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万:快乐第十名
原创2020-07-18 07:04

乃万:快乐第十名

Jony J问乃万,你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节目(《青春有你2》)

 

一个Rapper,穿着皮衣站在偶像选秀的舞台上。要又瘦又美、要时刻保持营业的笑容、要跳整齐划一的团舞。几乎每个关注她的人都想问开头的问题,也都暗自期望从她的口中得到一个和“撕裂感”相关的故事。

 

但都落空。

 

“没有背叛我来的地方,也没有讨好我要去的地方,界限不是我划的,我何必要抬脚跨过去,正常走就是了,你明白吗。”她在微博上写。

 

乃万在网易云音乐发布新单曲《But U》的那天,我们聊了聊她的舞台和青春故事。其实这是乃万第二次来到虎扯电台,一年前,她刚刚以Rapper的身份参加了西南偏南的中国之夜,以音乐人的身份在网易云音乐平台发布了专辑《Dear X》。而这次,乃万从《青春有你2》毕业,带来了新单曲。

 

本期文章请配合虎扯电台,一起服用。


乃万远远走来,完全是偶像的样子。她比荧幕上看着更瘦,巴掌大的脸,神色有些疲惫。T恤宽宽大大地挂在身上。不说话的时候,方圆五米的气温都降下来。“她大概不太好相处”,我们一开始就忍不住揣测。

 

但她真的“喜欢唠嗑”,一旦进入聊天模式,就有满溢的快乐和真诚。用她的话说,立刻成为“(看着)不好相处的人里,最好相处的一种”。

 

因为《青春有你2》,乃万走向命运的岔路口,来到全新的地方。“成名”带来的推背感,就是要接受各种陌生人的审视、评价。

 

她在各种场合提到自己“消化能力不好”,为了适应外界的目光,她开始有事没事就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我心里其实非常抵触和害怕负面评价,所以我故意会搜索自己的名字。我是在锻炼自己的消化能力,我知道自己哪一块弱,就会直接接面对这些东西。”

 

除此之外,她和外界戏剧化的预设和想象,基本毫无关联。

 

大家总要一次又一次回到初夏那个决赛夜晚。成团名额一共9人,她拿了卡10。她哭着说:“终于结束了”。于是“遗憾”、“一步之遥”、“意难平”这些词紧紧跟在她身后。

 

但她并没因此有任何纠结和遗憾。

 

Jony J在节目里说,有人问他希不希望乃万出道。而他的态度是,如果能出道挺好,如果不能也不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情

 

当时听到这个回答的乃万正坐在地上吃串儿,几乎立刻说,这本来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外界猜测一个写出《Puma》《I don't wanna see you any more》的Rapper突然拥有了大批饭圈粉丝,肯定会有各种不适感。

 

她完全没有。“人和人的缘分很难得。人家喜欢你,还帮你做这做那,人家有这个义务吗?人家凭什么呢?所以,有人喜欢我,我再怎么不济也得说一声——我知道你喜欢我,谢谢你。”乃万说。

 

乃万和参加节目前最大的变化是更忙了。原来可以一觉睡到下午,优哉游哉地躺着玩两个小时手机再起床。现在她每天早上9点就要起床开工,忙到睡觉。最累的一天,工作时间长达16小时。但忙才是成为“一个正儿八经艺人”的标志,也是她理想中的事业状态,选秀节目只是快速拉动了这个进度条。

 

“机会来了,就真的要抓住。”乃万说。

 

以下为乃万口述,略经虎嗅编辑:

 

1.

 

参加《青你2》是因为跟一个说唱歌手的朋友聊起来,知道她也在面试这个节目。刚好我公司这边也接到面试的邀请,就问我要不要试一下。我完全是零预期,觉得反正我们肯定过不了,就和我朋友一起玩一下算了

 

结果我俩还不是被安排在同一天面试,我去现场又孤单又紧张。

 

我唱了一首自己的歌,以前音乐节和线下演出起码底下会有人应和一下。可当时(面试)那个场面就像艺考。前面坐了很多的工作人员,考官就非常严肃、面无表情地盯着你。我一个人在那边燥,还燥不起来。我当时特别紧张,脸也特别红。

 

唱完歌之后他们就开始聊天,我这个人喜欢“唠嗑”,一到这个环节我就放松了

 

他们问我很多奇怪的问题,比如好不好跟人相处之类的,我就在想这不是一个女团选秀比赛吗?又不是过去打架,为什么要问我好不好相处? 

 

总之,我当时是感觉到(节目组)对我这个人比较有兴趣,但可能对我作品、舞台并没有什么兴趣。 我就跟经纪人说没谱,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结果,过了两天说面试过了,我也完全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哪里吸引了他们。

 

录这个节目之前,我已经有4年没有过那种集体生活了。我的期待大于担心,因为我是射手座,冒险精神和好奇心都很重。首先,我能保证没什么人敢欺负我,其次我也没觉得女孩子扎堆就会互相伤害或者有什么是非,实际上大家也都真心相待

 

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初评级的时候选唱《风的颜色》这首歌,我也一直没有好好解释过。其实你说,我也这么大了,我能不知道比赛的时候选什么歌“炸”吗?我能不知道这舞台上什么东西比较抓眼球吗

 

我唱这首歌就知道表现力不会那么丰富,也知道大概能拿到什么等级,根本就到不了C以上。我心里完全有数。但我又不在乎等级,我只是想把这首歌献给这个舞台。

 

这个节目是叫《青春有你》。 

 

我选《风的颜色》是因为我想让大家知道我是一个想做音乐、走音乐这条路的人,我想展示的是我在创作上面的才能。而且,我想用一首正能量、有朝气的歌送给这个舞台。

 

你看,多么有心思、有想法。结果居然大家都说,你要是唱个那什么就好了,那就肯定能得A。我就想,你们懂什么,我就不跟你们解释了。

 

2.

 

中间有一段时间,我自己经常想,总在想,我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其实女生都挺敏感脆弱的。当真的把你放到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的时候,不可能去忽略颜值、身材这些东西。你总会丧失自信,然后开始质疑自己。

 

到了广州,还有手机的时候,之前的朋友们都会对我说,你不用担心,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之前有作品、有舞台经验,也有一些小名气。你肯定不会表现得很差。

 

但实际上我作为一个局内人,自己的感受我自己最清楚。

 

我当然特意减过肥前后大概瘦了十二三斤左右。 我进节目组的时候是104斤,距离比赛结束一周的时候是88斤,最近吃回来了一点。

 

虽然看不到播出来的节目,但是平时一些照片、物料,我们签名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就算是修过的,我也能看到和别人的差距。我一看,别人上镜就真的很好看,又有马甲线,脸又小,是真的会自卑。我想要去改变。 

 

我是集中在一个月之内减的。吃的很少,唯一补充糖的途径就是喝带味的饮料。训练强度大就会晕,晕了就歇一会儿再练、再跳,然后狂出汗,但是就是瘦了。

 

第二次公演的那段时间,自信心太破碎,情绪变得特别压抑和负面。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努力,很拼命,但没有被PD或者老师看到,没有得到表扬,或者反而得到了批评

 

这种时候自信心真的会一点点被摧垮。我不是怀疑这个制度或是怀疑别的东西,而是怀疑自己、怀疑人生。然后我就很容易崩溃。

 

舞蹈动作也很碎,一个八拍的动作一个下午都记不住。我就一边上课,眼泪一边唰唰的流。

 

当时训练室是在77楼的阳台,拐角有一个很大的柱子,我就在后面一个人大声尖叫、大声哭。然后借了个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说我要退赛。当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经纪人也很着急,就一直在劝我、安慰我。等到我情绪平复一点之后,就再回去练习。

 

第二次公演发成绩,我是小组第一名,当时真的是我整个节目期间最没有自信心的时候。

 

所以,采访的时候问我,你是第一名,你有什么想说的?我当时就笑了一下,摇了下头,然后背过身去趴在(上官)喜爱腿上哭。我已经不自信到没有办法接受我是第一名了,我觉得我不配。 

 

后来,朋友、同学们都在陪着我、帮我,工作人员也对我非常好,慢慢的就都好起来,自信心才又重新建立起来。

 

决赛结束那天晚上,选管姐姐说家长们在三楼,你们可以去找他们。我就赶紧换好衣服跑上去找我妈妈,拥抱的时候,我感觉她哭了。好像她抱我的一瞬间,摸到我肩胛的骨头很凸出来,她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吃这么多苦,我感觉到她好像抬了手,不知道是不是在抹眼泪。反正我当时也很火速地抬手抹了下我的眼泪。

 

3.

 

我经常会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但我其实心里非常抵触和害怕负面评价

 

我觉得不管男生还是女生看到肯定都会不开心。但我会故意练习自己的消化能力。我知道自己哪一块弱,我会直接去面对。我是为了要去承受它、抵抗它,所以我自己就会去看,看多了就麻木了。

 

我之前顺位发言,非常难过的镜头就会飘过个别弹幕,上面会说——戏太多了。我也不知道这么说的人在生活里经历了什么,就觉得世界还挺冷漠。但现在再看(负面评价),就是能把自己看乐的程度了。

 

节目结束,我工作和活动丰富了很多,也体验到了很多之前没有体验过的工作。但也有一些东西需要自己去消化。

 

比如说实话,我觉得和之前的朋友、圈子离得远了。我们再见面还是会拥抱,会笑。但节目这半年里,我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不知道;他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知道。然后大家就索性不聊这些事了。

 

比方说之前在自己的粉丝群和网络上可以畅所欲言,我都是跟大家像朋友一样相处,彼此都是网上邻居。但现在如果我频繁回复,甚至如果我频繁回复同一个人,这个人可能会因为这样受到伤害。

 

但是我觉得我们是互相尊重的,如果这个规则是所谓饭圈文化,我尊重。同时你们也得尊重我。我的人格是自由的。

 

但人家喜欢我又没错。被这么多人喜欢,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

 

大半夜我看粉丝群在搞数据、投票,半夜我都睡了,粉丝还没睡。他们有这个义务吗?这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一个职业,人家这么努力,只是因为什么东西或是一首歌,给他们带来了能量和影响,就可以让他们为我坐这么多事情。我凭什么不回馈人家?我凭什么不保护他们?

 

我一直觉得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喜欢我,我再怎么不济也得说一声,我知道你喜欢我了,谢谢你。 

 

从前我每天很懒散,经常一觉睡到下午,午饭我妈妈叫我都不起来吃。醒过来就找朋友说晚上去哪里玩儿,有灵感了就自己写歌。现在上午九点就要起床,白天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工作,回到家里才能写歌。

 

其实,这是我以前梦想的二十七八岁的工作状态。因为我之前没有想到我现在这个年纪就可以这样。

 

以前挺想什么时候能真的当个正儿八经的艺人,有自己的正儿八经的团队,正儿八经的做一些艺人做的工作。但我觉得肯定也得很多年、各方面很成熟以后了。但是没有想到现在就可以(当正经艺人)

 

都说“出名要趁早”,我的年龄在节目组里其实都算大了。好多时候工作人员都开玩笑说,光看年龄你就没法出道。但我觉得成名就真的是要看时机、看机遇。

 

机会来了,就真的得抓住。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