利用实际占有的优势和先进的科技,大规模利用这一片含水层的地下水,占其供水量的三分之一,饮用水的一半,并将水源国有化,限制新开水井。阿拉伯人在西岸原有的140条输水管也被截断,导致在1967年以前阿拉伯人被许可的使用量仅为总量的5%。


人道危机太深重,以色列人也有些愧疚,后来允许巴勒斯坦新开挖二十余口井,缓解缺水的情况,但依旧差距巨大。


地面以上修墙,地面以下抽水

(图片:Sean Pavone / Shutterstock)▼


巴勒斯坦人认为犹太人抽干了他们的水资源,怨气极大,希望获得西岸5亿m³地下水,这明显有些不切实际,特别是在己方趋于完全劣势,以色列人已经实际占有,并在该地有大量移民的情况下。


而当水资源分配问题成为一个政治问题,谈判就变成了各自选择对己方有利标准的罗生门。巴勒斯坦人认为自己应占有理论上领土之上所有水资源的水权,而以色列将其视为水文上和技术上的问题,并以现状、历史与实际占有情况为标准,避免这一问题政治化,努力维持现状。


面对这一现状,联合国无法做出有效的裁判。美国也多次作为第三方调解,但也很难公平公正地主导谈判。种种尝试皆没能成功。


美国,不偏不倚的第三方

(图片:Photographer RM / Shutterstock)▼


而随着约旦河流域逐渐得到工业开发,目前该流域的问题也早已远不止水资源冲突那么简单。约旦河两大支流都存在较为严重的流量减少和污染问题,其中雅穆克河上流污染非常严重,扎卡河则直接经过约旦人口密集区面对直接排污的化工厂,阿拉伯世界低下的水资源管理能力,加剧了以色列对上游国家的不信任。


在阿拉伯国家持续混乱、世界逆全球化的时代,这一问题更难以谈判令各方满意,更不用谈跨国水资源管理与保护了。但时间不等人,人口增长、过度开发、气候变化让约旦河流域水资源愈发紧张,恐怕流域内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也会愈发紧张下去。


参考文献:

1. 韩叶 国际河流 规范竞争下的水资源分配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 曹华 刘世英 阿以水资源争端分析

3. 陈阳 战后中东水资源合作研究——基于新自由主义合作论的视角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斯文的樊学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