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公主是中国时尚的一道坎
2020-06-28 14:41

蝴蝶公主是中国时尚的一道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作者:Yf,编辑:Yf,题图来自:蝴蝶公主


身边年轻人的审美处境略显尴尬,如果说上一批有风格的年轻人是针砭时弊,现在好像怎么穿都会被当成跳梁小丑。空有其表的潮流注定垮台,每个人都该做点选择。


——蝴蝶公主


照搬国外时尚圣经的套路已经变得陈旧乏味,那些一度被时代浪潮掩盖的审美和思想,正在卷土重来。



“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时代记忆连同泥土被一同拽出的反差感”,是大多数人对“蝴蝶公主”刘敏的第一印象。有人说她是哗众取宠的亚逼先锋,也有人说她的生活就是一场大型的行为艺术。


从她身上看不出对欧美、日本文化曲解后的尴尬美学,而是另一种属于当代中国本土时尚的原貌。只有眼光足够毒辣的人才能捕捉到她身上最接地气的灵感。





刻奇的颜色搭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三线城市的发廊妹,但能够撑起一身色彩不落俗套的,只有这位在社交网络上备受争议的“蝴蝶公主”——北京三里屯那些架着长枪短炮的中年摄影师们绝对不会错过的拍摄对象。



“蝴蝶公主”真名刘敏,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从入学开始就是个创造力丰富并且多产的网络活跃分子。最吸引我们的,是她对“中国式设计”及现实生活的时尚法则的独特见解。她重新捡起了那些被时代冲刷掉的,被我们这一代人忽视的元素,把它重新放回服装上。


格格不入的冲突感是她的风格精髓。如今鲜有人像她那样,还能时刻唤起这个时代的情绪。




对自己的定位和行事生活的原始动力,她比任何一个旁观者都看得通透:


“在这个世界,我如果不是独一无二的话,那这个世界根本就不需要我。我存在的理由就是‘与众不同’,做事就要‘史无前例’,这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则我根本没有存在的理由。”


这些话和她的照片一脉相承,我们抱着无限好奇,对这个98年生的姑娘进行了一次采访。



公路商店:你很多街拍合影的对象都是生活里的平凡人,为什么选择他们帮助你诠释你的时尚?你觉得他们在时代中处于什么角色?


刘敏:平时就喜欢观察路人,衣服的很大一部分灵感都是来自他们。他们就是那种不经意间让人眼前一亮的普通人。最有冲击的就是那种上个年代的时髦老人,我选择合影的前提是觉得他们穿的酷,有样儿。相比被营造和被设计的潮流,那些有自己标准的普通人更吸引我。


这些老人非常超前,活得比年轻人通透。她们在同辈人中承受得更多就更了不起。很多方面他们比我勇敢。







公路商店:为什么想设计这样的衣服?对那些说“土”的人你怎么回击?


刘敏:土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过时另一个是本土。别人说我土不介意。这些元素本身就是本土的。但是相比我的衣服,那些一定要加上“国潮”标签却又毫无设计感的衣服更没内涵,还是我比较厉害!


没我的衣服,他们也会穿别人的衣服。但是表达的内容不同,角度和隐秘的情绪是别人没表达的。年轻女孩出门前翻箱倒柜本身就为了表达性感,就像不穿bra或者bm风方式一直在变,但想表达的内容是一样的。如果直接把“性感女人”四个字写在身上,就帮大家完成了一部分隐藏的心思表达——那些女孩们想标榜的东西。


当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性感的时候也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骚”背心能火实属出乎我意料,我当时觉得夏天很热,就做了一批小背心,当时担心可能没人买。因为这个“骚”字本身汉字结构就不好看,内容也有点露骨,但没想到卖得最好,很多很漂亮的女孩也在穿,大家都挺敢的,其实她们都有要表达的想法,只是没有表达的方式。





公路商店:还有“两袖清风”“内部特供”“全面小康”“好嫁风”之类的词,选词很妙,也很直接很诚实,这些具有年代感的词是怎么从你脑中蹦出来的?


刘敏:我会记下了第一眼觉得有意思的词,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再取出来用。比如那个“两袖清风”是因为我当时要做一件T恤,做T恤会被认为是一件比较偷懒的事情,但我又真的喜欢,所以就觉得“两袖清风”的廉洁感和我自己的想法很贴。


还有就是T恤本来就两个袖子,清风听起来很凉快。我还会脑补一个有啤酒肚的中年人穿着“两袖清风”的衬衫,就会很有意思。这件不挑性别和身材,所以卖得不错。



                  

“内部特供”是之前台湾的朋友带了一条白皮的烟,我才第一次知道觉得特别妙就记住了。就是和朋友聊天聊出来的,不穿的时候旗袍本身是贡品。穿了之后我就变成了像白皮香烟一样的贡品,就是宝贝。




                   

公路商店:你还对一些大牌奢侈品进行重新设计改造,巨大的logo堆叠让人感觉有讽刺意味。


刘敏:奢侈品和个性没任何关系,我的东西并不能代表很有钱但是能代表很有品味。我会穿一眼假的LV是因为我蛮想穿真奢侈品的,但我买不起。


我知道作为一个创作者不应该穿山寨,但因为是LV这么大的牌子好像就有点无关痛痒,就当买不起的一种恶趣味报偿吧。




                 

公路商店:谈谈你对流行趋势和时尚的理解,在你眼中什么是所谓的“流行”,什么是所谓的“过时”?


刘敏:其实很多大家觉得过时的东西算不上真的过时,老旧的东西在很多没那么发达的地方现在也还在用。比如说我做的“财神到”旗袍,灵感就来自小时候家里都会贴的塑料壁画。我小时候在农村姥姥家住,家里贴而且家家户户都贴。


前两天在快手上我发现很多人家里也在贴,淘宝也一直有卖。这些东西虽然离我远了,但不代表离所有人远了。





以前的东西表达的内容不会过时,时代的欲望是一脉相承的。比如“财神到”表达的也是对财富的渴望和hustle,这个没必要遮掩。有些过去东西现在套上时态就变了,就从过去的变成了正在发生的。





公路商店:年轻人穿搭的初衷是为了让自己在别人面前更“酷”,但最终他们却变得越来越雷同,你怎么看?


刘敏:“美”是非常没有标准的一件事,资本可以轻易把不美的东西打造成美。


穿主流审美的衣服并不会颠覆平庸,只会更快地趋于平庸。因为你永远在被动的追寻潮流,会潜移默化被牵着鼻子走。身边年轻人的审美处境略显尴尬,如果说上一批有风格的年轻人是针砭时弊,现在好像怎么穿都会被当成跳梁小丑。空有其表的潮流注定垮台,每个人都该做点像样的选择。




其实我很期待一种文化现象的发生,比如说日本有109辣妹,而我们身边也有精神小妹,这其实也是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现象。但大多数所谓在搞时尚,所谓先锋的人却根本不去重视这些有自己穿衣风格的年轻人,很少有人去挖掘背后的原因,比如为什么穿成这样,这些人分布的地区。应该有人不带有色眼镜的去探究这件事,不然这些真正有意思的人只能像烟一样飘过,就会很可惜。


所以在这个方面,我觉得公路商店已经在尝试做一件十分有意思而且值得做的事情了。我也很想用拍纪录片或者采访的形式来了解这群人,甚至和他们住在一起,做一些归纳总结的事情。





公路商店:所以你希望当代年轻人是什么样的?你如何建议他们去选择适合自己的风格?


刘敏:我没法给别人具体的建议,因为我不懂“时尚”。但衣服是自我的一种延伸,我穿什么就代表了我是谁。选择就有风险,肯定有一批人觉得我这样是幼稚低俗或者哗众取宠。没法去评判,但我还是希望每个人都能自由选择,不要把言行举止过早的框住。








任何时代都赋予我们的自主选择的能力,只是很多年轻人没有意识或者选择了放弃。蝴蝶公主的衣服像一场大型社会实验,启发你去构建全新的游戏角色。只有永恒的创造力才能改变“潮流”的动向,时尚是用来玩味的。


放眼当下,全世界的资本主义正处于危机之中,并且正在演变成某种新的东西。雀巢,海飞丝充满上世纪的中古气息,超级大品牌正在失去市场份额,因为人们质疑它们所代表的价值观以及它们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力。




在采访结束之后,蝴蝶公主有个特别的诉求,她希望可以给自己找一个正经的投资人。“随便投点什么都行,搞艺术的蝴蝶公主实在太穷了。”


参考资料:

1. 蝴蝶公主(刘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作者:Yf,编辑:Yf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