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毕业典礼搬进《我的世界》之前,他们还做了这些
2020-07-07 17:59

在把毕业典礼搬进《我的世界》之前,他们还做了这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陈静,题图来自:B站(人大附中ICC2020届云毕业典礼延时摄影)


2020年夏天,毕业季应时而来。


但2020年的夏天注定不一样。受疫情影响,从幼儿园到大学,世界上的无数校园被严格封锁,许多学生、老师仍在居家隔离。作为学生,他们懂得个人生活为抗击疫情让路的道理,却也对不能参加学校生涯有仪式感的一项活动而感到遗憾。


一些人把目光投向了游戏,他们不仅敢想,还把想法变成了现实。4月以来,世界各地大中学校的“云毕业典礼”成了一条独特的风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00多名学生、校友花6周时间,在《我的世界》中重建了大部分校园建筑,并在5月16日成功举办线上毕业典礼。


在中国,浙江大学能源工程学院制冷与低温研究所的徐象国老师发起“MC浙大—紫金港篇”项目,将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复制进《我的世界》中,为6月29日的毕业派对创造了近乎真实的环境。在这场毕业派对几天前,中国传媒大学的线上毕业典礼以一句“请同学们不要在红毯上飞来飞去”走红社交平台,央视新闻、人民网相继报道。


一时之间,《我的世界》这个“砌方块”游戏与毕业生的创意一起,突兀地撞进人们的视线。


浙江大学《我的世界》毕业派对(图片来自网络)


黄昊昊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我的。


他发来两个视频地址。我点击播放,一个是“人大附中ICC2020届云毕业典礼延时摄影”,另一个是“人大附中我的世界minecraft社高考加油视频”。视频不长,但水准不低,透露出一股中学生特有的活力气质。


云毕业


黄昊昊在人大附中读高一,今年下半年升高二,离毕业还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之所以参与进“云毕业”和“‘我的世界’毕业典礼”,是因为他是学校“我的世界Minecraft社”(简称MC社)社长。


一个多星期前,一位人大附中国际部(ICC)毕业生找到他:国际部毕业典礼先是从5月延到6月,线下都快组织好了,又赶上北京“新发地”事件,再次取消。这时候,他们也想到了“我的世界”,希望MC社能帮忙,办一场线上毕业活动。


这个同学也是MC社社员,黄昊昊自然答应。他只是担心,一星期时间太仓促,恐怕来不及。


不过实际上,MC社需要提供的只是地图和一些技术支持。获得地图后,国际部学生自己租了服务器,配置还不低。“内存60GB,带宽10MB。”黄昊昊原本以为,这样的服务器对一个中学国际部的毕业典礼来说绰绰有余。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如此,服务器还是不够用。


不知为何,只要在线人数超过100人,就会“成批成批地卡掉线”。这样一来,毕业生、老师、学校领导近400人一起拍毕业照的计划泡了汤。最后只能按照班级上线、拍照,再通过后期把照片拼在一起。


《我的世界》中的人大附中校园


不是所有人都熟悉《我的世界》,尤其是老师们。为此,黄昊昊和MC社成员提前给所有老师和同学分发了游戏教程。他觉得,《我的世界》入手很简单,所以发教程时也“一视同仁”,没有特殊。哪怕是学部主任(相当于国际部校长),自己摸索了一番之后也能顺利上线。“她参观了学校,还说挺感动的。”黄昊昊说。


除了技术问题带来的小风波之外,毕业典礼顺利举行。两小时的活动被分成两部分:前一个小时,学生们可以在服务器里自由游玩,一些“旱地划船”操作引来了不少笑声;后一个小时,人们用B站直播观看校长讲话、毕业节目汇演,除了坐在家里,整个流程与真实的毕业典礼没有太大区别。


黄昊昊也承认,MC社的工作主要就是为了“让大家再去学校玩玩”。如今,北京市所有学校都严防死守,学生一律不准返校,在“我的世界”里逛校园、截图、合影,似乎也成了一种幸运。


黄昊昊说得轻松,但要实现“去学校玩玩”这个小目标,其实并不容易。游戏中,一张复原整个学校建筑和内饰的地图花了MC社5年时间、数十人次、数百小时的努力。除了线上建设,线下还需要绘图、实地勘测。“而且我们学校很大,”他的语气中混杂了自豪和无奈,“东西长将近1公里,南北宽也有200米左右,这么大一块地方复原起来很不容易。”


谈起MC社,黄昊昊一直与有荣焉。不仅因为MC社是人大附中100多个社团里唯一一个“名正言顺、硕果仅存”的游戏社团,还因为人大附中MC社是北京乃至全国最早成立的“我的世界”中学社团之一,这个成绩放在今天仍是凤毛麟角。


MC社


人大附中MC社2015年成立。第一任社长夏冰用“拔剑四顾心茫然”来形容创立社团时的情景。一群人凭着对“我的世界”的喜爱凑在一起,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当时网易还没有代理这个游戏,他们只能在国际版里“野蛮生长”。


茫然之后,他们在B站看到了《我的三体》。这是一部用“我的世界”演绎科幻小说《三体》的视频剧集。“MC加剧情”的模式对学生们启发很大,不久后,模仿《我的三体》、讲述人大附中学生生活的视频《一个小故事》出炉。这也是MC社在学校里崭露头角的开端。


《一个小故事2》也获得了学生们的青睐


黄昊昊正是看了《一个小故事》之后才决定加入MC社的。他接触“我的世界”则要更早一些——初一时,他和同学们就在计算机课上大玩《我的世界》。“老师上课时总会提醒我们,不要玩MC,不要玩MC,但以前的学长早就‘秘密’把MC藏在硬盘里了。”黄昊昊说,“大家都玩,老师也管得不严。”机房里的电脑都连在局域网上,不管是一个人,还是和同学联机,都能玩得轻松。


黄昊昊平时玩游戏不多。加入MC社后,他的生活改变也不大。到了他这一届,能积极参与活动MC社成员约有30人。在他看来,游戏类社团想要发展起来,需要“夹缝中求生”。以前,人大附中有过电竞社团,《英雄联盟》《守望先锋》《王者荣耀》《部落冲突》各有分部,但这些“纯游戏”在中学校园受到的阻力无疑更大。最后,只有MC社由于适合搞“正能量活动”而保留了下来。如今MC社办得最多的活动,是在游戏里复原学校建筑、做化学元素周期表、模拟物理实验、拍高考应援视频。


拍摄视频一直是MC社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凭借视频,MC社在学校、学生、家长中的口碑都不错。黄昊昊在加入社团前,也把《一个小故事》给父母看过,有了父母的肯定,他在游戏和社团里都更如鱼得水。


6月22日,MC社在B站上发布了“人大附中我的世界minecraft社高考加油视频”,Up主“真是奇怪le”和李永乐老师都在视频中出镜,前者是人大附中毕业生、MC社荣誉社长、B站拥有近24万粉丝的人气Up主,后者则是人大附中著名网红教师,也是MC社的指导老师。


作为指导老师,李永乐出现在MC社的高考加油视频中


“李老师还没出名的时候,就被老社长拉来当指导老师。”黄昊昊介绍。后来李永乐老师出了名,就把MC社的视频发在其他平台上,用流量收入给MC社作活动经费。


如今,人大附中MC社的影响力已经和当初不可同日而语。在更宽容的环境里,许多学生从小学、初中开始接触《我的世界》,并一直持续了下去。有些人初中毕业后考去其他高中,也开始办起MC社。跟着这股势头,北大附中、清华附中、北京实验学校都有了MC社。“主要创始人大部分是人大附中初中部过去的。”黄昊昊说。


不过,在黄昊昊看来,中学里的MC社团更像是一种“缘分”。他也不得不承认,除了上面几所中学之外,其他学校还没有这种缘分。


“能做到的事”


在黄昊昊看来,MC社最大的阻力,不是学校,不是老师,不是学生,而是“社会上的声音”——每当他们把活动视频发去其他平台,评论区里总有人说,这就是北京孩子吗,北京高考这么简单,你们别玩MC了,赶紧把高考名额让出来……


黄昊昊对此也无可奈何:“你去新闻网站,去微博,搜‘北京高考’,那些文章的评论区是什么样,我们MC社在网络上的大部分反馈就是什么样。”


黄昊昊的说法有些夸张,但一定程度上也是实情。然而把中学MC社归结为缘分,似乎也有些避重就轻。黄昊昊所在的人大附中,与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101中学、十一学校一起,被戏称为“海淀六小强”,拥有全北京乃至全中国最优秀的教育资源。更何况,在升学层面,海淀区是“锁区”的,顶尖水平的学生仅在几个学校间彼此流通。


一些学校把“云毕业典礼”写进了试卷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那些升学压力大的学校,是不会支持MC社的。”聊到这里,黄昊昊的语气有些遗憾。这种遗憾让我想起2017年《我的世界》中国版发布会时,被家长带去水立方门口的小学生们。同样地,他们在北京,在相对宽松的家庭和学校里长大,或许还有着超越同龄人的自控力和学习能力,在没有中国版之前已经泡在BBS里,对游戏滚瓜烂熟……


在他们心目中,《我的世界》是个好玩的游戏,也是一个光明正大,甚至可以组织起学校社团的爱好。家长们不仅不反对,还认可游戏在他们成长中的正面作用。


黄昊昊也意识到这是因为幸存者偏差——《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社团就是很好的反例。但他始终认为,游戏也好,其他方面也好,想要发展,就需要过程。


“人的成长肯定不是突然的,而是一个连续的过程,绝不是18岁前浑浑噩噩,到了18岁就什么都明白了。”黄昊昊举了个熟悉的例子,“就像很多家长不让孩子在高中谈恋爱,上了大学又要求马上交男女朋友,大学毕业立刻相亲结婚……这怎么可能呢?有些人的想法很一刀切,但我觉得不该这样。”


他又举了一个例子:MC社里有些热衷建筑的同学,高考时考上了北京大学。现在他们正在北大组织《我的世界》建筑活动,争取让北大毕业季也有“MC”一分空间。


北京大学也在《我的世界》里有了“复刻版”(图片来源:北京大学微博)


5年来,MC社成员在学生和玩家两种身份之间寻找着平衡。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会遇到何种阻力,他们也有了自己的理解,并开始学着把这种理解转化为动力。


“我很喜欢第一任社长说过的一句话:只要MC社存在一天,我们就是一面旗帜。”黄昊昊说。这不仅因为人大附中MC社成立得早,还因为他们想让“光明正大的高中游戏社团”持续下去——很多时候,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影响,对于数量众多的《我的世界》中小学生玩家来说,也是如此。


结语


假如环境没有太大改变,人大附中本部毕业典礼或许也会在线上举行。到那时候,《我的世界》和MC社又会成为学生、老师、家长们关注的重点,正如其他学校的“云毕业”受到社会关注一样。


这个突如其来的曝光机会,黄昊昊却不太在意。“毕业典礼肯定还是线下的好,至少同学们都能见到面。”在人大附中,《我的世界》普及率仍然有限。黄昊昊认为,假如线下毕业活动能顺利办成,大家对线上活动也不会太积极。“首先人就不齐,50%都说多了,顶多能来25%吧。”


他还给我讲了许多学校社团的故事:比如交通社经常给北京市交通委提建议,还参与过校门口公交线路的调整;比如“JA经济社”定期举办义卖活动,MC社也积极参与,还把大部分收入捐给了公益社;再比如,其实许多文化社团也“巧立名目”搞过不少游戏活动,就像音乐社之于音游,三国社之于《三国杀》……


但这些都不如《我的世界》重要。尽管玩游戏时间不多,他已经把《我的世界》列入了未来规划之中。在他心目中,持之以恒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希望“云毕业”能成为人们了解《我的世界》、了解游戏的契机。契机之后,是更加包容、自由、丰富多彩的未来。


(文中黄昊昊、夏冰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作者:陈静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