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无法剥夺日本人买春的权利
2020-07-03 11:56

谁也无法剥夺日本人买春的权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纵横日本(ID:zhrb2019),作者:东鉴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昨天,东京新感染了107人,创下两个月来的最高记录。自然不必说,这些感染者中,那些“二三十岁左右,晚上去新宿池袋‘欢乐街’找刺激的年轻人”以及接待他们的服务人员,依然是绝对主力。



截止到7月1日,仅东京因为寻欢作乐而感染肺炎的人就已经446人(这其中,仅新宿歌舞伎町就占了7成),全国五都县则共计有514人之多。


疫情当前,寻花问柳的夜场却成了整个国家的感染高发地带。这件事,有两个令人不可思议之处——


首先是,这一幕没有发生在经济落后社会失序的国度,也没发生在那些民风大胆浪荡的国度,而是发生在全球几乎最有秩序感,最“低欲望”和“社畜”的日本首都。


其次,这并非一天两天的突发,而是几个月来日本全国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以上两点共同推导出来的结论,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无论日本的政府、社会还是其它什么组织,根本就没有对夜晚欢乐街产生实质性的约束。红男绿女们在这种局面下“死了都要爱”的行为,一直以来都得到了默许。


东京都知事也只能说句“要注意”


为什么日本的夜产业如此蓬勃?就没有人能管一管吗?


一、风俗业本就是日本的正常行业之一


对于那些身处完全禁止色情产业国度的人来说,风俗业似乎带着先天的恶(“万恶淫为首”嘛)。这种拿不上台面的,满足人类羞耻私欲的,也容易牵连非法行为和带来其他麻烦的行业,最好一禁了之,永远不再出现。


日本人也做过类似的尝试,但后果惨重。


二战后,日本为了拥抱国际社会,主动废除了公娼制度,1957年《卖春防止法》成立。《卖春防止法》的颁布实施在日本一时掀起了废娼高潮,之前作为特例而被允许卖春的地区一时间几乎销声匿迹。到1958年3月底,全国所有的红灯区被废除。1977年全国一举处理767名卖淫者和相关犯罪嫌疑人。


但如火如荼的废娼运动并没有阻止暗娼的发展。1963年“按摩卖淫”盛行,1977年“红粉沙龙”诞生,1980年“情人旅馆”、“约会俱乐部”剧增,1982年名为“情人床铺”的素人卖淫开始蔓延。这些不断推陈出新的性产业事实开始有力地向《卖春防止法》提出挑战。


更可怕的是,“扫黄打非”非但没有纠正不良风气并实现社会的健全发展,反而导致第二年全国的强奸案件发生率激增了1.5倍(约6000起)。日本的这些尝试无疑失败了。


作为一种满足人类最原始动物性,从而根本不可能杜绝的产业,与其理想化地期待其凭空消失,不如理性地面对如何尽可能降低其可能产生的危害,更多让这种欲望产生价值(事实上,很多看似禁止色情业的国家,其地下色情业之火爆超出很多人想象)。还记得我们此前讨论过关于疫情防治的“理想与理性”话题吗?日本人关于理性的贯彻,在风俗业上也得以体现。


于是,在1984年时,日本人将《风俗营业等取缔法》改名为《风俗营业的规制与业务适正化等相关法》。仅从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风俗业在日本,不再被当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是正式被认定为三百六十行之一。据推测,风俗业占日本GDP0.4%,年产值5兆日元。


日本有一个著名的为风俗从业者提供支持的民间志愿组织“SWASH”,该组织曾于2000年时对上百位日本风俗从业女性展开调查,结果很有意思——



问:你对现在的工作感到自豪吗?

61%的人回答“是”,27%回答“否”

在回答“是”的人中:

33.8%的人回答“能够给予他人与帮助和支持”

22%的人回答“工作很辛苦”


问:在从事这项工作后,你对风俗业的看法有什么变化?

33%的人回答:虽然给人一种可怕而轻浮的印象,但是大家都在开朗、踏实、认真、努力地工作着

23.4%的人回答: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

10%的人回答:没什么大不了的,谁都能做的工作



问:你觉得你的工作在售卖什么?

43.7%的人回答:主要是精神上的舒畅、安乐、爱情、心灵、恢复精神、消除压力



问:你认为你的工作最接近其他哪种工作?

16.7%的人回答:护士

9.5%的人回答:护理

7.9%的人回答:美容师、按摩师

还有人回答:保姆、艺人……


二、对“卖淫”和“买春”均无惩罚


可以回想一下,有谁见过日本播放那种“警察突然冲进房间,把十几个衣装不整的嫖客小姐都抓出来游街”的新闻?基本没听说过吧。


首先,日本法律规定的卖淫,是与非特定对象进行有偿性行为。


这个重点有三:一是“非特定对象”、二是“有偿”、三是“性行为”。


因此,如果买卖双方认定此前就认识,或者是在谈恋爱,那就不是“非特定对象”;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买卖双方有金钱往来,那就无法证明“有偿”;第三个则更是重点,如果双方没有进行“插入式性行为”,那就不算违法。


这里边可解释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我相信很多人已经在脑海中浮现了大量无法用文字描述的画面,这也正是日本政府不能用法律对付欢乐街的原因。无法可施啊。


其次,即便万一触碰了以上红线,也不用怕。因为日本的法律,是既不抓小姐(卖淫方),也不抓嫖客(买春方),只抓组织者和条件提供者,说白了就是只抓风俗店的店长。(外国人和儿童卖春除外)


为何如此?是因为日本的《卖春防止法》的立法初衷,就是基于“卖淫者应该是受保护的对象”这样的思想。因此,日本政府是怕这些人受到不人道的对待,是以解救卖淫者的立场去立法,而不是“把这些婊子都给我抓起来”那种嘴脸。


从事风俗业的原因:28.7%是为了生活、22.7%是为了存钱


根据日本警察厅的数据,政府对于风俗业的整治,主要集中在对客人的诱导卖淫,以及店铺方对从业者强迫签署霸王条款这两方面。立案的侧重点更多是欺诈和合同纠纷等。


所以,日本政府怎么可能去整治欢乐街呢?只要商家做的是合法的正常行业,玩家不做出格之举,人家就愿意“死了都要爱”,别人又能如何?


疫情下的东京都曾经出过一个指导规定,希望夜总会的从业者和顾客可以距离2米,从业者立刻不干了:“相隔2米?连说什么都听不清楚了,谁还来啊!”


这也是日本社会的“正常”底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纵横日本(ID:zhrb2019),作者:东鉴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