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 38 度了,我们可能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
2020-07-05 12:00

北极 38 度了,我们可能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李超凡,题图来自:IC photo


夏天的风轻轻吹过,给了这个世界最热情的拥抱,到底有多热?


连北极都录得 37.8 ℃ 的高温了。


这是在号称“世界上最冷的村庄”,北极圈内一个叫做维尔霍扬斯克(Verkhoyansk)的小镇,这里最冷时只有零下 68 ℃ ,7 月的平均气温也不到 20 ℃,如今却热得可以“赤膊上阵”。


在维尔霍扬斯克的湖中玩耍的小孩. 图片来自:Associated Press


世界气象组织预测,今年全球将迎来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夏天。去年夏天让欧洲多个城市气温逼近 47 ℃ 的热浪将再次来袭,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度过了有史以来第二热的 2019 年之后,我们很有可能正在经历史上最热的一年。


北极 38 度了,今年到底有多热?


6 月 20 日,北半球刚踏入夏至,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维尔霍扬斯克就录得逼近 38 度的高温,打破了北极圈内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度纪录。


这有多不正常?就连以阳光海滩比基尼而闻名的美国迈阿密,近 124 年来也只有一次录得这样的高温。


要知道维尔霍扬斯克和另一个村庄奥伊米亚康,并称为北半球的寒极,冬天时呼出的气都会立刻结冰,BBC 曾把这个小镇形容为“和火星一样冷的地方”。


大雪中的维尔霍扬斯克. 图片来自:BBC


尽管维尔霍扬斯克的气温在过去 100 年内也曾两次超过 37℃ ,但科学家认为今年的高温也很反常。


从 1 月到 5 月,西伯利亚的平均气温已经比往年平均气温高出约 8℃,欧盟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中心的气候科学家表示:


“如果不是人为引起的气候变化对气候系统带来影响,这种情况 10 万年才会发生一次。”


这或许不是偶然,除了维尔霍扬斯克,今年以来全球多地都在上演着不同寻常的高温。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的数据,2020 年的 1 月是地球有记录以来最热的 1 月,全球陆地和海洋的表面温度,创下了 141 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图片来自:NOAA


在这个不太冷的冬季,美国被称为雪城的锡拉丘兹(Syracuse)积雪厚度只有往年的一半,很多主打滑雪的度假村不得不关闭滑雪场。


图片来自:The Independent


今年 2 月,巴西科学家在南极北端西摩岛再次测得高达 20.75℃ 的气温,刷新了南极大陆气象观测记录温度的最高值,这也是南极洲首次测得超过 20 ℃ 的高温。


图片来自:DubaiLAD


从去年开始,你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x 月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热的一个月”这样的新闻。席卷全球的热浪不仅来得更加猛烈,也更加频繁了。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统计,人类记载以来最热的 10 年里有 7 年发生在过去 10 年里,其中最热的 5 年就是 2015 年到 2019 年。


去年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切肤之“热”。


2019 年的夏天,一股来自北非和西班牙的热空气,让欧洲多国录得了超过 40 度的高温纪录,葡萄牙中部和西班牙西南部的温度逼近 47°C。


图片来自:CNBC


位于北极圈内的挪威最北端 Banak ,也录得了 32°C 的高温,要知道这个地方以往的夏季平均温度只有 8°C 至 12°C。


图片来自:National Geographic


高温天气还为森林大火创造了绝佳条件,除了刷屏朋友圈的澳大利亚山火和亚马逊热带雨林大火,其实北极也罕见地遭遇了 100 多场野火的肆虐,在一个月内产生了相当于瑞典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图片来自:The Independent


而这些不断刷新的气温记录,带给我们的影响绝不只是蒸笼般的酷暑和加速消融的冰川。


环球同此凉热


北极的异常高温,其实是全球变暖加速的一个讯号。


有研究显示,两极地区变暖的速度是全球其他地区的三倍,这被称为“极地放大效应”。而北极南极的变暖又会进一步加速全球气温上升,形成一个不断强化的恶性循环。


图片来自:Popular Science


这是为什么?


首先,雪白明亮的冰川对维持低温有重要作用,那就是发射太阳光。一旦冰川融化,更深色的海水就会吸收更多热量。这和我们夏天穿浅色衣服更凉快是同样的道理。


然而 NASA 的气候变化研究显示,北极的海冰正以每年 13.2% 的速度在消融。这意味着北极会吸收更多来自太阳的热量,而更温暖的海水更加不利于冰川的形成,进一步拉动气温上升。


《连线》杂志一篇文章还指出,洋流会将太平洋温暖的海水带入北极,并驱动冷热空气团往北极移动,结果就是夏天更热,冬天更冷。


图片来自:The Science Thinkers


造成这次北极高温的其中一个元凶,就是西伯利亚上空一个停滞不前的高压系统,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的气候科学家 Walt Meier 表示:


“空气有点类似被困住的感觉,就像这片区域上空有一个烤箱一样,停留的越久,空气被加热的时间就越长。”


此外高温天气还开始让极地地区永久冻土层融合,从而释放出大量甲烷,这是一种温室效应比二氧化碳强 28 倍的温室气体。


有科学家指出,这些来自冻土层的温室气体释放出来后,不会停留在北极,而会进入大气层在全球范围内循环,助推高温天气的形成。


这是真正的环球同此凉热,时代的尘埃可能落到每个人身上。


全球变暖让极端气候更频繁降临,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中心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极端降水量事件的频次近年来显著增加,由此带来的是更多的洪涝灾害,今年南方洪涝灾害就导致 1122 万人次受灾。


图片来自:财新网


这还关系到数以亿人的温饱问题,因为无论是干旱和洪涝,都会让农作物收成减少。


上个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粮食展望》报告指出,由于疫情以及气候变化下旱灾、蝗灾影响的持续,全球正面临至少 50 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图片来自:insamer


此外气候变暖还让一些可怕病毒更容易被传播,《自然·通讯》一项研究指出,在气候变暖的背景下,可能会暴发埃博拉疫情的地区将增加。


在《无法居住的地球:未来的故事》一书中,作者指出在过去 5 次物种大灭绝中,最致命的一次发生在 2.5 亿年前的二叠纪末期,高浓度的二氧化碳导致了气温上升了约 5℃,地球上 96%的物种因此灭绝。


图片来自:Earth Archives


尽管现在地球的二氧化碳浓度远不及二叠纪末期,但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 的预测,按照目前的趋势,到 2100 年全球平均气温将上升 5℃,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上升 7 ℃。


《纽约时报》去年在一篇报道中,描绘了不同程度的气温上升给我们带来的影响,这样的未来真正逐步成为现实:


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已经升温超过 1°C 。 “巴黎气候协定”希望将升温控制在 2°C,那样人类只需要面临热带的一些珊瑚礁死去,和海平面上升几米。 升温 3°C 时,北极的森林和大多数沿海城市都会不复存在。 升温 4°C 后,欧洲将永远干旱,中国、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大部分地区会以沙漠为主,美国西南部将变得不适合居住。 到 5°C 的时候,一些气候科学家警告称,这就该是人类文明的终结了。


现在的环保行动,最终可能都徒劳无功


在疫情爆发后,有人说这是“地球正在启动对人类的免疫反应。”这句话来自《血疫:埃博拉的故事》,而气候变暖导致的极端天气,其实也可以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排异反应”。


北亚利桑那大学一个研究团队重建了古代气候的模型,分析出距今 12000 年前古气候数据记录,发现从 6500 年前开始,地球一直在缓慢地降温,直到 19 世纪中叶气温开始急剧上升,迅速超过了 6500 年前的峰值。



按照这个结论,我们正处于地球 12000 年来最热的时期,是人类的活动逆转了持续数千年的全球自然冷却期。


那我们能修正这个趋势吗?目前来看几乎不可能。


2015 年通过的《巴黎协定》,目标是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幅控制在 2 ℃ 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 1.5℃ 之内而努力,这需要让全球碳排放量连续 10 年下降 7.6%


图片来自:The Financial Express


可令人绝望的是,即便是兑现《巴黎协定》当前的气候承诺,本世纪末全球气温仍有可能上升 3.2°C,更何况美国这个碳排放第二大国已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2018 年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曾主张人类可以承受 3.5 ℃左右的全球温升,并认为这是经济学理性假设的最优选择。


然而诺德豪斯这个假设的前提是全球气温的上升是线性的,可这几年的全球变暖告诉我们气候变化开始无规律可循,后来诺德豪斯也在《气候赌场》一书中承认,全球变暖达到一定程度后可能会引爆一个难以预料的拐点。


有科学家指出,目前唯一可以快速见效的方法,就是全球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可这在未来几十年可能都难以实现。


在未来的几年里是甚至更久的日子里,我们很可能还要经历一个又一个最热的夏天,最热的一年。


不过你也许不会觉着太过意外,毕竟 2020 年已经让我们习惯了一切难以预测的事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