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卫健委有多难
2020-07-22 23:07

美国的卫健委有多难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远川商业评论(ID:ycsypl),作者:贾一帆、高翼,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六月中旬之后,美国疫情数据一路狂奔,高歌猛进。确诊病例居高不下,死亡曲线再次抬头,美国在新冠传播的噩梦中越陷越深。


来源:CDC


福奇在参议院卫生、教育、劳工和养老金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中表达了对近来美国疫情恶化趋势的担忧。“目前日增病例已超过4万人。按照这个趋势,我不会惊讶之后可能达到日增10万病例。”


在新冠病毒全军出击的快速感染趋势下,曾经讽刺他的民主党竞争对手的懂王也改了口,表示自己现在“完全支持戴口罩”,还在公开场合带起了口罩,并说口罩令他看起来像一个“独行侠”。


美国坐拥全球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最完善的医疗设备和最尖端的医疗人才,却在这场全球的战役中首当其冲,远超巴西、印度等一众医疗条件堪忧的国家,一举夺魁。


美国的疫情防控到底为何交出了这样的答卷?


防控组织能力


说到美国的疫情防控能力,就不得不首先了解美国的公共卫生体系。


在美国有超过30万名公共卫生社会工作者和相对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


美国作为联邦制的国家,政治上各自为政,公共卫生自然也不能做到“全国一盘棋”。



来源:CDC


在联邦级别上,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是美国联邦政府负责卫生保障的行政部门,也是美国医疗系统的最高管理机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是HHS的下属职能机构。


CDC主要负责疫情防控,应对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


FDA负责测试和认证,确保食品、药物、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及电子产品的安全,包括应对新冠疫情所需的口罩、呼吸机以及其他医疗物资,都需要提前获得FDA的检验认证,才能在美国市场上销售或使用。


而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MA)隶属国土安全部,负责协调和应对发生在美国各地的灾难事件。


联邦之下,各州设有公共卫生机构,管理包括疾病预防控制在内的公共卫生事务。州卫生局/部负责人由州长委任,受州政府领导。再到地方,全美大约有3000多个地方性公共卫生机构,具体负责门诊、防疫、保健等事务。


总结下来就是美国的卫生体系是一个较为分散、互相制约但互相支持的系统,和国内集约化的卫健委区别很大。


如果单从CDC的反应来看,美国的卫健委还是相当负责的,在疫情露出苗头之初,CDC就提出了一套完善的防控措施。截至2020年2月24日,CDC就有1336名CDC工作人员参与到了疫情防控当中。其中497名(37%)被分配到包括美国入境口岸的CDC检疫站、州和地方卫生部门、医院等39个地点。


CDC还制定了具体的指南,并将其发布到各个医疗机构,内容包括患者管理、感染控制和预防、实验室测试、环境清洁、工人安全和国际旅行。CDC还为社区、医疗机构、实验室、学校和企业发布了量身定制的指导材料。


来源:CDC


但是指南归指南,CDC作为美国的卫健委的主要力量,第一个的难处就是只能提供指导性意见,却不能领导各州的公共卫生机构。


从美国疫情暴发开始,福奇就表示他曾于2月建议实施社交隔离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传播,但被政府拒绝且拖延近1个月。


随着疫情升级,美国终于在3月13日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而各州的反应时间各有不同,3月11日,华盛顿特区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到3月30日,华盛顿特区发布居家令,擅自外出者将面临罚款。在3月一个月期间,各州陆陆续续发布了居家隔离令,一直到4月1日,佐治亚州、密西西比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终于发出了居家隔离令。


但不到一个月,各州便陆续放宽防控政策,试图重启经济。佐治亚州在4月1日才开始居家隔离, 24日部分场所就恢复了营业。


更不要说在此期间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添乱举动。


经济是特朗普拉选票的重要手段,联邦政府迫不及待地催促各州重启经济。美国疫情初期,佛罗里达州感染率并不高,而之后佛罗里达州开启了彻底的重启计划,佛罗里达州反弹严重,确诊病例激增。


再完善的指导建议,也控制不住不带口罩,不强制隔离的各州人群,在这一点上,CDC能做的真的很有限。


CDC的第二个难处就在于,自己在资源调配上能做的实在有限。疫情初期,拥有最好的硬件配置的美国同样也面临防控疫情所需的医疗物资不足的问题。口罩、试剂盒、防护服等医疗必需品供不应求。


通常来说,联邦政府掌握全国物质资源,负责向各州提供支持,但是疫情发展太过迅速,联邦政府也无法满足生产。特朗普表态“我不是你们的配送员。”各州为了得到抗疫物资,在医疗用品上相互竞争,哄抬价格。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4月份,马里兰州从韩国购买了近50万个试剂盒。该州的国民警卫队秘密看守这些试剂盒,就是为了防止它们被特朗普征用。


虽然美国在疫情初期面临着医疗物资不足造成的乱象,但是仍然不可否认美国拥有全球第一的药物研发和治疗和能力,那么,美国在药物使用和治疗方面又表现如何?


药物及治疗能力


《黄帝内经》中有言:“上医治未病”。美国在疫情防控上显然没有领会这一东方智慧,美国疫情防控整体显示出了重治轻防的特点。


懂王早在三月就表示,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两种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早期试验结果“非常令人鼓舞”。并且在白宫记者会上充满自信的认为,美国政府有3000万剂羟氯喹。此外,拜耳、剃瓦等大药厂也有充足备货。


之后,一直以来以临床数据为准的FDA在没有任何询证证据的情况下发布了氯喹和羟氯喹类药物的紧急使用授权,但美国多久便又撤回了这一授权,个中缘由或许只有美国政坛能解释清楚。


在之后的一系列实验当中,瑞德西韦在美国被奉为“神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发布的瑞德西韦临床研究初步数据显示,接受瑞德西韦治疗患者的康复时间比对照组患者快31%。换言之,瑞德西韦将症状持续的中位时间从15天缩短到11天。


美国卫生部6月30日宣布已同意购买50万剂瑞德西韦,供美国医院使用。这虽然会招致欧洲各国的不满,但对于加速美国疫情治疗会产生一定的帮助。在治疗上,财大气粗的美国也是直接将感染者送入ICU隔离,上呼吸机,运用“资本”的力量和病毒战斗。


但是,为什么美国在药物治疗上如此破费,感染和死亡人数依然不断飙升?


就瑞德西韦而言,虽然5月时吉利德公司宣布捐赠瑞德西韦,但是天下可能偶尔有“免费的午餐”,却不会持久。吉利德公司6月29日宣布了瑞德西韦的定价,自7月起,对美国拥有商业保险的患者,每一剂定价520美元,每个疗程的治疗费用为3120美元。


“神药”要求“天价”似乎合情合理,但是早在此前,在3月,美国国会上,加州议员Katie Porter当场算了笔账,展示没有的美国人要在新冠治疗上花多少钱,结果是在没有医保的情况下,仅普通治疗一个人就需要1331美元,还没有加上隔离病房一天需要4000美元。


而据美国的报告显示,近3000万美国人未被医疗保险所覆盖。目前,虽然特朗普签署的新冠病毒救助法案规定了可以免除新冠病毒检测的费用,但是治疗所需的大部分费用没有被包含在内。


CDC主任Redfield被KatiePorter怼的哑口无言,但CDC仍然没有权力动用如此一大笔资金保障全民的治疗。一谈到钱,疫情防控可谓是难上加难。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除了物质上的现实困难,美国根深蒂固的自由主义精神也给美国卫健委出了难题。


从个人追求的自由主义来看,“个人自由”被当做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不容侵犯。而大选又在即,政府为了选票不敢过度干预民众自由,这大大增加了抗疫的难度。


美国民众表现出来的对新冠病毒的恐惧远远比不上对失去自由的恐惧。加州宣布为了应对疫情,加州迪士尼于3月14日关闭,前一天民众争先恐后挤满了迪士尼。


而黑人弗洛伊德之死更是在美国引起了大规模的集会、游行等抗议活动,大家顾不上隔离和社交距离,更不关注疫情的传播,只是坚持种族平等的自由。7月4日美国迎来独立日,民众照旧“狂欢”:游泳池中、海滩上、酒吧里都是人满为患。


年轻人通常更愿意去酒吧、去参加游行等大型集会,因此在美国新一轮疫情高峰中,呈现出了年轻人确诊病例上升的趋势。据CDC数据,在18岁至49岁年龄段的人群中,感染率显著高于老年人。Redfield认为:“即使年轻人容易治愈,但更多的年轻人进入医院,会使得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来源:Business Insider,CDC


而在经济思想上,美国同样推崇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的强调发挥市场的作用,减少国家对于经济的干预。


封闭的经济显然不能发挥市场的作用,国家不能调配的情况下就需要复工复产,让市场发挥作用,这与疫情防控需要的隔离相悖。


且新自由主义一直提倡私有化,美国整个医疗体系,从药物研发到医院,私有居多,这不仅意味着高昂的费用,同时也给国家的整体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


难以落实的防控体系、高昂的治疗成本、追求自由的民众。这些都使美国疫情防控雪上加霜。


而在继续飙升的感染人数上,美国卫健委又该剑指何方?


参考文献:

[1]错失防控时间窗口,联邦政府和和州政府为何持续冲突?美国疫情风暴背后的政治博弈

[2]美国疫情恶化背后的“启”“封”博弈

[3]新自由主义危机的历史演变及其对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影响分析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远川商业评论(ID:ycsypl),作者:贾一帆、高翼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