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敢怼“浪姐们”才是悲哀
2020-07-16 16:46

没人敢怼“浪姐们”才是悲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头图来源:《立场》


芒果台挺狠。


《乘风破浪的姐姐》人狠,赛制狠。


不够,还给姐姐们找了一位难缠的对手。一个据说没有感情的访谈杀手,“易”脸冷漠。张含韵、吴昕在她面前痛哭流涕,伊能静在这更是聊到炸上热搜,万茜和她话赶话差点急了眼。



有人说她敢问。


也有人说,这叫“不礼貌”“咄咄逼人”。



甚至有网友送出外号——“鲁豫的妹妹,鲁莽”。



情商低?愣头青?是时候认识这位姐姐了。


易立竞。


不得不说,她越独特,就越令人失望——失望于太多的循规蹈矩,竟然成为了当下最流行的标榜。最没有套路的单刀直入,最基本的提问方式,竟然是易立竞的“独门绝学”。


易立竞的独特,是舆论场的萎缩。


今天这篇,想要来回顾那些易立竞既常识,又震惊的发问。


“易学”第一式:黑粉式提问


人狠话不多,问题都简短,没一句废话,却针针见血。对于很多受访的明星来说,怕啥来啥。


名场面最多的,是采访郭敬明。


来观摩一下。


你也发生过作品抄袭案例的风波,和你现在保护知识产权这件事情有矛盾吗?



要知道,抄袭可是郭小四身上最大的死穴。易姐不仅在摄像机前揭了老底,还对他如今行为的矛盾发出了质疑。


郭敬明咋办?


战术喝水,却紧张到观众可以听到他艰难的咽水声。


没矛盾。


一句简单的“没矛盾”想要轻描淡写蒙混过关,未免也太轻敌了吧?


易姐连忙发起了下一轮攻势:


你觉得它是污点吗?抄袭风波这件事算你吃的苦头吗?



小四实在招架不住了,又开始喝水,眼看着水也快喝没了,只好说:“这个问题差不多了下一个。”



易姐内心OS:差不多了?战斗力这就用光了吗。


对于尴尬共情力强的观众来说,看到郭小四这样,估计都能脚趾抓地刨出一座精绝古城了。


小四的时代姐妹花杨幂,同样受过易姐的灵魂拷问:想过退出娱乐圈吗?



Sir真的要笑晕,看来易姐当年也没少在微博上围观#杨幂滚出娱乐圈#的话题吧。


你以为易姐只是对流量咖这么尖锐?


不。


即使对于赵薇这样的顶级大牌,易姐也毫不留情cue她曾经作为“票房毒药”的惨痛经历。



赵薇表情尴尬:”当时整个电影市场不好嘛。(非我一人之功)



而对事业上止步不前的艺人,易姐更是伤口撒盐的一把好手。


杀手锏:代表作。


采访陈楚生,易姐表示:除了《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再没有第二首代表作。



戳到痛处,陈楚生的表情都快要哭出来。



在最近出的《定义》采访里,易姐也对黄圣依使用了这一招。


黄圣依回答代表作是《功夫》《天仙配》。



结果被她顺着问:“《天仙配》会是你的代表作吗?”



与今天配合明星包装、宣传的捧哏式采访不同。


易立竞的发问,宛如黑粉。但不管她问或不问,“黑点”就不存在吗?只不过我们选择性地,披上了一层皇帝的新衣。


不问,不提,愉快地做朋友。


明星需要完美,但真实的答案,需要不完美。


易立竞和采访对象之间,不是默契的套招,而是一场见真格的博弈。


到最后,落下阵来的,一定是不敢真的那一个。


“易学”进阶:逻辑大师


在易姐面前,最好别装,别撒谎,别防备。


要对抗她的连环追击,你的逻辑必须是自洽的。要说假话,必须说得天衣无缝。


比起缺乏准备,总是尬聊的鲁豫,逻辑缜密,并且做足了功课的易姐,很容易找到你言语上的错漏,逐步击破。


易姐问杨幂关于疯狂轧戏的问题。大幂幂可能早有准备,回答非常正能量,高度非常高: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我。这样才有机会去拍电影,去做一个好演员,这是我的梦想。


真的吗?我不信。(鲁豫脸)


这一套公关话术显然无法说服易姐,易姐马上看出了她逻辑中的矛盾之处。


因为想当好演员和轧戏可完全是矛盾的行为,好演员才不会不顾拍摄质量去轧戏。


所以易姐接着说了:


这样拍出的戏,质量都是没有办法保证的。



随即又立刻点破:是对钱有需求吗?



大幂幂仿佛被触发开关,立刻慌张摆手否认三连,急着自曝当年还赔钱呢!



原来是大幂幂当年为了违规轧戏,欺骗各大剧组请假,到处赶场,损失了不少路费。


哦豁,刚才说了一大堆标榜自己努力拼命,想做好演员的话,到头成了自曝破坏业界风气。


高,实在是高。


而当易姐问杨幂,会不会觉得现在对她演技的评判不公正时,杨幂表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演技和实力也不是说有专门的衡量标准的。



易姐立刻发现她话里的谬误:


没有专业的衡量标准吗?还是你说,是公众的评价是没有专业衡量标准的。



抬走,下一位。


张雨绮。


易姐简单直接地问她是不是个好演员。


自信大条的张雨绮想也不想,表示自己肯定是个好演员,因为:我哪部作品都是响当当的。



可易姐立马用事实和数据无情戳破这个牛皮:


你曾经也有过一些豆瓣评分很低的作品,那怎么解释。



回答易姐的问题,真的得实事求是,一不小心,前面就是挖好的坑。


万茜也差点绷不住。


从采访开始,万茜就一直强调,自己不愿意参加综艺,也说自己没有参加过这类节目。


提前做足了功课的易姐,立刻察觉到了漏洞:“你参加过《舞林大会》。”



而万茜的反应是: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这个回答,显然很难有说服力。


易姐还补了一刀:“而且参加过两届。”


万茜一直以来的人设,和她在采访中的表达,一直是云淡风轻,并不想红。易姐就问她对于红这件事怎么看。


万茜立马表现出了深深的防备和抵触情绪:


你怎么看?什么叫红?



易姐也立刻察觉到了万茜的抵触和进攻性。


我这样说你会抵触吗?


万茜随即找补:演员不被人家认识没关系。


套话。


易姐也立刻找到了她话中不能自洽的点:“你指的是角色不被认识没关系,还是演员本身不被认识没关系?”


万茜开始绕弯子不直面问题:我本来就没有一颗红的心,就懒得折腾的一份心。


易姐也不跟着她绕,直击要害:你说你有懒得折腾的心,但你之前不就是在折腾吗?比如说唱歌跳舞。


于是从头到尾,万茜一直在防备,兜圈子,被易姐问到前后矛盾,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大家纷纷在场下替她着急:万茜,你得真诚!


没错,真诚,是面对易姐唯一的制胜法宝。


“易学”高阶:心灵捕手


易立竞尖锐,对于很多装逼成性的明星来说,是一记重拳。


但如果受访者能够打开自己,真诚面对,往往会得到很好的采访效果。因为易姐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心灵捕手。


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定义》里,易姐采访金莎。


采访金莎时,易姐的问题同样尖锐: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过气女艺人?



金莎用甜美的微笑掩饰了一下尴尬,也不回避:相对还是很早了。



“你想要翻红对吗?”


没有遮遮掩掩,相当坦诚:当然想。



下个问题则更不留情面:“你在微博上的自黑自嘲,上热搜,是为了翻红做的挣扎和努力吗?”



挣扎,对于过气艺人来说,这个词相当扎心。


可金莎也坦然承认。



对于疯狂接商演,易姐也问了金莎和大幂幂一样的问题:就是为了钱吗?



相对于大幂幂的套话,金莎的回答真的很真诚。


她承认自己需要钱。而接商演,是她觉得最为问心无愧的一种方式了,因为自己要是去胡乱接戏,对自己伤害更大。



随后金莎又表达了自己的内心,许多不入流的商演也曾让自己自卑,更爆出自己去过最糟糕的舞台是路边,毫不避讳自己的落魄。


这时,易姐一个“会觉得辛酸吗”,触到了金莎内心最深处的地方。



非常棒的共情能力。


一步一步打开并深入对方的心,是易姐非常厉害的一点。


相信最让人难忘的,还是能言善辩的马薇薇,在易姐的节目中落泪的名场面。


那一次采访,非常深入,非常动人。


当易姐问到父母对自己的爱时,马薇薇说,自己感受爱的能力比较差,她的感受能力出了问题。



易姐追问:“你对友情的感受好像是很敏感的吧。”



得到肯定回答后,易姐随即指出了金牌辩手的逻辑不自洽:所以你的感受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


这下马薇薇松口了,并且落泪。


的确,她与父母的关系存在某些问题。



易姐又体现出了提前做功课的重要性:我看资料说,你小时候回到你父母身边的时候,你特别会讨好他们。


马薇薇终于说出了与父母之间的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因为不熟。


当易姐继续深入问马薇薇,在她的成长经历中,父母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时,马薇薇再次避免谈及。


于是,易姐换了一个切入角度:你还记得在贵州那四年,和外公外婆在一起的时候吗?


马薇薇再一次想要回避:有太美好的和太不美好的,都不想回忆。


换做一般的访问者,问到这肯定是无法再问下去了。


但易姐就是易姐,又找到了突破点——为什么不想谈美好:


那段时间的美好为什么会让你觉得不想谈呢?


因为已经不在了,因为太短暂?


马薇薇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多年来的郁结:因为那会让你想起,你完全有可能成为另外一个人,过上另外一种人生。


易姐发起了最后一波攻势:“那会是比现在更好的人生吗?”


终于,易姐得到了她的答案,一向冷漠脸的易姐,也微微红了眼眶,长长舒了一口气。


你更愿意要那样的一个庸常一点的平凡的但快乐的人生是吗?



不禁让人落泪。


步步深入,一气呵成,这是一场精彩的交锋与博弈,也是一次心灵的碰撞。


易姐最后这段句话,不仅是在问马薇薇,也在问屏幕前的许多人。


你究竟想要怎样的人生。


这次采访后,马薇薇说自己被硬生生聊哭。易立竞则称这次采访是“灵魂深处的共舞”。


一次优秀的人物采访,就是有这种力量。


无可避免,对受访者密集抛出质疑的易立竞,反过来,也是被质疑的对象。


讲话很冲,步步紧逼,充满冒犯,于是有了人送外号“鲁莽”。


如今,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套路式的,空洞的,一团和气的访谈。


看似侃侃而谈,其实都是事先商量好的台本。要符合明星人设,没有碰撞、没有营养,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能讨论的东西。明星在各种地方带着假笑面具,满身盔甲,访个谈还要看他们继续演。


总之一个字:假。


但人物访谈的真正价值是什么?不就是要说真话,洞悉人物更本真的模样吗?


而很多时候,真实的显现,就是需要不按规则的冲撞。


Sir想起,许知远在《十三邀》采访俞飞鸿时,也被很多人认为冒犯、不得体。


他直接问俞飞鸿是否为年龄焦虑。


俞飞鸿巧妙回答。



于是在很多标题里就被写成了——





Sir迷惑了。


许知远问年龄,不就是要引出俞飞鸿的答案吗?如果他不问,你又怎么能听到你女神漂亮的回答,看到她的从容、自信和美?


似乎一个主持人的设问,就等于他的立场。


俞飞鸿美了,那对面提问的许知远就是猥琐。


说白了,今天大家认可的是360°无限度的配合,不接受任何一点点的挑战和冒犯。


但如果没有冒犯,你如何能听到马东说出了“我的底色是悲凉”,如何能听到徐峥说自己“太商业”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我们今天对于“情商”,有一种扭曲的执念。


在最该去冲撞、质疑和挑战权威的年纪,却有太多年轻人,已经把情商奉为最高行为准则。


其实,这是在贪恋无菌的环境。大家回避着真实的矛盾和冲突,把应对世界的方法,都归结为粉红色的——


哄与被哄。


成长的疼痛与挣扎不需要了。


切中要害的批评与指正不需要了。


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中,好像拥有一个盆景的微观世界就足够。


这层隔绝了伤害,也隔绝了生长的玻璃罩,就是越来越异化的“高情商”。


一切都好,一切都捧着哄着,就真的没问题?


前段时间何老师在《拜托了冰箱》夸了欧阳娜娜。



回头,他发现了不妥,在微博更正——



这,不就是习惯性的捧,捧出来的差错吗?


说回到易立竞。


有的主持人是“人形沙发”,让嘉宾全方位舒适,不知不觉中畅所欲言。而易立竞,你可以说她是一张“老虎凳”,不从实说来,就会坐如针毡。


两种采访风格,不能说孰优孰劣。只能说,是两种通向答案的途径。


现在,一条路近乎荒芜。而另一条路,是所有人都围在一起赔笑、奉承,不曾向前一步。


我们已经忘了吗?


说真话是一种勇气。但首先,这一种品质。


请别主动放弃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ir电影(ID:dushetv),作者:毒Sir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