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里中年人的脸上都写着一句话:我太难了
2020-07-04 20:47

《隐秘的角落》里中年人的脸上都写着一句话:我太难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蹦迪班长(ID: MrSugar008),作者: 学委丹尼尔,题图:《隐秘的角落》剧照。


中年人在互联网上是没有话语权的。


几年前自媒体都在写“第一批90后已经秃了”,现在则在说“第一批零零后”如何如何,互联网的注意力永远只在年轻人身上。


至于70后及之前的前浪们,仿佛已经都不上网了一般,无人问津。


而曾经贵为“小皇帝、小公主”的80后,在流量被榨干净之后,也仿佛被故宫工作人员拦在门外的溥仪:想当年轻人,您也配?


失去话语权的结果就是,中年人即便有幸成为热点话题,也总是会带着点负面的标签,比如油腻、爹味儿等等。


总之在大多数年轻人眼里,中年人就是一群已经与时尚脱节,又爱说教的老顽固。


这种用几个简单粗暴的标签定义一个群体的行为,其实挺没水平的。有水平的人从来不屑于这么干。


比如最近大火的《隐秘的角落》,就塑造了一批各种各样的中年人。



相比被年轻人标签化的中年人,他们特征鲜明,有血有肉,又不像原著一样如同纸片人一般单调。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足球比赛,那剧中的几位中年人就已经进入了中场休息阶段。


有的人已经没有了争胜的斗志,只想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场,别输太惨就行;有的人憋着一口气,要来个惊天大逆转;有的人上半场大比分领先,踌躇满志;还有的已经提前进入了垃圾时间,想着如何能提前结束比赛。


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有点力不从心……


身为一名资深的业余的心理学专家,学委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带大家走进他们的内心,一窥那些更隐秘的角落。


马主任:脆弱的爱情


马主任是剧集原创的角色,出场次数屈指可数,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他,他太过平平无奇,如果让你构想出一个普通中年人的形象,八成就会是马主任的样子:


事业不上不下,再怎么收腹也掩盖不住的三尺二裤腰,虽然离异,但爱情上又有了第二春的曙光。



和周春红在宾馆的第一场戏,马主任贡献了全剧除严良外唯一的露点镜头,不过这当然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我关注的是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面——


马主任带着期待的纯真眼神,用谨小慎微的语气刺探:反正咱们都是单身,要不把恋情公开一下?



周春红则露出了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要是觉得耽误你,咱们可以随时结束。



这场景如果性别互换一下,那周春红明显就是个玩弄女孩感情又不给人名分的渣男啊!


后来马主任送一兜橘子,得到的回复是“以后别再买水果了”,提出一起照顾朱朝阳,得到的回复是“别老朝阳朝阳的,我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拜托!什么叫提上裤子不认人啊!


如果马主任在虎扑步行街发帖问“JRS,我还有戏吗?”,最多点亮的回复肯定是“别舔了兄弟,舔狗不得house”。



如果说此时马主任还带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浪漫主义理想的话,广播站事件则彻底让他丧失信心,狼狈而逃。


为了维护儿子,周春红如同一只发怒的豹子,用大喇叭说出了和马主任开房的事,但同时也将一段符合伦理的地下恋情弄出了搞破鞋的既视感。



无论在哪个年代,都足以宣布马主任的社会性死亡。


动动脚趾都能想到,未来一个月,景区内最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这起桃色新闻。


景区的员工,单身的会跟朋友讲,有家的会跟家里讲,然后再跟朋友讲。他们会变身福尔摩斯,回忆一个个细节去推断两个人什么时候好上的。


男同事提起马主任,会露出暧昧不明的笑容:别看老马平时老实巴交的,谁知道来个暗度陈仓!

 

办公室日常就有八卦风气


女同事提起马主任,则会一翻白眼:男人嘛,都一个味儿,哪有真老实的!


更让马主任接受不了的是,广播站事件说明了他在周春红心中最隐秘的定位:一个会走的按摩棒。


在必要时刻,周春红会随时将他牺牲掉。


他可以接受自己的地位不如朱朝阳,但没法接受周春红心中只有儿子,他连第二第三第四都排不上。


而且按照当时周春红差点和王瑶同归于尽的姿态来看,周的情绪太容易失控,娶回家就是个定时炸弹。



在宾馆中,穿戴整齐的马主任,用一只橘子拒绝了周春红,弹幕一片渣男的怒骂。


我当时的反应是:如果我是他我也这么做,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后来才想明白,于是在豆瓣的剧集讨论里说了以下这段:



发给班长看后,班长回:



看到没有,班长宁可关心那袋橘子,也不关心马主任,中年男人真是太惨了。


之后想想马主任也算逃过一劫,否则真结婚了,一个控制欲爆表,情绪动辄失控的老婆;一个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儿子,马主任的后半生非得交代了不可。


曾经,马主任像个委屈的孩子,对一再拒绝自己的周春红发问:我做错了什么吗?



不必自责,马主任你什么都没做错。


回想马主任与周春红这段中年爱情,每一次约会结束后,他都会深情注视对方离开,而周春红留给他的却总是背影。


不必自责,马主任你什么都没做错。


回想马主任与周春红这段中年爱情,每一次约会结束后,他都会深情注视对方离开,而周春红留给他的却总是背影。



显然,他是用情更深的那一个。


在宾馆,他曾伸出手试图挽留周春红,中年人特有的尊严感让他无法大声说出,多陪我一会吧,可她却头也不回,决然离去。

 


这个画面,就是他面对爱情时的精准写照: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但爱却无法单纯难逃悲哀。


而他给周春红最后的爱,是手放开。哦,还有一只亲手剥开的橘子。



最后,纵然全世界都不关心老马,但我关心。


谨以一首老歌,送上我对老马的真挚祝福。



他所在的宁州,是个虽炙热却无情地方。可以想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老马在白天依然会穿着一个主任需要穿的西装,像每一个社会人一样面对一切。


只有在夜里,借着寂寥的夜色,他才能得以喘息片刻,孤独地舔舐自己的爱情伤口。


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陈年心伤不会再带来新的伤痛。


周春红:拧巴的斗士


周春红是该剧塑造的最出色的成年角色之一,甚至可以去掉之一。


中年离异,带着个儿子,做着收入不是很高的工作,但婚姻和事业的失败并没有打垮周春红,而是让她像是一个平凡的斗士,顽强地撑起了自己和儿子的生活。



可同时她也特别拧巴,表现在无时无刻的防御状态。


第一集老师跟她说朱朝阳有点不合群,正常的家长肯定会问问发生了什么,但她则是第一时间怼的老师说不出话来。






后来在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在聊天,她自己一个人在吃饭,同事一句无心的“孤儿寡母”,也立刻让她拉下了脸,让气氛瞬间凝固。





对马主任她是有感情的,否则不会在被拒后回家痛哭,但你让她去求马主任?不可能。



同时她也很善良,朱晶晶死后她赶到了医院,还给王瑶递上了纸巾,即便她再恨王瑶,她也清楚六岁幼童毕竟是无辜的。


但她的温和与仁慈只会在对方一败涂地的时候展现出来,平时则总是以刚克刚。



周春红是个伟大的母亲,但周围人和她相处的时候一定很累,因为她太过刚硬,也总是在用恶意揣测别人的动机,你和她说话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否则哪句话碰了她的逆鳞,就会拍案而起,搞得不欢而散。


她的儿子朱朝阳也很累。


婚姻失败后,周春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她爱儿子,也希望通过儿子证明自己的人生并非完全失败,朱朝阳见他爸时周春红特意提醒他带上成绩单,就是想让前夫看看:我一个人也能把儿子培养成才。



但这种孤注一掷,不成功则成仁,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行为,按照张学友的一首歌,就是: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往往过得都不怎么幸福。


于是她有了极强的掌控欲和牺牲感。


当朱朝阳拂逆她的意愿时,她就会立刻暴怒,所以喝牛奶的那一段给人一种“皇后赐太子毒酒,小太子不从,皇后强灌”的既视感;



而朱朝阳袒护父亲的时候,她也勃然大怒,觉得自己牺牲了那么多,儿子却背叛了她。



如果周春红能让自己不那么拧巴,或许日后的日子会轻松幸福许多。


朱永平夫妇:赢家也有隐患


朱永平是世俗意义上的人生赢家。


自己有企业有钱,家里有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三十多了还有着少女感,有个女儿,前妻带的儿子一直霸占着第一名的宝座。


从朱永平跟儿子说自己高中时候横渡珠江,女生们为其喝彩的事来看,朱永平年轻时就是人群中的风云人物。




而与牌友们的对话中,我们也感受到他是个很有自信的人。



他与前妻的教育理念截然不同,周春红要朱朝阳只管好学习,而朱永平则希望儿子和老师同学搞好关系。



再加上周春红要强的性格,我始终觉得当初他俩的结合就是:海鸟跟鱼相爱,就是一场意外。


但朱永平又是有魅力的,儿子在他面前要比在母亲面前放松的多,笑容也多了不少,同时朱朝阳也非常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周春红让儿子吃鱼喝牛奶,很有目的性,就是补脑和长身体;




而朱永平领着儿子喝汽水、吃冰棍,唯一的原因就是“儿子想吃”。



我们很多时候愿意和另一个人来往,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对方为自己付出了多少,而是在对方面前足够放松。


所以朱朝阳和父亲游几次泳就“叛变”了,起码面对亲爹,没那么苦大仇深。




之所以说有隐患,是因为即便朱晶晶能够长大成人,朱永平夫妇的未来大概率还是一地鸡毛。


首先,王瑶的情商令她难以成功处理这个重组家庭与前妻母子之间的关系,她已经取得了这场爱情争夺战的胜利,但依旧想着盲目扩大战果。



买鞋的那段,如果是个聪明人,看到朱朝阳的T恤领子泄了,完全应该主动给朱朝阳买一件,没几个钱但起码一石二鸟。


朱永平会觉得:王瑶真懂事,是个好老婆;而朱朝阳则会觉得:王瑶阿姨也没那么坏嘛。


可她却在言语间主动激化矛盾。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都在灌溉着恶之花,助其茁壮成长。


最大的责任人还是始作俑者朱永平,作为王瑶母女和周春红母子的中间人,他应该做好斡旋和调停的工作,可他既对儿子不闻不问,又对现任妻子的挑衅十分纵容,让双方的恨意越来越深。


当然,如果朱永平夫妇做得好,那这部剧就成《家有儿女》了。


张东升:马太效应


张东升喜欢穿白衬衫,戴上眼镜,温文儒雅,见谁都露出温和的笑容,戴假发的时候也挺帅,号称宁州秦昊(废话)。



但他却成了最大的恶人。


很多人说张东升是个凤凰男,但我不认同,因为他并没有表现出典型凤凰男的野心。


倒插门的他并没有利用娘家的什么资源,人到中年还在少年宫教数学,连个编制都没有。



他更多的是与世无争,自己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怡然自得,除此之外,他最看重的也就是他的家庭,或者说他的老婆徐静。


但现实是如此残酷,既然你没有别的,那就要剥夺掉你唯一珍视的东西。


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马太效应


和周春红一样,他把人生寄托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但和周春红不同,他愿意为了徐静卑微到尘埃里,面对亲戚的嘲讽和岳父母的不耐放,他永远低眉顺眼,讪讪地笑着。



直到岳父母回绝了他和徐静重修旧好的可能时,他终于动了杀心。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相信爱情,我觉得大可不必,我们可以继续期待爱情、追求爱情,继续去用心地爱一个人,但是,我们的生活不能只有爱情。



否则,富如盖茨比,聪明如张东升,最后都免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时代的眼泪


剧集的时间设定在2005年,那是个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时代,智能手机更像是科幻电影里的东西。



如果这些人活在今天,或许高科技会让他们的生活好上那么一点点。


张东升可以在直播平台讲数学课,凭借他“教师界秦昊”的颜值,以及会比心、会讲故事的风趣授课技巧,会毫无悬念地成为一个网红老师,摆脱编制束缚,弯道超车,为自己的事业另辟蹊径。



周春红可能会看看那些心灵鸡汤,或者跟着视频没事做做瑜伽,平日里也不至于那么苦大仇深。



马主任可以听听情感电台,再不济找个情感咨询机构,去让专业人士想想办法:“如何追到单亲妈妈”;或者匿名投稿给“我的前任是奇葩”,没准还能在短暂的滔天流量中获得一些慰藉。


可惜啊,这一切美好的愿景只能假设。


很多人抱怨现在互联网上无用的垃圾信息太多,是奶头乐。


但如果能让那些在中场苦苦挣扎的中年人少点戾气和愤懑,麻痹自己,乐一乐,也挺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