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当 VJ 的人
2020-06-28 09:38

那些当 VJ 的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blue4fuzz,头图来自:yaya xu


“我需要一份工作,也需要一个渠道展示我的艺术作品,所以我把这两个结合在了一起。” 


在纽约的俱乐部 Hurrah 里,Merrill Aldighieri 是一位 VJ。


VJ 的全称是 Video Jockey(影像骑师)这个名称在 80 年代第一次被导演 Merrill Aldighieri  提出,简单来说,就是负责在俱乐部提供影像的人。VJ 的工作可以类比 DJ,后者负责制造、剪切并提供音乐,前者则将影像、动画等视觉元素作进行剪接、添加效果,然后播放。


这种音乐与视觉融合的现场派对的组合表演形式,起点不可谓不传奇,最早可以追溯到 1966 年,Andy Warhol 在芝加哥举办的“Exploding Plastic Inevitable”派对:霓虹五彩的灯光、幻灯片影像,环绕 Velvet Underground(地下丝绒)沙哑迷离的音乐。


Andy Warhol - Exploding Plastic Inevitable 


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在视觉制作的硬件、软件已经翻新过无数遍,达到一个高度智能便捷的技术水平后,我们再来看 VJ 行业中的人与现状,和 4 位视觉创作者,聊聊这个职业。


苗晶:视觉艺术家,常驻上海。从 2005 年在重庆开始接触 VJ,一直从事俱乐部、音乐节、电视节目、品牌设计、视听艺术的各类视觉创作。


Makadamia:Marine,法国人,常驻上海,在活动策划公司工作。2018 年底开始尝试 VJ,目前每月表演两、三次。


yaya xu:驻纽约的华人设计师,曾参与 Kendrick Lamar “Damn” 巡回演唱会视觉设计,制作 Sam Smith “I Feel Love”歌词视频。


chillchill:驻上海的网络艺术家,从 2016 年开始了解 VJ,偶尔在电子音乐的俱乐部做活动 VJ。


“这真的是年轻人的文化”


现场是有魔力的,对于创作者来说,可能尤其如此。


Photo Credits:yaya xu


对于 yaya 来说,现场像是一场集体嗨。而作为“操控”观众行为的 VJ,通过视觉引导人们经历情绪的铺垫、递增,高潮,很有成就感。VJing(VJ的现场表演)与其他视觉艺术创作相比,现场是无法取代的元素,“现场非常有感染力,鲜活,有自由表达的灵魂。”


I Feel Love  by yaya xu


“这真的是年轻人的文化,你觉得是其中的一份子。非常有感染力,鲜活。虽然不赚钱,但是很好玩,有自由表达的灵魂在。”


有些改变生活轨迹的偶遇,就在一场充满感染力的 party。


Photo Credits:D:Fuse


苗晶 2005 年时在重庆,第一次知道了 VJ 的存在。那年,英国的新媒体艺术团队 D:Fuse 来到中国演出,他们在不同的城市进行采风,根据城市的声音和影像制作表演现场的视觉,“当时不太能看懂,但是就觉得西方的年轻人在玩的东西挺酷的。”


十年后的 chillchill,在上海颇具盛名的电子音乐俱乐部 Shelter 的 party 现场第一次了解到 VJ。“当时我还不会 3D,主要是做画画、影像。VJ软件能即时混合一些影像,做一些实时的东西,而且还有很多控制器,感觉挺酷。”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如同 80 年代 VJ 出现时 Merrill 的初衷,chillchill 也把 VJ 当作一个渠道,让作品可以在除了画廊美术馆以外的空间有更多展示交流的机会,“而且也可以做的比较实验一些,好玩为主。” 


对于 VJ 来说,现场不仅仅意味着由音乐、观众、灯光、舞蹈营造的氛围;以及作为表演者的一员,获得观众对表演的及时反馈;还有即兴创作过程中无法预测的惊喜。


SHCR Alex Wang x Chillchill


Marine 在现场表演前,收集了许多喜欢的视频素材片段。在现场,她会根据 DJ 的音乐变化,配合着把这些影像片段自然地衔接,或者说 mix 在一起。她在表演前,完全不知道 mix 之后的影像会是怎样的。“我很喜欢在现场即兴创造艺术。就算是我自己回看自己的现场创作,也会觉得很奇妙。”


用 chillchill 的说法是,“和在家里闷着做视频不一样,像造物主一样”。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租 LED 灯送 VJ”


这四位视觉创作者中,没有一个人是所谓的“职业”VJ。


yaya 在谈到她的个人项目时,说:“找到自己内心的召唤,就会有很强的内驱动力去做,很开心。以前我会想做一个 motion designer,或者做一个 artist,但后来我发现,其实这些名称都是人想出来的,不需要去 follow。可以做一个完全新的东西,做你想做的事情,自己发明一个工作。我不知道是属于什么职业,我就是做我自己。” 


Photo Credits:yaya xu


苗晶说起职业现状,一直在苦笑。


VJ 在国内,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是——春节联欢晚会的大屏。家里亲戚问我做什么的,我说我就是做那个的,他们一下就懂了。没办法解释,我是调光?切换?视觉匹配音乐?”


“大屏老师”对比起“VJ”,似乎更能被群众理解。在VJ创造视觉的过程中需要的:硬件、视觉素材、软件程序、艺术设计和创意中,最后一项似乎在大众看来是最无关紧要的。


INFINITE2.0 Photo Credits:MiaoJing


只要会用基础的软件程序,再从某宝上买些视觉素材,在屏幕上随便放点东西就好,哪有人管你放的是什么。在国内有一句流行语“租 LED 灯送 VJ”,这更能形象地表现主流文化对 VJ 的认知。


“在国外,和其他的 VJ 一起聊天,大家都是在聊创意,‘这个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在国内,大家都是在问‘你用的是什么软件?’”。


Marine 跟我一起算了算,现在上海电子音乐俱乐部如 Elevator,一个月中大概有 4 场活动是有 VJ 的,在上海,有屏幕供 VJ 发挥的音乐俱乐部不超过 10 家,那么一个月里上海最多有 40 位 VJ 能有一场活动。


一晚的活动中,DJ 可能会有 3~4 人,每人表演 1 小时,而很多情况下那晚的 VJ 一次工作就是 3~4 小时。如果这位 VJ 不希望纯放某宝素材,那么收集 3-4 个小时的视觉素材,是一个不小的工作量。而与此对应的收入,按照 Marine 的经验,“可以买几杯酒,以及付来回的的士费用,大概不会亏钱就是了”。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DJ 去俱乐部可以刷脸,但 chillchill 作为 VJ 入场可能还会被拦住要买门票。


如果追求视觉的艺术性,VJ 工作量很大,而收入很不稳定,并且能供 VJ 们固定表演的机会也有限。许多从业者,做到一定阶段就不再继续了,改行后该干嘛干嘛,作为一个梦想存着。“有钱了就疯狂买设备,堆在家里看着爽。”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表达自己的渠道”


2010 年,23 岁的法国姑娘 Marine 在巴黎艺术专业的本科毕业后,决定搬到上海来。在过去的十年,她在上海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工作。她向往艺术,一直努力想做一些和艺术相关的工作。


在她 32 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从帮她的 DJ 朋友们做一张活动宣传的海报开始,她发现自己很喜欢为朋友的音乐活动做些和艺术创作相关的贡献,“这是我第一次做跟艺术创作沾边的事情。第一次我的创意是被其他人看到的。”她慢慢成为 XIA 团队中负责视觉的成员。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无知是福(Ignorance is bliss)。”在她开始做 VJ 之前,她不知道自己内心有这么强烈的需求想要通过艺术来进行自我表达。或者在她不做 VJ 时,可能她也不知道。但是在她表演时候,她会开心尖叫,“我又能表演了!”


每个人都有创造力,但人们可能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现适合自己的表达渠道。“在我做 VJ 之前,我从来不觉得我会用电脑、视频的形式来创作,我不是个技术宅。所以 VJ 对我来说实在太完美了!我不是一个视觉创作者,但是我觉得我有自己的品味,能选出大家会喜欢的视觉效果。”


Marine 从 18 岁开始梦想从事艺术,直到 32 岁,她才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式。她没觉得“晚开始”是件多坏的事,“终于,是时候了!而且我是在创造艺术,这实在太有满足感了。”如果没有VJ的演出,她没有其他方式来做艺术创作。“可能我的创造力就埋在我心里,没有输出的渠道。心里的火焰也会变小,我就只是普通的我。”


在有演出的那周,她每天在办公室待到 8 点,从 8 点到晚上 1 点,在家收集视觉素材,为演出做准备。她会在 youtube 上看各种各样的素材,找到一个合适的,可能可以用其中 1 分钟的材料。“这个准备工作,非常耗时间。但也很有趣,纯粹为了我自己,我也愿意花时间来看这些美的视觉。”




I Feel Love  Photo Credits:yaya xu


忠于自己的内心很重要。“当你刚刚开始做一件事时,如果仅仅是对这件事有点兴趣,那些疲惫、付出的时间、没有回报等会变成压住你的重担,慢慢把你压倒,所以需要激情。”


“给自己封一个教父教母,占一个山头,招一波小弟”


对于 Marine 来说,她认为中国是一个适合开始创作的地方。“你不需要是一个很有名的 VJ,就能开始。我的第一次表演是在 DADA,生活在上海,DADA 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地方。他们愿意给你这个机会开始,这太酷了。”


而在开始之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真是看个人造化。“在中国特别容易给你封教父、教母、第一人啊。许多人以占山头自居,画一个圈,收一波小弟,这件事就完了。”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又或者,很多人把硬件看的很重要,“我一定要非常专业的 studio,我得有多少钱的设备,搞得像一个展销会一样。而不是,当你回到最原始、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能不能用你的 idea 和你人本身的东西,达到极致。”


苗晶在纽约生活了 5 年,在去美国之前觉得自己还挺优秀,但纽约厉害的人实在太多了,他觉得自己得重新开始。“人家该去当服务员的当服务员,该上班的上班,但是不影响他们做的事情的专业度。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我们这个大环境不具备的。大部分不专业的人在做专业的事,就会让做专业的人很难堪。”

  

INFINITE1.0  by MiaoJing


当时苗晶住在 Brooklyn,常常看到一些玩说唱的黑人小哥,每天拿一个小本在写词,练习说唱,“状态非常好”。


同样生活在纽约的 yaya 也说:“纽约是一个大熔炉,什么人都有,特别开放。有华人艺术家做的融合中国元素的;有巴西人用丰富的颜色,做出特别热情的设计的;欧洲人做的设计特别干净,功能性很强,很有型。在这里能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尝试。纽约设计公司做的东西,审美更前卫,更现代,更大胆。”


Photo Credits:yaya xu


对于 chillchill 来说,网络已经打破了对话语表达、交流、视野的限制,“创作环境我觉得挺自由的,和其他地方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且网络上大家做的东西也都看得到,互相影响,互相学习。”


chillchill 的作品中有一些反思社会的元素,驱使他进行意见表达的原因正是“网络审查”,他觉得:“可以用一种更有趣的方式来表达,是挺好玩的一件事儿。”


Photo Credits:chillchill


“希望在那么多的语言风格里创造一个自己的”


在艺术性 VJ 的视觉创作过程中,一方面区别于其他的视觉创作,VJ 的视觉和音乐有紧密的联系,一方面类似于其他的视觉创作,VJ 需要把一个完整的概念,通过自己的视觉语言表达出来。


苗晶说:“有些 MV 拍出来就像个故事一样,完全没有音乐性。音乐不是指歌词,尤其在电子音乐里,大部分是没有歌词的,只有懂音乐才知道,在什么地方应该播放怎样的影像。”



INFINITE1.0 Photo Credits:MiaoJing


软件的发展让人们丧失了判断力,似乎谁都可以做 VJ。但实际上,VJ 对于音乐知识的要求并不低,需要对音乐的分层,流派有充分理解。“其实很像做装置,在一个空间中,艺人在前面,观众在下面。需要达到视听空间的统一。”


在电子音乐场景中常见的抽象视觉,也是在讲一个故事,只是通过一个点,一条线,去讲这个点是如何变成一条线的故事。“就像最早时,我在理解 minimal 的音乐的时候,制作人会对我说:minimal 的音乐里有很多重复性,当人们开始听一个重复性的东西时,你会进入另外一个幻觉,这时稍微调整一下音色、律动,整个氛围就会被改变。”


Photo Credits:MiaoJing


大家都能画个点,区别是能不能说清楚,这个点为什么会成为作品的一个概念,能不能通过一个圆去讲你想要讲的故事。minimal 这种形式也是叙事的,只是高度提取地叙事,极简不是简单。


“以前我的作品是比较 minimal 的,作品 infinity 的灵感来源是山和水。因为我住在重庆,城市内有很大的位置落差,分为上半城下半城。像是 a 直接到了 z,中间的过程省略了。”


INFINITE1.0 Photo Credits:MiaoJing


yaya 在开始工作了两年后,想要建立自己的视觉语言,“我对自己非常不确定。就是带着那个忐忑的心情,开始做个人项目。带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得太烂,是不是很丢脸的不安感,就是要做。我非常强烈的想要定义自己,自己视觉语言的 identity,我到底是谁。”


有一句来自 Andy Warhol 的名言:“不要想着做艺术,去做就是了。让其他人来决定你做得好还是不好,他们喜欢还是不喜欢,当他们在忙着下决定的时候,去创造更多的艺术。”



Dawn  Photo Credits:yaya xu


这大概是 yaya 在尝试个人项目时的状态,“只有有了自己的风格,接下来在做任何商业项目的时候,你不仅在做一个自己的东西,而且加强了作为艺术家的话语权。”


在 yaya 收到要给 Sam Smith 做“I Feel Love”的 MV 项目时,项目只有一两个礼拜的时间。而她在接到这个项目前,就对 70 年代日本 sci-fi 插画的复古未来风很感兴趣,“有一个兴奋点”,因此积累了很多想法。


Photo Credits:yaya xu


“刚好他又是 gay,我就给他一个骚一点的故事,加上我本来想的复古未来风。” 视频中的丰富色彩和拼贴风,yaya 在做个人项目时已做了很多尝试了,也形成了一定的自己的风格,只是在这个项目中拿出来使用一下。


“大家非常真诚地玩这些东西”


对于苗晶来说,他最难忘的一场活动是 2009 年成都的热波音乐节。


他当时的团队与熊猫俱乐部合作,搭了一个非常大的棚来做电子音乐舞台。“下面粉丝有 2000 多人吧,来的人都是非常了解这个文化的人。大家喜欢玩,非常真诚地玩这些东西。选择这个媒介去 chill,去放松自己。”


“现在我觉得大家被太多东西给局限了,局限了放不开,人就会像填空一样。能填的空越来越少了,都被屏蔽了。”


同样的,chillchill 觉得一个好的视听体验也就是“你正在看的时候觉得很爽很过瘾,看后去门口抽烟的时候,你还能回忆起点儿刚刚看到的东西,这个我觉得就挺好的。”


苗晶说起他在 Santa Fe(美国新墨西哥州的一个城市)的两场表演,“那边有很多老年人。第一场 7 点的时候,60 多岁、白发苍苍的老人们拄着拐杖来看,看完后好多人来跟我们讲,给反馈,交流。告诉你,你这个灵感,我有本书推荐给你。因为他们懂。”


SuperLight1.0  Photo Credits:MiaoJing


而在那十年后的今天,当 Marine 在 Dada、Elevator、Entry 这些上海的电子俱乐部表演时,觉得还是有些来自观众同好的鼓励。


有观众走到台前来跟她说“你让我 travel”,“我在跳舞的时候没有办法停止看你的视觉”,“太 dope 了”,这些一句话反馈,是她不停回到俱乐部去表演的动力。“如果从没有人说这些,可能你也觉得这没啥意思。”



Photo Credits:yaya xu


她一直还在回味某次她表演完,当天的 DJ 评价她的表演说“Wicked night, Marine”,这个 wicked 到底是指代着什么?“如果是说有点危险,有点奇妙的意思,那真是太好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双眼睁大,依然掩饰不住惊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blue4fuzz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