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不配做编剧?这届白玉兰奖耐人寻味
2020-07-23 20:00

黄磊不配做编剧?这届白玉兰奖耐人寻味

本文作者:糖炒山楂,原文标题:《提名“熟客江湖”、编剧“名利场”,白玉兰奖都有哪些“耐人寻味”的小细节?》,题图来自:《小欢喜》剧照截图


低风险区电影院有序恢复营业,疫情下的首个线下行业盛会上海电影节电视节提上日程,影视行业正在缓缓复苏。只是万万没想到,比视帝视后之争更先拉开今年白玉兰奖序幕的,是编剧圈“名利场”。


“我觉得黄磊当编剧,那是瞎掰……等下次我能欣赏黄磊作为编剧而不是演员的成功的时候,我才配得奖”,7月17日,知名编剧六六的率先“发难”,将自己和黄磊送上了热搜。


事情缘起是在白玉兰奖最佳编剧(改编)的提名中,黄磊担任编剧的《小欢喜》、和六六的《安家》一起入围。



截至目前,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3.6亿,市场关注度毫不逊色于光影下的娱乐圈。而跳出这一舆论事件,这届白玉兰奖承载的意义也更值得被关注。


2019年年底白玉兰奖在征集2020年节目时,首次对“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表示了接纳,这一点也体现在入围名单中:《鬓边不是海棠红》《破冰行动》《庆余年》等6部网剧获得相关提名,《庆余年》更是拿下五项提名高位领跑。走向品质化道路的网剧市场正在被主流奖项所认可,率先迈出这一步的白玉兰奖,注定会在行业写下来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在这份拉开的主流奖项触网、编剧圈名利场、以及中生代“霸占”奖项的白玉兰奖大幕下,还有哪些小细节别有意味呢?


“不完全”网剧入局,有望打破现实主义“霸奖”?


近两年网剧市场的品质化、爆款率有目共睹。仅今年来看,当下剧集市场上催生的10部豆瓣8分以上的剧集中,网剧强势占据9席,只有一部刚刚开播的《三十而已》是卫视版权剧,但该剧也部分尝试了网剧的超前点播和会员特权观看。这种“强势”也表现在网剧市场对主流奖项的“入侵”上。



2019年末、2020年4月、7月,白玉兰奖、飞天奖和金鹰奖先后宣布“触网”,这也意味着在和电视剧统一审查标准之后,网剧也正式被主流奖项所接纳。在刚刚公布的白玉兰奖入围名单中,涉及的剧集共计15部,其中提名网剧达到6部,《鬓边不是海棠红》《长安十二时辰》《破冰行动》《庆余年》提名最佳电视剧。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网剧正在成为白玉兰奖在题材品类的重要补充。相比提名的9部电视剧基本为年代剧和现实题材,只有1部古装剧《大明风华》声势微弱,提名的6部网剧中4部为古装题材;细分题材上《鬓边不是海棠红》《庆余年》《破冰行动》《九州缥缈录》等也弥补了民国传奇、古装悬疑、现代公安、古装玄幻等类型上的缺口。


换言之,有了网剧的补充,白玉兰奖或将打破近年来现实题材一家独大的现状。具体到剧集上来讲,《小欢喜》拿下6席提名领跑市场,《庆余年》以古装网剧之姿拿下5项提名更受关注,其中张若昀提名的最佳男主角更是有望打破之前胡歌创下的“最年轻视帝”的记录。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网剧都拿到了白玉兰奖入场券。在白玉兰奖的电视剧征集信息中,曾明确表明为“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众所周知,电视剧和网剧在报备平台、审核机构、发行许可等多个维度皆有明显不同,换言之该条件所指乃是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但是在视频平台首播的电视剧。



这也是市场推测,去年现象级网剧、豆瓣最高评分8.3(后因肖战事件降至7.7分)的《陈情令》无缘提名的重要原因。和《庆余年》《鬓边不是海棠红》等剧审核机构是广电总局、拿下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不同,《陈情令》没有备案号让其彻底无缘各大奖项,成为一场民间狂欢。


中生代与白玉兰奖的“熟脸”江湖?


和网剧市场首度入局频频带来惊喜不同,今年的白玉兰奖入围名单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争议。10部最佳电视剧入围剧目豆瓣平均分7.6分,《小欢喜》《长安十二时辰》等8分剧占据5席,仅有的2部6分剧中《破冰行动》败在了“烂尾”上,《安家》以6.3分垫底,同时这些剧集也基本包揽了各大奖项提名。


今年的白玉兰奖是一次强者之间的较量,不仅在于提名剧集品质过硬,还在于这是一场中生代的比拼。先来看最佳女主角提名,和去年85花赵丽颖杀入提名不同,今年的决战意味更加浓烈,海清、马伊琍、秦海璐、孙俪、闫妮之间的五强争斗,明显看点更强。



作为中生代女演员头部,五人无论是代表作、国民度、演技派、扛剧能力都有目共睹,甚至于她们也是白玉兰奖的得主和提名常客——孙俪两度获奖,这是第六次提名;作为去年白玉兰奖评委的马伊琍,一次获奖,第二次提名;秦海璐一次获奖,第三次提名;第三次提名的闫妮、和第四次提名的海清,多次陪跑能否获奖也自然备受关注。



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名单中,张若昀是凭借《庆余年》杀出来的黑马,除他之外,其他人同样是白玉兰奖的“老熟人”:孙红雷获奖两次,第二次提名;陈宝国得奖一次,本次也是第二次提名;雷佳音同样是第二次提名;黄磊的处境和他在老搭档海清差不多,此次是第五次提名,能否获奖也是一大看点。



最佳男女配角上,同样是以中生代和老戏骨为主,不过和男女主提名中多是白玉兰奖的常客不同,这10人中除了张鲁一是第三次提名、沙溢是第二次提名,其他7人皆是白玉兰奖的“新人”:老戏骨如王劲松、陈道明,稍微年轻的面孔如邓家佳、李纯,均是如此。换言之,配角争夺战是今年白玉兰奖的“新鲜感”担当。


和金鹰奖青睐流量不同,一直以来白玉兰奖对于中生代演技派都情有独钟,去年更是催生了倪大红、蒋雯丽两位60后视帝视后。只是白玉兰奖的提名中开始出现大量的“熟脸”,多次提名和获奖并不新鲜,其中固然是作品的有力支撑,但不可否认也隐约有被中生代“垄断”之势。


这对于市场来讲是否是一件好事呢?编剧市场或许已经率先给出了答案。


被撕开的编剧圈名利场,隐藏着的行业困境与进步


在六六吐槽黄磊做编剧是“瞎掰”之前,两人之间的交集并不为大众所熟知。身为编剧的六六,在市场认可度颇高:《双面胶》《王贵与安娜》两度提名白玉兰奖最佳编剧奖,《蜗居》《心术》等豆瓣评分超过8分,实力不可小觑。虽然近两年推出的《少年派》《安家》豆瓣评分皆在6分左右,但并不影响市场对她的认可。


而在大众的印象里,近年来的黄磊沉迷于综艺,在《向往的生活》中听他的辉煌过往,也有《极限挑战》中神算子的深入人心,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在电视剧市场风头无俩——去年由他编剧、主演的《小欢喜》,是当之无愧的全民爆款。虽然他也曾导演了劝退无数观众的《深夜食堂》。



事实上,鲜少有人知道,他们两人在六六转型编剧的第一部作品《双面胶》中就曾有过合作。据媒体报道,黄磊正是该剧的监制,女主演海清也是由黄磊所推荐。昔日合作伙伴如今隔着屏幕“吐槽”,这背后只能感慨一句:都是奖项惹的祸——两人都曾在不同领域多次提名白玉兰奖,但皆未得奖。


而这出闹剧中,隐藏的同样有演员“转型”问题和职业壁垒。在大众印象里,黄磊是演员、综艺咖,但他也是成功的歌手、老师、话剧演员,甚至于在六六认为“瞎掰”的编剧身份里,黄磊的布局同样很早——六六编剧的首部剧《双面胶》是2007年,但黄磊自编自导自演的电视剧《似水年华》则是2003年。



相比其他身份,编剧的身份并不是黄磊显著标签,当然这也与其缺少此类品质代表作有关。反观六六,相继推出多部有口皆碑的作品,自然更有底气一些。不过在此次《小欢喜》和《安家》之争中,观众的态度显然更倾向于前者:在新浪微博的投票中,11.5万人的投票中支持黄磊《小欢喜》的占比超过87%。


这个市场早过了为名气、为资历买单的时刻。客观来讲,虽然《安家》是今年剧集市场推出的首部全民性爆款,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136亿,但是其失落于口碑市场的现实却不容忽略,相比之下,《小欢喜》微博话题阅读量96亿,豆瓣8.4分,也是能够得到大量观众撑腰的关键。



既往辉煌或是限定身份,能俘获观众的始终只有优质内容。在六六吐槽黄磊的“闹剧”里,与其说是一种职业编剧对于演员转型编剧的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对奖项认可和内容市场的焦虑,也是市场热衷转型、但也难以轻易打破的职业壁垒。不过回归市场,此次率先发难,也让六六失了一波市场好感度。


回归白玉兰奖,虽然尚是不完全网剧入局,还是中生代霸占奖项的“熟脸”江湖,不可否认的是,主流奖项正在敞开怀抱,以兼容并包的姿态容纳更多优质剧集、优质演员、甚至是市场的无限可能。而毋庸置疑的是,8月初即将揭晓的白玉兰奖获奖名单,将成为疫情下带给市场的一次显著提振。


本文来自:娱乐独角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