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丑东西,联合起来!
2020-07-08 16:29

全世界的丑东西,联合起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上流(ID:heyupflow),作者:钟亦可,头图来源:《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如果你不小心制造或拥有了一件丑东西,那么请先别急着抛弃它,把它po到豆瓣“丑东西保护协会小组”吧!


在这里,每一个“丑东西”都不是一座孤岛。


在这里,你可以尽情试探这个世界的审美包容度。


在这里,如果丑组都不想保护它,那它可能真的是极致的丑了。但这种情况一般很难发生,毕竟总会有欣赏它的伯乐出现,也总会有下一个更“丑”的待保护物种出现。


欢迎光临“丑东西保护协会”。


△提示:这里没有暗号


丑组观察实录


通俗来讲,丑东西保护协会其实是一个地球生物观察小组,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奇形怪状的奇珍异兽、人造工艺、生理奇葩,每一个被保护物种都能凭实力“丑”上社会新闻的那种,整个小组在“竞丑、审丑、护丑”上,呈现出一种“万丑霜天竞自由”的包容开放氛围。


人类观察学家


当你抱怨自己的小拇指奇短无比无法学钢琴的时候,来到丑组,你会发现这种“短”的遗憾其实大有人在。


△来源:@Fifi


△来源:@奇珍异兽


你身体上的任何不完美、非常规生长,在丑组都可以找到那个和你呼应的组员。有小拇指往外翘的组员,就有小拇指往里勾的组员和你完美匹配。


△来源:@毛山老道达尔萌


△来源:@PPAP


丑组的人类观察日志,不仅能让你找到独丑丑不如众丑丑的安慰和乐趣,而且还能科普和对症下药。



比如被人呼叫保护的特别短的第四根脚趾,其实是第四趾骨短小症,一种常见的染色体遗传病。


“六指琴魔”如果在丑组,绝对是要被列入一级保护对象的,还有什么毛发旺盛、脚趾短小、手指粗胖……在丑组根本不是个事儿。


嘲笑?歧视?自卑?沮丧?根本不存在。



曾经因身体部分不够完美的人,在丑组纷纷找回了自信;曾经因身体部分过于奇葩的人,在丑组找到了同类。


丑组,致力于让每一个“丑东西”接纳自己的可爱之处,绝不孤独存活于世。


建国后妖精发现者


只要做个生活的有心人,丑东西其实无处不在。不仅包括有生命力的动植物,同样也包括各种玩具、玩偶、手办类伴生生物周边。只要是丑得奇特而绝妙,都被纳入了保护范围。


比如这根成精了仿佛绿蛇狂舞的黄瓜:


△来源:@拜见熊爸爸


丑得忧国忧民的猫猫:


△来源:@山乡辣嫂


远看诡异,近看想要喊救命的青蛙耳环:


△来源:@银色暖气管道


象征着生财且会让小偷望而却步的蛤蟆零钱包:


△来源:@ ice✨


如果你暂时没有什么灵感,无法提供丑东西给大家保护,那么也许你可以试试某宝,只要你今天浏览一个丑东西,明天就有洪水般的丑东西们出现在“猜你喜欢”的页面上。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或许你可以从这条五彩斑斓的洋气炫酷的裤子开始|来源:@不明情况


手作艺术家


丑组的手作艺术家们,可以从现当代艺术追溯到史前人类文明,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和一手糟糕的厨艺。在别的地方,这些都只能叫做翻车现场,但在丑组,它们为艺术届贡献了相当的作品。


比如,油饼届的抽象派艺术大师:


△来源:@不许生气


蛋糕届的毕加索:


△图源豆瓣@梅山君


像巨型蛆像虫又像蛹的龙虾馒头:


△来源:@不留白


泛着金属光泽的粪化石一样的包子:


△来源:@今天消失了吗


在这里,人人都是后现代主义抽象派之光。他们在继承了前人的审美基础之上,大胆想象,充分比喻,极尽可能地将每一个失败的手作吹成下一个佳士得春拍高定。


在这里,没有黑暗料理,也没有十级手残。


在这里,每一个成年人的艺术家梦想都可以得到保护和赞美。


有时候,大家甚至不满足于发现这种无心之丑,而是决心自己产粮,自给自足。比如就有小组成员给大家画丑照,开帖时一开始还小心翼翼,不知道能不能收到爆照,显然楼主低估了丑组成员们的热情。


△来源:@陈蜜的囡


从成品来看,楼主真的是将丑的精神发扬光大,不管你是真丑照,还是美照,通通都能变成丑图。还别说,看多了觉得,怪好看的,能做到一致地丑,丑出风格,艺术家们也是挺不容易的。


△莫名觉得挺可爱鸭|来源:@陈蜜的囡


丑组黑话教学


丑东西保护协会,保护一切不合常理的、非结构性的、反宏大叙事的、反传统审美的事物,他们包涵那些不够完美的、有些黯淡的、甚至是有缺陷的事物。


他们不比美,只比丑,一举打破了“丑得只有妈妈才喜欢”的审丑关爱绝对定律,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大爱无疆的慈善组织。


丑东西永不落单,因为这个世界上永远会有一个组织成员能够懂得它的美。


比如这件丑衣服,被主人的男票嫌弃为“精神污染”。


△来源:@天南海北吃瓜号


但在丑组得到的评价都是“很有艺术感”、“有个性”、“够特别”……


在一众“好看”的赞美声中,楼主依然不为所动,毅然决然还是选择了退货,但丑东西保护协会成员们已经有上头的人默默种草,开始求链接。


这个小组的介绍是这样的:


金子美玲写过这样几句诗,我觉得妙的不得了,“我好想喜欢上啊,这个那个所有的东西。比如葱,还有西红柿,还有鱼,我都想一样不剩地喜欢上。因为家里的菜,全都是妈妈亲手做的。我好想喜欢上啊,这个那个所有的一切。比如医生,还有乌鸦, 我都想一个不剩地喜欢上。因为世界的全部,都是上天创造的。”


不仅有些许诗意的烂漫,还有一些科学的独特美感。


从文学角度来看,丑组的存在就是徐志摩的康河柔波。


从艺术角度来看,丑组的存在就是都市审美奇谈。


从哲学角度来看,丑组的存在就是一种形而上的慈善保护。


从魔法学角度来看,这个小组就是丑东西的呼神护卫。


因为他们的通用黑话就是,请求保护。丑组判定一个东西能不能被保护有这样两个步骤,第一步是发帖人申请保护,第二步是组员判定是否值得被保护。


△来源:@鼠姑


例句示范:


大家看这个东西还能保护一下吗?


申请保护。


保护保护。


把保护两个字打在公屏上。


寄过来,我帮你保护起来。


如果要对保护主体进行分类归纳,主要分区有探索人类终极杀马特奥义的都市丽人区,展示人类手工极限的手作艺术家,以及包容生物审美多样性的奇珍异兽区和包罗万象的无奇不有区。


总之,世间万千丑物都值得保护,只要有一个人能get到它的特别,它就是被保护着的。


不过丑组并不是万能的保护法条,对于出离保护范围的事物,发出“重金求一双没看过它的眼睛”的呐喊是正常操作,呼叫“噫,我不能保护它,谁来保护保护看了它的我”的行为也是人之常情。


△对不起,上流君先呕为敬|来源:@酸杏儿


这时候的通用语言可以用以下句子:


有点不敢保护。


拒绝保护。


保护我的眼睛。


保护就是承认,不保护又于心不忍。


通常这样的丑东西会有两个结局:一种是劝服申请人接纳Ta,正所谓特别的Ta 就是要给特别的你;另一种则是抛弃Ta,下一个更特别。


丑组的治愈


丑东西保护协会并不孤独,他们不是唯一一个有“审丑”癖好的组织。


2012年,英国生物学家、主持人西蒙·沃特创立了一个名为“丑陋动物保护协会”的组织,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世界上那些长相“丑陋”的濒危物种,虽然其中有些动物并不是全部面临濒危,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丑得令人发指。


2013年,这个组织还评选出了当时世界上最丑的动物,水滴鱼。


△水滴鱼


天生一副哭丧脸,自带表情包buff,全身呈凝胶状,被誉为“全世界表情最忧伤的鱼”,后来凭借长相丑陋这个点,当上了丑陋动物保护协会的官方吉祥物,“去对抗其他慈善组织的那些非常可爱的动物徽章”。


当一个物品丑到极致的时候,就是ta口碑翻身的时候了。别人美得千篇一律,只有ta丑得别具一格,在芸芸众生中格外突出。


最典型的丑组后遗症就是,从此在人群中一眼锁定的再也不是标准审美范式下的产物,而是各种夺人眼球的可爱“丑东西”。


就像是哈利波特里的多比小精灵和魔戒里的咕噜,看过的绝对没有人会忘记它们的独特形象。


丑组对于现代人的精神意义,不仅仅只是保护审美而已。


它不是一个探索审美下限的小组,而是一个探索世界边界和生物多样性的美好次元,每一个“丑东西”都是放错了次元的“可爱多”,让每一颗被否定的破碎的心,都能得到善待。


△来源:丑组组长@银色暖气管道


“丑东西”们聚集在一起,快乐互动,不用在乎别人的目光,互相报团取暖,堪称是当代社会关爱互助小组的良好示范。


自从玩丑组之后,我的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精神也好多了,从此退出外貌协会,看待任何事物都多了几分佛性和包容。


呼叫保护就完事儿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上流(ID:heyupflow),作者:钟亦可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