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嫖客
2020-06-29 22:43

黄金大嫖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翔哥有话要说(ID:xgyhys1212),作者:科比爸,题图来自电影《黄金三镖客》


前两天,《财新》采写的封面报道《200亿元假黄金质押案暴露,谁在做局》刷屏了,一口气读完,又眼界大开了。


武汉金凰的贾老板用近100吨的“金包铜”的假黄金骗了金融机构300亿,陆续还了一百多亿,还欠着近200亿,用李云龙的话说,“真TN的是人才”。


再看看踩雷的机构,也都老脸孔了。卷进去最大的民生信托,栽在凯迪生态的坑还没爬出来,现在又被同城的金凰埋了40亿,协调大股东先兑付了客户6亿,已经紧巴巴的卢老板心头又得是一紧;安信信托的实控人高老板人早就身陷囹圄,他女儿应该处理不了这些事儿;四川信托的两个大股东都不愿增资;至于恒丰银行,搞出烂摊子的都被抓进去了,显然省府来的人不会也不能扛责。


贾老板做的是黄金生意,名头很响,又是上金所会员单位。上金所小伙伴讲,按道理,如果他手里真的有那么多合格的黄金,那么完全可以在上金所平台上交易、质押,干嘛费这么大周章呢。


同城的金融机构都心知肚明贾老板的家底。业务竞争那么激烈,分行、各部之间都还抢生意,你做不了的事,找个通道都想办法做了,谁会拱手相让呢,又不是傻子。


所以,贾老板找的都是外地的机构。


据《财新》的报道,2017年,贾老板以承接不良为代价,从恒丰烟台分行贷了80亿一年,结果到期,贾老板只还回来40亿。


这填了近40亿进去的原恒丰银行烟台分行行长宋豪,生于1976年,不到40岁就当上成都分行行长,然后又调回总部所在地烟台当分行行长,除了年轻有为,还因是蔡国华的侄女婿。蔡国华在恒丰时只手遮天,宋豪在眼皮子底下这般骚操作,风控不风控的,那都不是事。


再从银行直接套钱这条路走不通后,就得到找通道想办法继续套,毕竟没钱没办法搞下去。根据年报,金凰集团在2016年末和2017年末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98.47%和84.27%。而金凰集团的上市公司板块,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市值也没多少。


所以,2018年初,曾有中间人找到深圳的某机构,商量着能否跟金凰合作。该机构说要合作可以,但要先去金凰的金库随机抽取一块金条拆解验货。中间人回去一递话,贾老板就怂了。


“随机抽取”、“拆解”,太考验不怕火炼的真金了。要是入的是上金所的库还好,质量、纯度都有保证,不怕被“调包”。可金凰堂堂会员单位不走交易所,还搞出一堆说辞。


如果有机构信了贾老板,是智商不够要充值?架不住机构多的是,总有人想干和能干的,只要打点好,放款计划都定下来了,再走个“验货”流程,不就行了么。你信哪个呢?


1%-3%的“辛苦费”香不香?况且人家不但有“黄金”,还有人保产险武汉分公司提供的保险呐。


01


2019年4月,翔哥还在东南亚浪的时候,有基友就说金凰以及给它输血的一帮子机构们都要被埋。


一年后,它们果然被埋了。


经历过钢贸,“手刃”过银行不少钱的朋友一看这事情,脱口而出,“这特么不是当年我们跟客户经理一起骗银行的钱玩过的招数么”。


银行是上道了,这几年都不做仓单质押业务,对贵金属融资业务也是敬而远之。那都是血泪教训。


也就在4年前,陕西、河南银监局查获了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用纯度不足的非标准黄金做质押物,骗取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190亿元贷款的大案子。现在回头看,那些假黄金还挺“厚道”,虽然钨的含量占62%左右,黄金只有约占38%,金包钨,能骗过普通检测仪器,不用打钻和熔炼的检测方法,很难发现,可比贾老板的“金包铜”要高级。


上述要拆解融化贾老板的黄金验货的机构只是基于常识就拒掉了贾老板。


可就有机构往里跳了,现在却自称自己是小白兔。不禁想起最近看的《隐秘的角落》,三只小鸡被狐狸邀请去家里做客,画面一转,窗外三堆鸡骨头,仔细一看,中间那堆好像是哺乳动物的骨头耶,再仔细一看,怎么狐狸头上长了个新鸡冠呢。


所以,你觉得贾老板是狐狸呢还是小鸡呢?


融资这事,永远都是墙内不香墙外香。只是,有些生意,别人不敢做,做不得,但敢做能做的,就没有备手吗?


被埋的“小鸡”们各有各的算盘。现在机构都是包产到户了,一个大佬拉着一堆小弟出来抢生意,相当于“租”总部的牌照,产品发了,要么打点好销售,要么干脆自己去找金主,总部收“承包费”,不出事时,你好我好大家好,机构有业绩,大佬拿奖金外,从融资人那拿的好处费更不少。


或者干脆一条龙,融资、找金主、找标的、借壳、市值管理、股票质押甚至资产出海,全产业链。


就在贾老板还不起钱的时候,他的运作却上了一个新台阶,直奔收购上市公司而去。2018年初,经湖北国资委同意,襄阳轴承控股股东三环集团进行改制,金凰集团通过增资和收购股权,合计以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99.97%股份,三环集团员工持股平台鑫三环科技以200万元受让三环集团0.03%的股权。


贾老板心心念念的当A股上市公司老板的小目标实现了。


这背后当然离不开金主们的支持。从2018年下半年起,贾老板从信托公司那里不断获得融资。2018年9月14日,东莞信托向金凰集团增资16亿元,增资款主要用于支付金凰集团对三环集团的增资及股权收购款项;2018年9月17日,贾老板将其所持有的金凰集团、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所有股份全部质押给东莞信托;长安信托发行长安宁金凰3号的集合信托计划,贾老板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民生信托-至信693、439金凰珠宝贷款,规模合计约20亿。等等等等。


除了用于收购三环集团,还有更骚的操作。当初三环集团没有卖给同业的宁波华翔,原因很可能是:狐狸和小鸡们早就想好了接下来的骚操作。


早在2017年武汉金凰就认缴755.5万元,持有武汉氢阳能源10%股份,和氢阳能源参与多个氢能产业项目。


收购了三环后,金凰集团就宣布“全力推动氢燃料电池等核心技术与三环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平台的嫁接”,2018年7月,金凰集团与襄阳市就推动燃料电池项目签订战略合作协议。5个月后,金凰集团和鑫三环科技就都把各自所持三环集团的全部股份质押给三环集团股权的原出让方。


紧接着,2019年4月13日上午,襄阳市政府与金凰集团签署战略合作补充协议。根据协议,金凰集团将在襄阳设立氢燃料电源系统研发生产合资公司,打造中国第一、世界领先的氢燃料电池、电源系统产业制造基地。


第二天,某生信托一众高管就到武汉氢阳能源有限公司进行参观考察。氢阳能源高管们进行接待,就氢能领域深入合作进行洽谈。下午,一行人来到三环集团,出席了氢能交通应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三环集团、湖北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氢阳新能源、民生信托、金凰实业集团等制造、研发、金融机构在武汉签约,宣布“将率先在国内推动氢能源在交通领域里的运用和推广。”


襄阳轴承的股价陆续走到高点。


2019年6月21日,民生信托与氢阳能源在北京举行了股权投资协议签约仪式。


虽然襄阳轴承的业绩还是乏力,主业亏成狗,但把“21世纪的新能源”氢燃料电池项目装进去,股价是不是就有炒作的概念了呢?到时候做做市值管理,质押也行、增发也行,玩法就多了,套现出来的钱还上了,又有谁会追究原来质押的黄金是真是假?


那么,机构们是不是就一鱼多吃了,对贾老板可以全产业链服务,甚至复制模式输出。某信托某高管的这套玩法又不是第一回,早几年就写成论文发表。


可惜,天不遂人愿。


02


从明面上看,除了和贾老板深度绑定的某信托,其他信托公司的团队之所以能说服总部项目过会,很大一个原因是金凰的“质押实物黄金+保险公司承保”的“双保险”模式。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财产基本险,与金凰订立的保险合同条款为在银保监会正式备案的《财产基本险条款(2009版)》。


如果贾老板公开承认了保的那批“黄金”是假,就不可能上保险。既然上了保险,问题就来了,保险公司可以说并不知道黄金是真是假,而业务团队也可以说保险公司都承保了,“黄金”怎么可能是假,可以拉着总部的牌照往下跳了。


保险公司也无非是想赚点钱,自身面临着转型阵痛,传统的承保物质损失的企业财产险、工程险、船舶货运险等业务,过去受益于投资拉动,到了宏观经济转型,增长趋缓,考核难以完成,就要开拓新业务,所以“保责任信用”的业务增长迅速,创新了很多业务。


但“保责任信用”,险企要对产业有更深刻的了解,对风控措施乃至全社会的法制环境、信用体系、诚信建设等都有更高的要求。稍有不慎,就会被产业链里的其他玩家给玩了,或者,被自己内部人和外人联合玩了。


这在“互联网金融”时代就出过很多事,被当时的保监会点名。


全国87家财险,竞争激烈,“创新业务”也不能一杆子打死,有需求就有供给,只要条款写清楚写细。大家各司其职尽职了,就能免责。


而带着国企保险子公司的“保单”,就补完了流程的最后一个环节,蓄势已久的项目终于可以落地。可以设想下,如果机构管理层已经定下了这项目,大家尽职,一来是给高管们效劳,二来也是即使事发,大家都能免于刑责。


这是精妙所在。


并且,牌照是老板的,更是国家的,而无论是高管还是马仔,都是打工的。公司大了,雄心勃勃要打造金控集团的民营老板,家大业大,哪里管得过来;而国资背景的,那就更复杂,一言堂,反正产权和牌照都不是他的。


所以,就算大家都从武汉的金融圈里了解到,贾老板就是个没有真金白银的赤佬,只要有钱赚,还是可以帮助他,想办法帮他融资,收购上市公司,做概念做大市值,套现,大家都实现小目标。


再说,只要有上市公司就好办,在上市公司没有出那么多暴雷前,上市公司也相当于一张“牌照”,金融机构当然愿意找上市公司老板合作,发债、发信托,哪怕暴雷了,把问题留给总部,总部再甩给债券或者信托的购买人,如果是个人客户就拖,如果是通道,背后是银行的钱,那就再协商,自己想办法走人就是了。


贾老板的“黄金”看上去也是黄澄澄的,同一批黄金,可以反复质押给3期民生信托的信托计划,2期浙金信托的信托计划,若干期东莞信托的信托计划,不断滚动。


用事实上并不存在的“黄金”,投保财产险增信加持,机构拿“黄金”质押+保险单子过了风控,发产品,找银行金主买入,然后和老板倒腾收购上市,又一个横跨银行、非银、保险、证券的大生意,就在混业监管的眼皮子底下,整得风生水起。


融资的标的物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上下“认”这个标的物,可以是黄金也可以是矿产也可以是其他,等等,种种。这精妙的想法,贾老板一个人应该是想不出来的吧。您觉得呢?


在牌照制度之下,家家、人人都是套利者,如果有真韭菜,那就是我A和买了产品的散户。


那可真就是资本镖客们心心念念的花姑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翔哥有话要说(ID:xgyhys1212),作者:科比爸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4
点赞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