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突然感染急增,可能是因为风俗区和牛郎店?
2020-07-06 09:12

东京突然感染急增,可能是因为风俗区和牛郎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纵横日本(ID:zhrb2019),作者:东鉴君,原标题为《一文读懂东京为何突然感染急增》,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7月2日107人、3日124人、4日131人、5日111人,东京已经连续4日感染者数突破100人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三个问题:


1. 东京为何感染者数突然急增?这是“第二波”要来了吗?


2. 东京为何还不宣布紧急状态?


3. 东京疫情究竟是什么状况?是否还可以安心生活?


那咱们也别废话了,还是老规矩,凭数据讲话,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现在开始,一文帮你读懂以上三个问题。


东京为何感染者数突然暴增?


先直观感受一下东京每日新增感染者数量的推移数据图(由《东京新闻》制作,数据截至7月5日):



那么,假如我们把现在称为东京疫情的“第二波”,这个波的起源是从哪天开始呢?



数据表示,这一“波”的起源,应该是6月14日(确诊47人),因为那之前的5月6日到6月13日,是东京最近的一个谷底,虽有起伏但没有曲线。从6月14日开始,东京正式掀起了新增感染重新增长的序幕。所以,6月14日,应该算是这一“波”的潮起之日。记住这个结论,接下来将会用到。


接下来,我们按年龄来分析,东京的感染者情况:



在4月1日,东京的感染者主要由30、40、50代人群组成,60、70代人群也不少,20代人群仅高于60代人群,排高发年龄组的倒数第二。(日语的“20代”,即“20多岁”的意思)


然而……


虽然在其后的两个月中,不同年龄段感染者交互攀升,但很快就变成了20代和30代的两强对决。然而随着20代感染者率先突破1000人大关,大局彻底改变且再无敌手。



这是一个反常的数据:东京,一个老年人口占比接近30%的城市。其主要感染者年龄竟然压倒性地年轻。(20代感染数量几乎等于所有老年感染者之和)


那么,20代的年轻感染者,是什么时候开始急增的呢?



答案同样是6月14日,自从当天新增26名20代感染者后,20代感染者走出了一个明显的增长曲线,和全东京新增感染者大盘走势完全相同。


从76人急增到1638人,20多岁的年轻人,无疑正是这“第二波”的感染者主力。


喘口气,我们接着看数据。


接下来我们再按地域分析一下,东京的感染高发地区是哪里。



很直观,和新宿比起来,除了世田谷和港区,别的区简直不值一提。


然而,这个数据却又是极为反常的:新宿的人口数量在东京根本不算高,人口数量中档的新宿(34万),何德何能可以战胜练马(73万)、大田(73万)、世田谷(91万)这些人口大区?



每10万个新宿人中就有233.6位感染者,高居东京第一,远远甩开其他选手。(排第二的世田谷区,每10万人中感染者还不到60人)


那么,虽然新宿是感染数量最大的区,但新宿是不是构成第二波的主力呢?继续来看数据:



我们把新宿(紫色)、世田谷(绿色)、港区(黄色)这三个东京感染者数最高的区拉出来PK。可以发现黄色的港区早就已经几乎平稳,绿色的世田谷在稳步增长,只有新宿划出了一个斜斜的增长曲线。


其实,新宿此前一直是被世田谷和港区压制的。



然而到了7月4日,新宿的感染者数已经到了814人,世田谷只有550人,港区更是只有376人。新宿从22人的小弟到如今的霸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下文再详细分析。


从目前这些分析中,我们已经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1. 东京“第二波”的潮起日期,是6月14日,原因未知;


2. 东京“第二波”感染者,主要是由不占人口多数的20多岁年轻人组成的,反常理;


3. 东京“第二波”感染地域,主要是出自后来居上的人口中等区新宿,依然反常理。


那么,菜也备得差不多了,咱们开始炒。


魔鬼细节:6月12日的新宿


新宿,是哪天反超世田谷的呢?



你肯定也早就猜到答案了,没错,还是6月14日。在那一天,新宿以511名感染者反超了502人的世田谷,在此之前,世田谷一直稳压新宿。(注意图中圆圈处细节)


那么,线索到此汇聚:


6月14日,是东京都新增感染增长的起点;


6月14日,是东京的感染主力人群,20代年轻人新增感染增长的起点;


6月14日,是东京的感染主力地区,新宿反超成为一哥的日子。


其实,熟悉数据统计或从事过相关工作的人都清楚,政府公布的实时数据,大多是基于前一天的统计汇总情况生成的。比如东京今天(7月5日)汇报新增感染111人,其实是7月4日的全天统计值。(否则怎么可能每天下午就能报出当天的实时数据?)


也就是说,我们看起来6月14日的数据变动,其实体现的是6月13日的情况。与其说6月14日是那个转折点,其实6月13日才是真正的转折点,只是统计原因,只能在6月14日呈现而已


那么,公布谜底。


这一切的原因,皆是因为6月13日(周六)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即周五的6月12日,新宿区公布了这样一条政策:


翻译:《如果新宿区的居民感染新冠的话,新宿区将为其支付10万日元的慰问金》


可能有人还不明白,这个政策和东京都感染急增有什么关系。为做说明,以下将摘录部分新闻内容。


6月18日,《朝日新闻》报道:“在聚集了很多牛郎俱乐部和夜总会的新宿区,区政府召开了疫情下的首次从业者联络会议。”



新宿区长与夜总会代表和牛郎店代表合影(前排中央西装男为区长)


“吉住健一区长表示:为了彻底贯彻预防措施,在确认感染者的情况下,要求经营者协助保健所的调查,对员工实施集体检查。”


牛郎俱乐部的经营者、歌舞伎町商店街振兴组合的手塚マキ常务理事说:‘政府能够向牛郎俱乐部和夜总会业界靠拢,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双方的距离缩短了。’(听听这是啥话,这是和区长说话的态度吗)


“日本水商卖协会的代表理事甲贺香织表示,‘其他繁华街道也很在意新宿的动向。官民协力下,希望能制作出新宿模型,并向其他自治体和全国展示’。(记住甲贺香织这个名字噢,顺便说一下,这个水商卖协会,是东京著名的夜总会社团)


总之,在东京都全面解禁的6月19日之前,新宿区长把区内牛郎店和小姐店的代表们叫在了一起。让大家配合防疫工作,各路夜店大佬们也纷纷表示支持领导工作。


但在这个新闻中,没有说明这些大佬为啥支持工作,我们接着往下看。


6月30日《Bloomberg》报道:


“日本水商卖协会的甲贺香织代表理事指出,东京都的行动不快,‘像新宿区那样拥有繁华街的行政区独自行动更迅速’。出现阳性反应的情况下,新宿区独自支付10万日元慰问,这样一来‘收入方面的不安消失了,积极接受检查的人增加了’。”


看,夜店大佬发话了,因为新宿区10万慰问金制度,他们不仅非常支持工作,还准备向别的地区推广。


6月28日《asagei biz》报道:


“在新宿歌舞伎町工作的风俗业人士表示:现在生意不太好……但自从新宿区决定了每名感染者支付10万日元慰问金后,也有人开玩笑说‘比起工作,感染可能更赚钱。’


另一个细节则是,据NHK报道,东京都医师会副会长角田彻透露,新宿地区的PCR检测阳性率,从6月22日就开始大幅上涨,高达22.5%。而这个阳性率在5月上旬,仅为0.7%。东京都内其他地区的PCR检查中心表示,阳性率没有新宿地区那么高,检查体制也比较宽松。


那么,看完以上这些内容,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出一种可能性:


新宿区希望控制疫情,但又无法关闭夜店,于是就希望对夜店进行全面集体PCR检查。为了能够得到配合,新宿区就出了感染者每人发10万的政策。用区长的话说“因为一旦感染就要休息两周,按每月生活费20万来计,半个月10万起码可以活下去”。


这一举措也得到了夜店界的认同,于是新宿得以顺利在夜店推行集体检测,因此大量年轻人群被检测出来,而他们也乐于如此,毕竟可以拿到钱,只要配合检查一下就行。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不仅是一笔“不拿白不拿”的钱,对夜店从业者来说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笔数量有限的钱,晚来可能就没了。


在新宿区已经公布的6月份补正预算中,已经将“10万元感染慰问费”补充进了新的财务数据中。



从预算表中可以发现,新宿区此次准备了共计1亿日元的慰问金,以每人发10万来计,则最多可发1000人。(新宿目前已经感染800多人了……)


所以,在Twitter上也有日本网友爆料:


“有人认为,由于存在慰问金制度,甚至存在牛郎们故意相互传染,或者想办法制造感染假象来骗取慰问金的可能性。”


且不论这种说法是真是假,但显然,6月12日公布的10万日元慰问金政策,成为了撬动了新宿夜店从业者们主动接受集体检测的指挥棒。无论真心还是假意,最终的结果,是让这些原本不听政府安排的地下隐形社会的高危人群,都乖乖走进了医疗机构。


总之,就是这6月12日的1亿日元,推动了新宿的20代年轻人,从6月13日(数据显示6月14日)那天开始,成为了东京感染数急增的主力军。


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找到同样逻辑自洽的解释。


您或许以为这只是我们的一家之言,那么请看日本知名视频网站《ABEMA NEWS》7月3日采访京都大学病毒及再生医疗科学研究所的病毒学专家、宫泽孝幸副教授的内容:



宫泽孝幸:“时隔2个月超过100人,国内引起骚动。这是对牛郎俱乐部等夜店工作人员进行重点检查的结果,并不是因为社会恢复正常运转而重新流行的。”


“现在的检测量是3月、4月的5倍~10倍左右,所以阳性人数变多也是正常的。如果在3月、4月进一步检测的话,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阳性者。如果以涩谷的夜店人员为对象进行检查的话,也可能会出现很多阳性者。希望大家冷静地看待这一点”。


东京现在紧急吗?


紧不紧急,不是靠个人心中的判断标准,还是用数据来看:



这是7月2日,东京都第32回疫情对策会议的资料。大多是汉字,估计大家也没什么阅读困难。


可以看到,虽然东京多项指数和前周相比都在上涨,但和真正紧急的“紧急事态宣言发布时的最大值”相比,都还距离甚远。



即便是拿7月5日的数据来比,差距依然非常明显。


比如7月5日的周均新增感染者为93人,4月14日的最大值是167人,相差74人;


7月2日的周均发热急救电话为49次,5月6日的最大值是108次,相差59次;


7月5日的周均新增途径不明感染者为36人,4月14日的最大值是116人,相差80人;


7月5日的周均新增途径不明感染者增加比为148%,4月7日的最大值是327%,相差179%;


7月3日的检查阳性率为4.5%,4月11日的最大值是31.7%,相差27.2%;


7月5日的入院患者数为369人,5月12日的最大值为1413人,相差1044人;


7月5日的重症患者数为9人,4月28日的最大值是105人,相差96人。


我想问问:如果你是东京都知事,摆在你面前的是这么一份数据,你会宣布紧急状态吗?如果在这种毫不紧急的状态下(其实之前也不紧急)宣布紧急状态,那政府的理性与公信力将荡然无存,东京刚刚缓和的正常社会生活,将再次被摧毁。


如果还不相信东京当前并不紧急,再来看看医院方面的状况吧。


这是在新宿工作的感染症专家忽那賢志,7月5日上午10点给雅虎新闻提供的稿件:



“要说东京都内新冠诊疗医疗机构现在的状况如何,大概是‘虽然有点忙了,但是和第1波相比还有富余’的状况。


笔者在拥有歌舞伎町的新宿区指定感染症医疗机构工作,虽然新冠的新增患者连日住院,但并没发生病床不足的情况,即使是呼叫值班日,上午也有空能写这样的文章。


我也问了多位在东京都内医疗机构工作的医生,他们都感觉情况还很从容。


目前重症患者仅9人,这与第1波的高峰时期相比是少得多的数量。现在感染者的中心是年轻一代,轻度患者很多,所以即使被确认也不住院,而是去酒店疗养。现在形成了不容易给医疗机构施加负荷的结构,目前还没有陷入困境。(要知道,这位专家之前可是一直宣称日本医疗已经崩溃了,事实上显然并没发生)


上文提到过的宫泽孝幸副教授,了解过发生了集体感染的夜店的情况,他在采访中说:


“新宿出现阳性者的夜店在一定时间内会自我约束营业,所以我觉得现在已经过了顶峰。另外,我也听取了被隔离的人的意见,他们最严重的症状也就是发烧38.6℃左右,大多数是无症状,即使有低烧和味觉障碍也能自我缓解。”


总结一下:


东京目前的感染者急增,很大程度上是被新宿区6月12日推行的10万元感染慰问金推动的。这导致大量原本政府无法检测的高危轻症年轻人,上了感染名单。这些人增加了感染数字,却并未造成医疗压力和重症及死亡案例。


数据证实,这恐怕压根算不上“第二波”。


因此,正如日本新冠对策负责人、经济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在7月4日说的那样:“应该保持紧张感并加以警戒,但现在并不是马上发表紧急事态宣言的时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纵横日本(ID:zhrb2019),作者:东鉴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