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2》口碑崩塌,“大换血”的系列电影出路在哪?
2020-07-21 21:00

《釜山行2》口碑崩塌,“大换血”的系列电影出路在哪?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 yiyuguancha),作者:杜威,题图来自《釜山行2:半岛》剧照


7月20日,全国影院按下“重启键”。据灯塔数据统计,截至7月20日18时共835家影院迎来复工,总观影人次达到11.2万,全天累计产出358.63万元票房,全国影院复兴之旅自此拉开帷幕。


与此同时,近邻韩国的电影市场在《釜山行2:半岛》(以下简称《釜山行2》)《#活着》等商业大片的带动下也迎来了影院复工后的首个拐点。


早在4月底,韩国以CGV旗下36家影院复工为起点,至5月下旬,韩国影院基本完成复工。从初期《霸王别姬》《马戏之王》等复映片暖场,到6月初《侵入者》《清白》等新片提升信心,再到6月底,两部年度商业大片真正帮韩国影院重振旗鼓。


韩国一线演员刘亚仁、朴信惠等主演的灾难电影《#活着》连续三周登顶韩国票房冠军,观影人次突破170万。紧接着,《釜山行2》不负众望,即使受疫情影响,首日观影人次仍突破35万,4天突破100万,该速度已经媲美韩影历史第四位的《国际市场》,上映至今全球票房达到2000万美元,其中韩国本土达到16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16亿元)


▲  《#活着》剧照


很快《釜山行2》的“战火”也燃烧到国内。7月16日,#釜山行2#登上微博热搜第一,此后迅速霸屏影迷社交圈。遗憾的是,与多个国家火爆的热映盛况相比,《釜山行2》口碑评价呈断崖式崩塌。


“四年等待,就这?”“枪战精彩、动作场面酷炫、特技特效再升级,《釜山行2》在拥有更高投资之后,更像一部标准动作视效大片,然后,就没了......它与前作已无任何关系。”网友纷纷感叹。


《釜山行2》在韩国网站naver媒体评分6.17,IMDB6.1分。国内豆瓣开局7.6分,最低谷跌至6.1,目前稍回暖至6.5分,这与前部稳定的8.5分形成较大差距。


四年之前,作为末世题材的《釜山行》少了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多了对人性的审视和批判,开启亚洲独特丧尸电影的篇章,从而风靡全球。四年后,《釜山行2》直接与国际接轨,整体制作水平靠拢好莱坞商业视效大作,却被观众吐槽沦为单纯的爽片。《釜山行2》的彻底迷失自我,令全球影迷失望。


▲  《釜山行2》剧照


《釜山行2》到底败在哪里?其中“主演大换血”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反馈到中国市场,2019年《流浪地球》《误杀》等爆款电影的系列续集纷纷开启,它们或多或少也要面临“换血”抉择,又该如何应对《釜山行2》式危机?


《釜山行2》的败笔:丧失了自己, 成了标准的“北美B级片”  


《釜山行》2016年火爆全球后,导演延尚昊迅速推出了被称为前传的动画电影《首尔站》。同为丧尸电影,但相较于《釜山行》最后歌咏人性的光辉,《首尔站》则更显阴郁,掺杂着对人性丑陋的批判。


熟知延尚昊的影迷能明白《首尔站》才是他的一贯创作风格,但国内影迷很难接受极端的阴郁风格,豆瓣评分仅5.7分。不过,全球影迷都希望延尚昊将这种“以笔为刀,剖开人性”的创作手法能延续到《釜山行2》。


▲  《首尔站》剧照


其实,导演延尚昊迟迟没有去开发续集作品,原因很简单,他认为故事已经完结,没有任何继续下去的必要。


直至2018年1月,延尚昊在接受《朝鲜日报》还明确表示没有拍摄《釜山行2》的计划,并说道,“社会对《釜山行2》的关注越高,我就越没有信心延续这个故事。我的脑海里的确还有一些‘丧尸’故事,但应该是新的项目,不会成为《釜山行2》。”


可时隔半年,对自己作品保持高要求的延尚昊,突然在2018年8月宣布将打造《釜山行2:半岛》。“我想要打造一部与前作完全不一样的丧尸电影。”延尚昊公开表示。在获得比前作投资850万美元高出数倍的金额后,他并没有进一步解释为何将新的丧尸故事会继续选用“釜山行IP”。


这其中是延尚昊对资本的妥协,还是希望给全球影迷一个交代,目前不得而知。


再等到《釜山行2》的消息时,是在2019年10月杀青之后,延尚昊在一档脱口秀节目中表示,“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后悔把孔刘、马东锡等饰演的人气角色牺牲掉且没有将他们复活。”调侃之外,似乎也透漏着对《釜山行2》制作不尽如人意的感慨。


▲  《釜山行》孔刘、马东锡剧照


而在国内有关“釜山行”系列的相关微博话题中,最为瞩目的就是#釜山行导演后悔写死孔刘角色#,其获得最高5.6亿的阅读量。


不得已的主演大换血让影迷对《釜山行2》的期待值存在一层阴霾。


如今《釜山行2》的口碑崩塌,恰是因为主演大换血之后,观众丧失了对影片和角色的记忆点和认同感,另外,随着整体内容深度不如前作的落差,观众产生了更强烈的不满。


实事求是的说,《釜山行2》在动作、枪战、飙车、末世氛围等大场面上,整体制作水平相较前作有了明显升级。然而,只剩下场面的《釜山行2》更像是单纯爽片,主演大换血后,经典的人设也随之消散,更深刻的人性探讨也不复存在,导致整体影片风格的失控,在剧作、人物设定、内容深度上与前作形成云泥之别。


其实,导演延尚昊在续作中,极力将姜栋元、李贞贤等主要角色的人物设定和人物弧光按照前作模式打造,可最后的反馈却是单薄又虚假。


如姜栋元饰演的是一名前军官,因失去家人而一蹶不振,通过逃到他乡而躲避现实,四年后,他在黑帮团伙的教唆下,为了一大笔资金而重返韩国,在故事进程中,男主被感动而发生改变,从而完成自我救赎。


▲  《釜山行2》姜栋元剧照


男主的人物脉络,其实与前作孔刘饰演的角色颇为相像,二者皆是从自私无情到舍己为人,完成精神升华,从而让人物更加真实鲜活。但前作中孔刘是一个平凡父亲,同时也是一个“奸商”,在灾难面前无助、自私是本能,最后自我奉献是升华,整个过程有一个明确的人物弧光,因此显得真实又有魅力、令人信服。而姜栋元则是个雇佣兵,是一个末世里的“超能战士”,亦如好莱坞大片的救世主,后期的救赎更像是剧情需要,缺少了人物的真实和深度,在孔刘巨大光环笼罩下,难以让观众产生共鸣。


另外,前作里的配角同样魅力多彩,马东锡饰演的是个孔武有力的糙汉,却十分细腻的疼爱自己妻子,为爱人和大义一直奋战,最终的牺牲令人惋惜。崔宇植、安昭熙饰演的忠贞情侣最终殉情也让人感动。艺秀晶饰演的孤寡老人,为子女操劳一生,即使变成丧尸也只是怯懦站在角落,引人泪下。即使大反派“金义城”,在临死前的一声“妈妈”,也让观众连连叹息。


前作所有的人物设定都有其独特性,更像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囊括了所有多元、复杂的人性,这也令配角们具有更多的深度和记忆点,共同成就了《釜山行》的经典。


反观《釜山行2》,配角方面,无论是李贞贤、权海骁还是几个反派,都非常脸谱和模式化,套路地沦为导演的“棋子”随意摆放。观影之后也无法给观众留下任何记忆点。


▲  《釜山行2》李贞贤剧照


除了人物设定的失败,《釜山行2》的故事情节几乎没有,作品更像是一个闯关游戏,几个雇佣军重返已经被丧尸控制的韩国进行寻宝,期间遭遇恐怖组织追杀,最终摆脱控制逃离生天。整部作品完全是标准的北美B级片套路。


《釜山行2》结尾类比“孔刘微笑跳车”的煽情结尾,也成为观众最为吐槽的尴尬点。


如此来看,即使强如“釜山行”这样的顶级IP,也难阻系列电影遭遇主演大换血后的“疑难杂症”。资本升级后的“釜山行”,沦陷在商业大片的枷锁里,最终迷失了“釜山行”最核心的创作因素。在国际市场上,系列电影面临主演大换血的危机并不少见,它们是如何另辟蹊跷的?而对于工业体系逐渐完善的中国电影来说,系列电影不断被打造,然而在面临不可控因素而换血后,它们又该如何抉择呢?


系列电影的“换血”方法论,续作是灾难还是传承? 


无论是对影迷还是电影创作者,最令人悲喜交加的消息是经典电影IP终于可以重启续集了,但是主演必须要进行大换血。


系列电影能够成为经典IP,专属演员创造出成功人设必不可少。如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塑造的“哈利波特”、约翰尼·德普诠释的“杰克船长”等,这些角色是链接观众最深刻的记忆点和认同感,也是全球票房保证,一旦这个认同感被切断,对一个系列电影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  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饰演的“哈利波特”


也因此,对于很多好莱坞经典大片而言,即使导演如流水线工人,主演们的地位也屹立不倒。如六部“碟中谍”频繁更换四个导演让“阿汤哥”帅出新的高度;休·杰克曼饰演了20年的“金刚狼”,虽然迟暮退场却依旧是影迷最认可的“狼叔”。


经典系列电影的主演大换血,一直是全球电影市场尤其是好莱坞的禁忌。但有三种原因不可避免,第一个亦如《釜山行2》所遭遇情况,没有预测到影片后期能产生火爆势能,主角过早牺牲结束了主线剧情,不得已必须进行大换血重新制作。这种情况多出现于中等成本的原创作品。


第二种是,制片方与创作者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双方谈判破裂,导致主演大换血,最被观众记忆深刻就是2012年的《谍影重重4》。


“谍影重重”前三部曲在全球大获成功,累计达10亿美元票房,成为环球当时最成功的电影IP。而在第四部创作时,因更换了导演人选,而与主演马特·达蒙分道扬镳,改由杰瑞米·雷纳独挑大梁,结果票房不尽如人意,口碑更是彻底崩塌。第五部虽然再度请回原班人马,但IP的全球势能大不如前,被诟病为狗尾续貂之作。


▲  《谍影重重4》剧照


第三种是,系列电影迎来了阶段性完结,即系列电影的创作活力周期结束了。在完结之后的数年,制片商重启IP就必须进行主演大换血,进行再度创作。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索尼旗下的“蜘蛛侠”系列,更负盛名的就是“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前者近20年时间,迎来三代蜘蛛侠,分别由托比·马奎尔、安德鲁·加菲尔德、汤姆·赫兰德饰演。后者50年创作历史27部作品,共六代“詹姆斯·邦德”。


这个阶段性的创作更换,则是顺应时代潮流的大势所趋,影迷能充分理解,也更容易让IP产生新的活力。如“蜘蛛侠”初代三部曲全球25亿美元票房,二代两部作品依然有15亿美元票房,至于第三代两部20亿美元票房,并加入“复仇者联盟”进行IP联动。


综合来看,系列电影遭遇主演大换血往往弊大于利。


类比遭遇同样问题的《无间道》系列,其创作方法论值得借鉴。同样由于没有预测到影片的火爆势能,在首部作品中《无间道》就将黄志诚、韩琛、陈永仁三大主角写死,而且连大B、傻强这样的配角都没能幸免。等到《无间道》在香港获得5000多万票房,并逐步火遍全球时,才发现留下的线索余地过少,很难开展续集。


▲  《无间道》剧照


但最终《无间道2》以前传性质展开,其核心故事依旧是从刘建明、陈永仁、韩琛、黄志诚四大人物中散发,以角色青年时代故事的细节展现,不但让前作设定更加饱满,也与前作呼应为一个整体。


虽然《无间道2》谈不上真正意义的演员大换血,但面临刘德华、梁朝伟等扛大旗者缺失情况下,第二部保留主要角色的基本设定,挽留住了影迷的情怀点。与此同时,再度塑造出吴镇宇饰演的黑帮教父“倪永孝”等经典角色,让影迷再次拥有新的记忆点。虽续作整体效果不如前作,却也让影迷得以接受。


《釜山行2》的口碑崩塌令影迷心痛,同时也给电影创作者敲响警钟。


再看近两年的中国市场,电影工业化体系的进程不断推进,在此期间,系列电影成了中国电影工业化的重要试金石。众多爆款作品也纷纷推出系列计划,比如2019年的代表性作品《流浪地球》《误杀》等。它们的续集项目也早早搬上日程,但很大程度上也将会面临到如《釜山行2》一样的问题。


《流浪地球》方面,面对艺人品德和私生活舆论监管更为严厉的市场环境,男主屈楚萧的恋爱事件引发全网负评,能否参演《流浪地球2》仍存疑;另外,《误杀》出品方恒业影业CEO陈辉曾表示:“《误杀2》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续集,不会做故事、人物和世界观的延续。”主演是否保持原版人马也尚未确定。


▲  《误杀》剧照


以上两部作品的续集必然会面临更大的投资额,并受到情怀影迷更为严格的监督。通过《釜山行2》这一例,国内创作者需要慎重思考,如何在主演换血的情况下,保证影片该有的品质,不要因为投资额的增加沦为美国商业大片的效仿者,而是更多思考如何留住原本的“自我价值”,谨慎制定续集创作方法论。


愿《流浪地球2》《误杀2》等作品最终能递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