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深圳“躁郁症”患病率高达1.5%,比全国都高
2020-07-06 19:32

意外,深圳“躁郁症”患病率高达1.5%,比全国都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致论道讲坛(ID:SELFtalks),作者:甘照宇(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头图来自pixabay




我的临床工作主要是处理病人或者各种来访者情绪方面的问题。我们都有悲欢离合,也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不良情绪。


一个多月前我刚从武汉抗疫回来,上班第一天,来了一位30多岁的女孩,她告诉我近两年她掉入了人生的最低谷,经历了很多事情,包括妈妈做手术,四位长辈住院,还有一位师长去世。


她的情绪非常沮丧,说她两年来不想动、不想说话、不想理人,看世界都是灰色的,没有精神,注意力没法集中,经常有轻生的想法,于是她求助过好几位医生,医生开过很多抗郁药给她,但是她并没有从抗抑郁药中获益,情绪一直没有好转。


后来她看了我的一本书,于是画了这个图,从这个图可以看到她人生情绪的经历



在她上幼儿园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但是父母的离异似乎没有给她的情绪带来太多的影响;小学阶段,她的心情一直都很好,她形容她的小学阶段总体是开心的,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仅是偶有不快。


在初中时有过一段情绪低落的经历,那时她首次有了自杀的念头,她形容那时候的情绪低落并没有任何原因,后来经历了一次友情的叛变,她的情绪一下子又掉到低谷里去了。


但是到了高中,她的情绪又上了快车道,她形容高中阶段是人生最美妙的阶段,那时候很愉悦,觉得无比幸福,看什么事情都是美好的,觉得连呼出的空气都是甜的,看事物的颜色,好像都亮了一个色调,所以她高中阶段情绪非常好,高考成绩也不错,考上了大学。


但是进了大学之后,她的情绪就像过山车一样的,冬春季她基本都处在很抑郁的状态,但是不是很严重,勉强能坚持学业。到了夏秋季情绪比较高涨,很活跃,买东西、购物、逛街、聚会,一样都不落下。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工作,最近两年她一下子掉到低谷里去了。她问我:“医生,我这是什么病?”


她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病人,这个病人也画了一张图,他在2015年年头的时候也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抑郁,医生开了抗抑郁药,他吃了抗抑郁药后情绪马上有了起色,可以进入一种非常愉悦的状态。



在这种愉悦的状态下,他认识了一个女孩,他们在酒吧邂逅,双方一见钟情,但是这种热恋状态只持续了三四个月,后来因为三观不合互相吵架,他的情绪又像过山车一样来回摆浮了


吵来吵去最后分手了,他又掉入了抑郁状态里,但是这个抑郁状态持续没多久,在很开心的状态下,他又觉得很美好,于是又跟女朋友复合了,分分合合,半年的时间里,他跟女朋友分手了十多次,他说身心疲惫,他的抗抑郁药一直在吃,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状态。


他问我:“这是什么病?”我告诉他这个病就是“躁郁症”。


“躁郁症”的现状及诊断困难


“躁郁症”就是又有轻躁狂发作的状态,又有抑郁发作的状态,就像这个图里画的那样。



有人形容“躁郁症”的情绪就像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有人形容它像坐翘翘板,情绪在悲喜之间反复发作。


我们都知道“抑郁症”,但是“躁郁症”同样非常常见。


2019年,北京安定医院的黄悦勤教授,做了一个全国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全国“躁郁症”患病率大概是0.5%,也就是说按14亿人口计算,中国有700多万人有“躁郁症”



2011年中国深圳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一项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在深圳的人口里,“躁郁症”患病率高达1.5%,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们认为双相“躁郁症”青少年发病较多见,15~19岁是发病高峰期,25到29岁是发病致残的高峰期,也就是说这个病往往摧残个体于豆蔻年华。



回过头看,为什么深圳比全国发病率更高?


因为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这个城市人口普遍比其他城市更年轻一点,所以它发病率更高一些


双相障碍“躁郁症”的临床诊治情况不容乐观,我们在2007年做了一个流调,发现双相障碍首次就诊,误诊率高达九成以上



在接受治疗的患者里,超过一半没有经过医生同意在半年内擅自停药的比例超过50%,也就是说很多病人并没有好好地依从治疗。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首先,双相障碍是怎么诊断的?根据定义,双相障碍是既有躁狂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心境障碍,所以临床的诊断主要依据医生的问诊,通过跟病人和家属的交谈,追溯他在既往经历中有没有同时具有躁狂或者轻躁狂发作,或有抑郁发作的情况。


抑郁发作也好,躁狂发作也好,都有诊断标准,包括症状标准,病程标准。


比如抑郁发作,九大症状里至少要具备四条,病程两周,而躁狂发作,八大症状里至少要具备四条,病程至少四天。如果病人在既往经历中,有过两段经历的话,就诊断为双相。


讲起来似乎很简单,诊断起来其实非常困难,为什么?


首先,轻躁狂就像喝醉酒一样,醉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没有哪一个病人喝酒后主动找医生说我喝醉了,给我一点解酒药,躁狂和轻躁狂的病人也一样,尤其是轻躁狂的病人,不会寻求医生的帮助,他觉得那种状态非常美好。


除非躁狂到了失控的程度,可能会被人押着、绑着送来住院,所以轻躁狂在临床很少看到。


那么,在抑郁发作的时候,又是怎样的状况呢?


抑郁的情绪,往往会令病人的认知蒙上一层阴影,就好像戴着墨镜看世界,病人不仅看世界是灰色的,回顾的经历也是灰色的,所以很多病人说这辈子我都没有开心过,这样的病人我们很难问出他既往是否有轻躁狂或者躁狂的病史。


有人对已经确诊为双相障碍的病人进行调查,问他以往有没有过轻躁狂、躁狂发作,结果躁狂和轻躁狂病史的阳性率只有23%,1/4的比例都不到,所以双相为什么会误诊,因为轻躁狂病史非常难问。


还有一类病人,他不是不躁,而且时候未到。躁狂也好、抑郁也好,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展现出来。


有些病人第一次发病就以抑郁发作为首发表现,这类病人在双相里占的比例大概是1/4或者1/3多一点。


如果这类病人首次发作来看医生,他的躁狂还没到来,这时候只能按照诊断标准把他诊断为抑郁症,不能诊断为双相。



还有一类病人的临床情况非常复杂。很多病人不是按照标准、按教科书生病的


前两天有一个初中生来找我看病,他说这两年他的每一天中大部分时间是抑郁的,但是课间十分钟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在这十分钟里,他会拼命回想、想象各种开心的事,他一个人到学校小花园跑、跳、唱,有时候自言自语。


但是一旦上课铃响起,他的情绪会一下子掉到低谷,所以一天情绪会有好几个起伏。



但是轻躁狂至少持续四天,他达不到轻躁狂的诊断标准,所以不能诊断为双相,但其实他的情绪就是这两个极端的重复摇摆,就是一个双相。


“躁郁症”是“天才病”吗?


我们举了很多情况告诉病人他就是双相,很多家属、病人都不能接受。因为一讲到“躁郁症”,就讲到躁狂,就觉得躁狂是精神病,精神病就是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失去理智,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实际上,双相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病,历史上很多名人都有这个病,所以得了双相并不孤独,可以跟梵高、普希金、歌德这些人为伍,并不羞耻。“自古躁郁多才俊”,讲的是聪明的人容易得双相。



我不是在恭维他们,来看两个研究,先看这个U字型的,这是瑞典的研究,以15~16岁的在校学生为研究对象,考察他们的成绩,看成绩高的学生和成绩低的学生在17~31岁时患双相障碍的概率。


MacCabe,J. H. et al. BritishJournal of Psychiatry,2010, pp. 109-15


研究发现成绩优良的学生在17~31岁之间,患双相的风险是成绩平平学生的4倍,当然成绩太差可能也会让风险增高一点,但是没有像成绩好的学生增加那么明显。


另一个图是丹麦的研究,研究对象是军人,军人入伍时要做一个数学测验,这个测验有1~9分,9分是最高分,1分是最低分,研究发现得8~9分的军人,后十年得双相的风险是成绩平平军人的12倍。


Tiihonen,J. et al.. The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2005,pp. 1904-10.


所以“自古躁郁多才俊”是有医学证据的,得了双相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躁郁症”需及时治疗


虽说“躁郁症”是一个天才病,但这个病会致命,会让天才变得平庸,如果不经治疗,病情反反复复发作,病人的社会功能会像图里展示的那样,慢慢走下坡。


B. Sole, et al. Int J Neuropsychopharmacol 20(2017) 670-680.


芬兰有一个全国性的研究,是研究25岁之前发病的双相病人,看他们在25~60岁之间的失业率、失学率、收入情况。


数据来源:C.Hakulinen,K.L. Musliner,and E. Agerbo,Bipolar disorder and depression in early adulthood and long-term employment,income, and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 nationwide cohort study of 2,390,127individuals. Depress Anxiety 36 (2019) 1080-1088.


发现得了双相之后如果不治疗,首先,很难完成初中以上学业,另外,就业率很低,不到20%几的病人能保有一份工作,收入也明显下降,红色部分就是双相患者的情况。


数据来源:P. Dome, et al. Medicina (Kaunas) 55 (2019).


更要命的是,双相如果不治疗,是致命的,因双相而自杀死亡的风险是一般人群的10~30倍。每年大概每10万人中就有200~400人死于双相自杀,所以我们要重视这个病的治疗。


双相抑郁的病人会感觉情绪低落,丧失兴趣,觉得很累。很多时候人们可能会进行道德绑架,甚至有的人会说:“想开点,你老想着死,你想过家人没有,想过父母没有”。


其实抑郁的发作是因为病人大脑的相关区域出现了功能性的、生理性的问题,导致他没法开心起来,丧失了让自己开心的能力。


抑郁,让大脑丧失开心的能力


但是双相的抑郁,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会慢慢好起来,所以家属认为这个病不治疗,也会慢慢变好,熬一熬就过去了,所以这个病从发病到接受治疗往往要经历很长时间,原因就在这里。


“躁狂”就像超速驾驶,一些病人一下子上了快车道,一些人慢慢加速,过程是不知不觉的。



一旦上了快车道,病人会感觉很爽,精力旺盛,才思敏捷,很有自信,很有激情,有的人可以连续几天,一天只睡一两个小时都不会觉得累,而且做事非常有冲劲,会定很宏伟的目标,谈轰轰烈烈的恋爱。


我的一个病人说他只看了一眼一个女孩子的照片,就决定要追求她。一个女孩说,她只听了一个男孩子的网络声音直播,没有见真人,就说这个男孩我追定了,但是这些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种躁狂不具有可持续性,它提前透支病人的精力、财富,他们的未来、感情甚至生命。


在躁狂情况下,病人会冒险,会做很刺激的事,比如登山、做极限运动,在这个过程中,可能让自己丧失生命。



所以躁狂看似很美,尤其在现在这个渴望成功的年代,大家都希望自己一直保持轻躁的状态,那种非常有激情的状态,但其实这是不具有科学性的,这种躁狂之后,往往紧接着就是抑郁发作。


这个抑郁发作跟一般的抑郁症不太一样,它很难从抗抑郁药治疗中获益,甚至抗抑郁药治疗对它来讲是有害的。



即使有一些病人吃了抗抑郁药能很快见效,但那其实不是真的有作用,有一些病人吃了抗抑郁药后,觉得情感不是真实的,觉得笑不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有一些病人吃了三四种这个药,足量足疗程,都没有从中取得任何效果。


还有一些病人吃了抗抑郁药之后,需要不断增加剂量,才能感到一丁点开心。还有的病人吃了药后,变得更加烦燥、易怒,甚至自杀的想法更强烈。还有一些病人吃了抗抑郁药后,情绪就像加速版过山车一样,一天当中有几个来回。


所以为什么要区分抑郁症和双相抑郁?因为它的治疗方法不一样。


抗抑郁药治疗无效,往往令病人对治疗失去信心,其实并不是它无效,而是因为诊断错误,给错了方,所以没有效果。


如何治疗“躁郁症”?


那么,在日常生活当中怎么治疗双相呢?


对于一个首发的病人,如果他的病情比较重,我一般建议他住院治疗,经过大概两周时间,然后再坚持门诊随访。



通过五年的追踪发现:18%的病人可以完全痊愈,超过一半的病人部分痊愈,症状基本得到控制,虽然有一点残留症状,还有大概25%的病人处于反复发作状态,或者慢性状态。


所以,这个病是可以治愈的,但确实具有反复发作、慢性化的趋势,所以我们要非常重视它的治疗


这个病虽然反复发作,但是也可以结婚生子。


这是我跟了十几年的病人,从她大学开始发病,到最后工作,一直跟着我,中间也断过几次药,反复过几次,最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她结婚的那天发了一个微信给我,告诉我说:“甘教授,我结婚了,谢谢你多年的支持和帮助”。我回复她:“一定要坚持吃药,尤其在新婚阶段,药物不仅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婚姻最大的护航。”


为什么要吃药?因为双相障碍治疗,最主要的手段是药物治疗,因为双相其实是一个生理性的疾病


A.Perry, et al,Connectomicsof bipolar disorder: a critical review, and evidence for dynamic instabilitieswithin interoceptivenetworks. Mol Psychiatry 24 (2019) 1296-1318.


从功能核磁共振的结果可以看出,大脑的蓝色区域是有功能下降和体积缩小的,这些区域是管我们的情绪、认知、注意力、执行功能的,而红色部分跟功能调节、执行、操作有关。


从这些图可以看出,双相是由大脑病理生理改变导致的,而药物有逆转病理改变的功能,药物不仅会使神经细胞修复,而且能使神经的各个区域,尤其像额叶皮质海马这些区域的体积增大,起到修复神经的作用。



所以我跟很多病人讲,这个药就是一个补脑药,只要坚持治疗就可以防止病情反反复复发作,所以一定要坚持下来。


吃多长时间?因人而异。


每一次发作就像一次骨折,第一次的治疗很关键,充分持续的治疗让病情神经修复完整,防止以后复发。



就像骨折一样,有些病人可能只需要短暂的包扎、调整、静养就可以了,有的人可能要拄着拐杖,打着石膏几个月才能恢复过来,而有的人需要终身打着钢钉才能生活,这是因人而异的。


所以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去决定治疗的疗程,让治疗持续处于一种很稳定的状态。


记得几年前,有一个耶鲁大学的教授,曾经也被“躁郁症”困扰,刚开始的时候治疗很不规范,总是断药,结果反反复复,最后几十年他恢复了吃药。



后来有一个记者问他:“你虽然断药了容易复发,但是不是应该再努力一次?”他说:“人生苦短,而你现在却要我再浪费一年的时间去经历复健的过程,代价太大了,每个人人生不过如此,to work and to love,去工作、去爱人。”


为什么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因为弗洛伊德曾经讲过一句话:“保持身心健康,不外乎两个途径,一个是努力工作,一个是好好爱人”。


弗洛伊德


为什么努力工作,好好爱人是维持身心健康的很好途径呢?


因为保持工作不仅能让你获得经济、财务上的自由,而且会让你获得一种心理上的成就感、满足感。


好好爱人会让你减少人际冲突,减少各种人际压力,让你享受爱的感觉,会令你有很好的家庭和社会氛围,从而保持身心健康状态。


双相障碍病人或者“躁郁症”病人,往往个性比较要强,渴望成功,追求完美,追求上进,他们都希望自己有一个轰轰烈烈的人生。


但是正如杨绛所说:“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对于双相障碍的患者而言,我同样把这句话也送给他们,不要去追求躁狂和轻躁狂那种激情的状态,因为那种状态是不可持续的,平平淡淡才是我们应该有的人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格致论道讲坛(ID:SELFtalks),作者:甘照宇(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