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泡沫破灭后,依然有赢家
2020-07-16 16:00

口罩泡沫破灭后,依然有赢家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作者:小背头,编辑:Amy Wang


“口罩价格已经回归平稳,从三四月份批发价1到2元一个,跌到只有几毛钱。”


随着中国进入后疫情时代,口罩供需矛盾正成为历史,留下“一罩难求”时期仓皇进入的生产企业们一地鸡毛。


回顾口罩价格最高时期,在相关部门号召下,迅速订购机器、寻找厂房生产口罩的创业盛况,到如今处处质押,二手设备厂房转让难等,也才过去了不到100天时间。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经济“实验”里,到底谁是赢家?


急进难,急出更难


3月份建厂,4月份投入生产,5月份开始出现滞销,6、7月份开始考虑生产线转型,这是大多突击进入口罩生产的厂商的侧写。他们大多是在口罩生产设备、原材料价位最高时入局,然后以最低产品价格销售,少则亏损几十万,多则亏损成百上千万。



也有不少知名企业都宣布跨界生产口罩。此前,比亚迪、富士康、OPPO、上汽通用五菱、中顺洁柔、三枪内衣、红豆服饰、水星家纺等企业均加入口罩大军“阵营”。但是自3月份开始,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口罩供应基本稳定后,这些大集团公司都开始瞄准出口业务,然而出口资质成功率和时间又拍死了一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口罩价格距离巅峰时期已经跌去90%,熔喷布现在采购价格是3.6万元/一吨,已经是最高价的1/20。


口罩断货时引起的恐慌现在仍历历在目,普通医用口罩单价甚至涨到过十几块钱,而疫情之前零售单价在1元左右。新文化商业分别在淘宝、京东、拼多多、叮当快药等电商平台上关注了口罩供货情况,各平台货源均充足,且平均单价很低。在拼多多上有几百个厂家开设普通医用口罩直销店,单价在5毛左右,还包邮。


从口罩售价的落差,可以明显感觉到如今口罩产能过剩的问题。关键是,在记者与几家直营卖家沟通中,对方均表示当务之急是清理库存,生产线视销售情况决定是否再生产,甚至有的厂家直接表示不再生产。


价格大幅下跌的不止是口罩,还有口罩原材料和生产设备。行业垂直网站找塑料网数据显示,今年5月初,99级熔喷布的吨价位在70万元以上,95级熔喷布的吨价位也在68万元左右徘徊90级熔喷布的吨价位则在40万元以上。进入5月下旬,熔喷布价格快速下滑,到6月初,上述三个级别熔喷布的吨价位已经分别降至22万元、12万元和3万元,其中90级熔喷布降幅超过90%。


春节后,口罩机价格一度由疫情之前的20万元左右/台涨至50万元~100万元/台不等,个别产品甚至涨到200万元/台,如今在二手交易网站上,遍地是九成新各种品牌、型号的二手口罩机出售,价位多集中在1万元~20万元之间,新机器的售价也回归到春节前,降价幅度亦超过90%。



在上面这个背景下,此前有位福建泉州老板将自己如何进入到如何惨败的经验写成了文章:《一位口罩厂老板的自述:艰难建厂、"印钞机"、暴涨、跳单!》,文章描述自己如何作为一个门外汉建厂加工,最终200万打了水漂。


外贸并不是口罩工厂们的解药


也有日子好过一点的,就是走外贸单的口罩厂商,但是这条路的风险也正在加注。


部分有出口资质的口罩厂商向媒体透露,从2月份开始口罩每周价格都是翻倍的上升,最高峰在3月中旬到4月中旬。之后,国内各类工厂开始转型口罩生产,价格逐步下降。但是因为多数工厂并不具备出口资质,因此口罩出口价格影响较小,国内口罩价格率先下跌。



正如这位厂商所言,多数工厂是不具备出口资质的。“出口口罩要准备不同版本的说明书,比如英文版、西班牙语版和法语版等,但最难的还是资质认证。”业内人士透露。出口的国家不一样,标准又不一样,比如要出口欧美、南非、中东、韩国、印尼等地,公司得具备美标、欧标、韩标等所有资质。且按照正常的申请流程,拿到资质需要10个月左右。申请资质要经过文件和产品的送检、审核,国外审核人员到工厂进行现场审核等过程,检查生产流程管理是否合理,实验室的检测等是否正规等,一般来说,从申请到最后完成认定,费用为几十万,而且欧标每年一次重新审核、美标两年一次审核,后续还需要持续投入审核人员的差旅费以及审核费用等。先不说排队等审核人员到厂,就连认定的差旅费和人工费,小厂商都不一定负担得起。


但有出口资质并不能高枕无忧。很多拿到外贸单的工厂也不一定对国际贸易规则熟悉。5月10号,爆出美国加州退比亚迪公司10亿美金口罩。在此之前,也爆出很多外国政府不认可中国的KN95口罩标准,时常有退货发生。这些对出口地区政策的理解偏差或是的的确确存在质量问题的事件,直接结果就是国家对出口资质名额发放和审批变得更加严格。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的出口数据,在前几个月确实经历了“三级跳”。今年3月份,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的出口金额为89.22亿美元。这一数据到了4月份,快速上升至146.21亿美元。5月份,该数据为206.49亿美元。然而,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的出口额,进入6月份却出现环比大幅下跌,单月仅为161.57亿美元,环比下跌超过20%。拐点出现,预示着“口罩出口行情”也开始走低。



随着口罩生产设备的出口,欧美国家对设备进口的偏好逐渐大过直接进口成品口罩,这也是口罩出口行情走低的一个主要原因。外贸只是部分企业暂时的避风港,但也已经风雨飘摇,最终能凭借外贸赚钱的口罩生产商和贸易中间商恐怕必将寥寥。


口罩设备背后的上市公司是赢家


在上半年,说口罩机是印钞机一点也不夸张,特别是对生产口罩机的上市公司。


智云股份7月14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1850万元~235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6297.36万元。得益于一季度转型口罩机生产,2020年一季度智云股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61.18万元,去年同期亏损3993.81万元,同比增长146.60%。此前,这家公司主要从事 成套智能装备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并提供相关的技术配套服务,且在此之前大多处在亏损状态。


智云股份业绩预告显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为应对疫情所需,解决口罩供应不足的问题,新增口罩机业务。报告期内,口罩机设计、生产、交付顺利开展,已有大部分口罩机订单实现销售收入。


无独有偶,因口罩机受益的还有昊志机电和大族激光,昊志机电7月4日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421.40%-461.51%。口罩机带来的业务增量是最大原因。


7月14日晚,大族激光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为6.07亿元-6.45亿元,同比增长60%-70%,业绩猛增的主要原因是全系列口罩机产品的迅速推出。3月份以来,大族激光股价上涨幅度达到37%,市值增长约113亿元。



大族是设备公司里第一批反应的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快速推出。2月17日,大族激光全自动平面一拖二口罩机正式对外销售。最初的口罩机设备由汉狮精密自控(HACT)研制,每小时可生产口罩约6000片,并可根据实际需要调节设备运行速度和生产进度。6月初,大族激光在接受调研时表示,公司口罩机发货台数已经超过1000台,产能基本恢复正常。但由于国内口罩产能逐渐饱和,后续设备交付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不排除未发机客户存在撤单的可能,也就是说,口罩产能的过剩,将可能导致大族这些设备厂下半年的财务报表打回原形。


从智云股份和大族激光公布财务报表后,股价不升反降可以看到,股市已经认识到属于口罩机加工厂的疫情红利已经到头了。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